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信仰的故事 第九章 第三起案件(下)

时间:2019-03-15作者:远扬为风

    这名麻雀被人搀了下去,卡尔文叹了口气,他转头看向蕾塔“你们麻雀什么时候变得那么脆弱了?”一边问着话,骑士开始检查周围的房间布置,希望能有些线索。&菠〾萝〾小&说</p>

    “你根本不知道伊尔泽女士在这里的地位。曾经她是做教官的,这里的所有人,包括我,都是她教出来的。她为人和善,经常帮新来的解决麻烦,在这里的雀巢,大家都把她第二个雀母。”蕾塔为她同伴的丑态辩解着。</p>

    “知心大姐姐?”卡尔文的总结有些怪怪的“昨天她和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可没看出来你们多尊敬她,只感觉是个普通麻雀。”</p>

    “这当然不会让你们外人看出来,伊尔泽女士本来她有机会晋升乌鸦的,但是她拒绝了仪式。你不觉得现在她的年纪已经不该在第一线了,但是她坚持要这么做,结果出勤没出事,却在自己的房间里…”蕾塔说着说着低下了头。</p>

    房间里的摆设看起来没有什么问题,不详细调查是得不到什么线索了,卡尔文毕竟不是侦探,追踪魔物还行,调查命案还得靠这群麻雀“她的女儿是怎么回事?”他继续询问着细节。</p>

    “是伊尔泽女士的养女,原本是一名孤儿,在她身边很多年了,现在十二岁。”蕾塔想了想“现在应该…还在雀巢,你要去看她?”</p>

    “一会儿去吧。”卡尔文注意了一边蹲在地上的洛特“有什么发现么,孩子?”</p>

    “有。”洛特站起身,手里拿着那朵玫瑰“卡尔文先生你看一下,觉得这朵玫瑰花有什么不同么?”</p>

    被少年这么一说,卡尔文拿过玫瑰仔细看了看,黑色的血迹沾满了花瓣表面“你指的什么?”骑士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p>

    “这朵花的里面没有血迹。”洛特拨开玫瑰,用手指了一下。</p>

    “这倒是有趣…”卡尔文看到了玫瑰的内部的确干净“不过昨天花的描述也是伊尔泽的一面之词,我们还是要看到其他的花才能下判断。而且单凭这点想证明什么还不够确凿。”</p>

    卡尔文将花交给了一边的蕾塔“对了,小姑娘,你做麻雀多久了?”</p>

    “我么?”她接过玫瑰“两、三年了吧。”她声音小了下去。</p>

    “的确稚嫩。一般都是负责监视工作的吧,还没怎么接触这种案子吧?”卡尔文嘴上也不留情“把头转过去吧。接下来的场景可能你会接受不了。”</p>

    “啊?”蕾塔起初还没反应过来,但是她眼看骑士俯身靠近伊尔泽的尸体,连忙闭上了眼睛。</p>

    “洛特,人体这边你行么?”卡尔文看向自己弟子,他需要个助手。</p>

    少年虽然已经经历过了不少,但是像这样处理一个尸体,他有些…为难,洛特一时没有回应。</p>

    “没关系。”卡尔文转身看着周围几名麻雀“这里有没有擅长验尸的麻雀,给我搭个手。”</p>

    “我们可以把尸体拿到雀巢去…没必要在这里直接…验尸啊。”蕾塔闭着眼睛不敢看。</p>

    “我想知道的东西很简单,没必要那么麻烦,而且我们的时间根本不宽裕。”骑士没有改变决定“有谁可以?”</p>

    “我来吧。”门外一个声音传来。</p>

    众人向门口看过去“雀母?您怎么在这?”几名麻雀叫了出来。</p>

    这个女人看起来不年轻,应该有四十岁左右,穿的衣服很普通,并不像那些麻雀是统一的黑色制服,身上没带什么饰品,腰间也没有佩戴武器,如果别人不说她是雀母,一定会被人当做是一个普通妇人。</p>

    “你们都下去,验尸需要腾出点地方。”雀母下了命令,麻雀们于是纷纷离开了房间,蕾塔也走了。</p>

    “十分感谢你的协助,雀母。”骑士站起身,作为这个小镇麻雀的首领,雀母一般为了保持雀巢的神秘很少在外人面前露面,这一次看来麻雀们真的被惹毛了。</p>

    洛特此时站到了卡尔文身旁,这是难得的机会,他想看到整个过程。</p>

    “该感谢的是我。”雀母低头看向伊尔泽的尸体“是伊尔泽建议我向茉德莉拉求助的,没想到才几天她就出了事。”</p>

    “对此我很遗憾。”卡尔文重新蹲下“让我们开始吧,雀母。”</p>

    “在这之前。”雀母说着走了过来“你能告诉我,到底是什么东西做的么?”</p>

    卡尔文抬起头,对方是雀母,而且事实已经基本确定,他决定不隐瞒了“很可能是…吸血鬼。”他说的很轻,似乎害怕其他人听见。</p>

    雀母看着骑士,脸上很惊讶“吸血鬼?”她重复道。</p>

    “根据现在的线索,这是可能性最大的推测。”卡尔文指了指伊尔泽身前的巨大开口“普通的人是做不到这种程度的破坏的,而且在你们麻雀的地盘上作案,没有相当的智慧和手段也是做不到的。”</p>

