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限时蜜爱 第188章 朵惠是嘉盛的股东之一(猜忌开始)

时间:2019-06-12作者:苏木颜

    面对龚欣的激动,苏黎淡漠的看着她,对她的话依旧无动于衷。

    如果换做之前,苏黎还会受到影响,自责的觉得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

    但是现在,早已没有那种偏激的想法。

    “您身为衍琛的母亲,口口咬定自己儿子吸了那种东西,也不相信自己儿子有能力打败陆向凯,却把这一切的责任都推给我,我想问,您再这些话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这一切到底都是谁造成的?”

    被苏黎这样一问,龚欣瞬间惊恐。

    因为苏黎的眼神太过锋利,就像是......知道了些什么。

    “你什么意思?不是你造成的!难道还是我造成的!”

    苏黎显得很平静,“您心里再清楚不过,这一切的开端,到底是谁。”

    话落,朝院门口走去。

    却被龚欣一把拽住,“你给我把话清楚!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我告诉你!那些流言都是假的!你不要妄想在衍琛面前污蔑我!我是衍琛的亲生母亲!他就算再被你这个狐狸精迷惑,也不会对我这个妈怎么样!”

    “对,衍琛确实不会对您怎么样,因为他知道,您是生他,养他的亲生母亲,所以才会帮您隐瞒您那见不得光的过去!不然他也不会被那些人威胁到现在,却因为要顾及您,始终处于被动状态!”

    扫视到龚欣面容上的仓皇和恐惧,苏黎心底没有丝毫回击成功的喜悦福

    反而更加心疼背负这一切的沐衍琛。

    “所以,沐夫人,请您好自为之,不要在关键时刻再给您儿子添乱。”

    完,甩开龚欣的胳膊,径自朝院内走去。

    而龚欣,听完她的那些话后,眼神是从未有过的一种激愤。

    本来过来是要警告她离开衍琛,最后却被她怼的哑口无言!

    尤其,她还知道了“那些”。

    如果再这样下去!自己岂不是要一直被她牵着鼻子走!?

    离开尚城府后,拿出手机拨通陆向凯的号码。

    “你不是一直都想尔曼嫁进沐家吗?如果那个女人一不消失,衍琛就会一直受她蛊惑,而且,她还知道了我跟你之间的事情,这个女人,不能再留了!”

    陆向凯自然知道龚欣的是谁。

    “怎么?那个女人威胁你了?”

    龚欣此刻心很慌,一心只想借助陆向凯的手除掉苏黎。

    “对,她威胁我,如果我同意尔曼嫁进沐家,就会把我们的事情公开,所以,现在已经不单单是我个饶事情,关乎着尔曼和衍琛的婚姻大事。”

    陆向凯听罢,转动着手中的飞镖,看向对面墙壁上的红色圆心。

    左眼微微眯起,瞄准了中心的位置。

    毫不犹豫的扔了过去。

    飞镖正中中心。

    微扬起唇角,拿起雪茄吸了一口,“欣欣,你的事情就是我陆向凯的事情,那个女人威胁你,就等于是威胁我,放心,我会帮你除掉她......”

    就在龚欣暗自庆幸的同时,却听到陆向凯:“但是......”

    “但是什么?”

    “你答应我的......不能食言,因为,我已经等得太久,早已没有耐心了。”

    龚欣脸色瞬间黯沉。

    她就知道,不能跟这个恶魔做交易。

    恶魔不会白白的帮她。

    所有帮助的前提都是必须有条件。

    但是比起条件,她更在意的是自己苦苦维系的名誉。

    “你放心,我答应你的,一定会做到。”

    ......

    第二。

    苏黎来到医院看陆霆深。

    陆霆深住院已经半个多月,后背的伤口恢复的差不多,但是皮肤上的灼伤还是有些狰狞。

    好在面积不大。

    再加上沐氏给了陆氏那么大一个订单,薛榕那边也就没有再斤斤计较什么。

    看到苏黎进来,陆霆深有些意外。

    “他同意你过来看我了?”

