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信仰的故事 第四十五章 觉悟

时间:2019-03-15作者:远扬为风

    太阳历1733年7月 库洛镇冒险者公会大厅</p>

    此时的冒险者大厅没有别人,那些民众都已经逃进了公会里边,因此留下了很大的空间。*菠⿻萝⿻小*说地上躺着昏迷的库玛和罗德,而茉德莉拉和洛特正在对视,人偶手中拿着圣剑,而洛特则握紧自己的剑,这架势与其说是交流不如说是对峙。</p>

    “你什么意思?”洛特现在没什么心情去猜茉德莉拉的谜语,他直接反问道。</p>

    “就和字面意思一样,我问你,如果用你的生命换这里所有人的命,你换么?”人偶抛出了问题,但是这个答案显而易见。</p>

    “我早就视死如归,如果可以做到的话我当然愿意。”茉德莉拉刚才还说不可能,怎么转眼就可以拯救大家了?虽然代价是自己,但是这相比于大家一起死已经好很多了。洛特有点不明白这人偶的路数。</p>

    “我知道你还在怀疑我说的是真是假。”毕竟洛特现在完全没有掩饰自己的表情,那是一种怀疑“我可以向你保证就是刚才我才想到的方法。”她说着走到了洛特面前。</p>

    “要怎么做?”这是最实际的问题,既然人偶这么说了,洛特选择相信,毕竟她即使能隐瞒,但绝不能说谎。</p>

    “放下你的武器,拿着它。”茉德莉拉把艾斯卡递给了洛特“罗德刚才说过吧,这把剑蕴含着强大的力量。但他是用不了的,以他现在的实力,强行解放力量会被反噬致死,艾斯卡不会害死自己的主人。”</p>

    “你的意思是…我来?”洛特明白了,他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这么说来,小镇真的有救了!</p>

    “嗯,你要承受死亡的代价,而且只有一次机会。”人偶看着少年,满脸的不舍。根据之前的表现人偶对少年做到这件事是有信心的,只是才在龙息中捡回一条命,现在又要失去,未免也太可怜了。洛特是真的能做事啊,而且是自由人,没有组织和她抢,这种人她特别喜欢,可惜发现得太晚了。茉德莉拉现在都在问自己为什么当初会对洛特有偏见呢?也许是他太聪明了又太强硬,人偶本能地想疏远他吧。</p>

    “好的,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茉德莉拉小姐。”重新用起了尊称,少年脸上有些感激的神色。没想到最后还能有这样的好事,他低头看了眼艾斯卡,剑闪了一阵白光后变长了“我是第一次正式使用你吧,艾斯卡,请多指教了。”</p>

    “到时候你只要把它对着目标然后艾斯卡会自我解放的。”茉德莉拉教着少年如何使用圣剑“这些我都和它商量好了。”</p>

    “好,我这就去会会那个龙使。”无需再多说什么,时间很紧迫,洛特匆匆跑向大门。</p>

    “一切都那么巧合,我这次可一点都没算计过,难道这就是命运?”茉德莉拉蹲下身体用手轻抚罗德的脸庞,她知道一切还没结束“既然命运  已经将我们引导到这个地步了,接下来就看我的吧。”</p>

    ——门外,茉德莉拉进去后——</p>

    “嘿。”卡尔文脑中又出现了蕾塔的声音。</p>

    “你还在?”骑士挑了挑眉毛“你们就是这样把人烦堕落的么?”</p>

    “你这么下去…”蕾塔看起来并不是想接他的玩笑“你会…”她的语气有些不寻常。</p>

    “你想说什么?”卡尔文正在低头确认圣约的启动状态,没有在意她说什么。</p>

    “你的猩红之血应该还有不少吧。如果你重伤或者因为圣约的反噬,喝几滴伤口就会好的。”吸血鬼用尽可能友善的语气说出了这条建议。</p>

    “怎么?想把我当卡珊德拉骗么?”卡尔文并不相她。</p>

    “喂!这不是开玩笑的,那头龙就算用圣约你也扛不了多久,你又没转移组供给圣能。”吸血鬼和圣都打了那么多年交道对圣职者也很熟悉了。她知道这种防护系列的圣言对圣力的消耗程度。</p>

    “就像我和茉德莉拉说的死就死了,我早有准备。”卡尔文对自己生命的态度看起来非常随意。</p>

    “你不用担心茉德莉拉知道的,刚才那里龙息附近观察魔法被遮挡了,她没看见。”蕾塔还在试图劝着骑士。</p>

    “那不是重点,蕾塔,我是骑士,我不可能接受吸血鬼的血。”卡尔文语气严肃了起来,他再次明确拒绝了。</p>

    “就算这能救你的命也不要?没人会知道的!”蕾塔急了,这眼看危机越来越近,卡尔文的态度没有丝毫退让。</p>

    “看看我盔甲的颜色,再看看当初你做的事,你觉得我能无视这一切坦然接受你的帮助?”卡尔文越聊,心里就越痛苦,看着自己暗银的盔甲,往事又一件件浮现了出来,再加上后面圣都的骚乱,骑士心里非常自责。</p>

    “那洛特…”</p>

    “他是自由人,没关系。但我不行。我们当初合作还算愉快,蕾塔,都到这时候了,别再说了好么?”卡尔文这句话一说,是想彻底掐灭蕾塔的希望。</p>

    “所以你为了这种理由,决定为这个镇子陪葬是么?”蕾塔听起来情绪也越来越激动了。</p>

    “是的…”卡尔文斩钉截铁的回答道。</p>

    “混蛋!”蕾塔终于忍不住了,她直接吼了出来“你这种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你明明当初也和我合作,现在就撇的那么干净,给谁看!”</p>