    雀母低头看着伊尔泽的脸,这张脸依旧充满了痛苦的表情,眼睛都没有合上,嘴巴大大张开,似乎在惨叫的样子“那就不是我们麻雀能应付的对手了。”</p>

    “茉德莉拉正在想办法。在教会的人来之前,我们冒险者会尽力而为。麻雀们怎么做就看你的了,雀母。”卡尔文直接把话说开了。</p>

    “这里是帕米拉的土地,不管来什么我们麻雀都不会退缩。如果他喜欢三天吃一个,拦不住的话,我就是拿麻雀喂也不能让他继续伤害城里的市民。”在旁人看来这也许是冠冕堂皇的漂亮话,但是在现场的卡尔文和洛特能从这个妇人的脸上察觉出来,她是认真的。雀母年纪不小,年轻的时候留下许多旧伤,她缓缓蹲下的时候能看出来有些身体不便,洛特都想过去扶她了。</p>

    但是妇人一个眼神瞪过来,少年就不敢动了,麻雀们也是有尊严的,少年终究是个外人。缓缓俯下身体,正了正姿势,雀母说道“我的人,我来验,麻烦你还是负责记录好么?”</p>

    虽然是一句征询意见的询问,但是明白人都知道这不是一个疑问句,骑士并不是那种唐突的人“好。”点点头,卡尔文站起身,拿起刚才麻雀留下的纸笔“请开始吧,雀母。”</p>

    看着昔日下属的尸体,雀母的眼中满是不舍,手轻轻的抚摸起伊尔泽的脸庞,雀母将她的眼睛合上了“瞳孔缩小,死前受到过惊吓。”</p>

    接着她转了转尸体的手臂,上面有尸斑而且明显已经僵硬了,然后她拿出了匕首,这把匕首藏在她的袖子里,她剖开了尸体上一些部位“死亡时间…凌晨一点左右,那正好是换班的时候,走道应该都会有人…”</p>

    “凌晨一点左右?”卡尔文点点头记录着“别想太多,继续。”</p>

    雀母用手拨弄着伊尔泽胸前的巨大开口“胸口遭利器划开,没有第二次划伤的痕迹,应该是一击造成的,胃部肺部心脏肝脏肠道…所有躯干中的器官都遭到直接破坏,肋骨断了…还有三根里侧肋骨完好。内部创口有多处遭受破坏的痕迹,是重复的伤害动作造成的。”</p>

    卡尔文没有再搭话,只是冷静的一句句把雀母说的话记下来,洛特看着这一切,他没有因为害怕闭上眼睛,眼中也没有流露出暴躁的情感,似乎在发呆。</p>

    雀母轻轻地将尸体抬了起来“背部无伤口,四肢无伤口,没有搏斗和挣扎的痕迹。”然后她将匕首对准伊尔泽的头部。</p>

    “不用了!”卡尔文立刻阻止了她“不用了,头部没事,不用…这些信息够了,头部肯定没有问题。”</p>

    雀母看了看卡尔文,她什么都没说,转身对着伊尔泽的脑袋还是划了下去“头部没有伤口,大脑没有受到过撞击,口腔内无异物。”</p>

    卡尔文和洛特别过了头不忍心看,雀母验尸做的很彻底很认真,这种行为反而更让人揪心,作为只有一天之缘的人都不忍心下手,雀母作为她的同事却可以冷静的一丝不苟完成这件事。卡尔文自觉如果是他来,绝做不到。</p>

    “脖颈有巨大…这是咬痕,和前两具尸体一样。果然是吸血鬼啊。”检查完毕了,雀母站起了身体。</p>

    “等一等。”卡尔文突然叫住了她“有牙印?”</p>

    “是咬痕,比牙印明显多了。”雀母纠正道“脖子这直接被咬掉了一半。”</p>

    “能不能把这个咬痕和之前的两具尸体比对一下。”瞥眼看着洛特,卡尔文觉得这倒是个好机会,如果洛特因为玫瑰花不同而怀疑凶手不同,那么咬痕作为证据应该可以证明这点。</p>

    雀母看看骑士“可以,我马上安排人去做。还有其他疑问么?”</p>

    “没有了,十分感谢,雀母。”卡尔文伸出手。</p>

    雀母看看自己满是血的手,摇了摇手“太脏了,你们之后还要去调查呢,洗手费事。我会让麻雀们都配合你,放心去调查。”说完她转身离开了。</p>

    她出去后过了会儿,麻雀们重新进来了,蕾塔走向两人“现在怎么说?”</p>

    “我们要去雀巢。”卡尔文回应道。</p>

    “去那儿…看伊尔泽女士的女儿是么?”蕾塔猜测。</p>

    “对。”骑士点点头,刚才就提过,现在是时候了。</p>

    “那么请跟我来吧。”蕾塔转身带他们离开“很抱歉,我…并不如伊尔泽女士优秀,在调查方面帮不上什么忙。”</p>

    “足够了。”卡尔文摇摇头“现在就算她还活着也不一定能有什么作用,想要抓到那只东西…现在这些线索远远不够。”</p>

    </p>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