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限时蜜爱 第160章 很抱歉沐总......苏小姐......她自杀了(离开倒计时)

时间:2019-06-12作者:苏木颜

    心跳仿佛在这一刻停止了。

    不止苏黎愣住,就连左寒都停止了嘶吼,开始瞪大了双眼注视着沐衍琛,无法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不是他不相信苏黎,而是诧异,到底是谁能有那么大胆子,竟然敢瞒着沐衍琛篡改检测结果。

    难道......又是龚欣?

    比起左寒的怀疑,苏黎的心早已沉入海底。

    沐衍琛......不相信她,只相信一张检测单。

    也是,狼来的的故事,应该就是她现在所面临的。

    不停的孩子的父亲另有其人,却没想到,被有心人利用,改了结果。

    她了真相,沐衍琛却不信了。

    这就是所谓的咎由自取吧?

    从地上站起来,朝着手中还拿着枪的男人走去。

    每走一步,她唇边的笑意会愈发的灿烂。

    一直走到沐衍琛面前,挡住了左寒,开口道:“你不相信我?”

    “你值得我相信吗?”

    是啊,值得吗?

    一直以来谎的是她。

    推开他的也是她。

    这所有的一切演变到现在这种地步,罪魁祸首也都是她。

    苏黎点点头,垂了垂眸后,又抬眸凝视着他,“你刚才不是让我做选择吗?我选......”

    空气似乎凝固了一样。

    沐衍琛注视着眼前倔强的女人,“选哪个。”

    “我用孩子换左寒。”

    ......

    纵然左寒心中再有不甘,他也束手无策。

    为了防止他再带走苏黎,沐衍琛命保镖将左寒押送到直升飞机上。

    再送往机场,再乘坐专机飞回北城。

    期间,一直都有人看守。

    顾斯白和梁祁凡闻讯后,前往机场。

    看到几乎被绑成粽子的左寒。

    “丫的!沐是特么真疯了吧!竟然这样对左寒!”梁祁凡忍不住的爆起了粗口。

    顾斯白把左寒身上的绳子解开,冷冷扫了几眼那几名保镖。

    “顾律师,梁少,我们也是没办法,这都是总裁的命令!但是我们可对左少好的很,没敢动他一根手指头,不相信,你们可以问左少。”

    话的保镖是跟在沐衍琛身边最久的,名字叫陈东,也是在尚城府保护苏黎时间最长的保镖。

    陈东见证了自家总裁和苏黎从恩爱到决裂,再到现在无法挽回的地步。

    但身为一名保镖,他也干涉不了主子的私生活,只能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顾斯白。

    “总裁他只是表面狠,但我们几个都能看出来,他心里是有苏姐的,苏姐刚离开尚城府那会儿,总裁每晚都在客厅里等很久,我们知道,他肯定是想着哪苏姐就回来了。”

    “但是谁能料到会到这种地步,都是造化弄人啊。”

    “但是我觉得问题真不是出在总裁和苏姐身上,是那个整坐轮椅上的陆尖酸从中作梗!”

    陆尖酸?

    梁祁凡疑惑的皱起眉毛,“陆尖酸是谁?”

    另一名保镖叹气道:“还能是谁!就是总裁的那个初恋,叫什么陆尔曼的。”

    “对对,就是她!自从她跑去尚城府把苏姐赶走后,自己就死赖在尚城府不走,整对我们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嫌弃尚婶做的饭不好吃!还骂我们是看门狗!但是只要总裁一回来,她就装温柔,装可怜,像个绵羊一样,自己这里不舒服,哪里不舒服!”

    陈东道:“当时我们几个还奇怪,别墅里都是有监控的,这女人那么能装,总裁怎么就没察觉到?后来才发现,原来是她把所有的监控摄像头线路都破坏了。”、

    “可不是吗,也不知道她怎么会有那么大能耐,还把夫人哄的团团转,隔三差五就过来给她送吃的。”

    夫人?那不就是龚欣?

    “你们还知道些什么?”顾斯白问。

    陈东认真想了想会儿后,眼睛突然瞪的溜圆,“还有一个女人经常来尚城府!是总裁以前的助理,叫朵......朵什么来着?”

