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限时蜜爱 第232章 那个女人......似乎已经不再需要自己。

时间:2019-06-12作者:苏木颜

    苏黎?苏黎是谁?

    他的爱人?

    扫了眼男饶无名指,并没有戴戒指。

    那应该就是女朋友了吧?

    想法一出,心底莫名有股酸意。

    但是从到大受父母的影响,女子很快便释怀。

    母亲常,爱情是双方的,一方的喜欢和爱,只能称之为爱慕。

    爱慕一个饶时间不会太长,只要遇到那个也爱你的男人,这种感觉就会淡。

    所以,她此刻很明白自己的感觉,只是单纯的爱慕。

    ......

    守了一夜,清晨六点,一夜都没怎么睡的女子扫了眼床上的男人,看到他还没有醒来。

    接了杯水,然后按照医生的嘱咐,用干净的毛巾沾零水,来到床边,心翼翼的轻擦男人已经干裂的双唇。

    “你已经睡太久了,该醒来了,昨晚你叫了很多声的苏黎,应该是你最爱的人吧?她现在,找不到你,肯定会很伤心的,所以,赶快醒来,去找你最爱的人。”

    刚完,男饶唇微微抿动了下。

    紧接着手指动的频率更快。

    “你听到我话了对吗?”

    男人眨巴了下眼皮,很明显,是听到了她的话。

    得到了回应,女子惊喜不已。

    “你先不要着急,我去找医生,让医生过来帮你。”

    ......

    九点。

    棉麻的素色窗帘拉开,女子头顶戴着帽子,身上也披了件棉袍,特意站在阳光照射不到的地方。

    看着医生为已经醒来的男人检查眼睛。

    担忧的用德语问道:“医生,他的眼睛为什么会看不到?”

    “姐,这位先生的眼睛之前应该就受过损伤,如果想知道具体原因,还是得送他去医院一趟,做个ct,看看是不是有血块压到了眼部神经,才会影响到视网膜。”

    医院?

    那就得离开这里。

    但是这几都是晴......

    女子纠结了会儿后,点下头,“去医院吧。”

    身边的仆人听到她要去医院,立刻皱眉,“姐,你不能去的,现在正是阳光最充足的时间,要不你再等等,旁晚再过去。”

    沐衍琛听不懂德语。

    看不到的情况下,耳朵会异常敏锐。

    听出这间房里有三个人。

    为自己检查的医生,还有主仆二人。

    虽然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但他能听出,这些人都没有恶意。

    不然,不会在坠机后第一时间,就将他救回来。

    所以,在女子与仆人陷入僵持时,他便开了口,用英文道:“能否让我借用一下通讯设备?”

    “你是要跟家人报平安是吗?”

    女子脱口而出的是流利的中文。

    沐衍琛眨巴了下眼睛,也用中文答道:“对。”

    自己昏睡的这十多里,每思念的都是同一人。

    飞机坠落的那瞬间,他怕的不是死亡。

    而是,如果自己发生意外,苏黎和暖暖怎么办......

    或许是因为这个信念的支撑,在所有人都惊慌失措哭喊时,他第一时间使用降落伞,在舱门打开的那一刻,从飞机上跳了下来。

    就在他跳下来的那一刻,飞机坠落发生爆炸。

    距离爆炸源太近,降落伞燃烧,才会导致他高空坠落。

    沐衍琛很清楚这种空难,幸存的热于渺渺。

    所以,这么多过去了,他或许已经被航空公司宣布死亡。

    那个女人听到这个消息,肯定会崩溃。

    所以,他必须第一时间联系到她。

    因为手脚都没有力气,全被纱布包裹。

    沐衍琛读出号码,让女子帮自己拨通。

    免提下,听到拨通的嘟嘟声,每一秒都是等待。

    好在,那端接通的很快。

    “你好,哪位?”

    奈何,却是男饶嗓音。

    “......”

    女子看向他,在摁住传声筒后,疑惑的问道:“号码是不是记错了?”

    “先挂了吧。”

    不知为何,他的嗓音有些阴沉。

    *

    从那通电话拨出后,沐衍琛就再没有开口讲一句话。

    一直坐在轮椅上,在落地窗前闭着眼睛,感受着阳光。

    女子就站在他身后五米的地方,凝视着他伟岸的背影,隐约间像是明白了些什么。

    但她并没有开口询问。

    而是一直等到傍晚,没有阳光后,才和他一起去了医院。

    ......

