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兽妃当道:冷王盛宠无度 第453章 453:平静

时间:2019-09-25作者:妮小跳

    第453章 453:平静

    她现在生病了,身边又没人照顾,这小姑娘能帮她,已经让她非常感动了。

    浑身上下也仅有这么几件首饰拿得出手了,她也不过是顺便收买一下这小姑娘。

    指望有大夫给她看病是不可能的了,说不定,生病的这几日,她连口吃的都混不上,唯一能指望的,也就这个小姑娘了。

    毕竟,她还不想就这样死在王府。

    小姑娘将信将疑的收起来,“你……你打哪弄来的这些个东西啊?那……那好吧,我先收着。”

    到底是小姑娘,什么时候见过这么值钱的东西,也不拘泥,当即开开心心的收了起来。

    还不忘再交代一句,“但你可记好了,一定不能让别人知道这事。”

    财不外露,若是被人知道小小洗衣房丫鬟,居然这么有钱,肯定会引起事端来的。

    素素点点头,再也没有力气多说什么,整个人重新瘫倒回床上。

    幸亏她的前半生过得也不算太好,所以对于这种环境没什么适应不了的。

    唯一不同的是,如今的她,再也没有娘亲的庇护了。

    小姑娘忙碌完天都已经快要黑了,她额头上挂着汗珠,匆匆忙忙的跑回来,“你怎么样,好些了吗?”

    素素这一整天,一直浑浑噩噩的,醒了睡睡了醒,出了很多虚汗,整个人就像是在梦里一样虚无。

    好在她的体质还算不错,虽然没有吃药,但在这番折腾下,也倒是觉得烧退了些。

    小姑娘端来粥,“今日的饭菜我替你领了些,不过你先吃些这个吧。”

    素素撑着墙壁坐起来,嘴唇干的发裂,微微一笑,“谢谢你了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小姑娘腼腆笑笑,“叫我阿丹就行,我娘总是那么叫我。”

    素素点点头,“多亏了你,不然我真要病死在这里了。”

    阿丹有些担忧,“你怎么回事啊,听说你惹怒了王爷……那种大人物,哪是我们这种奴婢可以招惹的。真是太不明智了!这次能捡回条小命已经很不容易了,下次可万万不能这样做了。”

    素素低下头,食不知味的往嘴里送了一口粥,才苦笑的扯扯唇角,“是啊,我太愚蠢了。”

    还天真的以为,自己定然是不一样的,自信满满的来到王府,结果还不是比不上他府上的任何一个女人。

    但现在,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素素潦草的喝完粥,阿丹连忙去收拾碗筷,她余光正瞥见她通红的手,“阿丹妹妹,你的手怎么回事?”

    阿丹瞅了一眼,笑笑,“没什么事,洗衣服洗的呗。”

    素素顿时语塞。

    她怎么忘了,阿丹是洗衣房的丫鬟,今日又替她做了所有活儿,等于是双倍的工作,恐怕得洗整整一天的衣服,怎么可能不双手红肿。

    这现下已经是深秋,手放进水里都是冰凉凉的,更何况,她浸泡了整整一天。

    素素鼻子有些发酸。

    不知是因为生病了矫情还是因为什么,好像自打娘亲去世以后,再也没人待她这般了。

    “阿丹妹妹,谢谢你了。”

    无论是因为什么原因,都足够了。

    阿丹动作麻利的将东西都收拾好,满脸的无所谓,“说什么呢,你今日已经付了酬金,我这也不过是做该做的而已。快点歇息吧,早点好起来才行。”

    不出一会,身旁便传来了鼾声。

    阿丹做了一天的工,早就已经累到沾床就睡。

    素素睡了一整天,这会身体好些了以后,却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她一遍遍的在想,如若她不任性妄为的踏入王府,而且是选择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依旧待在翠玉阁,是不是会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或许,她就活成了墨霖心中的白月光。

    他永远都会记得,有一个女子,和他爱的人一模一样,曾经与他有过一面之缘。

    也许,他会在偶尔想起时,去翠玉阁坐坐,想念一下。

    想想,又觉得自己实在可笑。

    都到了如此田地,还做这些不切实际的幻想。

    可女人自古不就这样,绕来绕去,也逃不过一个情字。

    还记得那时候,她还对于娘亲的话不理解,觉得一辈子守着一个男人没了自我,实在是太可悲了。

    可如今,她的境地,还不如娘亲。

    那时的娘亲,守着奶奶,守着她,应该也是幸福的吧?

