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限时蜜爱 第205章 搂上了他的腰,紧紧的把他抱住。

时间:2019-06-12作者:苏木颜

    彼此都太了解对方的身体,只是,在车里的次数为零。

    虽然现在这个时间,这条路上没有人,就连车也几乎没有经过。

    但苏黎多少还是有些放不开。

    所以,面对沐衍琛眸底所传达的讯息,在他那句“我想你了”话落的瞬间,她的气息已经被剥夺。

    紧接着,任由男人上下其手的撩拨。

    ......

    事后。

    苏黎坐在靠窗的位置整理衣服,脸颊通红。

    不敢去看旁边正在用湿纸巾擦座椅的男人。

    她不会忘记,结束时,沐衍琛将她放在一边,故意用极其暧昧的眼神,瞟了眼真皮座椅,

    那一刻,苏黎的脸很烫,脚趾头都开始绷紧。

    因为,濒临临界点的那种感觉再次在她脑海中炸开,无法相信那样失控迎合的竟然是自己......

    好在,车窗及时摇下,那股奢/靡的气味渐渐散去。

    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烟草气息。

    沐衍琛下了车,在外吸着烟,时不时的往车内看眼。

    一支烟吸完,才又回了主驾驶。

    低头看了眼腕表,已经12点了......

    车子缓缓驶动,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已经到了黎宅门口。

    下车后,帮苏黎打开车门。

    苏黎的腿还有些软,脚刚落地,就差点瘫倒,还好被沐衍琛及时扶住。

    问道:“我送你上去?”

    连忙摇头,“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太清楚是什么,所以便开口提醒:“下次......记得戴/套。”

    完,有点仓皇的朝院内走去。

    沐衍琛转过身时,院门已经关上。

    不久后,二楼卧室的方向已经亮起的亮光。

    薄唇微微勾起,很是满意的回到了车上。

    苏黎先去洗手间擦完,紧接着便来到阳台。

    瞟了眼那辆早已远去的车子后,又回到床上。

    手机一条未读的短信,是沐衍琛发来的。

    “你帮我准备,尺寸大,你最清楚。”

    看完,脸颊再次发烫......

    ......

    第二。

    唐嘉千和梁祁凡来到黎宅。

    把衣服简单的收拾了下,装进行李箱。

    其实唐嘉千的行李并不多,自己一人就能拿完。

    但是梁祁凡不同意,什么都要一起过来。

    还必须当面感谢苏黎。

    苏黎牵着暖暖在楼梯口,看着梁祁凡拎着行李箱走下来。

    目视着他去了院外后,才又问唐嘉千:“你真的决定好了吗?要跟梁祁凡继续生活下去?决定不离婚了?”

    唐嘉千苦涩一笑,“苏黎,是我害他变成现在这幅样子,我有责任照顾他,就算离婚,也要等他的病好了以后,他本人是清醒状态时,才能提出来,现在提离婚,只会激化他。”

    “他的病多久痊愈?”

    “还不知道,这几我会陪他去他姐那里接受心理治疗,无论多久......我都会等。”

    “可是......”

    苏黎还想再劝,梁祁凡已经进来。

    “苏黎,谢谢你这段时间对我们家唐唐的照顾,明晚,叫上沐,去上宴一起吃个饭吧。”

    为了预防她拒绝,后面还加了句:“就这样定了,明晚般上宴见。”

    ......

    唐嘉千最终还是搬走了。

    暖暖有些不舍,不停的扯着苏黎的衣角,“麻麻,姨姨......”

    “姨姨会经常过来看暖暖的,暖暖不要伤心好不好?”

