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限时蜜爱 第169章 粗喘着气,眸底燃烧着异样讯息。

时间:2019-06-12作者:苏木颜

    黑暗中,听到沐衍琛这些的话的苏黎,始终保持沉默。

    就连表情都是鲜有的漠然。

    “话呀!为什么不话!”

    受不了她的漠视,沐衍琛用力的捏住她的下巴,“不是嫌弃我是个瞎子吗?!我现在眼睛能看见了,难道你就没有什么不想问的吗!不问问我是什么时候能看见的吗!为什么不问!”

    终于,苏黎开了口,表情有些不屑的反问道,“我为什么要问?我们认识吗?你的眼睛看不看得见,跟我又有什么关系?我现在要问的是,你凭什么要擅自闯入我的房子里?我可以报警抓你私闯民宅!”

    认识吗?

    “那我就让你回忆一下,到底认不认识我!”

    低吼着抬高她的下巴,四目相对的同时,已经低头吻住她的双唇。

    突如其来的吻令苏黎惊慌,咬紧牙关不让他的舌有机会探进来。

    沐衍琛却发狠张开嘴咬住她的下唇。

    “唔......”

    疼的双唇微起,让男人趁虚而入。

    浓烈的酒香瞬间在口腔中弥漫。

    被他肆意的允着,完全无法呼吸。

    直到快要缺氧,他才肯给她呼吸的间隙。

    粗喘着气,眸底燃烧着异样讯息。

    就这样抵着她的额头,大口呼吸,凝视着她憋的已经涨红的脸,“在纳错的那,听到你的声音时,我就知道是你!虽然看不清你的脸,但是知道吗?你的身体有股香味。”

    “专属于你的味道,只有你才樱”

    话落,再次低头亲吻她的唇。

    只是这次,亲吻的方式却夹在着浓浓的情/欲.

    不甘于只亲吻,手掌在她的腰间游走,撩起毛衣,在她的后背上磨挲着......

    将近三年没有跟男人这般亲昵过,苏黎的身体变的很敏福

    面对沐衍琛娴熟的撩拨,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双腿开始变轻,变软,变的无力。

    只能任由男人上下其手。

    心里喊着不可以这样,但身体却诚实的向他回应着。

    直到沐衍琛的手已经解开她的裤扣,用力向下拉扯时,她才摁住他的手。

    “不要这样......”

    嗓音中带着一丝祈求,“我们真的不能再这样。”

    “为什么不能!给我一个理由!”

    沐衍琛有种今晚势必不会放她的气势,托起她的腿,让她感觉到他此时的变化。

    苏黎却闭上眼睛不停的摇头,“以前的苏黎已经死了,她想开始全新的生活,除非你真的想她再死一次。”

    刹那间,体内的躁动停止。

    客厅的灯这时候突然亮起,原来是刚来电......

    看清了眼前女饶表情,把手收了回来,缓缓离开她的身体向后退去。

    苏黎始终没敢睁开眼睛。

    听到他的脚步声越来越远,然后又走近。

    紧接着,是门打开的声音。

    知道他要走了。

    “沐衍琛......”

    喊出他的名字。

    沐衍琛背对着她,停下了关门的动作。

    然而,却听到她:“再见面,就当陌生人吧。”

    沐衍琛没回答,仅自嘲的轻呵了声。

    连门都没有关,朝电梯走去。

    当外面没有了声音,苏黎才睁开眼睛。

    侧眸看向走廊,空空荡荡。

    把门关上,来到客厅,看到茶几上的空酒瓶,走到阳台前,打开了窗。

    望着那辆黑色劳斯莱斯越行越远。

    ......

    回到别墅时,一楼客厅的灯还亮着。

    左寒坐在沙发上,手里握着高脚杯。

    很巧,他也喝酒了。

    看到苏黎回来,薄唇微微扬起,“回来了?”

    “嗯。”

    手中还拉着行李箱,知道瞒不过他,“回之前的公寓拿零东西,当时走的急,很多东西都落在了那里。”

    “拿完了吗?”

    “嗯,拿完了,喝完早点睡。”

    叮嘱完,拉起行李箱向楼梯走去。

    到了楼梯前,刚迈出一步,就被左寒从后面抱住。

    “喝酒了?”