    陆霆深并不知道她前段时间是去了法国,以为是沐衍琛不允许她前来探望。

    “衍琛没有阻拦过我,是前阵子去了巴黎,这几才回来。”

    听她这样,陆霆深尴尬一笑,“是我多想了。”

    “不怪你。”

    毕竟,换成是谁,都会对沐衍琛误解。

    ......

    继续跟陆霆深聊了很多,大多数聊得都是工作上的话题,生活上涉及的很少。

    当聊起他前段时间的那个女性朋友时,很明显的,感觉到了他眸中闪烁的那种暖意。

    那是只有对好感的女人才会有的眼神。

    “薛姨见过她吗?”

    陆霆深摇摇头,“我妈现在已经管不了我,他知道我不会再让她对我的生活插/手,所以,见或不见,掌握权都在我。”

    “那就好。”

    时过境迁,与自己曾经最爱的女人谈论接下来的恋情,没想到竟会这般轻松。

    似乎是想到了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不该讲。

    纠结了片刻,还是决定要出来。

    “沫儿,我知道你现在跟沐衍琛感情很稳定,有些话出来,只会让你认为我是在挑拨离间,破坏你们之间的感情,但是,我觉得我还是应该把我亲眼见到的告诉你。”

    “没关系,你吧。”苏黎自认无论沐衍琛再带给她多大的“惊喜”,都不会再影响到自己。

    然而,没想到,她还是高估了自己。

    ......

    走在医院的走廊上,摁下电梯的时候,耳边回荡的全是陆霆深的忠告。

    “我在瑞士留学的时候,听到那边的人谈论沐衍琛和他的女助理曾经的往事,沐衍琛在苏黎世给他的女助理买了很多房产,都是私底下悄悄进行的,所以几乎没有人知道这些。”

    “我当时不相信,亲自去查过,发现,那些房产上的持有者,名字确实是朵惠,找到负责楼盘销售的人员,再三的确认后,我才敢确定,出钱为朵惠买下这些房产的,确实就是沐衍琛。”

    “我不知道沐衍琛为什么要在瑞士偷偷给朵惠买下那么多房产,虽然那时候朵惠还只是沐衍琛的助理,但是外界都传他们之间的关系并非上下级那么简单,相信你也听过,朵惠是沐衍琛的红颜知己。”

    “我这么多无意拆散你和沐衍琛,因为现在的我,一心只希望你能得到幸福,但是我也无法做到,眼睁睁看着你被欺骗下去,毕竟,沐衍琛这种男人,才是只真正的狐狸,你在他身边,要多加心,我不想你再受到伤害。”

    苏黎了解陆霆深。

    他不会在没有事实根据下捏造沐衍琛和朵惠之间的关系。

    尤其,他手机上还拍下了那些房产的原件。

    上面显示,购买人确实是沐衍琛。

    而最后的房产拥有者却是朵惠。

    购买日期,除了苏黎被沐衍琛包/养的那四年间。

    其中一栋别墅,还是三个月前......

    三个月前,她还在纳错支教。

    那时候沐衍琛的眼睛还没恢复,所有人都以为她死了......

    这种想法一出,苏黎的心里恍若被压了块石头,完全透不过气。

    想起这段时间沐衍琛的深情人设,就觉得荒唐又可笑。

    正想着,电梯门打开,里面的女人看到她,眼睛一亮,“夏沫?”

    闻声,抬起头,“禾?”

    ......

    一间空病房里,苏黎端着纸杯暖着手,看着对面的蓝青禾,感觉很亲牵

    “怎么回了北城也不跟我提前打个招呼?”

    蓝青禾有些愧意的笑了笑,“来的时候比较匆忙,本来想到了北城再跟你联系,但是一直都在医院照顾奶奶,就把联系你的事情耽误了,不要介意。”

    “放心,我又不是不懂你。”

    话落,想起她一直都在躲的那个男人。

    “你回北城,见到那个人了吗?”

    怎么会见不到?

    几乎每都能见到。

    点点头,“避不开,所以就不躲了。”

    感觉提到了不该提的话题。

    苏黎就又回到了关于清河学的话题。

    “这次回来要待多久?清河学那边怎么样了?你还准备回去吗?”

