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信仰的故事 第十九章 牺牲品

时间:2019-03-15作者:远扬为风

    太阳历1732年12月 帕米拉 卡波镇</p>

    这里有花,这里有草,这里有树,这里什么都有。﹢菠u萝u小﹢说</p>

    就是没有血。</p>

    男人躺在草地上望着天空,嘴角露出的尖牙在他自己的嘴唇上反复磨蹭,他想喝血,他想喝人血,这股**已经快要吞噬他的理智。</p>

    但是这个男人做不到,他的身体越过他的思想,受到一个更伟大的存在控制,她的命令就是待在这里。无论男人想干什么都无法违抗这个命令。</p>

    “感觉还好么,康斯特店长?”蕾塔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p>

    “蕾塔大人!”这个被称作康斯特的男人抬起了头“您扛得是!!”他看到蕾塔扛着个巨大的东西过来。</p>

    “一头鹿,还没断气,凑活吃吧。”将肩膀上的鹿扔在了康斯特面前。</p>

    血,这是康斯特店长第一反应,虽然不是人血,但是只要能缓解自己的饥渴,现在也不在乎那么多了。他飞扑到这头鹿的身上,这头鹿从角上看是一头雌鹿,康斯特在她的眼中能看到恐惧,她不住地颤抖着,但是无法移动,因为她的腿骨已经断了,现在只能作为男人的食物。</p>

    康斯特犹豫了。</p>

    “我说店长,你现在居然还有闲心怜悯一头动物么?”蕾塔带着残忍的微笑看着自己的作品“我已经快被自己的**逼疯了吧。”</p>

    “我…”店长全身都在颤抖,他心中的**逼迫着他,但他的内心还在做着挣扎“我…”</p>

    “唉,不要怪我没提醒你,你继续忍耐也没有,结果只会更糟糕,之前的两个人的下场你忘了么?”蕾塔将男人的头往下按,她的手劲很大,等于直接将男人的头砸进了鹿的身体里“你现在也不过是魔物,披着人皮的魔物,就和我一样。”</p>

    当血液流进嘴里,男人疯狂了,他无需再需要蕾塔的帮助,他开始大口大口的吸食鲜血,这种快感这种满足感,在这面前,什么都已经无所谓了。</p>

    伤口的鲜血很快就不能满足他了,他找到了鹿的脖子,然后一口咬了下去,但是劲太大,脖子直接被他咬掉了,鲜血喷涌了出来,男人急忙用嘴堵住这伤口,开始大口吞咽起来。</p>

    “结果还是这样,你又是何必呢?”蕾塔用不屑地眼神看着男人的丑态。</p>

    吸食完之后,因为伤口太大,男人无法靠这个伤口吸干鹿全身的血液,于是他张开了自己的爪子,是的,他拥有一双锐爪,他将这头鹿开膛破肚,开始在它的体内肆意搅动,然后舔舐其中的血液。</p>

    整个过程进行了一个小时,这场狂宴才终于结束。当店长再次恢复了理智,他重新抬起头看着眼前鹿的残骸,他哭了,他看到鹿的眼中最后留下的只有痛苦和绝望,而一切的元凶就是他。</p>

    “吃的还尽兴么?”蕾塔带着笑容问候着男人。</p>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选择我!”店长对着眼前的女人吼道,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他试过反抗,试过忍耐,但是一切只会变得更糟糕。</p>

    太阳历1732年12月 帕米拉 卡波镇</p>

    这里有花,这里有草,这里有树,这里什么都有。</p>

    就是没有血。</p>

    男人躺在草地上望着天空,嘴角露出的尖牙在他自己的嘴唇上反复磨蹭,他想喝血,他想喝人血,这股**已经快要吞噬他的理智。</p>

    但是这个男人做不到,他的身体越过他的思想,受到一个更伟大的存在控制,她的命令就是待在这里。无论男人想干什么都无法违抗这个命令。</p>

    “感觉还好么,康斯特店长?”蕾塔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p>

    “蕾塔大人!”这个被称作康斯特的男人抬起了头“您扛得是!!”他看到蕾塔扛着个巨大的东西过来。</p>

    “一头鹿,还没断气,凑活吃吧。”将肩膀上的鹿扔在了康斯特面前。</p>

    血,这是康斯特店长第一反应,虽然不是人血,但是只要能缓解自己的饥渴,现在也不在乎那么多了。他飞扑到这头鹿的身上,这头鹿从角上看是一头雌鹿,康斯特在她的眼中能看到恐惧,她不住地颤抖着,但是无法移动,因为她的腿骨已经断了,现在只能作为男人的食物。</p>

