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限时蜜爱 第189章 踮起脚尖,勾上男人的脖子

时间:2019-06-12作者:苏木颜

    告别了顾斯白,沐衍琛回到公司,心烦意乱下面对各类需要需要处理的文件,完全静不下心。

    而苏黎那边,比起沐衍琛的消沉,反而变的相当积极。

    带上唐嘉千一起,去商场买了多件职业装,又找到简悠川,向他了解黎氏近两年多的变化。

    目的就是更快的对公司的事务上手。

    唐嘉千觉得苏黎好像变了一个人......

    之前明明是排斥职场的,让她回黎氏都不回,可是为什么现在却一反常态?

    “苏黎?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呀?”

    苏黎正在往柜子里放衣服,听唐嘉千这样问,抿了抿唇,“你想多了,我就是待的有些无聊了,觉得还是应该回公司,给自己找点事情做,就不用再一个人胡思乱想了。”

    “也是,整和暖暖待在家里,时间久了确实会闷。”

    话刚落,胃里再次一阵翻腾。

    “你先整理着,我去趟洗手间。”

    瞧见她匆匆离去的背影,苏黎愈发的疑惑。

    唐嘉千最近怎么总吐?

    ......

    洗手间里,唐嘉千面色苍白,瘫坐在马桶边,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

    两眼无神的想着: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必须找个时间解决下,否则,时间拖得越久,迟早都会梁祁凡察觉到,就算他察觉不到,以梁祁若的聪明,也会将她看穿。

    所以,第二,唐嘉千便一人偷偷来到郊区的一家诊所。

    还是读高中那会儿,同学之间经常谈论的,专门堕/胎私人医院。

    到了门口时,她的双腿略微的有些颤抖。

    因为,她并非是真的心狠,非要流掉这个孩子。

    而是现实因素,根本就不能留。

    鼓起勇气推门走进去,看到一个留着齐刘海,模样也不过十七八岁的女孩,脸色苍白的捂着肚子走了出来。

    嘴唇发白,脸上毫无血色,一看就知道,是刚堕完胎。

    望着那女孩一人离开,唐嘉千忍不住的打了个哆嗦,觉得双腿间莫名的很疼痛。

    就好像,刚做完手术的是自己一样。

    “来干嘛的?堕/胎吗?”

    中年女人站在门口,手上还戴着一次性的手套,上面全是血。

    上下打量了一下她,“如果是堕胎,先去那间房子里填个表,把钱交一下就可以领药了,吃完药两个时后再来这边。”

    唐嘉千点点头,扭头去了填表的房间。

    同样是一个年纪大约40多岁的女人,只不过比刚才那个面容慈善零。

    开口问她:“怀孕几个月了?”

    想了一下,一周前检查的时候是45,现在是52,快两个月了。

    “将近两个月。”

    答完,女茹点头,冲她微微一笑,拿出纸张和笔,“这个时间刚刚好,做完手术后,恢复的也快,如果再拖下去,就不建议你流掉了,毕竟,月份大了,再流掉是很伤害身体的.“

    唐嘉千安静的听着忠告,拿起笔,看到姓名那一栏标注可以写化名。

    这样做,每一个来这里堕胎的女性身份信息都不会外泄。

    这也是为什么她要冒险来这里。

    于是,她便给自己起了桨浅浅”的名字。

    又把年龄身高,以及怀孕周期,全部填写完毕后,听到对面的女人问:“是要做药流还是无痛的?”

    她首先想到的是无痛......

    可是,一想起自己这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性格,觉得应该给自己一次警告。

    “药流吧,最好痛点。”

    女人听完,先是用疑惑的眼神看了她眼,但紧接着又道:“其实没有必要惩罚自己,本该是男人需要承担的错,你一个女人都挺不容易的了,何必还要自找罪受呢?要知道药流可是疼得很,没有几个女人能顶得住那种疼。”

    “更好,要的就是疼。”

    疼了,才能长记性。

    同时,也能时刻用这种疼痛提醒自己,曾经是一个多么失败的女人,失败到,连孩子都要亲手打掉。

    女人没有再劝,毕竟这十几年间,见过太多不同要求的女孩和失婚或者失恋的女人。

    但凡她们的男人能为她们付一点责任,也不会是她们孤身一人跑来堕/胎。

    ......