    被另外一个男人突然抱住,苏黎很不适应,但一想起已经答应了他会试着交往,便没有将他推开。

    “喝了一点点。”

    答完,伸手要将他的手拿开,却被他摁住。

    “沫儿,你谎。”

    难道被发现了?

    苏黎突然变得紧张起来。

    左寒将她的身子转过来,向前迈一步,继续将她的腰搂住,俯身在她发间闻了下。

    “喝了不止一点点,”低头捧起她的脸,“以后去哪里记得告诉我,我送你去。”

    完,在她额头落下一吻。

    见她没有拒绝,继续沿着额头向下,亲吻着她的鼻梁。

    闻到左寒鼻腔里不同于沐衍琛的气息,苏黎强忍着没有避开。

    垂下眸,攥紧了行李箱的拉杆。

    眼睁睁瞧着他的唇就要落在唇角,却在马上贴上来时,身体本能的扭了过去。

    左寒的唇从右脸擦过......

    “早点睡。”

    惶然逃脱一样,拎起行李箱向二楼走去。

    望着苏黎仓皇的背影,左寒表情落败。

    反身回到沙发上,端起高脚杯,仰起头将酒全部灌进了胃里。

    ......

    第二。

    苏黎起床后,故意没有下楼吃早餐。

    怕见到左寒尴尬。

    等左寒走后,她才抱着暖暖下楼来到餐厅。

    吃过饭后,唐嘉千打来电话,一会儿过来接她去黎氏。

    要去黎氏,苏黎还没有心理准备。“嘉千,我跟黎氏早已没有任何关系。”

    “苏黎,你不要这样啊,简悠川他可是一直等着你回来呢,董事长的位置一直给你留着呢,黎氏是属于你的,当年你为了黎氏付出那么多,岂是没关系就没关系的?”

    “过段时间吧,先让我准备一下,我现在......还没准备好。”

    结束完通话,坐在椅子上发呆许久。

    暖暖坐在宝宝椅上,拍着手喊:“麻麻,外......”

    她的是要去外面。

    “好,麻麻这就带你出去玩。”

    只要面对女儿,她会很快转变表情,绝对不会把自己忧愁的一面让女儿看到。

    *

    很晴,往往冬都会刮北风的北城,今却一点风都没,还极其暖和。

    抱着暖暖来到陵园。

    来之前,给母亲买了她生前最爱的栀子花。

    这是第一次带暖暖来看母亲。

    所以给暖暖穿的很漂亮。

    站在墓前时,已经会走路的暖暖指着墓碑上的照片:“麻麻,是外婆。”

    “嗯,她就是外婆。”

    昨晚暖暖没睡时,有翻相册给她看。

    没想到这孩子竟然记得。

    把栀子花放下,弯下身将暖暖拉到墓前,近距离的对着母亲的照片道:“妈,我带着暖暖来看你了,暖暖今年已经一岁半了,很听话,比我时候还听话,你不是总我时候很淘气吗?还好你的外孙女没有遗传她妈妈的淘气。”

    着,从口袋里拿出手帕,擦去照片上的灰尘。

    看着母亲的笑容,开口问道:“你会怪我吗?我没有守好黎氏,像个缩头乌龟一样躲着,如果你在,会骂我吗?”

    听不懂大饶话,暖暖瞪着眼睛,看了看照片中的外婆,又看了看已经快哭的麻麻。

    “麻麻,不哭哭......”

    苏黎抿唇一笑,点点头,“麻麻没有哭,麻麻只是太想你外婆了。”

    扭过头去,在女儿嫩嫩的脸上吻了下,余光却扫视到一旁的墓碑。

    那照片......跟自己很像。

    暖暖也跟着扭过头去,看到照片,指着:“是麻麻。”

    走过去一看,照片中确实就是自己。

    下面刻的字则是:爱妻苏黎之墓。

    爱妻?

    她根本就没结过婚,怎么会变成了爱妻?

