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信仰的故事 第三十章 坦白(五)

时间:2019-03-15作者:远扬为风

    “对不起。≮菠≒萝≒小≮说”母亲害怕地往后退,女儿也害怕地躲到了妈妈的身后。</p>

    这场景让父亲的脸上有些不好看“夫人,我很尊重斯卡丁先生的贡献,但是我们好心收留你,也请你…”</p>

    “好心?”赤影眼睛一瞪“我告诉你!如果你们不让我好好在这休息,我的丈夫第二天就可以让你们滚出卡波镇!”</p>

    “你…”被这么一说,丈夫也泄了气,看来只能忍气吞声了。</p>

    “快让她们烧饭去!我偶尔也想尝尝贱民平时喜欢吃的东西。”赤影继续发威,脸上可神气了。</p>

    母女不敢怠慢,急忙跑进了厨房。独留丈夫在客厅陪着赤影。</p>

    丈夫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站在原地发愣。</p>

    “你过来。”赤影对他招招手。</p>

    丈夫不敢违背,连忙凑了过来。</p>

    赤影一下子将男人拉到了身前,然后用手抚摸着他的胸口“今晚我要和你睡。”</p>

    “什么!?”男人大叫起来“不...”</p>

    毫无征兆的,赤影的手突然发力,手贯通了男人的身体,但是没有鲜血,她直接握住了男人偶体内的魔力核心“演的不错了,但还差得远。”盗贼笑着,手一拉,将核心拔了出来。</p>

    突然袭击下,核心没有遭到任何毁坏,赤影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盒子放了进去,而人偶则仰面倒了下去,再也不动了,而且不动的不止丈夫,厨房里的母女也停止了动作。</p>

    屋外,这一幕一发生,洛特怀里的狗就突然挣扎起来,但是少年没有给它任何机会,两手一用力,直接将狗的内部压碎了“居然连狗都能做假的了,厉害啊。”洛特手松开,一堆狗的零件碎片散落一地。</p>

    这时他收到了赤影的通讯魔法“你那边没有人逃出去吧?”</p>

    “前后我都看着呢,没有任何东西出去。”洛特回复道。</p>

    “那你上二楼外看一下有没有人。”赤影继续吩咐着他。</p>

    洛特点点头,他三两下就爬上了二楼,然后从屋外朝里张望,二楼的确有人的样子,但很奇怪的是他们像死了一样没有任何动作,是人偶,洛特判断,他接连看了几个房间,最后他发现了一个人,他能肯定是人类,因为这人已经拿匕首戳穿了自己的脖子,鲜血流了满地。</p>

    “有人死了,自杀的。”洛特立刻回复赤影。</p>

    “那就行了,我们走吧。”赤影说着话走到了大门口。</p>

    “不进去仔细搜查么?”洛特心怀疑惑地从二楼跳了下来,但刚一落地,一股剧痛传来。</p>

    “你做事还真是没轻没重!”赤影连忙过来扶着他,洛特直接顺势躺在了她怀里。</p>

    “抱歉!”洛特想挣脱开,但是赤影没让,她直接抱起洛特“别动了,我抱你回去,你的伤口裂开了。”</p>

    “啊…”洛特很尴尬“这…”</p>

    “不让你提重物,你就从二楼往下跳。你到底是机灵还是傻?”赤影是又好气又好笑。</p>

    “抱歉,赤影女士。”洛特现在也没办法了,剧痛让他根本没法站立,只能被赤影抱着走,现在他们俩的姿势就是一个打扮华丽的贵妇抱着一个卑微侍从,相当引人注目。</p>

    “二楼真的没必要去么?”洛特还是不放心“万一有人躲着呢?或者使用传送离开怎么办?”</p>

    “我可以确定没有活人的气息,传送他们也用不了,因为我已经事先对那个房子加了沉默诅咒,所以那个自杀的肯定是真死了。”</p>

    “你现在是夜莺了么?”听到沉默诅咒,洛特想到了当初的布兰特和赛娅。</p>

    “你小子挺聪明的,算是吧。”提到自己是夜莺,赤影笑地有些得意“之后那个房子交给麻雀处理就行了。”</p>

    “那里是黑玫瑰的据点吧?”现在那个名字终于可以说了。</p>

    “是啊,根据茉德莉拉的回溯,那里本就怀疑是他们的据点,我进去确认无误,直接把它毁了。”赤影说完又压低了声音“我这次连武器都没带,厉害吧~”盗贼对少年眨着眼睛。</p>

    “里面那些都是人偶?”洛特想想那个男人表面上对他还挺好的。</p>

    “除了那个自杀的人都是。”</p>

    “你怎么看出来的?”对于这点少年有些好奇。</p>

    “首先你编的名字他们没识破,这对于住了两年的市民来说有些奇怪,虽然这不能作为确凿的证据,但也很少见了。其次台阶上有青苔,这也很奇怪,虽然也有他们最近没有出门,或是从院子里绕出去这样的可能性。第三泡茶不知冷热,如果你硬要说这也合理,也行。但是最后一点”赤影说到这表情变得有些轻浮“那个男人在我勾引他时胸口没有任何起伏,这点足够下判断了吧?”</p>