    不像她,输得一塌糊涂不说,还失去了所有自尊自信。

    这么想着想着,素素慢慢的睡着了。

    第二日,身体倒是好了许多,勉强能够下床走动了。

    阿丹又是忙碌了一整天,待天黑才回来。

    小姑娘很能干,也不多话,实在是很招人喜欢。

    素素吃完一天中的第一顿饭,才觉得整个身体都舒坦了起来。

    她放下碗筷,“我应当是好多了,明日你就不用替我做工了。”

    阿丹有些高兴,“真的吗?你真的好多了?洗衣房的工作实在太多,这几日我也没能抽出时间出去替你买些药来。”

    “无事,只是风寒罢了。”素素抿抿唇,“这几日……可有人问起我?”

    阿丹脸上有些迷茫,“问起你?没有啊。”

    原本还有些紧张了素素听闻这话,却顿时觉得自己很可笑。

    期待什么呢。

    明明都说了厌恶,说再也不想看到自己,她居然还傻傻的抱有幻想,真是太可笑了。

    素素手指扣着床铺下的稻草,到底是没忍住,“阿丹……”

    “嗯?”阿丹迷迷糊糊的快要睡着了。

    素素轻声轻语的问,“你可否知道一个女子,名唤姝娅?”

    “姝娅?”阿丹似乎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努力想了想,“你说的,可是海姝娅姑娘?”

    海姝娅?这名字真好听。

    “海姝娅姑娘是王府的贵客,听闻是皇上特意安排咱们王爷好好招待的。海姝娅姑娘人特别好,很亲切,咱们王爷很喜欢她,听闻那个时候,还想为了她,遣散王府里所有的女眷呢。”

    遣散女眷?

    素素听着这话,觉得胸口发闷。

    对于这个一直活在别人嘴里的海姝娅,又是嫉妒又是羡慕。

    她该有多美好,才能让他如此念念不忘?

    “那……后来呢?这海姑娘去了哪里?”

    阿丹摇摇头,“不知道啊,我也就远远见过一次,连长什么样都没清楚,后来好像那海姝娅姑娘就离开了吧。她应该不是北辰人,肯定是回到自己家乡了。以后就再也没听王爷提起过。后来,王爷就纳了侧妃,再也没人提起过,这事就过去了。”

    怪不得,那恬虹没有认出她和海姝娅一样的容貌。

    那海姑娘究竟去了哪里?

    如若不是这一样的容貌,也许她此生都不会和墨霖有任何交集吧。

    素素不由自主的抚摸着自己的脸颊,红肿已经褪去,她曾经引以为傲的外貌,如今已成了她最不想面对的东西。

    身体痊愈后,素素变得沉默了起来。

    她整日在面上围着一副面纱,低头干活,除了偶尔和阿丹说几句话,其他什么也不做。

    好在洗衣房的人整日忙碌完后,都累的不得了,没那么多精力关注她。

    所有人都淡忘了,曾经有个女人和王爷一夜春宵,惹得侧妃娘娘大打出手,惹得王爷勃然大怒。

    她的存在,已经成为了过去,连谈资都算不上了。

    秋意渐深,空气中都带上了凉意,手放进水里,凉的刺骨。

    素素忙了一天,方才直起酸疼的腰,低着头向住处走去。

    “哎,那个丫头,过来,把这些都洗了。”还未走出去,就被一个丫鬟给拉住了。

    素素瞧着她有些眼熟,但没想起来是谁,闷头接过,又重新折回了洗衣房。

    阿丹已经忙完了,见她又回来,顿时明了了怎么回事,闷闷道,“素素姐,你怎么又这样,这么好说话,别人都会欺负你的。”

    真是人善被人欺,见素素不多说话,洗衣房的丫鬟连带着外面的,都变着法的把自己的工塞给她,偏生她还来者不拒。

    素素笑笑,低声道,“没事,一点小事罢了,你先回去吧,我等会就回。”

    阿丹回去后,天已经快要黑了,素素挽起衣袖,准备接着洗。

    她娇嫩的手变得粗糙,手背上的红痕更是触目惊心。

    曾经娘亲为了让她学琴,从不让她做粗活,可如今,她好好保护的这双手,也已经伤痕累累。

    她动作熟练的拿出衣服,侵入水中,却脸色微微一变。

    连忙将衣服整个扯出来,越看脸色越白。

    这裙衫是绸缎,一看就是顶级的好面料,价格不菲。

    但是在刚刚团起来的时候还看不出来,这一抖开来,才清楚的发现,衣服腰侧处被划开了一个大口子,足有十多公分。

    这种布料,更是补都没法补。

    不知道是哪个宠妃的衣服,居然被破坏成这样。

    素素心中难免有些忐忑,这种衣服送来洗,她恐怕难逃其究。

    犹豫了半响,素素还是将衣服洗干净晾晒了出去。

    这段时间以来,她一直安静的待在王府,不去听不去问其他事,只希望这些事端不要再来招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