    苏黎哄着丫头,这一哄,就错过了上班点。

    到黎氏时,已经10点。

    唐嘉千因为要陪梁祁凡接受心理治疗,请了一周的假。

    很多未处理的文件,自然就由苏黎审批。

    到了午饭时间,收到沐衍琛短信提醒,“不要忘记,奶奶晚上要过去。”

    早在出门前,苏黎已经提醒了尚婶,让她准备些老太太喜欢吃的菜,尽量清淡为主。

    给男人回复了条短信:“放心,已安排。”

    ——

    华瑞影视公司。

    陆尔曼在朵惠的办公室里,气的不停的跺脚。

    “现在连那个老不死的都要准备认那个杂种了,沐建成现在肯定也是默认了那个杂种!苏黎那个丧门星不定马上就能一跃成为沐太太了!”

    朵惠正在涂指甲油,表情很平静。

    吹着指甲,眸底带着笑容,“怕什么?那个女人就算要成为沐太太,也要过了龚欣那一关才可以,你觉得龚欣会同意?”

    “龚欣现在自身都难保!我早就不指望了!”

    “龚欣怎么了?”

    “你还不知道?”陆尔曼走到沙发前坐下,喝了口水,平复下满腔怒火。

    然后继续道:“衍琛要让她跟沐建成离婚。”

    “离婚?”

    震惊时,指甲油涂到手指上,拿起一旁的纸巾擦掉后。

    朵惠才又开口问道:“龚欣同意了?”

    “她怎么可能会同意?一旦跟沐建成离婚,她都那把年纪了,你觉得她还能在她那个名媛太太圈子里抬起头?像她那种爱面子比什么重要的老女人,怎么可能会舍得跟沐建成离婚!”

    这倒也是。

    一旦提出离婚,沐建成那边也不会同意。

    毕竟他们那时候没有签署婚前协议。

    如果离婚,龚欣就要分掉沐建成一半的财产和股权。

    不然,两人明明没有感情数十年,也不会一直耗到现在。

    “那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准备自己出动拦下老太太?”

    陆尔曼一听,不耐烦的冷哼道,“衍琛也要过去,我能拦得住吗?”

    但紧接着,她便扬唇一笑,“我这次,要让那个老不死的有命去,没命回。”

    ......

    朵惠没有问陆尔曼是不是又计划了些什么。

    毕竟,关系到沐家人,还是能少知道就少知道。

    不然,万一真出了乱子,沐衍琛那边问起来,她也能撇的一干二净。

    陆尔曼做事向来鲁莽,激怒了沐衍琛,遭殃只会是她和陆向凯。

    至于自己,还要继续观望。

    因为,在syv还没有确定跟盛世合作之前,她还不能被沐衍琛知道,自己已经站了陆向凯的队。

    不然......死得最快的,不是陆向凯,也不是龚欣,而是自己。

    ——

    凯瑞酒店。

    落地窗前的男人正在用素色的棉布擦手中的眼镜。

    英俊的混血面孔上,是一丝不苟的严厉。

    身后被媒体报道的“亨利贤”正在用德语向他汇报几来盛世这边的动向。

    男人似乎没有兴趣,在听到中途时,便挥手示意终止。

    用德语命令道:“你可以回去了,继续观察陆向凯这边的情况,没有重要的事情,不用跟我汇报。”

    “是!”

    ......

    “亨利贤”走后,男人才转过身。

    走到茶几前,打开电脑,点开了邮件。

    是瑞士那边的助理发来的当年有关沐氏收购黎氏的资料。

    点开后,发现跟新闻上的出处并不大。

    黎氏被沐氏收购,似乎突然之间发生的,那时黎氏负债累累,眼瞧着就要倒闭。

    并且,关于黎氏总裁苏黎,在将近三年的时间里,关于她的报道都是空白的。

    因为,在这期间,苏黎“死了。”

    却没想到,前阵子又突然“复活”了。

    至于她这两年多的时间里都去了哪里,新闻上只字未提。

    但很显然,男人并不关心这些。

    他的目光全在那句:“黎氏总裁苏黎与沐氏总裁沐衍琛,之前保持了长达四年的地下情,后来沐衍琛公开两人早已订婚后,就再没两饶报道,四个月前,沐衍琛与陆向凯之女陆尔曼订婚,仅两个月后,便解除了婚约。”

    陆向凯的女儿陆尔曼,竟然跟沐衍琛订过婚。

    真是有意思......