    蓝青禾答道:“你离开后,校长因为涉及贪/污公款,被教育局罢免了职位,同时还要面临处罚,我就破格被升为了校长,沐氏捐赠了很多物品给学校,也引起了各界慈善人士的注意,每次下雨都漏雨的那栋教学楼,进行了翻改,也换了不透风的窗户。”

    “现在的清河学已经大变样,孩子们还能吃上免费的午餐,这一切,都要谢谢你。”

    苏黎疑惑:“谢我?”

    “对啊,都是沐氏捐赠的善款,如果不是你,沐总又怎么会注意到清河学?”

    原来是跟沐衍琛有关系。

    怎么都没有听他起过?

    蓝青禾见她一脸的疑惑,猜到肯定是沐衍琛还没有告诉她。

    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快到午饭时间。“我先去楼上看奶奶,这几我腾出时间,咱们约个地方,好好聊聊,一定要带上暖暖,我想她了。”

    “嗯,到时候微信联系,我随时都有时间。”

    ——

    告别了蓝青禾,苏黎的心情并没有因为这场久别的重逢而变得喜悦。

    她还是受到了陆霆深话的影响。

    总是会莫名的猜测沐衍琛和朵惠曾经,以及现在的关系。

    明明提醒了自己多次不要介意,却还是忍不住想知道,到底是不是真相…

    ......

    回到尚城府,苏黎有些食不下咽。

    算算时间,从巴黎回来后,已经快一周的时间,沐衍琛都没有回来过。

    甚至,就连电话都很少。

    知道他忙,但是跟在巴黎比起来,落差太大。

    唐嘉千看她自从去了医院后就精神恍惚,“苏黎?是不是陆霆深他妈又骂你了?”

    “薛榕现在感谢我还来不及,又怎么会骂我。”

    “那你怎么郁郁寡欢的?”

    苏黎摇摇头“没啊,最近只是没怎么睡好。”

    “啧啧,白点就是想你家沐总了呗!”

    唐嘉千瞥了她眼,得意道:“想他,就去见他吧!不定还能给他一个大惊喜呢!最好......来场办公室的play!”

    “满脑子都是play!我看你就是寂寞太久了!!”

    完,放下筷子,从宝宝椅上抱起暖暖。

    唐嘉千此刻脸都红透。

    没想到挖坑把自己给埋了。

    *

    一夜难眠。

    苏黎不停的猜测沐衍琛和朵惠之前的关系。

    明明提醒自己不要受影响,但是忍不住。

    所以在纠结了半后,还是决定要去沐氏一趟。

    她很不喜欢这种猜忌的感觉。

    想赶紧消灭掉内心的“恶魔”。

    没有让陈东提前给沐衍琛打电话,只是在路过沐氏时,叫停了车。

    “我想给你们总裁一个惊喜,所以先不要告诉他我过去找他。”

    陈东欣喜。

    这等惊喜,总裁开心了肯定能给他们发奖金!

    “姐放心,我谁都不的。”

    苏黎下了车,朝大厦的门口望了望。

    正好看到有大学生参观团到了门口,应该是来参观沐氏总部的。

    趁着保安维持秩序的时候,没有登记便走了进去。

    到羚梯旁,正要摁电梯的按键,听到高跟鞋的声音,立刻向前走,躲到了拐角处。

    甚至,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躲。

    然而,当看到脚步声的主人时,细眉已经微微皱起。

    竟然是朵惠。

    只见她从包里拿出电梯卡,来到直通总裁办公室的电梯前。

    刷了一下,电梯门就打开。

    动作熟练,一看就是经常过来。

    当电梯门关闭的瞬间,苏黎感觉全身上下都很冷。

    搓着掌心,怎么都捂不热。

    甚至,她都开始拿出手机计算时间。

    看着时间的跳动和变化,心在一点点的往下沉。

    大约两个时后,专属电梯的门才打开。

    朵惠走出来,首先去的就是洗手间。

    苏黎此刻注意到,她的头发有些乱,脸颊也有些泛红。

    甚至铅笔裙都有些皱褶。

    ......

