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信仰的故事 第四十六章 回响

时间:2019-03-15作者:远扬为风

    太阳历1733年1月 圣都吉尔斯德</p>

    在罗德的房间里,因疼痛而失去意识的少年悠悠转醒,他先是紧张的一动,然后迅速转头观察了下周围,没错,这是自己的房间,确定安全后,少年才放松下来。∑菠∈萝∈小∑说自己昏迷后发生了什么并不难猜,他看到了在床边吃着教会干粮的诺兰。</p>

    “学姐,吃的时候粉屑请不要掉在我的床上,打扫起来会很麻烦,而且我现在并不方便干这个。”罗德开口提醒着她,这一来是告诫,二来是提醒她自己醒了。</p>

    “没有没有,没有掉在你床上。”开心的啃着食物的诺兰被他突然的一句话吓得手抖了,不过她迅速恢复了镇定。</p>

    “诺兰学姐,是你一直在照顾我么?”罗德试图坐起来,但是他发现自己使唤不了左手,他往身体左侧看了看,才想起来自己的手断了。</p>

    “不是,教会有专设的医疗组照顾伤员,我刚从圣白堡垒回来,听说你马上要醒了就来看看。”诺兰一边说着一边整理着罗德的床铺,把少年还没发现的粉屑统统掸掉了。然后她又拿起了没吃完的干粮,继续啃起来。</p>

    看着诺兰的样子,罗德感觉有些反常“学姐你能扶我坐起来么?”他求助着。</p>

    诺兰听到他的呼唤,立刻过来了“有什么地方疼么?”她小心翼翼地扶着罗德,少年身上的伤大部分都好了,唯独左臂这里特殊,诺兰扶他的时候还特意避开了左臂。</p>

    “左手吧。”罗德笑笑“疼的就好像没了一样。”他的语气像在开玩笑,没有感觉也许是好事,至少这样不疼。</p>

    “你的手没有断。”诺兰在没有两字上加了重音“你被发现的时候,左手被死灵术强行保持着活力,虽然不是什么光彩的方法,但是那种情况下手的确保住了。”</p>

    “是z。”罗德有些惊讶,死灵术居然还能做到这个程度。他和卓椰丝并没有交集,z是雅思兰莉的老师,少年不理解为什么她要帮助自己夺回圣剑,甚至救了自己的命和断手,难道单纯是关怀后辈?好像娜塔莉亚当时也和她在一起...</p>

    一边的诺兰没有在意罗德的反应,她自顾自地继续解释道“不过你的手恢复起来会比较慢,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她说着故意捏了捏罗德的左臂“没感觉吧?”</p>

    罗德看着她的手在动“奇怪,我的左臂我自己接好了啊,怎么会没有感觉?”</p>

    “那就对了,虽然我们用圣言保住了你的手,但是你已经失去了最佳恢复的时间,如果强行用圣言恢复,你的手就不再灵活了。这对于普通人也许影响不大,但是对于你肯定不能接受吧。”</p>

    “嗯。”少年点点头“虽然左手并不是惯用手,但也很重要,以后装了连弩...总之我不能让他变得迟钝。”</p>

    “所以为了让你的手变回原来的样子,治疗组需要跟踪你的恢复状况然后随时进行修复矫正,具体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做,那种圣言只有治疗组会用。总之整个过程大概需要两到三年。在这第一年里因为你的手连接还很脆弱,手臂又刚脱臼过,他们就把你左臂的感知屏蔽了。现在正常情况下你的左臂会自行紧贴你的躯干,你没有办法使用他,也没有办法感知到他,希望你能暂时克服一下。”诺兰语气诚恳,但她在一边说的时候,又回去吃东西了,过去她虽然胃口很大,但是在人前从不这样,罗德看在眼里,心里泛起了嘀咕。</p>

    “我知道了。”罗德用平静地语气接受了这个结果“能保住手已经很幸运了。后面的困难我会忍耐的。”</p>

    “那么接下来”诺兰说着话,把手上的食物全塞进了嘴里,然后凑到了罗德身边,嘴里还在嚼着“和我说说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吧。”她说话时,眼神飘到了窗台边,艾斯卡正靠在那里。</p>

    “在我回答前,你能不能先告诉我圣白堡垒的情况?”罗德看着诺兰的嘴在一开一合“学姐,如果你很焦虑的话可以说出来,靠吃东西不是个好办法。”</p>

    罗德一提到圣白堡垒,诺兰的脸色明显变差了许多,她的手在袍子里摸了一下,又拿出一块干粮“伤亡数其实还算能接受。”她言辞有些模糊,然后开始大口大口的啃起来,根本不管罗德的床了。</p>

    “具体数字呢?”罗德也已经无所谓床怎么样了,如果这能缓解诺兰紧张的情绪,就由她去吧。</p>

    “死亡人数…七百六十三人,受伤人数一千五百多人,其中三百多人重伤。我作为转移组的成员,一直被严密保护,可以算逃过一劫。”一边说着这些数字,诺兰的手明显在发抖,嘴都咬不到干粮了。</p>