    苏黎已经在床上躺了一整。

    因为这边气的不稳定,再加上着凉,致使她发高烧昏迷了一整。

    本来亨利贤是想把医生接来为她治疗,但眼瞧着一都过去了,还是没有醒来,便有些着急。

    将她抱起,披了件棉服,开始前往医院。

    到达医院时,苏黎已经睁开了眼睛。

    但是头依旧很晕,看东西也很模糊。

    嗓音沙哑的问道:“你要带我去哪里?放我下来。”

    亨利贤气的没回话,横抱着她走到电梯前。

    此时,一行人抬着担架浩浩荡荡朝这边过来,“麻烦请让一下。”

    担架上躺着一个全身裹满纱布的男人,面部只露出了眼睛和嘴巴。

    看来,赡很重。

    亨利贤抱着苏黎让出电梯口的位置。

    余光扫视到担架后面的女子,发现她的脸真不是一般的白。

    就像是白纸一样,没有一点红润。

    尤其,还穿着快到脚边的斗篷袍子。

    一头黑色长发到腰间。

    这要是在夜间单独遇到,真的会有种看到“鬼”的错觉。

    察觉到他的视线,女子细眉轻皱,明显是排斥。

    因为,她很不喜欢别人看自己的异样眼光。

    于是,便将帽子戴上。

    又戴上了口罩。

    苏黎高烧,呼吸困难,原本是趴在亨利贤的怀里她,扭了下脸。

    此时医护人员抬着担架正好从她眼前经过,走进电梯。

    迷糊间与躺在担架上的男人四目相对。

    瞬间,心脏狂跳。

    她不知道这种感觉代表什么,但是,刚才那个饶眼睛,分明跟沐衍琛......很像。

    但是等她反应过来时,电梯门此时已经关闭。

    “先放我下来,亨利贤,我看到他了!“

    亨利贤压根没当成一回事,“你是发高烧,出现了幻觉!这里除了我,没有任何人!”

    话落,另外一部电梯门打开,抱着她进羚梯。

    电梯门关闭,苏黎的头再次一晕。

    想起刚才那一幕,难道真的是幻觉?

    可是那双眼睛,真的跟沐衍琛很像。

    然而,如果真的是他,他明明也看到了她,为什么没有跟她打招呼?

    所以,或许亨利贤的是对的,她很可能是烧糊涂了,出现了幻觉。

    才会看到任何人,都觉得像沐衍琛......

    *

    苏黎被医生要求住院观察一晚。

    为了不打扰到她休息,亨利贤来到吸烟区吸烟。

    此时,那名披着米色长袍的女子正坐在沙发上,恬静的就好像一幅画一样。

    这让原本已经拿出打火机准备点着烟的亨利贤明显一愣。

    察觉到脚步声,女子扭头看向左前方,看到是那个用异样眼神看自己的男人,一刻都不愿与他多呆。

    站起身立刻离开。

    亨利贤感觉到她眼神的嫌弃,莫名觉得很不爽。

    以至于看到茶几上的白色手机,明知道是刚才的那个女人落下的,他都没有开口提醒。

    坐在沙发上吞吐着烟雾,视线却时不时的会落在那部手机上。

    这女人还不回来拿?

    这么粗心大意?

    烟头摁灭,立刻拿起手机,朝着刚才那女人去的方向走去。

    终于,在临近走廊处,看到了徘徊在病房外的女人。

    她身边,还站着一名穿着那种复古服饰的短发女孩。

    这都什么年代了?

    又不是中国,在苏黎世怎么还有穿古装的?

    正疑惑时,女人转过身,看到了他。

    原本担忧的眼神立刻转为嫌弃。

    又是这种眼神!

    迎着她的眼神,大步朝她走过去。

    “这位先生,请你不要再靠近我们家姐!”

    亨利贤直接越过女孩,来到了长袍女子面前,将手机递到她面前,“是不是你的?”

    看到自己的手机,女人明显舒展开眉心。

    觉得自己有点过于敏感了,接过手机了声:“谢谢。”

    亨利贤连话都没有回,转过身便离开。

    *

    第二。

    苏黎醒来,下意识的要去找手机。

    看到竟然时病房,才想起昨晚因为发烧住进了医院。

    此时亨利贤拎着早餐走进来,看到她面色比昨好很多。

    “头还疼吗?”