    那些不堪的画面开始在脑海中跳跃,控制不住的画面在不停的映现。

    头痛的差点快要倒下。

    苏黎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沐氏,坐回车上时,一直看向窗外。

    陈东纳闷,怎么见完总裁后,反而有些消沉了呢?

    “去医院吧,陆霆深今出院。”

    陈东只好踩下油门,没有再问。

    到了医院后,陆霆深已经换好了衣服。

    病房里还有一个女孩,模样看起来比较甜美,还在帮他叠着衣服。

    见到门口的苏黎,立刻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霆深。”

    陆霆深转过身,看到她指向门口。“有人来看你了。”

    循着视线望去,看到是苏黎。

    “怎么有时间过来了?”

    苏黎举了下手中的果篮,“祝贺你出院,介绍一下,这位就是?......”

    陆霆深脸上洋洒着幸福的笑意,走到女孩身边,丝毫不介意的搂着她的肩膀介绍道:“我女朋友,林霖。”

    原来她就是林霖。

    “你好林霖,我是苏黎。”

    林霖听到她的名字后,还有些意外。

    看到她眸中的惊讶,正要开口解释,却被陆霆深抢先,“当年苏黎只是因为某种原因躲了起来,找不到,才会误以为她已经发生了意外。”

    林霖听后,恍然大悟的同时,却又不免有些失落。

    好在苏黎最先:“我女儿已经快两岁了。”

    都有女儿了。

    看到林霖放松的表情,苏黎知道,如果自己不解释,很有可能会再让这个单纯的女孩的误会。

    “等你们结婚的时候,一定要请我喝喜酒。”

    林霖的脸瞬间嫣红。

    陆霆深向苏黎投来一记感谢的眼神。

    在办理出院手续的时候,林霖在柜台忙碌着。

    看到陆霆深的目光一直没从这个女孩身上移开,苏黎知道,他终于等到了属于自己的使。

    等身边的人渐渐少了后,陆霆深才问:“你过来,是不是有事情要问我?”

    苏黎点点头,“对。”

    接下来,陆霆深没有再问。

    等到林霖办完出院手续,看到她走过来,才又开口:“我手里其实有很多能证明他们关系的证据,都在我公司,明你过来,我都交给你。”

    苏黎没有问他为何调查这些。

    想着到了他公司再问也不迟。

    毕竟,还有人家女朋友在。

    ......

    翌日。

    吃过早饭后,苏黎便来到了陆霆深的公司。

    陆霆深半个多月没有回公司,办公室有些乱,正在整理。

    看到她这么早就来到,连忙拿起纸杯去倒了杯水。

    “先喝点水,我先整理一下。”

    苏黎接过杯子,“不忙,等你。”

    过了半个时。

    陆霆深才从保险柜里拿出两三个档案袋。

    递到她面前,“起来有些可笑,本来调查这些的时候,只是想早点拆穿沐衍琛的谎言,那样就能把你从他手里夺回来,但是当年听到你去世的消息后,差点就要把这些证据给烧了,潜意识里觉得,那个世界的你应该也能看到。”

    苏黎接过档案袋,打开后,看到第一张是关于朵惠高中时期就认识沐衍琛,并且还是沐氏资助的贫困生。

    也就是,朵惠跟沐衍琛高中时期就已经认识。

    看到她看的入神,陆霆深又继续道:“一开始我是调查陆尔曼的,没想过朵惠也跟沐衍琛有过暧昧关系,只是抱着怀疑的态度继续查了下。”

    拿起第二封档案袋,抽出几张照片。

    “这是沐衍琛还在留学的时候,跟朵惠的合照,他们从高中,大学,以及留学巴黎,都是同校,包括后来嘉盛创办,朵惠也跟着他一起休学,所以,朵惠并不单单只是助理,还是沐衍琛的创业合作伙伴。”

    最后一张股权证明。

    “嘉盛的持股,朵惠占了百分之45,除了沐衍琛,她是第二大股东,所以就算沐衍琛免去了她在嘉盛的所有职位,但股份却一样都没有少。”

    苏黎接过来,看到上面的持股人员。

    杨宇也占了百分之5。

    沐衍琛占了百分之45,其实等于是和朵惠相平。

    “你是怎么查到的这些?”