    康斯特犹豫了。</p>

    “我说店长,你现在居然还有闲心怜悯一头动物么?”蕾塔带着残忍的微笑看着自己的作品“我已经快被自己的**逼疯了吧。”</p>

    “我…”店长全身都在颤抖,他心中的**逼迫着他,但他的内心还在做着挣扎“我…”</p>

    “唉,不要怪我没提醒你,你继续忍耐也没有,结果只会更糟糕,之前的两个人的下场你忘了么?”蕾塔将男人的头往下按,她的手劲很大,等于直接将男人的头砸进了鹿的身体里“你现在也不过是魔物,披着人皮的魔物,就和我一样。”</p>

    当血液流进嘴里,男人疯狂了,他无需再需要蕾塔的帮助,他开始大口大口的吸食鲜血,这种快感这种满足感,在这面前,什么都已经无所谓了。</p>

    伤口的鲜血很快就不能满足他了,他找到了鹿的脖子,然后一口咬了下去,但是劲太大,脖子直接被他咬掉了,鲜血喷涌了出来,男人急忙用嘴堵住这伤口,开始大口吞咽起来。</p>

    “结果还是这样,你又是何必呢?”蕾塔用不屑地眼神看着男人的丑态。</p>

    吸食完之后,因为伤口太大,男人无法靠这个伤口吸干鹿全身的血液,于是他张开了自己的爪子,是的,他拥有一双锐爪,他将这头鹿开膛破肚,开始在它的体内肆意搅动,然后舔舐其中的血液。</p>

    整个过程进行了一个小时,这场狂宴才终于结束。当店长再次恢复了理智,他重新抬起头看着眼前鹿的残骸,他哭了,他看到鹿的眼中最后留下的只有痛苦和绝望,而一切的元凶就是他。</p>

    “吃的还尽兴么?”蕾塔带着笑容问候着男人。</p>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选择我!”店长对着眼前的女人吼道,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他试过反抗,试过忍耐,但是一切只会变得更糟糕。</p>

    太阳历1732年12月 帕米拉 卡波镇</p>

    这里有花,这里有草,这里有树,这里什么都有。</p>

    就是没有血。</p>

    男人躺在草地上望着天空,嘴角露出的尖牙在他自己的嘴唇上反复磨蹭,他想喝血,他想喝人血,这股**已经快要吞噬他的理智。</p>

    但是这个男人做不到,他的身体越过他的思想,受到一个更伟大的存在控制,她的命令就是待在这里。无论男人想干什么都无法违抗这个命令。</p>

    “感觉还好么,康斯特店长?”蕾塔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p>

    “蕾塔大人!”这个被称作康斯特的男人抬起了头“您扛得是!!”他看到蕾塔扛着个巨大的东西过来。</p>

    “一头鹿,还没断气,凑活吃吧。”将肩膀上的鹿扔在了康斯特面前。</p>

    血,这是康斯特店长第一反应,虽然不是人血,但是只要能缓解自己的饥渴,现在也不在乎那么多了。他飞扑到这头鹿的身上,这头鹿从角上看是一头雌鹿,康斯特在她的眼中能看到恐惧,她不住地颤抖着,但是无法移动,因为她的腿骨已经断了,现在只能作为男人的食物。</p>

    康斯特犹豫了。</p>

    “我说店长,你现在居然还有闲心怜悯一头动物么?”蕾塔带着残忍的微笑看着自己的作品“我已经快被自己的**逼疯了吧。”</p>

    “我…”店长全身都在颤抖,他心中的**逼迫着他,但他的内心还在做着挣扎“我…”</p>

    “唉,不要怪我没提醒你,你继续忍耐也没有,结果只会更糟糕,之前的两个人的下场你忘了么?”蕾塔将男人的头往下按,她的手劲很大,等于直接将男人的头砸进了鹿的身体里“你现在也不过是魔物,披着人皮的魔物,就和我一样。”</p>

    当血液流进嘴里,男人疯狂了,他无需再需要蕾塔的帮助,他开始大口大口的吸食鲜血,这种快感这种满足感,在这面前,什么都已经无所谓了。</p>

    伤口的鲜血很快就不能满足他了,他找到了鹿的脖子,然后一口咬了下去,但是劲太大,脖子直接被他咬掉了,鲜血喷涌了出来,男人急忙用嘴堵住这伤口,开始大口吞咽起来。</p>

    “结果还是这样,你又是何必呢?”蕾塔用不屑地眼神看着男人的丑态。</p>

    吸食完之后,因为伤口太大,男人无法靠这个伤口吸干鹿全身的血液,于是他张开了自己的爪子,是的,他拥有一双锐爪,他将这头鹿开膛破肚,开始在它的体内肆意搅动,然后舔舐其中的血液。</p>

    整个过程进行了一个小时,这场狂宴才终于结束。当店长再次恢复了理智,他重新抬起头看着眼前鹿的残骸,他哭了,他看到鹿的眼中最后留下的只有痛苦和绝望,而一切的元凶就是他。</p>

    “吃的还尽兴么?”蕾塔带着笑容问候着男人。</p>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选择我!”店长对着眼前的女人吼道,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他试过反抗,试过忍耐,但是一切只会变得更糟糕。</p>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