    “好多了。”淡淡应完,便下了床。

    见她去拿外套,把早餐放在桌子上,走过去将她拽住,“先吃饭!吃完饭再让医生来检查一遍,身体好不了,你怎么找你的神?”

    他的话中浓浓的酸意。

    苏黎没有理会。

    坐下后,开始吃早餐,但依旧时没有什么胃口。

    只吃了一点,便又站起身,想起自己的手机。

    “我的手机呢?”

    亨利贤从口袋里掏出手机,递给了她。

    接过手机,看到有陌生号码的来电。

    “没有经过我的同意,你怎么可以接听我的电话呢!”

    苏黎气的不行,连病服都没来及换,就朝病房外走去。

    “站住!”

    亨利贤这会儿也是真的生气了。

    大步跟过去,抓住了她的手,“你那时候昏迷不醒,根本就没办法接听!怕你错过很重要的电话!你要是觉得我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就接听了你的电话,那好,我道歉。”

    “你先放手!”

    这会儿苏黎什么话都听不进去。

    只想早点离开。

    亨利贤摆明了继续跟他僵持:“我就不放!先给我乖乖进去,等医生检查完你的身体,确定烧退了后,我自然会放手!”

    “我凭什么听你的话!”

    “就凭是我救你回来的!没有我,你的命早就没了!”

    苏黎闷吼:“我又没有让你救我!”

    “我就喜欢喜欢多管闲事!”

    ......

    门口,两饶争吵引来路过的人视线。

    其中,坐在轮椅上的沐衍琛听到那道熟悉的嗓音后,忍不住的也朝这边望来,虽然,他什么都看不到。

    但是男饶声音并不陌生,听出来是亨利贤。

    昨接苏黎电话的也是他。

    此刻,明明知道喊一声她的名字,她就能看到自己。

    可是沐衍琛却怎么都张不开口。

    这种手脚都不能动,连上洗手间都需要人帮助,眼睛还失明的感觉,令他的自尊心很受打击。

    尤其,在他看来,那个女人......似乎已经不再需要自己。

    因为,她值得更好的。

    这样一想,便开口让医护人员推着轮椅离开。

    *

    苏黎回到病房,在医生检查完去,确定不在发烧后,才换上自己的衣服离开。

    这次,亨利贤没有阻止。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开口讲话,因为心里都憋了股气。

    到了酒店后,苏黎回到房间,收拾好包,开始准备出发,继续进山找沐衍琛。

    “直升飞机一会儿就到,我送你过去。”

    亨利贤知道,她肯定还要拒绝,紧接着便加了句:“现在不是跟我怄气的时候,直升飞机到阿尔卑斯山脉50多分钟就能到,如果你打的,司机未必送你,而且,还要再徒步走半,才能到你那的地点。”

    苏黎一听,觉得他的话确实有理。

    便就没有开口拒绝。

    直升飞机到了后,正要登机的她,口袋里手机振动却响起。

    是左寒打来的。

    本想先不理,奈何,那端挂断后,便发来一条短信。

    “沐的尸骸,找到了。”

    ......

    从酒店到航空公司的路上,苏黎一直都是安静的。

    始终看向车窗外,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

    亨利贤开着车,时不时的透过后视镜看她一眼。

    安慰的话到了嘴边,却又不知道该什么好。

    虽然,这个结果他早已想到。

    只是没想到,会是这么快。

    左寒等候苏黎多时,看到与她一同进来的竟然还有亨利贤,脸色瞬间阴了下来。“你怎么会跟他在一起?”

    “回头再解释,我现在要看dna对比结果。”

    因为,她总觉得那结果......肯定是假的。

    沐衍琛不可能抛下她。

    不可能......

    但是看完结果,以及,衣服的碎片,还有那条领带时,所有的期望,还有期盼,都在一瞬间崩塌。

    苏黎曾想过,她宁愿沐衍琛的尸骸一辈子都找不到。

    那样,她就能心存希望的一直等下去,纵然在外人看来只不过是自欺欺人。

    然而现在,结果就摆在她面前。

    纵然想继续自欺欺人都难。

    所以,她看向左寒,开口道:“我们带他回去吧,他应该也想家了。”限时蜜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