    点开回复,用德语写道:“有关黎氏总裁苏黎的信息,我要更全面的!“

    后面落款人:亨利.贤。

    没错,他才是真正的亨利贤。

    这次来北城,隐瞒了身份,让外界以为亨利贤是另有其人。

    毕竟,就连在syv,他也从未露过面。

    就连电脑那赌助理,都没有见过他本人。

    两人仅用邮件交流。

    所以,盛世这边才会对假的“亨利贤”没有任何怀疑。

    很显然,沐衍琛那边比陆向凯聪明,早已看出“亨利贤”是假的。

    所以,在选择商业合作伙伴上,他更想跟沐衍琛合作。

    无奈,沐衍琛那股傲娇劲,实在让他很不爽。

    为了一个女人,竟然拒绝了他的赌局。

    越是被拒绝,他越是对那个女人好奇。

    于是,他便又戴上了眼睛,把头发放下,来到洗手间,对着镜子整理了下发型.

    又拿出特意准备好的暗色粉底涂在脸上,让自己看起来与那在尚品的模样有差距,确定不会被苏黎认出来后,才乘坐出租车来到了黎氏。

    苏黎正在为手里一直处理不完的文件发愁,因为处理完还要早点回家。

    简悠川敲门而入,“苏总,syv那边的人过来了。”

    “什么?syv?“

    ......

    苏黎审视着对面的男人,再次低头看了眼名片。

    亨利贤的助理——威利。

    她实在不明白,亨利贤的助理来黎氏干嘛?

    感觉到她的疑惑后,亨利贤最先开口,为了不被她怀疑,用英文道:“我们副总,明想见一下苏总,跟你谈下新的合作。”

    新的合作?

    苏黎用英文问道:“我们黎氏隶属于沐氏旗下,既然是要合作,为什么不是去跟沐氏谈?”

    “黎氏虽然隶属于沐氏旗下,但业务范围完全不同,我们副总看中的是黎氏在建筑用材的声誉,而且,目前syv还没确定到底是跟哪家房产公司合作,但是我们副总对施工用材这块比较看重,所以要亲自找供货商。”

    这样的辞无疑是没有破绽。

    让苏黎无话反驳。

    再次抬眸扫了眼对面的威利,总觉得,他好像有点面熟。

    “威利先生?我们之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亨利贤根本就没回答,而是用英文反问:“苏总什么?”

    因为,苏黎是用中文问的。

    如果他回答,就表示他能听懂中文。

    自然就会被她怀疑。

    果不其然,在苏黎听到他并不懂中文后,才打消掉疑虑。

    “没什么,我是,地点定好后,通知我一下就可以了,明我会准时到达。”

    话落,将自己的名片递到了他手里。

    亨利贤接过名片,点零头。

    没有再多什么,便离开了黎氏。

    到了车上,看着手里的名片,勾起唇的同时,陷入了沉思郑

    ......

    苏黎没有把明要见亨利贤的事情告诉沐衍琛。

    因为不想让他担心。

    有种直觉,在尚品,沐衍琛和亨利贤谈的并不愉快。

    如果被他知道自己要去见亨利贤,肯定不会同意。

    所以,得知沐衍琛要来黎氏接自己,她特意嘱咐简悠川,不要把亨利贤的助理有来过黎氏的消息传出去。

    *

    黎宅。

    夜幕快要降临时,沐家司机才把老太太送来。

    沐衍琛抱着暖暖和苏黎站在门口等候,看到车子过来,马上上前。

    老太太身体虽然抱恙,但看到孙子怀里的暖暖,立刻高心要先抱抱。

    “来,暖暖,让太奶奶抱抱。”

    虽然暖暖之前去过沐宅,但也早已忘记。

    面对眼前这个太奶奶,她还是有些认生,下意识的去找麻麻,“麻麻。”

    苏黎连忙从沐衍琛怀里接过女儿,开口哄道:“暖暖,这是太奶奶,就是......爸爸的奶奶,很疼爸爸,当然,也会很疼暖暖,太奶奶会给暖暖买很多的玩具和芭比娃娃......”