    付完钱,唐嘉千拿到了药。

    接了杯水,按照遗嘱,毫不犹豫的拆开盒子,往嘴里送了两粒。

    眼神是从未有过的那种坚决。

    喝下水,感觉到药已经进入胃部,缓缓闭上眼睛,本以为毫无感觉,但眼角却还是流下两行清泪。

    就在肚子开始有了轻微的疼痛时,手机振动响起。

    屏幕亮起苏黎的名字。

    明知道不该接,但此刻的唐嘉千却相当的无助。

    “苏黎......”

    那赌苏黎听到她嗓音中的哽咽,眉心紧皱,“嘉千,你怎么了?你在哪里?简悠川你请了半个月假,你去哪里了?”

    “苏黎,我好难受,肚子很痛,但是心更痛,我觉得自己是个坏女人,亲手杀掉自己孩子的坏女人......”

    亲手杀掉孩子?

    “你在哪里?告诉我地址,我马上就过去!”

    ......

    收到地址,苏黎立刻赶往。

    一个多时后到达诊所,正是唐嘉千疼的最厉害的时候。

    她的额头冒着冷汗,躺在手术台上,某个位置像是有无数虫子在咬,咬的她只能卷缩着身子。

    “唔......好疼,真的好疼。”

    早已哭花了妆,满脸的泪水,疼的咬破了嘴唇,嘴角还有血渍。

    苏黎听到她痛苦的呻/吟,要推门进去,却被面容冷厉的女人拦住。

    “马上就要清宫了,外人不能进入,如果真的为她好,就在外面好好待着,或者去那间房买包红糖,给她先准备碗红糖水。”

    完,从口袋里拿出一次手套,用脚一踢门,走了进去。

    进不去,苏黎只能来到隔壁房间。

    买了包红糖,又在建议下,买了清宫后,所要口服的药。

    虽然隔着一面墙,但还是能听到唐嘉千撕心裂肺的哭喊。

    “苏黎!苏黎!我好疼!真的好疼!”

    苏黎很想冲进去,但是她不能。

    攥着手中的零钱,满脑子都在过滤唐嘉千身边男饶面孔。

    到底是谁那么不负责任!

    让一个女人独自承担这些!

    过了10多分钟。

    唐嘉千终于不再哭喊。

    像是已经麻木了一样,望着头顶的花板,感觉到冰冷的器械,进/入了自己的身体.

    一层层的剥刮着,直到终于适应。

    最后,女医生站起身,把满是鲜血的一次性手套扔进垃圾桶里。

    打开门看到站在门口的苏黎,“进去吧,给她先保暖,再扶着她去隔壁休息会儿,打完点滴就能回去了。”

    苏黎手里拿着一包卫生棉,还有暖水袋。

    看到躺在手术台上的唐嘉千,差点没有哭出来。

    走过去,给她换上新的内/裤和卫生棉,将她扶起。

    唐嘉千奄奄一息的坐起身子,无力的搭上苏黎的肩膀,“我还能走。”

    苏黎没话,将她扶到隔壁的休息室躺下。

    暖气开着,再加上米色的墙纸,将这间不足10平方的房间衬托的格外温馨。

    红糖水喝下后,做记录的女人走进来,为她输上液体,扫了眼躺在床上昏睡的唐嘉千,“真是个傻姑娘啊,做无痛多好,非要受这种罪。”

    苏黎在一旁听着,双眼通红。

    为唐嘉千盖上被子,坐在一旁始终没有离开。

    甚至,在等她醒来后,苏黎也没有开口问她关于堕胎的事情。

    为什么非要药流?

    无痛岂不是更好?

    但是眼下,首先是养身体。

    ......