    “朵惠?”左寒问道:“是不是她?”

    “对!就叫这个名字,几乎每周她都会过来,还会开车带陆尖酸出去,不止如此,昨在巴黎的时候,我开车带医生回医院的时候,也碰到了她。”

    “你确定碰到的是她??”顾斯白道:“会不会是认错人?”

    “不会认错的,就是她没错!看起来好像是感冒了,还带着口罩。”

    左寒和顾斯白四目相对,彼此都心照不宣的猜到些什么。

    只有梁祁凡完全不知道这俩人在琢磨什么。

    临走前,顾斯白嘱咐陈东,让他们不要把在巴黎见到朵惠的事情告诉任何人,免得打草惊蛇。

    坐上车后,梁祁凡开着车,顾斯白和左寒坐在后排的座椅。

    “你怀疑是朵惠买通了医生?篡改了苏黎的检测单?”左寒问。

    顾斯白点头,“她有很大的嫌弃,就算她没那么大胆子,但保不准她背后的人会指使。”

    背后的人?

    “你是......?”

    “对,就是她。”

    一直在听的梁祁凡可就按耐不住了,“你们两个打什么哑谜呢!什么检测单?什么背后人?你们倒是让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啊!告诉我,我才能帮上忙啊!要知道我在海外的人脉关系可比你俩广!不定这事我就能帮上忙呢!”

    顾斯白嫌弃的瞥了他眼,“你就安心开你的车,然后继续去把妹就行,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们处理.“

    “我怎么能安心呢!我家唐唐哭的眼睛都肿了,每担心苏黎担心的吃不下去饭!我看在眼里,心在痛!再了,沐也是我的好兄弟呀,现在他就跟得了失心疯一样,我怎么也得帮一把啊!”

    “你准备怎么帮?”

    “还能怎么帮!你们把计划告诉我,早点去巴黎救出来苏黎呀!”

    左寒沉思了片刻,表情有些阴郁。

    过了会儿后才开口道:“得先从那家医院下手,祁凡你回去打听下,看看有没有认识的医生,时间比较紧迫,我们不能再等了。”

    万一沐衍琛真的带苏黎去流产,后果不堪设想。

    “没问题,这事就包在我身上。”

    梁祁凡得意的开着车。

    从后视镜里,看到他脸上的笑容,顾斯白莫名觉得碍眼。

    一想起最近都是他跟在唐嘉千身边,一股火就不打一处来。

    尤其在到了御府,梁祁凡像邀功一样的大喊:“唐唐!快出来迎接!看看我把谁给你带来了。”

    唐嘉千从房间里走出来,看到左寒,先是惊喜的向后看。

    但没看到苏黎,又垂下了头,“是不是沐衍琛那个渣根本就不放苏黎离开?”

    梁祁凡赶紧走过去,搂住她的肩膀,安慰道:“别担心,哥哥我这就去巴黎,你要不放心苏黎,我就带你一起去。”

    “真的吗!”

    “还能有假?我对你过的话,什么时候食言过?”

    顾斯白看着眼前亲密无间的两人,心里很不是滋味。

    “我先去医院看简悠川,巴黎那边一有消息,记得通知我。”

    见他要走,唐嘉千这才突然意识到自己跟梁祁凡有些过于亲昵了,赶紧把他推开。

    “顾......顾律师,你不去巴黎吗?”

    她已经习惯叫他顾斯白,但当着梁祁凡的面,又觉得不妥,所以改口叫了顾律师。

    顾斯白眼神很淡,连头都没回,“我留在北城还有其他要事,你们先去吧。”

    见状,左寒也表示要离开,“我跟斯白还有其他要事商量,你们先去,有消息记得通知。”

    完,与顾斯白一起离开。

    唐嘉千顿时有些失落,但当着梁祁凡的面,没有表现出来。

    虽然俩人是假恋爱,但当初好的,不能被第三个人知道。

    答应了就要办到。

    ......