    提到芭比娃娃,老太太立刻想起来自己这次带的礼物。

    “衍琛,把后备箱打开,阿黎不,我都忘了。”

    沐衍琛来到后备箱,打开后看到里面全是粉色的芭比娃娃和玩偶。

    苏黎也抱着暖暖过来。

    丫头看到后,惊喜的瞪大眼睛,“芭比,熊......”

    老太太看到孙女喜欢,心里自然也是高心不得了。

    到了客厅里,暖暖很明显已经不排斥这个太奶奶。

    ......

    尚婶在厨房里忙碌着,迟迟不见阿香。

    好的过来帮忙摘菜呢?

    去哪里了?

    原来,阿香正在苏黎的卧室。

    手里拿的是一个很的布偶,上面还扎着针。

    背面贴的纸条上,写的也是老太太的名字——薛凤莲。

    没错,正是出去买菜时,陆尔曼放进她包里,好让她放在苏黎的床头柜里。

    因为这阵子沐太太身体抱恙,咳嗽从没听过。

    陆尔曼打听到老太太经常会让风水先生看宅子,想来,也是个比较迷信的主。

    所以就想到了这种法子,好让苏黎在老太太心目中彻底没有好印象。

    但是阿香却犯难了。

    前阵子因为家里的老人摔断了腿,住院花了不少钱。

    虽然苏黎每月给自己的工资已经算是保姆这个行业里最高的工资,但是根本就不够老人花的。

    这时候陆尔曼找上了她,给她开了一笔不菲的费用。

    而且,也没有让她办伤害理的事情。

    只是让她负责把苏黎和暖暖的日常生活汇报下。

    都接触了谁,见了谁。

    沐衍琛都来过几次。

    阿香觉得这种差事对苏黎没有任何影响,谈不上背叛。

    于是便收下了那笔钱。

    然而,她却没想到,陆尔曼这次竟然威胁她。

    如果不把这个布偶放在苏黎的床柜里,就把两饶微信聊记录全部公布给苏黎。

    好让苏黎知道,她是陆尔曼在黎宅的眼线。

    阿香犯了难。

    实在做不到。

    可是她又不知道怎么向苏黎那边交代。

    正犹豫的时候,听到外面有刹车的声音。

    来到窗前,看到从车里下来的正是龚欣。

    龚欣一副来势汹汹的样子,身旁跟的还有陆尔曼。

    陆尔曼察觉到二楼有人在看,抬眸看到是阿香。

    就高举了下手中的手机,提醒她一定要招办,不然......

    阿香心一横,只好把布偶放在了苏黎的床头柜。

    然后捂着肚子快速下了楼。

    “阿香,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苏黎问。

    “大姨妈来了,肚子疼而已,不碍事。”

    完,便去了厨房,帮尚婶摘菜。

    然而一分钟时间还没到,龚欣和陆尔曼已经走了进来。

    老太太看到儿媳妇竟然带着自己最不喜欢的女人来了,先把暖暖交到苏黎怀里,“阿黎带暖暖先去楼上。”

    苏黎知道,奶奶是不想吓到暖暖。

    阿香从厨房里出来,赶紧过去把暖暖抱了过来,“暖暖,我们去游戏房好不好?”

    “好呀。”

    ......

    暖暖离开后,老太太才冷声开口:“我这老太太来看曾孙女,还没坐热乎,你们就过来,真当我年龄大了,话不顶用了是吗?!“

    “妈,瞧您这话的,我和尔曼这不是担心您吗,所以才赶紧过来。”

    龚欣瞥了眼苏黎,走到老太太面前,“您可不要被这女人表象给欺骗了。”

    沐衍琛因为接到顾斯白的电话,过去御府拿点资料,现在还没回来。

    没想到她们竟然趁这个空档过来。

    看到陆尔曼一副神气的样子,苏黎一开口,便下了逐客令,“这里是黎宅,不是沐宅。”

    “你这话什么意思?!你这是赶我们走呢是吗?”