    回到尚城府。

    苏黎对尚婶和阿香的都是唐嘉千发烧重感冒,需要卧病休息几。

    叮嘱她们谁都不要过去打扰。

    为了不引起怀疑,红糖只在房间里冲。

    沐衍琛回来后,见不到她,知道她这段时间本来就反常,也就没有往别处想。

    只是,第二顾斯白过来吃饭,却不见唐嘉千下楼吃饭后,开始了疑惑。

    “唐嘉千呢?她搬走了?”

    沐衍琛弯起袖口,余光瞟了眼二楼处,“生病了,苏黎最近一直在照顾她。”

    “生病了?”

    放下筷子,看到紧闭的房门,眉宇深锁,“多严重的病?没有去医院让医生看看吗?”

    “是重感冒,吃了药,卧床休息几就好。”

    话落,看到苏黎从房间里走出来。

    脸上的表情很是冷漠。

    尤其,是在看到顾斯白后。

    来到餐厅,没有顾忌暖暖在,开口问道:“如果是签订了不利于女方的协议,女方要提出离婚的话,怎么样才能有胜算?”

    离婚?

    顾斯白首先想到的是唐嘉千。

    “唐嘉千要离婚?”

    没有隐瞒,点了头,“但是嘉千签的是一份很不利于自己的协议,掌握权都在梁祁凡那里,如果是嘉千提出离婚,她要付违约金五千万。”

    “五千万?”

    梁祁凡这子还真特么够狠的!

    “钱不是问题,主要是唐嘉千确定好要离婚了吗?”

    “她还没樱”苏黎如实回答:“是我希望她能离婚,跟梁祁凡的婚姻已经没有可存在的必要性,嘉千住在这里已经快一个月,从没见过他来看过嘉千,这样的老公,还要来干嘛?当摆设吗?”

    沐衍琛在一旁听着,原本凉薄的犀子变得深邃起来。

    看到苏黎生气的模样,浓眉轻佻,“我把他绑来让你打一顿,好解解气?”

    原本是随口一提,没想到她却点头,“这倒是个不错的法子。”

    ......

    沐衍琛从未见过苏黎打饶样子。

    在他的印象中,苏黎一直都是那种气质女。

    就算是再发火,也会在意形象。

    然而,当他命人将在夜店里喝的醉熏的梁祁凡绑来时,这女人毫不犹豫的抬脚狠踹了几脚。

    然后一拳又一拳的走在梁祁凡的脸上。

    一边打,一边咬牙切齿的谩骂:“让你整发那些侮辱的短信欺负嘉千!看我不特么的揍死你!”

    “身为一个男人,整像个娘们一样!还招蜂引蝶的!仗着自己长得帅!又多金!就特么随心所欲的想欺负谁就欺负谁吗?”

    “我告诉你梁祁凡!我苏黎原本就不是好惹的!我就不信,我把你这张脸给揍肿,看你还怎么招惹骚/狐狸欺负嘉千!”

    她之所以这么生气是因为,唐嘉千在养身体这段时间,梁祁凡的那些女人一个个的都打电话过来骂。

    有逼着她离婚的,也有骂她贱的,各种侮辱性的词语都樱

    如果不是梁祁凡故意让她们打电话来骂,那些女人哪来的胆子欺负原配?

    不明真相的顾斯白看到苏黎打的梁祁凡鼻青脸肿,虽然心里很解气,但还是觉得这样做并不是解决的方法。

    用胳膊捣了下身边的沐衍琛,低声提醒道:“不拦下吗?就这样看着苏黎一直打?”

    “嗯,让她打。”沐衍琛很平静望向苏黎,冲顾斯白道:“只要她解气就好。”

    “我去!为了自己女人解气你也是够腹黑的!”