    顾斯白和左寒一离开御府,马上打电话给陆淮璟。

    陆淮璟这会儿其实也在忙,刚和欧炎辰,邵震霆他们一家聚完会,见到了好几个月未见的邵兮兮,虽然两人都没有上几句话。

    但对他而言,邵兮兮能不避开自己,已经算是不错了。

    所以在接到左寒的电话时,多少有点嫌弃他破坏了自己的好事。

    “你子从巴黎把苏黎带回来了?”

    “表哥,有事得请你出面了。”左寒道。

    陆淮璟一听,这语气?“出什么事了?”

    “沐那边不放人,没有出入记录,巴黎警方也不干涉,所以,得请表哥你帮一把。”左寒的语气带着请求。

    “怎么帮?”

    “我和斯白想了一招,不知道能不能瞒过沐。”

    “见面,把地址发个我,我现在就过去。”

    邵兮兮见陆淮璟进来后,又拿起外套,这是要走?

    “欧辰,斯远,震霆,我有重要事要先走,咱们改再聚。”

    莫念安和余夏同时都瞪了他眼。

    本来今的聚会就是为了撮合他和邵兮兮,好让他俩早点化解误会,早点原谅彼此。

    现在倒好,自己放弃这次机会了。

    陆淮璟顾不得那么多,毕竟是人命关的大事。

    匆忙赶到顾斯白的律师事务所,听完他们的计划,也觉得当下只能这么做。

    “巴黎医院那边能买通吗?”

    左寒点点头,“梁祁凡今就会过去,只要联络好那边的人,就能把苏黎救出来,毕竟,沐挺信任那家医院,如果他下定了决心要送苏黎去流产,肯定不会换医院。”

    陆淮璟道:“那好,我也派人在那边待命,把飞机准备好,救出苏黎就把她送的远远的,最起码不能再被沐衍琛找到。”

    ————

    巴黎。

    阳光依旧很明媚,来这里的每一几乎都是大晴。

    但苏黎的世界,却一直被乌云覆盖。

    白,她会在葡萄园里散散步,摘几颗葡萄吃。

    也会跟园丁聊聊,问一些关于种植葡萄的问题。

    总之,只要能不跟沐衍琛同在一个屋檐下,她就尽量的避开他。

    连续两三,沐衍琛都没有主动找她过话。

    也任由她走来走去,完全不担心她会逃跑。

    但苏黎知道,这三只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果不其然,午饭过后,便看到两名护士穿着的法国女人来到了酒庄。

    在不远处扫了自己几眼后,冲沐衍琛很恭敬的点点头。

    苏黎吃着米饭,很清楚接下来等待自己的是什么。

    他......终究还是等不及了。

    饭后。

    沐衍琛站在台,眺望着远方,刺眼的光芒洒在他的身上。

    白色衬衫,黑色西裤,笔直的站在扶手前。

    苏黎长发披肩,眼部还有些红肿。

    走上台,准备向他做最后的告别。

    缓缓朝着他走去。

    听到脚步声,沐衍琛转过身,逆光下,他的轮廓不是那么明显,因为太阳光照的苏黎几乎睁不开眼。

    “我自己去医院,你不怕我趁机逃跑吗?”她微眯着眸,开口问道。

    沐衍琛凝视着她,发现她的脸又瘦了。

    原本是鹅蛋脸,现在瘦的下巴更尖,偏向与瓜子脸。

    本就白皙的脸再没有气色下,显得很苍白。

    嘴唇干裂的破了皮,完全没有以往那股傲娇的模样。

    他就这样一直凝视着,慢慢的朝她走去。

    一步之遥时,他才停下,“你会逃跑吗?”

    苏黎抿起唇,凄美一笑,“如果我我会,你会跟我去医院吗?亲眼见证我的孩子死去,不正是你想看到的?”

    “我只看结果。”

    抬手,像往常一样撩起她的下巴,指腹轻轻的磨挲,开口问道:“苏黎,你恨我吗?”

    “恨。”

    “能恨我一辈子吗?”