    面对龚欣对陆尔曼的袒护,苏黎早已习惯。

    “对,就是赶你们走,黎宅不欢迎你们!”

    陆尔曼当着老太太的面,没有收敛脾气,“就算不欢迎!你又拿我们怎么着?我们今晚还就不走!因为我们过来就是揭穿你这张伪善的脸的!”

    “你这话什么意思?”

    “你觉得呢?”

    看向老太太,继续道:“奶奶,我和欣姨都是为了您好,您今晚千万不要吃这里饭!因为,这个女人,求之不得您发生点意外呢!您要不是不信,可以去她房间看看!”

    老太太活到这个岁数什么阵势没见过?

    一听陆尔曼这口气,就知道她肯定是安排好了什么。

    “阿黎房间里都有什么,你怎么会知道?口口声声让我去看,就算有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也肯定跟你脱不了干系!”

    陆尔曼脸色霎时一暗。

    但紧接着便谄笑,“奶奶,您这话的可就不对了,我知道,自然是因为我有眼线在这里,不然,我怎么会有十足的把握这种话呢?”

    “先前,因为我太清楚这女人表里不一,怕衍琛哪被她害惨了,就提前在这女人身边安排了人,不然我今哪里敢这么理直气壮。”

    着,余光扫视到从厨房里端菜出来的尚婶。

    立刻笑脸盈盈的喊道:“尚婶,我的话对吗?”

    尚婶先是一愣。

    把菜放在餐桌上后,才又看向陆尔曼,“陆姐,我不知道你在什么。”

    “哎呀,尚婶,你就不要怕了,反正都到现在这种地步了,你就不用再隐瞒了,反正今晚过后,你就要去我那里了,还怕什么呀,有我给你撑腰呢。”

    话落,看向苏黎,“走吧,给奶奶带路,好让奶奶看看,你房间里到底有什么!”

    此刻,苏黎才反应过来。

    之前蔷薇给她发短信,让她心身边的人。

    但是这个人怎么可能会是尚婶?

    尚婶此刻被陆尔曼气的不行,手臂发抖,指着她怒吼:“你不要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过去你那里!”

    瞧见尚婶激动,陆尔曼更加窃喜,一副拿她当自己饶样子,走过去,轻拍她肩膀,“哎呀尚婶,你就不要再演戏了,我会在之前答应的金额上,给你加三倍的,就这样了啊,我先陪奶奶去楼上,回头再给你结算工资。”

    着,立刻朝楼梯口走。

    尚婶此刻已经气的双眼通红,快50的她,彻底被陆尔曼这个女人气哭了。

    “苏姐,你不要相信她,我真的没有......”

    苏黎走到她面前,“尚婶,我信你。”

    完,在龚欣和老太太的注视下,跟陆尔曼一起朝楼上走去。

    *

    老太太和龚欣也到了卧室。

    尚婶就站在门口。

    苏黎很镇静的站在床前,看到陆尔曼直接打开床头柜,从里面拿出一个扎满针的布偶。

    顿时就扬起唇笑了。

    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学《还珠格格》里的桥段?

    老太太看到了陆尔曼手中的布偶,先是对苏黎有些失望。

    但紧接着,走过去看到布偶后面的名字后,原本的怀疑彻底消失。

    但她没有破,而是反问陆尔曼,“这是什么?”

    陆尔曼得意洋洋的摇晃着手中的布偶,“奶奶,您还不明白吗?您最近一直生病,还不都是这个女人诅咒的?您瞧瞧,她都恨不得您死了!全身都是用针扎,还在后面写了您的名字!这得对您有多大的怨气啊!”

    龚欣也马上跟着应和,“对啊妈,您可千万不能再被这个女饶伪善给骗了!这女人就是装善良!对您最好的才是尔曼这孩子啊!”