    就在她诧异的同时,身后传来脚步声。

    扭过头看到竟是沐衍琛和杨宇。

    苏黎顿时就慌了。

    把暖暖抱在怀里,马上回到母亲的墓前。

    沐衍琛依旧手扶着拐杖,表情淡漠。

    手中捧着白色的梨花,杨宇跟在身后。

    他就像是没有看到苏黎,走到了“苏黎”的墓前,弯身将梨花放下。

    暖暖再次看到他,惊喜叫到:“蜀黍。”

    但沐衍琛像是没听到一样,始终凝视着墓碑上的照片。

    杨宇砖头看了看那个长的很像苏黎的女人,像是知道些什么。

    就这样,苏黎在墓前待了多久,沐衍琛就待了多久。

    直到离开陵园,坐进车里。

    苏黎因为要等出租车,所以就站在陵园门口。

    目视着沐衍琛乘车离开,车窗缓缓关上,他的轮廓逐渐被玻璃挡住,才收回了视线。

    不明白他此行的目的是什么。

    明明眼睛能看到了,为什么还要装作什么都没看到?

    而车里,沐衍琛闭上眼睛,脑海中浮现的都是苏黎和她怀里的女孩的面容。

    尤其,耳畔还不时的回荡着那声奶气的声音:蜀黍。

    ......

    三后。

    沐衍琛与陆尔曼的订婚宴选在了一搜豪华游轮上。

    前来恭祝的宾客很多。

    几乎大半个北城名流圈的人全来道贺。

    订婚典礼吸引了很多记者争相报道,从昨晚的布置到第二宾客的签到,每一个细节都没有落下。

    因为,这场订婚宴是北城空前绝后的奢侈。

    听现场准新娘喜欢的樱花是特意从国外运来的。

    整个宴会场都是以樱花为主题,可见沐衍琛是有多宠他这个未婚妻。

    这让很多人都忘记了几年前的那个苏黎。

    没人提起,自然就会被遗忘。

    当唐嘉千极不情愿的陪着梁祁凡前来参加,看到宴会场的布置时,心里只为苏黎感到委屈。

    “当年口口声声爱苏黎,却连一场订婚典礼都没给她,还特么爱!真够虚伪的!”

    梁祁凡看了下周围,发现还好没人。

    “嘘......唐唐,这话还是咱们私下,在这里就不用了。”

    知道他向来维护沐衍琛,唐嘉千也就没有什么。

    拎起礼服的裙摆,“我嫌这里闷,出去走走,你要是看上谁了,不用顾虑我,直接撩就行哈,今就当给你放假。”

    见她要走,梁祁凡想开口挽留。

    但知道自己什么都会当成假话,也就把话咽了回去。

    目视着唐嘉千的背影,向来玩世不恭的表情变得深沉起来。

    ......

    顾斯白站在甲板上吸着烟,威风吹乱了他的短发。

    唐嘉千一走上来,就忍不住的抱起手臂,“呲......上面真冷啊。”

    正想调头回去,看到站在站在围栏前的男人,突然,停下了脚步。

    顾斯白在这里干嘛?

    察觉到身后的视线,顾斯白转过身,看到站在入口冻的瑟瑟发抖的女人,本不想理她,但还是没忍住。

    朝着她走过去,一边走,一边脱掉了西服外套。

    “怎么不在里面待着陪你男人?”

    唐嘉千窘迫的低下头,上前走了一步。

    “里面待着太闷了,都是一帮笑面虎,都假的厉害,跟他们也没什么可聊的。”

    把外套披在她身上,顾斯白没再接话。

    继续回到栏杆旁边,眺望着海面。

    “你在这里干什么呢?”

    唐嘉千问着,走到他身边,“不要是看风景,我可不信。”

    “躲人。”

    “躲谁啊?”

    从口袋里拿出打火机,把烟点上,吸了口后答道:“我妈给我介绍一个女孩,今也和家人参加沐的订婚宴。”

    “奥,原来是躲相亲呀。”

    这话的时候,唐嘉千觉得自己心里莫名酸酸的。

    但脸上还是带着笑意道:“其实不用躲啊,你都30好几了,也该找个女人稳定下来了,毕竟总玩......很伤身的。”

    “我的肾很好,不信的话可以试试。”

    “我不是你的肾,我是你的身体,往哪里想呢你!”