    “啊。”洛特尴尬地笑了笑,然后瞥了眼她的胸口“行吧。”</p>

    “你那边好像也动手了?”赤影看看怀中的洛特。</p>

    “那是一只假狗。”</p>

    “呵,狗都能作假了。”</p>

    “这狗应该是出事以后用来报信的措施吧,你那边动手了它马上就激动起来了。”</p>

    “有可能吧。”赤影点了点头“这件事和茉德莉拉说不知道她会有什么反应。”盗贼说着露出一脸坏笑。</p>

    “赤影,我总觉得不去二楼不放心。”眼看话题越扯越远,洛特还是重新提了一下自己心里的担忧。</p>

    “洛特,听我说。”看到少年反复提这件事,赤影只能好好给他解释一下了“如果你是那个自杀的男人,在知道据点被攻破后,你会不会留点后手,比如爆炸之类的。”</p>

    “也许会吧,有时间有条件的话。”少年设身处地一想,这的确在情理之中。</p>

    “那不就结了,我们去二楼是非常危险的,而且我现在已经拿到了想要的东西,如果发生意外,得不偿失,有什么意思。退一步说,就算他们真的有人活着,这一次也是我们的胜利。小鬼,不要去冒无畏的风险,经验之谈哦。”赤影说着拍拍他的背。</p>

    “你这么说,我明白。”洛特感觉自己又被上了一课“对了。”</p>

    “又怎么了?”赤影微微俯身。</p>

    “为什么你要让我做助手呢?找其他盗贼应该更保险吧。”少年突然想到了这一点。</p>

    “想听真话还是假话?”赤影看着他的眼睛。</p>

    “算了,你还是别说了吧。”洛特垂下了头。</p>

    </p>

    几日后,在去往库鲁诺的魔力马车上发生了这样一段对话。</p>

    “卡尔文先生。”再次愈合伤口的洛特此时正坐在马车左侧。现在坐车,少年已经不像当初那么浮躁,就算在车上待上一天,他也不会有任何不适。</p>

    “怎么了?”右侧的骑士转头看向他。</p>

    “我曾经把冒险者们比作牢里的死刑犯,你还记得么?”少年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p>

    “你还提这个啊。”卡尔文挠挠头“很不吉利啊。”</p>

    “卡尔文先生”洛特看着骑士“你没有否认我这个比喻是吧?”</p>

    “啊…”骑士苦笑起来“虽然很难听,但的确是这样啊,不知何时就会死,不过其实也有一些平安退休的人啦。”</p>

    “我是因为罗德那件事被迫成为的冒险者,起初我不知道冒险者是这么残酷的职业,即使那次已经出现了牺牲,我也以为那是特殊情况的特例,那时的我根本没做好觉悟,直到霍普勒大叔…但是你们,卡尔文先生,在成为冒险者之前是不是已经知道会是这样的?”</p>

    “那当然了,冒险者公会又不是什么恶劣的欺骗团伙,加入的时候无论是公会成员还是自由人其实都已经做好觉悟了。”骑士说着锤了锤自己的胸口。</p>

    “那么为什么呢?”洛特不理解“明知道是这么危险的事情,你们还要去做,不害怕么?”</p>

    卡尔文看着洛特,然后用手搂住他的肩膀“当然,谁不怕死呢?但是…”卡尔文说到眼神忧郁起来“洛特啊,如果人人都害怕死亡,那么这个世界靠谁来守护呢?”</p>

    “王…”</p>

    “听我说,洛特,这个大陆有四个王国,他们的王永远只会想着自己国家的利益,面对世界的安危,他们永远只会慢一拍,有时候甚至不止一拍,等到他们反应过来,世界估计都凉了半截了。”卡尔文的话是有道理的,洛特只能点头。</p>

    “而我们,作为神的信徒,我们通过神明获得了强大的力量。作为代价,我们必须守护这个世界,不管害不害怕,不管会不会死,我们都要去做。这是神明的意志也是我们的责任。”</p>

    “我…”洛特欲言又止。</p>

    “你不是公会成员,你是个自由人,洛特。你不需要把这份责任揽在身上,就像冒险者公会那群自由人一样,他们的目的也许只是觉得作为冒险者容易赚钱,也容易出名,这很正常,他们没有向任何神明做出许诺,他们是自由的。守护世界这种事交给我们就行了。”</p>

    “同样是冒险者啊,你们的死亡概率要比他们大得多,不生气么?”</p>

    “我们也比他们强大啊,洛特。”卡尔文笑了“自由的人没有国籍,没有信仰,所以没有义务为任何人而死,你也一样,这没什么值得生气的。”</p>

    “卡尔文先生…”洛特叫着骑士的名字,然后陷入了沉思,然后他突然笑了“我其实也有目标,我不拯救世界,但我想拯救我珍视之人。”</p>

    “洛特…”</p>

    “老师,这点你不必劝我了,其实我这个愿望和你的一样啊,你们守护世界也终究是个悲愿,这是你一生都无法完成的事,危机永不停歇。就在你们拯救世界的时候,让我来拯救你们又有什么问题。”洛特说完闭上了眼睛。</p>

    “你以这个目标前行,未来会充满痛苦的。”</p>

    “没有人可以逃避痛苦,卡尔文先生,无论是什么选择,未来都会有喜怒哀乐,我走的道路只是更少见一些,并不会有什么不同。”</p>

    卡尔文看着现在的少年,他的想法有了些改变。洛特成长的很快,也许他的思想成长的比他的战技还要快,他的愿望可能也并不是霍普勒之死留下的创伤?卡尔文无法完全理解这个想法,但是他开始觉得这是个值得尊重的愿望了。曾经自由人在他的眼里都是一群投机胆小的人,而自己的弟子是那么的不同,他太特别了,从洛特身上,骑士可以感觉到他有一种使命感,就好像他必须要去完成什么似的。作为他的老师,这可真是让人伤脑筋啊。</p>

    光是回忆这段对话,接下来的旅途都不会无聊了。</p>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