B2B99网目录

限时蜜爱 第233章 她们都说那位先生是个哑巴

时间:2019-06-12作者:苏木颜

    过于冷静的苏黎令左寒担忧。

    所以在回北城前,他打算寸步不离。

    而亨利贤那边总觉得dna结果出来的有些太快,毕竟,20几具残缺的尸体都要进行检测和比对。

    于是,他便向航空公司负责人公布了自己syv副总的身份。

    利用职权,调出了全部关于沐衍琛dna检测的分析结果。

    看到最后一页时,总觉得这个比对根本就无法证明那具残缺尸骸就是沐衍琛。

    因为那具尸骸只有衣服和领带上的血迹能证明是沐衍琛。

    但是尸骸的dna检测结果还没有出来,因为已经烧焦......

    航空公司急于公布结果,无非就是怕沐氏那边给这边施加压力,他们不想再耗费财力和人力进行搜救,觉得继续下去也是徒劳。

    “你们这样做根本就是不负责任!什么时候尸骸能证明就是本人后,再给我公布结果!否则,syv立刻撤销对你们公司的赞助!还有广告合作!”

    负责人一听,吓得不校

    没想到沐氏竟然还跟syv还有关系,自然不敢怠慢。

    “您放心,我马上命那边先进行检测,绝对不会再敷衍。”

    ......

    在苏黎刚走出航空公司大楼,准备坐上车离开时,亨利贤已经赶来阻止。

    “不能回北城。”

    听到声音,左寒转过身,看到竟然时亨利贤。

    “你有什么资格不让我们回北城?”

    言语间,满满的轻视。

    亨利贤拿出详细的资料,递到了他面前,“这是详细的分析报告,单凭衣服上的血液,根本就不足以证明那具尸骸就是沐衍琛,如果你们把尸骸火化,医院那边就无法做dna检测。”

    左寒一听,半信半疑的接过了资料。

    苏黎也没想到航空公司竟然会单凭衣服上的血渍,就给他们出示结果。

    和左寒一起把资料看完,坠到谷底的心又再次升了起来。

    “他们是在哪里找到的衍琛的外套和领带?我们去现场看看。”

    亨利贤就知道,她一旦知道这个消息,肯定不会放弃继续找沐衍琛。

    本来他刚才也纠结过,要不要告诉苏黎这个消息,但一想,尸骸火化,无法进行检测,万一不是沐衍琛,或者,他真的获救了呢?

    那样一来,自己岂不是变成了一个隐瞒者?

    虽然喜欢苏黎,但他要的是公平竞争。

    “我们坐直升飞机过去。”

    苏黎点头,“嗯。”

    见她没有拒绝,左寒也不好什么。

    *

    按照资料上所写,在距离飞机坠落的地点的五公里外,找到了一些机体残骸,以及,烧了一半的降落伞。

    这一发现,令亨利贤震惊不已。

    有人利用降落伞逃生了?

    这个人会不会就是沐衍琛?

    因为,沾着沐衍琛血液的衣服和领带也是在这个区域被找到的。

    “沐衍琛之前有受过军事训练吗?”

    苏黎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问,但是想起沐衍琛过,中学时期,有被父亲送去军校呆过过段时间。

    因为父亲的外公是军人。

    而且,沐家似乎跟部队的人走的也很近。

    无论是在湘城还是西川,出面的都是军人。

    “沐接受过训练。”左寒及时回答,“还是空军部队。”

    亨利贤一听空军部队,更加对自己的猜测有了百分之50的把握。

    他不停的翻弄降落伞,不放过每一处。

    “你在找什么?”苏黎问。

    “看看有没有血迹。”

    如果有一点点血迹,能证明是沐衍琛,那就完全可以确定,当时利用降落伞逃生的绝对就是他本人无疑。

    苏黎弯下身子,也开始翻。

    左寒只好改了附近,看看废墟里能不能找到其他的。

    刚转过身去,视线就被不远处的白色纱布吸引住。

    走过去,看到零零散散的纱布还有一个空瓶,以及,再往前,还有直升飞机降落过的痕迹。

    搜救队的直升飞机应该没有来过这里,都是停在坠机地点。

    这里距离地点五公里,直升飞机不可能在这里停靠。

    这样一想,立刻捡起纱布和空瓶朝亨利贤和苏黎那边走去。

    “上面德语翻译一下。”

    亨利贤接过瓶子,看到瓶身背面的功效,是止血用的。

    再扫了眼纱布......

    “有人比搜救队更快来到过这里,而且,肯定还救走过人。”

    苏黎一听,更加激动,“也就,如果使用这个降落伞的人如果是衍琛,很可能他已经获救了?”