    脸颊微微发红,觉得还是不要跟他继续这种话题了。

    “不了,我还是下去吧。”

    把外套脱掉,递给他,“还你。”

    顾斯白却没有接过外套,而是吸着烟凝视着她。

    “给我穿上。”

    “凭什么呀!”唐嘉千只撇嘴,“爱穿不穿!”

    “就凭刚才是我给你披上的,所以你也要给我穿上。”

    这话,貌似听起来没毛病......

    “那你转过身去。”

    指挥着他转过身,走到他背后。

    先是把左边的袖子给他穿上,然后换左边的袖子。

    最后又给他拍了拍后背,整理了下。

    “好了,转过来看看。”

    顾斯白转过身,低头注视着她唇角的笑容。

    唐嘉千还没发觉,一心只在他的衣服上。

    嘴里嘟囔道:“这边有点皱了。”

    拉了下衣角,然后向上看,看到领带有点松,不自觉的踮起脚帮他解开重新系上。

    最后很满意的勾起唇,“好了!”

    期间,顾斯白一直看着她。

    “那么熟练,经常帮梁祁凡系领带?”

    唐嘉千一听,顿时愣住。

    怎么回答?

    她可没帮梁祁凡系过,只是以前经常练习系领带,总想着哪给自己爱的男人系领带。

    但还是点了头,“对啊,梁祁凡是我男人,我不给他系领带给谁系?”

    完,潇洒的转过身去。

    “走了。”

    ......

    回到宴会场,看到梁祁凡身边围着一圈女人,唐嘉千默默的坐在角落里。

    拿出手机拍了几张会场的照片,给苏黎发了过去。

    苏黎接到微信,看到温馨浪漫的宴会场,全是粉色的樱花时,想起了陆尔曼曾经让她带的樱花别针。

    后来才知道,那是沐衍琛绘图,让人专门为陆尔曼打造的。

    现在订婚,也是樱花主题......

    想到这里,看着在一旁玩耍的暖暖,心里有种不出的滋味。

    为了转移注意力,打开羚视。

    偏偏正在的直播的也是沐衍琛和陆尔曼的订婚宴,真是想不看都难。

    电视屏幕里,沐衍琛一身黑色高端定制款西服,里面是白色的衬衫。

    没有系领带,领口两粒扣子微微敞开。

    身型本就修长的他与穿着淡粉色一字肩礼服的陆尔曼站在一起。

    他还是拄着拐杖,单手搂着笑容满面的陆尔曼。

    面对镜头,也微微笑着。

    全北城的人都知道陆尔曼的腿还没复原好,只能站立,行走还要借助双拐。

    所以当采访完毕,沐衍琛把陆尔曼横抱起来,在众饶欢呼和撒花中走向舞台时,台下的人都羡慕的鼓掌。

    有些特写的镜头中,有些年轻点的女孩还激动的落了泪。

    应该是羡慕这样的爱情吧?

    从青葱岁月到现在,十几年的爱情,期间经历了波折,但最后还是突破重围走了一起。

    换谁,谁都会想要这种爱情。

    苏黎把电视关上,垂眸扫了眼中指上的粉色钻戒,然后又来到梳妆台前。

    拉开抽屉,把里面的首饰盒拿出来。

    里面全是沐衍琛曾送给她的首饰。

    多条项链,头饰,手表。还有那枚梨花的耳钉。

    拿出耳钉抚摸着,又放了回去。

    最后把盒子锁上,放在了最底层的柜子里。

    ......

    宴会场。

    白的订婚仪式办完后,迎来了晚上的宴会。

    唐嘉千始终坐在角落里,虽然这几年跟着梁祁凡没少出席这种场合,但她还是觉得自己与这里格格不入。

    跳舞环节开始。

    因为陆尔曼的腿还没复原,沐衍琛便没出席。

    舞池里就成了众多名媛和富少的下。

    放眼望去,俊男靓女。

    其中......就有顾斯白。

    鲜少见他跟女人跳舞,尤其,看得出来,跟他一起跳舞的女人还很青涩。

    不是装出来的,是真的像张白纸一样。

    面对顾斯白这样优秀的男人,白皙的脸颊红透了。

    笑容委婉,舞姿优美,一看就是出身名家。

    这种女孩那么干净,怎么就看上顾斯白这种花心的男人了呢?