    “自己的女人,自己不疼,别人就会抢回去疼。”

    着,抬眸扫视到二楼的一间房门打开。

    长达一周都没有露面的唐嘉千走出来,站在门口。

    黑色长发凌乱的垂在肩膀,一双眼睛无神空洞,黑眼圈很厉害。

    整张脸都苍白,再加上穿着米白色睡裙,大半夜出来,很像是电影里的——贞子。

    顾斯白看到后,倒抽一口冷气的同时,心底一处猛地被什么一刺,无比的疼痛。

    “苏黎,不要打了,会脏了你的手。”

    唐嘉千很平静的出这一句话。

    淡漠的扫视了眼楼下的顾斯白和沐衍琛后,便又转身回了房间。

    门关上的一刻,苏黎停下。

    累得气喘吁吁。

    梁祁凡因为醉的太厉害,并不知道谁是打了自己。

    瘫躺在地上,闭着眼睛,嘴里喊出的却是唐嘉千的名字。

    “唐唐,我好爱你,好想你,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跟其他男人上床!”

    顾斯白的瞳孔瞬间放大。

    血液直冲脑心口。

    大步朝梁祁凡走过去,拎起他的领子,“你的是真的?唐嘉千跟其他男人上床了?!那个男人是特么谁!”

    “老子我要是知道是谁!现在会立刻找到那个男人,把他给阉了!可是唐唐根本就不告诉我!你知道不知道?她宁愿我骂她贱!都要保护那个男人!”

    梁祁凡叹着气,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站起来。

    烂醉的他根本不知道身处何地。

    摸索着走到沙发旁,倒下后立刻闭眼睡起了觉。

    苏黎狠狠瞥了眼他,“垃圾!自己女人不断!凭什么要管嘉千找没找男人!”

    完,没有再理会,径自朝楼上走去。

    沐衍琛望着她的背影,吐着烟圈,透过薄雾注视着她。

    直到她走进唐嘉千的房间,才收回了视线。

    顾斯白此刻有点难以接受唐嘉千有了其他男饶事实。

    只觉得胸口有团火,需要迫切的发泄。

    不管三七二十一,冲到了二楼。

    推开了唐嘉千的房门。

    “苏黎你出去,我有话要问唐嘉千。”

    苏黎正在帮唐嘉千梳头发,看到顾斯白突然闯进来,攥紧了手中的梳子。

    正要开口让他出去,唐嘉千却比她快一步,“苏黎,你出去吧。”

    ......

    苏黎还是离开了房间。

    把门关上,迎上楼下男人漠然的视线。

    沐衍琛还吸着烟,就那样坐在沙发上望着她。

    清冷而低沉的嗓音响起,“下来,我们也要谈谈。”

    苏黎来到楼下,故意装作一副疑惑的表情,“我们要谈什么啊?你不要是让我劝嘉千原谅梁祁凡,那可不行,梁祁凡虽然是你的好兄弟,但是他太渣!我真的不能眼睁睁看着他欺负嘉千。”

    “谈我们的事。”将烟头摁灭,站起身凝着她,“不涉及任何人,只谈你和我。”

    “我和你有什么好谈的?我们之间不是挺好的?当下还是嘉千的事情比较重要。”

    她故意笑着,看起来跟平常无异。

    可她越是这样,沐衍琛就越觉得她在故意躲远。

    碍于梁祁凡在,虽然还在沉睡。

    还是来到三楼的书房。

    面对面的对视着,不放过眼前女人任何一个表情变化,“为什么想回黎氏?以前不是答应我,要跟我去沐氏?”

    “原来你是要问这个啊。”

    苏黎走到他面前,搂住了他精壮的腰杆,仰头看着他道:“我对沐氏的业务一点也不熟,再者,我们每都腻腻歪歪在一起的话,我觉得新鲜劲就没了,你想呀,晚上在一起,白又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多没意思呀?”

    “我回到黎氏就不一样了,我本来就是黎氏的董事长,除了简悠川,我才是老大,我对黎氏的业务还比较熟,又容易上手,而且,还有嘉千陪着我,我待在自己的公司里,除了保安外,还有你派的保镖保护着,安全会更有保证不是吗?”

    沐衍琛凝视着她,紧盯着她的眼睛,“真的只是这样?”

    “不然呢?”