    “你是第一次上战场是么,诺兰学姐?”这种异常的紧张感,罗德想起了曾经的自己,当初失去家人后自己也是这个样子。那个时候经历尚浅,太过青涩就看到了世界最残酷的一面。大家都一样,谁都不能保证能比诺兰这个第一次做得更好了,虽然她很焦虑,但是至少她扛下来了,到现在为止都还行。</p>

    “啊...嗯...”诺兰不想在后辈面前丢脸,但是她控制不了现在的状态,只能承认了。</p>

    “很出色了,学姐,你没有犯错,很好地完成了自己的职责,现在稍微紧张些害怕些都没事,一切都过去了。”罗德说着向她伸出了右手。</p>

    “不用这样,我可以的。”诺兰握着双手,她闭上眼睛,满眼的吸血鬼仿佛又要向她冲来,她忍不住全身抖了一下。</p>

    “至少这样的结果比茉德莉拉说的最坏结果好些。”罗德说着突然又想到个问题“那吸血鬼的伤亡有统计么?”</p>

    “对方的损失...听他们估算下来是我们的五倍。”诺兰这次回答的就干脆多了“不过并没有办法统计具体数字,很多吸血鬼尸体都被净化了。”</p>

    “那至少他们数量要比我们多得多吧?雅思兰莉还说两边数量差不多呢…”</p>

    “我亲自参加了那次战斗,我可以保证吸血鬼的数量肯定要比我们的人数多,如果不是防护圣言和第一骑士的守护圣能,我们根本无法和他们对抗。”诺兰说话地语气很肯定,两只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p>

    “那他们的高层有损失么?”</p>

    诺兰想了想“退场了一个眷属,但高阶吸血鬼们和另一名眷属在暴露之后直接带领吸血鬼们撤退了,可以说他们的领导层损失很小。”诺兰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可惜“吸血鬼要跑,我们无论怎么也追不上...并不是人人都可以和雅思兰莉一样。”</p>

    “毕竟她是精灵嘛,不过妮菲亚也实在狡猾。”罗德评价道“那它们撤退了,不就无法牵制你们了么?”</p>

    “嗯”诺兰点点头“约卡娜和修雅以及卡里立刻就往你们那边赶了。但是到的时候只看到了昏迷的你、雅思兰莉还有娜塔莉亚。”</p>

    “原来是这样…”罗德清楚了那边的情况,损失虽然不到毁灭级别,但是对于已经平静许久的边境,这个数字依然有它的重量“对了,那两人还好么?”</p>

    “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严重缺血,现在还在昏迷。所以我们只能通过你了解当时的情况了。”诺兰一脸抱歉的眼神看着罗德,少年才刚醒就要问他那么多问题,是有些勉强。</p>

    “法修斯副主教还好么?”副主教大人也参与了那场战斗,虽然没有看到结局,但也知道不少吧,难道他什么都没说?罗德很奇怪。</p>

    “最近他都没有出现,办公室一直没人。我估计也在被治疗,害怕我们担心所以没对外公布吧。”诺兰说着做了个祈祷的姿势“希望副主教大人能早点恢复。”</p>

    “还有使团那里怎么样了?”罗德想起了云奈尔那边的事,这一闹那事差点就忘了。使团是要出席指导王女的受洗仪式的。</p>

    “因为你和雅思兰莉去不了,所以就补了两个人进去,不久前出发了。”诺兰如实陈述着,作为原参加者,罗德表情又落寞了不少。</p>

    “这样啊。”少年叹了口气“本来我还想着逛逛罗切斯特呢…”</p>

    “还有要问的么?”没有接他的话头,诺兰不想再多扯了,这样说下去可没底,诺兰一边吃着干粮一边说道。</p>

    “没了。”罗德带着笑容看着圣女“你要喝水么?”</p>

    听他这么问,诺兰从怀里拿出了小水瓶“这点应该不够喝。我去倒一杯,你要么?”</p>

    “谢谢。”罗德礼貌地感谢着她“说起来,这个携带水瓶进行水镜圣言的交流是学姐你提出来的呢,真的很方便,不用再找水了。”</p>

    将倒好的水递给了罗德的右手,诺兰谦虚地笑起来“那是上次圣白堡垒的两人来时听她们提到的,圣白堡垒作战时都是用这种方法交流的,我只是提出来可以普及给所有圣职者,并且改良了下水瓶的大小和水的量。”  </p>

    “那也足够了不起了。雅思兰莉学姐就没有想到这点。明明她和那两位待得时间更久”罗德说着抿了口水。</p>

    “只要大家觉得方便就行,不用再多说什么了。”诺兰脸色微妙地摇着头。</p>

    于是之后花了近一个小时,罗德极尽详细地描述了关于圣剑抢夺事件的始末,不过他刻意隐瞒了z的身份。</p>

    “灵魂附体…”听到这里诺兰惊讶地叫了起来“那个叫z的死灵法师还真敢用啊。”</p>

    “有副作用么?”罗德听她这么一说有些担心。</p>

    “这其实也算死灵术的一种,并没有直接的副作用,只不过普通死灵术是把灵魂召唤在没有生命的容器中,这招是召唤进一个生命体内。灵魂缺少,生物会死亡,但多一点是没关系的。”诺兰说着又啃了口干粮。</p>