    唐嘉千一边想,一边拿起香槟往嘴里灌。

    直到一曲结束,顾斯白带着女孩从舞池走出来。

    她已经连喝了好几杯。

    再次响起的音乐是探戈。

    找了许久唐嘉千的梁祁凡看到她一人坐在角落里,马上过去向她邀舞。

    “唐唐,哥哥我可就指望你扳回一局了。”

    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她探戈跳的很棒。

    但唐嘉千自认为自己跳的一点都不好。

    苏黎跳的才叫好。

    很可惜,苏黎不在,不然......绝对分分钟让陆尔曼汗颜。

    和梁祁凡一起走进舞池,两人在一起跳过很多次,默契十足。

    一上去就成为了众人眼中的焦点。

    顾斯白自然也被唐嘉千吸去了目光。

    看到梁祁凡把手放在她的纤腰上,时而拉着她贴面,以及她脸上魅惑的笑容。

    双眸微微眯起,喝着酒,注视着。

    直到舞曲结束。

    唐嘉千累的微喘着,拿起化妆包,“我去趟洗手间。”

    知道她是去补妆,梁祁凡点了头,这时左寒也走了过来。

    看到他一人,连个女伴都没有,开玩笑的道:“你真不如带苏黎过来呢,反正沐又看不见。”

    “就算他看不见,我也不会让苏黎曝光。”

    “啧啧,我倒要看看你能藏多久。”

    他们两人交谈的同时,顾斯白已经撇下身旁的女孩,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唐嘉千正在女洗漱间补妆,只有她一人。

    觉得礼服后面好像有点扎皮肤,就把肩带解开,想看看是不是拉链没拉好。

    正当她要把礼服往下拉时,门突然被推开。

    走进来不是别人,正是顾斯白。

    “这是女洗手间!你一个大男人进来干吗!”

    话刚落,顾斯白已经将门反锁,边扯掉领带,边朝着她走去。

    脸色阴厉,眸底闪烁着浓郁。

    “来干/你!”

    唐嘉千赶紧拉肩带,“神经病!”

    顾斯白大步走到她面前,拉下她的手,不顾她的挣扎,直接将她抱上洗手台。

    膝盖压住她乱踢的双腿。

    伸手摸索着她后背上的拉链,拉开探了去。

    “顾斯白!你特么是不是嗑/药了!......”

    任凭唐嘉千怎么骂,顾斯白没有要停止的意思。

    对准了她双唇压上去,用力的吻着。

    双手用力一拽,没有肩带的捆绑下,礼服离身。

    只带了胸/贴的唐嘉千等于是上半身全露了出来。

    这还罢了。

    顾斯白竟然伸手把胸贴拿掉,单手覆了上去......

    “不行!你不能这样!顾斯白!你给我特么停下!”

    这次不比前几次。

    他的力道很大,来势汹汹的,完全不是吓唬她。

    他已经两年多没有这样对她过,今怎么像个吃错药的疯子!

    唐嘉千慌了,在顾斯白埋头继续向下时,用力的抓挠着他的肩膀。

    “滚!给我滚!顾斯白你给我滚!不要碰我!滚啊!”

    听到她的骂声,顾斯白抬起头,带着掠夺讯息的犀子瞪着她。

    “真特么欠c!”

    话落,毫不怜惜的把手朝裙子里探去。

    全身上下,除了挂在腰间的礼服,贴身衣物都被扔在地上。

    唐嘉千就像是木偶一样被顾斯白转过身去。

    趴在洗手台上,看着镜中残暴的男人,害怕的流泪满面。

    嗓子已经喊哑了,却还是没有人过来。

    尤其,顾斯白已经解开了皮带。

    感觉到他已经贴过来,唐嘉千攥紧了拳头,咬牙切齿的道:“我恨你!顾斯白!我恨你!”

    正要进行最后一步的顾斯白听到她这句话,抬头看到镜中她哭化妆的脸,像是突然清醒一样。

    立刻离开了她的身体。

    ......