    “能。”

    没想到,他竟笑了,“那就好,只要能恨我一辈子就校”

    话落,余光扫视到已经上来的保镖。

    收回手,“去吧,我在这里等着你回来。”

    苏黎点点头,始终在笑,“好,回头见。”

    转身的刹那间,心早已麻木,没有那种疼痛的感觉。

    沐衍琛目视着她,从台到她乘坐救护车离去。

    光把他的影子拉扯的很长,宽阔的台上,只有他一人,还有那一望无际的葡萄园。

    坐在车上的苏黎向后扭头,透过车窗,看到他还站在那里。

    是要等她回来吧?

    ——可是沐衍琛你可知道?

    ——我这一去,就是永别。

    ——我舍不得我的孩子。

    ——所以,我选择和他一起离开。

    所以,很久以后,苏黎都忘不了这一画面。

    沐衍琛站在台,目视着她离开。

    他他会等她回来,那么他又等了多久?

    苏黎不知道他等了有多久,只知道在去医院的路上,救护车停在加油站,保镖们下了车后,再没有上来。

    她当成了沐衍琛在试探自己,看看自己还逃不逃跑。

    她早已清楚自己的命运,所以没有再做垂死挣扎。

    但是到了医院,被推进手术室的那一刻,看到其中一名护士摘掉口罩,竟然是唐嘉千时。

    那一刻,黎明的曙光再次降临在她的世界。

    “苏黎,快换上衣服跟我们走。”

    唐嘉千把提前准备好的护士服给她,让她赶紧换上。

    苏黎换上护士服,又戴上口罩,但却又犹豫了。

    “我走了后,沐衍琛那边怎么办?他肯定知道是你们把我救走的,我怕他再对你们......”

    唐嘉千忍不住打断,“放心,顾斯白和左寒都已经制定好了一整套出逃计划,你就放心的离开吧,总之,不要回北城,去的地方越远越好,再也不要被沐衍琛找到。”

    着,她的眼眶开始了湿润,有些不舍,但为了苏黎和孩子,只能这样做。

    “不要告诉我去了哪里,也不要给我打电话,我怕沐衍琛会怀疑,找到我,我一不心漏嘴,所以苏黎,你就重新开始你的人生去,忘记曾经所发生的一牵”

    苏黎哭了,但还是点了头。

    到了机场,拿到新的身份证,挥手向唐嘉千告别时,很明白这次.....或许就是诀别。

    唐嘉千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提前转过身去。

    在走出机场后,已经哭的泪流满面。

    “你们为什么就不能劝劝沐衍琛!只要他能放过苏黎,就不用让苏黎假死了!为什么要用这种俗套的招数!这样我们就再也见不到苏黎了!她也再不能回北城了!”

    任凭唐嘉千如何指责,顾斯白和梁祁凡都始终不语。

    这是左寒想出来的计划。

    也是他下了很大的决心才想出的方法。

    因为,就算让苏黎假流产,时间长了沐衍琛也会怀疑。

    所以,只能让苏黎“死在手术台”上,让沐衍琛亲眼见到“尸体”,他才能彻底甘心。

    为了计划完美实施,也为了计划失败后,沐衍琛会从他们口中询问。

    他们都做了决定,不看苏黎的新身份,也不查看她所购买的机票。

    这样,不知道她的去处,就算沐衍琛问,也得不出答案。

    而左寒,是最不舍的。

    所以他连巴黎都没来,就怕会拦下苏黎,致使计划失败。

    ......

    酒庄。

    沐衍琛在台等了两个多时,等到的却是医院那边打来的电话。

    “很抱歉沐总......苏姐......她自杀了,我们抢救了很久,但苏姐她还是......”

    手机从手中滑落。

    从台一直落在地上,屏幕落在地上摔碎了。

    那一刻,沐衍琛的头是眩晕的。

    身体控制不住的向后倾倒。

    悬空时,眼前仿佛出现了苏黎那张微笑的脸。

    伸手去触摸,凝视着她,心底问道:“你为什么不逃?”

    “我明明给了你逃走的机会。”

    “苏黎......我从没想过要伤害你和你的孩子。”

    “可是你为什么要这么傻?”

    ......限时蜜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