    “当初因为有巨大的威胁存在,我也被你控制了,那是无奈之举。”卡尔文试图解释。</p>

    “那你还和我谈条件,还让我在危机的时候救你!”蕾塔有点歇斯底里了,她忍受不了卡尔文宁愿死也不愿意接受帮助的态度。</p>

    “既然无法避免合作,讨价还价总是要做的。”卡尔文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p>

    “那你当时可以自杀啊!你也不是没拿这个威胁过我,卡珊德拉不也这样么?”蕾塔越说越离谱,嗓音也越来越大,就像一个在闹脾气的孩子。</p>

    “因为当时黑玫瑰的确让人在意,我必须查出来,所以我选择了合作,我自己的名节并没有世界的安全重要。”卡尔文每个做法都有自己的理由,经得起她的质疑。</p>

    “你…血喝了会自然排出去的,你没有任何损失啊!”说不过卡尔文,蕾塔选择又绕了回来。</p>

    “有完没完了,说来说去就这些,我说了不愿意就是不愿意,你控制不了我就闭嘴吧。”卡尔文有点烦她了。</p>

    “你真的是…”陷入了死局的蕾塔也是急得跳脚了,看起来无论说什么,骑士都不会接受这血了“我说,如果你能活下来,但是瘫痪了,你会喝么?”</p>

    “不会。”</p>

    “只是断了腿残疾呢?”</p>

    “不会。”</p>

    “即使因此失去洛特呢?”</p>

    “不会。”</p>

    “那你以后永远无法陪伴洛特了啊,你不后悔么?”</p>

    “不会后悔。”一连四个不会,无法摆脱蕾塔的纠缠,骑士只能被迫和她交流。然而不管吸血鬼怎么让步,骑士的态度丝毫没有变“对了,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倒是忘了件事,蕾塔。”卡尔文想到了些什么,他叫了声吸血鬼的名字。</p>

    “我现在真不想理你。”吸血鬼叹了口气。</p>

    “明明是你一直在烦我。”卡尔文语气有些无辜“我托你件事,你和你们那里的茉德莉拉说一下,我死后让洛特去找琳德拉,让琳德拉去圣都把洛特接走,这孩子值得她教。”</p>

    “你自己去说啊,活下来去说啊。”蕾塔还是不放过这茬。</p>

    “你说再多也没用。我不会碰猩红之血的。”卡尔文的立场也依旧坚定。</p>

    “你…当心,龙来了。”脑中突然闪起了蕾塔的预警,骑士看了看周围,的确能听到龙使的咆哮声,那是因为屡屡找不到人而产生的暴躁和愤怒的感情。这个小镇把他狠狠地耍了,卡尔文在聊天的时候对方已经把小镇大部分地方都拆的七七八八了,现在终于是到了这里。</p>

    已经有被袭击的风险了,只能选择暴露,卡尔文打定了主意,他往外走了几步,双手握紧盾牌高高举起,其上闪烁的白玫瑰顿时迸发出了耀眼的金光。</p>

    父神在上,</p>

    吾以圣约之名在此起誓。</p>

    吾将守护教理,</p>

    守护正义,</p>

    守护和平。</p>

    以吾之身躯,</p>

    抵挡黑暗,</p>

    抵挡灾难,</p>

    抵挡堕落。</p>

    纵使受千般折磨,</p>

    亦无惧无悔。</p>

    咏唱完毕,一个闪耀金色光芒的防护圣言出现了,它笼罩了整个冒险者公会,而卡尔文的盾牌就紧贴在圣言边缘。整个圣言是半透明的,表面各处不时浮现出教会的白玫瑰标志。这和当初雅思兰莉在神秘小镇的教堂越阶释放的防护圣言有些像。</p>

    圣约的出现太显眼了,龙使立刻就发现了冒险者公会“原来都躲在这里么!”亚伯勒大吼了一声带着强大的龙息一路喷了过来。</p>

    龙息撞在圣约上发出了噼啪声,其中的卡尔文眉头也是一皱,防护圣言遭受的攻击都会以痛苦的感觉转移到他身上,这一下,足以撕心裂肺了,骑士咬着牙哼了起来。</p>

    不过圣约的防护的确完美,和刚才魔导器的结界不同,圣约表面没有火焰的残留,金色的圣言是无法被龙息掩盖的。</p>

    “撑得住么?”蕾塔关切地问道。</p>

    “你还没走啊。”咽了口口水,卡尔文喘着气,很快第二波龙息又来了,痛楚再次让卡尔文疼的眉头紧皱“死不了的,暂时,多谢关心了。”</p>

    “唉,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为你加油还是嘲笑你呢?”蕾塔苦笑着。</p>

    “随便你吧,你怎么样能开心就怎么来吧,我是无所谓的。”卡尔文也挤出了一丝笑容。</p>

    “这个时候了,也就只有我能陪你说话了。是不是该谢谢我。”蕾塔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于是开始重新闲聊起来。</p>

    “我人生的最后时刻要陪着你这么度过么…”看起来卡尔文可不想说这些。</p>

    “那你想聊什么?”蕾塔反问着骑士。</p>

    “琳德拉还好么?”最后一刻,卡尔文想到了远方的友人“她在你们那边的修炼还顺利么?”</p>

    “那真是一个很可怕的女人哦,幸好她不是教会的人。”既然卡尔文要聊这个,蕾塔愿意奉陪。即使外边火焰的声音、骑士的哼叫、龙使的咆哮都一股脑的传过来,吸血鬼的语气依旧镇定地像没听到一样。</p>

    </p>

    </p>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