    “目前还不好,因为还无法证明使用降落伞的就是沐衍琛。”

    亨利贤完,又扫了眼残缺不堪的降落伞。

    无意间,看到了绳子上的一点红。

    立刻弯身,心翼翼的从黑色的废墟中撤出绳子。

    确定是降落伞上的绳子后,眼睛都亮了起来。

    “苏黎,快拉绳子,不要碰到血迹。”

    苏黎也看到了那一点的血红,惊喜不已。

    和左寒一起,把绳子往外扯。

    随着绳子露出的越来越多,血迹也开始多了起来。

    ......

    检测中心。

    血液检测最快也要一才能出结果。

    但这对苏黎而言,已经算是最大的惊喜。

    看了眼一旁的亨利贤,他手上都是黑色的灰,衣服上也全是土。

    因为着急过来,都没姑上洗手。

    “谢谢你。”

    亨利贤听到她这句谢谢,微扬起了唇角,“我不是什么好人,做这些,也是为了我自己。我喜欢公平竞争,所以,沐衍琛能活着,对我而言,才具有挑战。”

    左寒听到他这句话,轻蔑的瞥了他眼。

    “沫儿,我们先回酒店,明再过来。”

    苏黎点零头,然后依旧很感激的扫了眼亨利贤后,便和左寒一起离开。

    亨利贤目视着她的背影,自嘲道:“你也是真够可以的,明知道没了沐衍琛能够更快的得到的她,但就是管不好自己的嘴。”

    话刚落,口袋里的手机响起。

    反正衣服已经脏了,直接擦了下手,然后拿出手机滑了接听。

    刚接通,父亲不悦的嗓音便响起,“贤,听你已经半个多月没去公司了?”

    消息传的还真是快。

    “哥告诉父亲你的?”

    “你不用管是谁告诉我的,我打电话给你是提醒你,你和莱恩的比赛才刚刚开始,一开始的赢,并不叫赢,能一直赢到终点的,才是最终胜利者。”

    “我知道,父亲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

    ......

    结束完通话,亨利贤冷哼一声。

    没想到莱恩这么快就沉不住气,开始向父亲邀功。

    以为打点报告就能胜过他?

    简直是痴人做梦!

    *

    夜幕降临。

    爬满了蔷薇花的围栏旁,已经脱去长袍的女子站在花园里,正在拿着剪刀修建枯萎的枝干。

    旁边的油灯亮起微光,映照着她的脸,毫无血色的脸上洋溢着满足的笑容。

    让一旁的仆人也跟着弯起了唇角。

    于是便大胆的开口问道:“姐,你喜欢那位先生是吗?”

    “算是喜欢。”

    “什么叫算是喜欢?”

    “意思就是,这个喜欢并不代表是男女之间,也有可能是把他兄长,或者,因为他救过我,所以才会心存感恩,误把恩情当作喜欢。”

    仆人一听,总算明白了。

    “可是姐,依还是不懂,既然那位先生已经醒来了,为什么还是不跟他的家人联系呢?从他醒来,几乎都很少话,灿她们都那位先生是个哑巴。”

    “胡!”女子放下剪刀,表情明显有些怒了,“他会讲话,只是话有些少。”

    “依知道他话少,他救姐你的时候,我也在场,有听到他讲话。”

    依可没忘记,她们家姐因为想给夫人惊喜,在没有告知下,特意前去机场接夫人。

    却因为长袍不心被人踩下,暴漏人群间。

    因为围观的人逐渐越来越多,都用那种很好奇的眼神看她们,姐心脏受不了,差点病发。

    好在是那位先生及时出现帮她们解围。

    才没有出大乱子。

    不然,姐要真有个意外,夫让骂死她们。

    “姐?你准备留他多久?夫人现在还不知道有男人住在这里,万一被她知道了.....”

    依话还没完,就被打断,“只要你们不多嘴,我妈她就不会知道,那位先生救过我,我理应要报恩。”

    “知道姐你要报恩,但是未必要留他在这里啊,他上次不是有用你的手机联系他家人吗?要不姐你再打打?看看能不能联系到他家人。“

    女子抬眸看向二楼卧室,发现连灯都没有开。

    从医院回来后,他就一直把自己关在里面,谁也不让进去。

    直觉,应该还是跟那通电话有关。

    像他这样有身份的男人,应该是不愿被人看到自己这般模样吧?

    所以才会宁愿躲着。

    她能体会到他的心理,因为自己也曾有过。

    尤其是熟人,更加不愿被他们看到自己这副怪样子,所以,才会躲到这深山里。

    想法一出,她便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拿出手机,点开通话记录。

    找到了那沐衍琛拨出去的号码。

    犹豫了片刻后,才拨了出去。

    苏黎那边看到是瑞士的号码,以为是亨利贤,很快便滑了接听。

    “检测结果出来了对吗?”

    检测结果?

    女子有些发愣,但她没忘记自己打这通电话的目的,“你好,请问,你是不是苏黎?”限时蜜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