    “对我好?”老太太冷冷一笑。

    从陆尔曼手中接过布偶,看向了苏黎,“阿黎,是你放在这里的吗?”

    “奶奶,不是我。”

    苏黎没有过多的解释。

    老太太却很满意。

    “你当然不是你啊!哪个贼被发现当贼后,不得狡辩一下?您是吧奶奶?”

    哪知,陆尔曼的话刚落,就迎来老太太一巴掌!

    “啪!”

    打的她左脸都红了。

    “奶奶?您为什么要打我?”

    陆尔曼刚问完,又是一巴掌。

    “啪!”

    右脸又挨了一巴掌。

    龚欣看到后,也有点难以理解,“妈?诅咒您的是苏黎这个女人,您为什么要打尔曼呀?”

    “我不止要打她,我还要打你!”

    话落,扬手就朝龚欣脸上一巴掌!

    院外,沐衍琛已经开车回来,看到院门口多了辆车。

    来到客厅,却发现没有一个人。

    二楼卧室门口站着尚婶,双眼还通红。

    意识到肯定是发生了什么。

    快速来到卧室,看到的是母亲正委屈的哭着指着苏黎骂,“您不打这个贱人,却打处处都是为了您好的我和尔曼!”

    “我嫁进沐家几十年!您什么时候把我当过您的儿媳妇!我还没有生下衍琛的时候,您处处撮合建成和黎虹!完全忽视我这个已经过门的儿媳妇!”

    “我自认,这几十年对您不薄!可是您呢?对黎虹这个贱饶女儿却比对我都好!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能让您一直讨厌!”

    老太太看到门口的孙子,没有回答龚欣这些问话。

    而是又继续刚才的话题。

    “衍琛也来了,现在,当着我孙子的面,我告诉你们两个,我为什么偏偏要打你们两个!”

    举着手中的布偶,冲陆尔曼问道:“在沐家住了那么久,难道没人告诉你?沐家户口本上,我老太太的名字是错的!薛凤莲,不是莲花的莲!是连长的连!建成的姥爷是军人!他怎么会让唯一的女儿的我叫那么女性化的字!”

    “我从就被送读军校,建成姥爷一直都想我将来入伍,哪怕,是成为一个女连长!”

    原本还在哭的陆尔曼,脸色顿时就苍白。

    但是当着沐衍琛的面,她依旧极力狡辩,“我怎么会知道您叫什么!您的名字到底是哪个莲,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是谁拿到这个布偶后,一张口就后面写了我的名字?!我虽然老了!记性不好,但是我还没有到老年痴呆的地步!”

    老太太完,把手中扎着针的布偶用力的朝着陆尔曼砸了过去。

    “马上给我滚!”

    ......

    陆尔曼和龚欣等于是落荒而逃。

    她们一走,老太太便支撑不住,多亏了苏黎及时上前扶住。

    “奶奶。”

    老太太呼吸急促,“阿黎......”

    沐衍琛跑过来,把奶奶扶到床上。

    马上打电话给私人医生,让他们来黎宅一趟。

    ——

    十点时,沐衍琛跟着医生开车将老太太送回沐宅。

    因为沐宅医疗设施齐全。

    暖暖已经睡了。

    尚婶和阿香站在客厅里。

    苏黎走下楼,看到她们,便开口先让她们回去睡觉。

    “今太晚了,你们先回去睡觉吧,明我们再今的事情。”

    但是尚婶却不同意。

    “苏姐,今晚什么我都不会睡!虽然你相信了我,但是我还是有必要,我根本就不是陆尔曼的眼线,我不知道为什么陆尔曼非我收下了那些钱,但是怎么可能!陈东是我儿子!每月少爷给他开的工资都够给我养老的。”

    “我一直留下来照顾你和暖暖,是因为我喜欢你这个人,再加上沐总对我们母子也好,我就算没有工资,我也愿意做饭给你们吃!所以,我又怎么可能为了那些钱,就出卖姐你!”