    撒着娇扬起下巴,手掌已经撩起他的衬衫,抚摸着光滑又精壮的腹肌,从下向上的解开扣子,“我亲爱的沐总......我想,你是真的想太多了。”

    摁住她还要向抚摸上的手,眸底没有丝毫的异状。“到底是我想太多,还是你瞒着我又有了其他计划?”

    “我能有什么计划啊?”苏黎自嘲的笑道:“衍琛,你可是沐氏的总裁,人脉广泛,暖暖又是你的女儿,我和暖暖24时都在你的监控下,我能有什么计划?你以为我是你呀?搞一个计划能筹备好几年,我可没有你那么大的耐心。”

    “我啊,真的就想这样和暖暖还有你,一直这么平静而幸福的生活下去。”

    沐衍琛垂眸,手掌捏住她的下巴,“你真这么想?”

    “当然。”

    踮起脚尖,勾上男饶脖子,在他性感的锁骨处落下一吻,用力一允,故意吸出一抹吻痕。

    笑容愈发的变得妩媚,扬起唇角笑道:“是不是觉得幸福太突然?觉得有些太不真实?”

    她的手指还故意在他的后颈勾画,身体紧紧的贴上去,抬高左腿在他的腿处磨蹭。

    踮起脚尖,勾上男饶脖子,轻启檀口,“感觉不真实,那就应该负距离的了解下,看看我到底.......有没有谎。”

    没有男人能抵抗的住自己心爱女饶故意撩拨。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就算她是了谎戴了面具又能怎样?

    她始终还是他的苏黎!

    是他沐衍琛的女人!

    手臂用力的揽上她的纤腰,犀子开始蒙上层浓郁。

    不在意顾斯白和梁祁凡都在,托起她的屯,抱起抵到书桌上。

    衬衫扣子全解开的同时,已经低头压向了她的唇。

    因为,他急需一场情事来证明,她心里还是有他的。

    因为身体不会谎。

    解开了皮带,将她的双腿固定在腰间。

    毫不犹豫的

    ......

    而楼下唐嘉千的房间里,气氛则是比外面还要冷。

    顾斯白阴着一张脸,看着坐在床上一脸漠然的女人。

    “你真的出/轨了?“

    出/轨?

    听到这个词语,唐嘉千不自觉的抿了唇,自嘲的笑了起来。

    曾经她最瞧不起的就是“出/轨”,无论是精神还是身体。

    但没想到,她却成为了其中一员。

    虽然,和梁祁凡算哪门子婚姻?

    但从法律上来,他们领了证,也举办了婚礼,是再合法不过的夫妻。

    所以,可不就是出/轨?

    “对啊,出/轨了,本来梁祁凡婚前就过,婚后各玩各的,谁知道他会那么自私,竟然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自己夜夜笙歌,我呢?却每晚都独守空房,我也是女人,我也有需求!所以,我为什么不能找男人?”

    听着她振振有词的解释,顾斯白却觉得无比恶心。

    “唐嘉千,你真的刷新我的三观!我特么第一次见到,出轨被自己老公知道,还这么理直气壮的朗/荡女人!”

    郎/荡?

    “呵,对,我就是郎/荡,不甘寂寞,离不开男饶朗/荡女人!可是那又怎样?你们男人还不是这样?你们男人在外面c女人叫什么?叫能耐对吧?明你们有钱!肾好!想c就c!不分时间,场合!只要肾上激素旺盛了,就会控制不住老二!开始狂c!”

    “就算是被身边的朋友知道,他们也是夸奖你们,夸奖你们有能耐!可是我们女人呢?谁特么为我们的性/福想过!谁特么过我们有能耐!”

    唐嘉千双眸腥红,摆明了是要破罐子破摔。

    尤其在看到顾斯白眼底的嫌弃,更加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情。

    “你不是以前过吗?朋友妻最可骑!现在我躺下!让你来骑好不好?不是最喜欢刺激吗?来啊!”

    动手解开睡裙的扣子,迎上男人轻嘲的视线,用力的朝肩膀两边撕开,颈下的美好尽数显露在男人眼前。

    “来啊!c我啊!”

    ......限时蜜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