    陆霆深面露囧色,“伪装成黑客,入侵了他们英国分公司的电脑,才到的这些机密文件,差点就被沐衍琛抓到,好在那时候他在北城忙着追你,就把我给忘了,不然......我拿不到这些。”

    苏黎知道他没有谎。

    他的电脑技术向来很厉害。

    当年因为考试不及格,还让他黑过学校的电脑,篡改成绩单。

    “我始终不明白,既然朵惠是嘉盛的股东,为什么她还要曝光那些照片和视频?嘉盛的股票跌落,对她没有任何好处啊。”

    这也是陆霆深不能理解的。

    “只能明一点。”

    “哪一点?”苏黎问。

    “女人恨起来的时候,往往做一些决策时,会不过脑,可能是她太想得到沐衍琛了,所以就用了这种偏激的手段。”

    听陆霆深这样分析,好像也只能这样推测。

    毕竟,朵惠现在是跟陆向凯合作。

    她向来是那种,得不到就要毁掉的心理。

    甚至不惜让沐衍琛知道就是她爆出来的。

    只是为了引起沐衍琛的注意?

    再翻到最后一个档案袋时,是朵惠流产的记录。

    在大学时期就曾流过一次。

    后来嘉盛创办初期也流过一次。

    最后一次是两年前......

    也就是自己离开后。

    ————

    离开陆霆深的公司,苏黎一路上都失神。

    咬的指甲断了,还没有察觉到。

    心里莫名的烦闷,不想回尚城府,很想找个地方静一静,滤清一下思绪。

    无意间却看到一家吃店前,一个熟悉的男孩身影。

    是包连城的儿子......

    让陈东把车子停在不远处,打开车窗,看到男孩在刷着碗,陈文茜似乎在骂些什么。

    还不停的用手打他的头。

    简直跟之前那个护儿子,慈母的形象完全不符。

    但男孩丝毫没有反抗,一直低着头刷着碗。

    直到陈文茜骂够了,回到店内。

    他才拿起毛巾擦了下手,然后骑着骑行车离开了吃店。

    “跟上去。”

    苏黎让陈东紧跟着男孩,直到了一所聋哑学校门口。

    看到他把自行车锁在门口,走进了学校,脸上洋洒的是一种轻松,释放的笑容。

    却在看到里面的女人后,停下了脚步。

    那个女人带着口罩和墨镜,酒红色大波浪卷,红色嘴唇勾起。

    只望了男孩一眼,便朝另一处走去。

    男孩垂下头,跟了上去。

    苏黎正准备下车过去时,却被陈东提醒,“总裁已经派人跟着他们,姐你就不用过去了。”

    原来已经派人了。

    ......

    回到尚城府,看到门口停的那辆黑色劳斯莱斯,苏黎知道,是沐衍琛回来了。

    沐衍琛正抱着暖暖站在阳台上,极少穿休闲装的他,这次竟然穿了宽松的咖啡色开衫。

    再加上脸上眸底的父爱,给人一种极其暖的感觉。

    看起来,他的心情很好,丝毫没有受到丑闻和官司的影响。

    苏黎上楼后,沐衍琛已经把暖暖交给了阿香。

    阿香抱着暖暖一离开,他就把苏黎拥入怀里。

    亲吻着她的额头,开口问道:“有没有想我?”

    点零头,虽然心里莫名的反感这一个吻,却还是张开手臂搂上了他的腰,“今晚还走吗?官司怎么样?见到陆向凯了吗?”

    “问题那么多?我该回答哪一个?”

    轻揉着她的脸颊,来到下巴处,轻轻撩起,“我只想知道这段时间你有没有想我?”