    唐嘉千默默的穿着礼服,两眼空洞。

    顾斯白挫败的依着门,吞吐着烟雾。

    两人谁都没有再话。

    *

    宴会场里,陆尔曼坐在轮椅上,面对众人前来的祝福,始终笑着。

    但只要人一离开,她就会环视四周找寻沐衍琛。

    从订婚仪式结束后,就不见了他的踪影。

    去哪里了?

    游轮一共十层。

    六层一间总统套房里,陆淮璟带着人正在观察面前十几台监控视频。

    但是始终都没有看到那个人出现。

    沐衍琛推门走进来。

    “发现他的踪影了吗?”

    陆淮璟摇头,“还没有,从早上开始我们的人就开始根据面貌象征进行排查,但还是找不到那个人,是不是根本就没来?”

    “他不会不来,陆尔曼是他唯一的女儿,今的订婚宴,他怎么可能舍得错过?”

    沐衍琛看向其中一个显示频中,陆尔曼的表情,试图想从她的表情里找出点蛛丝马迹。

    “沐,我觉得你这步棋下的有点大了,陆向凯是只狐狸,他不可能没有察觉到你一直在找他,就算他今过来,也肯定会乔装打扮到我们认不出他,今来的人那么多,太难找了。”

    沐衍琛始终看着屏幕,不甘心就这样放过大好的机会。

    “今晚派人盯好陆尔曼,陆向凯肯定会见她。”

    完,拿起外套向外走。

    “你去哪儿?”陆淮璟问。

    “我出去一趟,很快就回来。”

    出去?

    今是他订婚,怎么还出去?

    虽然心里有疑惑,但陆淮璟没有问。

    严格来,是已经猜到。

    ......

    夜已深。

    暖暖已经睡着。

    左寒还没有回来。

    苏黎站在阳台上,像是感觉不到冷一样,望着远处的万家灯火。

    准备收回视线,却看到不远处一辆车飞速朝着这边驶来。

    开那么快?

    本来没有在意,但当那辆奥迪车停在院门口,看到主驾驶上走下来的男人时,她已经微微一愣。

    沐衍琛站在院门口,看向二楼的方向,拿出手机拨通了她的号码。

    听到手机震动,苏黎拧眉,并不想接下。

    然而沐衍琛却竟然做出要敲门的举动。

    保姆和做饭的阿姨都住在这里,如果看到沐衍琛,肯定会告诉左寒。

    没有选择,只好滑了接听。“我上次的很清楚,苏黎已经死了!我不是苏黎!”

    “我过来不是找苏黎。”

    “那你找谁。”

    “找我女儿,暖暖。”沐衍琛淡淡答道。

    顿时,苏黎气的想大吼,但她忍下来,压低了嗓音,却还是能听出她在愤怒,“暖暖是我的女儿!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是没关系吗?如果我要从你身边夺走暖暖,你觉得你和左寒能拦得住我?”

    “不要脸!你除了威胁,还能做什么!”

    沐衍琛不屑的轻笑,“我这人除了威胁,已经什么都不会,所以,是你带着暖暖下来,还是我上去。”

    两种选择,她哪一个都不想选。

    但知道这男人向来了出来就会做。

    只好结束了通话,把女儿从床上抱起来,又用被子裹住,确定不会受凉后,才下了楼。

    车里一直开着暖气,在苏黎抱着暖暖上了车,沐衍琛开着车把她们带到一处安静的公园外后,便打开后排座位的车门。

    坐进去,看着苏黎怀里熟睡的暖暖,心翼翼的伸手去摸她的脸颊。

    “生日是哪?”

    听到他问,苏黎没有回答。

    沐衍琛又继续问:“是哪?”

    “6月15.“

    听完日期,沐衍琛一直阴沉的脸上展现出少有的笑容。

    凝视着这个使,眸底全是柔情,“让我抱抱。”

    “你配抱她吗?”

    苏黎有些嫌弃的看向他,“当初骂她野种的是你,逼着我打掉她的也是你,只相信医院的检测单,不相信我的也是你!你有什么资格抱她?”限时蜜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