    “那危险性在哪儿?”罗德不想听她多解释原理了,死灵术告诉他也听不懂,所以少年直接问向关键。</p>

    “危险性就在死灵术结束之后灵魂愿不愿意走,如果灵魂不肯走了,想要进行灵魂分离会很困难。有些甚至可以把身体原本主人的灵魂挤出去。所以这招除了让自己最信任的人配合以外,没什么人敢用。”</p>

    “原来如此…”罗德摸了摸自己的右脸“之后...”罗德将菲克族长训斥他的故事说完了。</p>

    “你不是家族最后的血脉么,怎么打你打得这么狠?”诺兰脸色有些尴尬,这方面的事应该算个人**吧。罗德毫不顾忌地在说,诺兰也就只能听着了。</p>

    “谁让我把家族的姓氏都丢了呢...这几下算便宜我了。”罗德的认错态度现在依旧端正。</p>

    “如果你不是最后的血脉,会怎么样?”诺兰有些好奇这样的可能性。</p>

    “那我现在应该已经在土里了吧...族长让我延续血脉,我都怕孩子一出生他就要了我的命。”罗德叹了口气。</p>

    “也能理解吧,毕竟他是族长啊。”诺兰附和着。</p>

    “至于后来...”</p>

    </p>

    太阳历1733年1月 云奈尔罗切斯特</p>

    “米莉!”罗切斯特城门口,迎接使团的圣女银手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你怎么来了?名单里没有你啊。”她很惊讶,也很欣喜,米莉曾经是她在冒险任务里救过性命的女孩儿,之后她为了追寻自己而加入了圣言教会,现在已经快毕业了。</p>

    “临时有两人来不了了,我就被选上了。”米莉也很高兴,她没有毕业所以并没有穿圣袍,而是一套修女服,这衣服并不舒服,但是为了外表端庄,这是必须要忍耐的“银手前辈,我还有一个月就毕业了,到时候我想争取来罗切斯特见习!”</p>

    “好啊,我当然欢迎。”银手很高兴,她挺喜欢这个女孩的“对了,到底是哪两人没来?”</p>

    米莉被她问到这个问题,谨慎的向左右瞥了瞥,然后压低了声音说道“是雅思兰莉和罗德。”</p>

    “他们临时有什么事情要办是么?”银手有些奇怪,什么事会比王女的仪式重要?</p>

    “是受伤了,这个教会还不让公布,但是我觉得告诉银手大人可以。”米莉咽了咽口水“吸血鬼和我们在圣白堡垒又打起来了,死了很多人。”</p>

    “什么!?”银手差点叫出来“这样就说的过去了。”她点点头“那也难怪他们来不了了。但是这种事以后别私下乱说,是违规的。”</p>

    “我只和银手大人说。”米莉一脸信任的表情。</p>

    两人在聊天时,许多成员已经被接待进了城。银手看看米莉“要不要先带你逛一圈罗切斯特?”</p>

    “好啊!”米莉兴奋地叫起来“听说这里有很多好吃的...我听说有个...抹茶包?是这个名字么?”</p>

    “好嘞,今天我们去吃抹茶包。”银手二话不说就抓起了米莉的手。</p>

    </p>

    太阳历1733年1月 云奈尔王宫</p>

    “什么!那个用枪的女人没有来?”著名的麻烦王女艾莉莎此时正在房间里发脾气。</p>

    “是的,不知道原因,教会的使团临时更换了成员。”一名侍从样子的男人向她报告着。</p>

    “那这仪式还有什么意思!?”艾莉莎一脚把眼前的人踹倒在地上“你说啊,有什么意思?我本来想在受洗结束后打她一顿让她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枪法,现在她都不来,这仪式到底还有什么意义?”</p>

    “王女大人...”侍从躺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脑袋防御着艾莉莎的踹踢“之后正式受洗您要去圣都,还是能见到她的。”</p>

    “圣都见到了有什么用,我没法放开手找她打架啊。”艾莉莎说着一脚狠狠地踢在了侍从的肚子上,然后听到了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p>

    侍从护住身体的手被踢断了。</p>

    “王女大人!”侍从疼地冷汗直流,而且还不敢躲避,也不敢站起来。</p>

    “滚!别让我再看见你!”艾莉莎噘着嘴,她拿起一边的花瓶,嘭的一声,这花瓶被摔得粉碎了。</p>

    “王女大人,请您克制自己,王和您约定过,受洗期间都不能惹事,不然会被禁足一年的。”侍从看着满地的碎片不顾断手慌乱地开始收拾。</p>

    “要你告诉我!?”不知何时,艾莉莎手里已经握起了枪,然后她将枪尖一亮,一道风卷残云,地上的所有花瓶碎片都不见了。而且那个侍从也不见了。</p>

    “你可别死哦。”哼了一声艾莉莎将枪扔回原位,她跟着侍从留下的一串鲜血痕迹向前走“只能在这里找点乐子了...真无聊啊。”王女抱怨着。</p>

    </p>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