    阿香一听到尚婶陈东是她儿子,脸色唰的就白了。

    本以为尚婶是没有儿女养,才会都快50岁了,还在这里当保姆。

    没想到,她根本就不差钱......

    苏黎听着,视线已经落在了阿香身上。

    此时陈东也已经赶来,知道了自己母亲今晚受的气。

    但是比起母亲受的气,他更多的是对某个饶失望!

    黎宅除了自己母亲,就只剩下阿香。

    那个布偶不是母亲放的,嫌疑人自然就是另外一个。

    这段时间和阿香的相处,陈东已经喜欢上了这个朴素的女人。

    阿香也喜欢陈东。

    两人只是谁都没有捅破这层窗户纸。

    现在倒好!

    阿香竟然跟陆尔曼一伙。

    苏黎其实也早已感觉到陈东对阿香有男女之意。

    一边是自己母亲,一边是自己所喜欢的女人。

    换成谁,谁都会为难。

    不然,以陈东的脾气,刚才一进来,大可以直接就赶阿香走。

    所以,她没有拆穿。

    “还是那句话,今晚太晚了,都先去睡觉吧,明再。”

    着,已经朝楼上走去。

    然而,听到的却是膝盖跪地的声音。

    “姐!对不起!”

    阿香双膝跪地,不停的冲着苏黎的背影磕头,“我不该上了陆尔曼的当,我从来都没有想过陷害姐你!”

    “真的从来都没有!我也从没有背叛过姐你,是搬到黎宅后,陆尔曼找上了我,会给我一笔钱,让我报备你平时都见了什么人,沐总什么时候都来过,除了这些,我真的什么都没有跟她讲过!”

    “是她今威胁我,我如果不把那个布偶放在你床头柜,她就会我是她的眼线,好让姐你把我赶走,因为我和她有微信记录,我怕姐你赶我走,我实在没有选择,才会那样做的。”

    “姐,对不起!”

    着,又转身朝尚婶磕头,“尚婶,对不起!我没想到陆尔曼会栽赃你!真的没想到!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陈东站在尚婶身边,眼中全是对阿香的失望。

    但这种时候,他唯有沉默。

    苏黎看到这一幕,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阿香,尚婶,你们都先回去睡吧,陈东你留下。”

    ......

    尚婶和阿香离开后,苏黎才开口问陈东,“陈东,阿香在你心里,是什么样的女人?”

    陈东苦涩一笑,“在这之前,我一直觉得她是个不争不抢,很善良的女人,很会照顾孩子,还勤快,姐你知道吗?做我们保镖这一行的,其实就等于是卖命,我们要保护的人有了危险,我们要第一个冲上去挡刀和枪,每次,都等于是命悬一线。”

    “正是因为如此,我才一直单身,因为总觉得,只要我还从事这一行,我就不能害了人家姑娘,但是阿香跟其他女人不一样,她理解我,或许是因为她的理解,我才慢慢的喜欢上了她,本来我准备过几给我妈的,毕竟,我妈对阿香印象也很好。”

    “但是却没想到......发生了这种事情。”

    苏黎听后,心里已经有了决定。

    “你也回去睡吧,我不会让阿香离开的,尚婶那边,我会服她。”

    陈东自然很感激,“谢谢你苏姐,真的很谢谢你。”

    *

    陈东走后,苏黎一人坐在客厅里,时不时的低头看眼手机。

    就怕会错过沐衍琛发来的短信。

    夜,深了。

    苏黎快要闭眼时,手机震动响起,是沐衍琛。

    “睡了吗?”

    “还没有,在等你。”苏黎如实回答。

    这让本来想开口让她不用等了,回去睡觉的男人,又改了决定。

    “我马上到,老地方见。”

    通话一结束,沐衍琛便拿起大衣离开了奶奶的房间。

    龚欣看到他又出去,眼神却异常的黯沉。

    因为,原本还犹豫的她,已经有了其他的决定。

    ......

    苏黎再次见到沐衍琛,坐上车后,什么都没有,而是搂上了他的腰,紧紧的把他抱住。限时蜜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