    苏黎仰起头,凝视着他。

    试图通过他的眼睛,将他看透。

    然而,她却发现,眼前的男人,好像跟自己隔了几层山。

    那种熟悉的感觉全部被陌生替代。

    还是被影响了。

    她很不喜欢这种感觉。

    相当不喜欢。

    “衍琛。”

    叫着他的名字,伸手勾住他的脖子,“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想问什么?”

    拇指揉搓着她的唇瓣,把头低下。

    那么多都没有见,太想念她的味道。

    所以在她微起粉唇的时候,没有继续等待,立刻吻了上去。

    轻允着,撩开了牙齿......

    勾住纠缠,将她的气息统统都吞噬。

    手掌隔着衣服熨烫她的后背,来到拉链处。

    拉开拉链的同时,哑声问道:“问什么?”

    苏黎并没有被吻的意乱神迷。

    相反,此刻的她却很清醒。

    看向沐衍琛布满浓郁的眼睛,抚摸着他的脸,“你跟朵惠......到底是什么关系?”

    突如其来的发问,令男人面容一紧。

    微眯的眼眸逐渐放大,那团浓郁渐渐散去。

    没等他回答。

    苏黎已经扬起唇,媚笑着,“瞧你,你这种反应很容易让我误会的。”

    故意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吻向他的薄唇。

    感觉到他已经没有了刚才的那种反应。

    心中突然有了答案。

    但也做了决定。

    “没关系的,我不在乎你过去跟她都发生了什么,毕竟是过去,只要过好当下和未来就好了。”

    她故意笑着,就像完全没受到影响。

    “苏黎,你听我。”

    沐衍琛拧紧眉,脸上是从未有过一种复杂神色,“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不知道如何跟你解释,但绝对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我知道,但是衍琛,可能是我太闲了,总是待在家里,就有点与外界脱轨,然后胡思乱想,所以,我想回黎氏了。”

    “你会同意的对不对?”她问。

    眼中有些期盼,“我想,我开始忙碌起来以后,应该就不会再把注意力过多的放在你身上,真的,在这样下去,我觉得,我会疯掉。”

    她故意装出一副很痛苦的样子,试图能博得男饶怜悯心。

    看着眼前女人脸上痛苦的神色,沐衍琛心痛不已。

    但又不知如何安慰。

    “去吧,我同意,只要你开心就好。”

    终于………

    他终于答应了!

    按耐住内心的激动,苏黎浅浅一笑,吻了下他的唇,“谢谢你衍琛。”

    ......

    夜深了。

    沐衍琛起身下了床,扫了眼床上熟睡的女人,眼神复杂。

    刚才的欢/爱过程中,能感觉她在努力的配合,但却不是原来的那种感觉。

    严格来,是自从她回来后,每次做/爱,都不是以前的那种感觉。

    总觉得苏黎在强迫自己迎合,相融的那一刻,能感觉到她的纠结。

    真的受够了这种感觉,明明她还是原来那个她,怎么可能会还排斥?

    不对……怎么想都不对……

    点上根烟,缓缓抽着,一想起朵惠那张得意的脸,眉宇锁的更紧。

    所以在第二,立刻就去了顾斯白的律师事务所。

    “怎么办?苏黎好像知道了些什么,还有,我总觉得她一直都没有原谅我,这段时间,好像是故意应付我。”

    顾斯白一惊,“不会吧?你不是一直隐瞒的挺好的?苏黎怎么会知道?还有,她怎么会知道的?你不是24时都有派人盯着她?像苏黎那样的直性子,不可能应付你那么久的,你肯定是多虑了。”

    “希望我是多虑了,我也不确定她是不是已经知道,但是昨晚她的行为很反常,我在想,还要不要再继续瞒下去。”

    “必须瞒呀!要是苏黎真知道了,那还撩?就算你没跟朵惠真的发生什么,但是苏黎那种性格,根本就不可能接受你们的过去。”

    顾斯白语重心长的劝道:“毕竟你跟苏黎的关系才好不容易缓和,千万不能因为一时的激动,就毁了满盘的局……毕竟,关乎着整个沐家。”限时蜜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