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信仰的故事 第二十一章 骑士

时间:2019-03-15作者:远扬为风

    太阳历1730年6月 库鲁诺</p>

    我现在明白冒险者是什么了。-菠∮萝∮小-说冒险者就是一群等待着死刑的囚徒,没有地方可以躲藏,没有地方可以逃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被行刑,但是总会看到身边的人一个个死去。大家互相信赖?互相鼓励?那不过是囚徒之间抱团取暖而已,只要不离开这个牢笼,终有一天死刑就会降临在自己头上。能做的也就只有延缓处刑的时间。</p>

    暗皮是对的,冒险者这个职业要比士兵要比猎人都要危险,他们不知道危险在那里,即使知道了也不能拒绝,茉德莉拉就是处刑人,她的命令下即使知道危险,即使知道那将是死亡,也不能拒绝,你必须遵守命令。</p>

    冒险者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差劲的职业。这里的人都是一群死士。而我现在就是其中一员。</p>

    趴着窗户,洛特看着窗外公会大门那里进进出出的冒险者们,独自沉思着。怎么办?他问着自己。霍普勒的死去将所有的美好和憧憬全撕碎了,他还没有准备好,罗德也没有准备好,但是现实已经在这。赛娅离开时没有留下一句话,现在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p>

    洛泽玛的旅馆,房间应该每天还在被打扫。霍普勒用的磨刀石,旧衣服应该还在那儿,但是他们已经回不去了,永远都回不去了。老板曾经和他说过,有些人付了钱却永远也没回来,现在自己也成了这样。</p>

    每当回忆起那天出发时的情景,洛特的眼角就泛起泪光。两天,他努力想让自己冷静下来,但是脑中如同刮起了一股旋风,乱糟糟的永远停不下来,除了睡觉可以获得短暂的安宁,但是噩梦又是另一种折磨。</p>

    床上,罗德痛苦的说着梦呓,这些天他也不好过,自从苏醒后得知了一切,本以为他会暴躁的如同一头狮子,但是没有,只是哭而已,如同孩子失去了父亲一般。哭了醒,醒了哭,训练也彻底停了,没有了霍普勒大叔,他们两个人,就像失去了整个世界。</p>

    但是悲伤总会过去,当他们离开这个房间之后,谁又能保护他们呢?霍普勒已经不在了,赛娅也不在了,难道让他们独自冒险?这还不如回去流浪呢,至少他不用担心随时会发生的死亡。</p>

    冒险根本没有那么美好啊。</p>

    洛特,怕了。他并不是惧怕死亡,他的恐惧是弱小,是无力,是那场爆炸时烙印在他灵魂上的那股绝望,无能为力。与罗德单纯的悲伤不同,洛特真的怕了。他害怕的不是命运,而是弱小的自己。</p>

    就在洛特发呆时,窗外公会的门口处,一个穿着漆黑盔甲的男人吸引了他的目光。冒险者的奇装异服屡见不鲜,原本他只是为了打发时间看看窗外,但是那具铠甲太过诡异,黑色的金属在阳光的反射出暗色的光芒“他是谁?”洛特问着自己,这铠甲样式似乎有些眼熟,那单手剑,那盾牌,洛特想了起来“骑士…”无名小镇时曾经见过一位骑士,虽然颜色有些不同,但是他带着盾牌,而且铠甲样式很像,应该没错,又一个囚徒,洛特闭上了眼睛。</p>

    </p>

    “茉德莉拉。”虽然一路上净遭受众人好奇的目光了,但是现在卡尔文可没工夫管那些。他匆匆走进了大厅,寻找人偶。</p>

    前台的茉德莉拉正在忙,她听到声音看了一眼,发现是骑士来了,连忙伸手招呼他过来“我现在有些忙,你跟着工作人员去找雅思兰莉,反正你们俩也挺熟的,怎么安排你们自己商量。”</p>

    骑士点了点头,他话不多,转身就跟着引导人员走了。</p>

    </p>

    “那个是骑士么?真难得能见到平时也穿正铠行动的骑士啊。”</p>

    “是啊,他叫什么?”</p>

    “看他的铠甲你还不知道么?卡尔文啊。”</p>

    </p>

    “十五骑士暗银卡尔文。那俩小鬼真是好运气啊。”茉德莉拉自言自语着。</p>

    很快,卡尔文来到了雅思兰莉的房间。</p>

    前圣女此时正背对着他在桌子上写着什么。</p>

    “圣女大人?”卡尔文试探着叫了她一声。</p>

    雅思兰莉闻言回头一看“你来了,我亲爱的骑士?”雅思兰莉露出了浅浅一笑“进来坐吧。”她伸手邀请他坐下“我…已经不是圣女了。”</p>

    “不管你怎么变,你永远是我的圣女大人。”走进房间恭敬的对雅思兰莉鞠了一躬,卡尔文才坐到椅子上。</p>

    “那都多少年的事情了…不过那次任务是真的多谢你的保护。”雅思兰莉停顿了一下,她观察着卡尔文的脸“我的守护骑士。”雅思兰莉补充了称呼,听到这词,卡尔文的脸才松了下来。</p>

    “能保护你这样的圣女大人,是我一生的荣幸。”卡尔文再次点了点头表示尊敬。</p>

    “你是从战士公会那里赶来的么?”寒暄过后是正事,雅思兰莉不想再在礼节上耽误更多时间了。</p>

    “是啊,看了霍普勒最后一眼。”卡尔文叹了口气。</p>

    “没有通知琳德拉么?”雅思兰莉试探着问道。</p>

    “算了吧,她不知道也好,真想通知她我也不知道怎么去啊,总不能让我一个人杀进吸血鬼的的王国吧。普通的冒险者也许可以进去,我可是圣职者。”他苦笑起来。</p>

    “也许茉德莉拉…”</p>

    “还是算了吧,她的意思也不想告诉她,就这样吧。”卡尔文的样子看起来不想再说这件事了。</p>

    “这样啊。”雅思兰莉明白了“他的遗体最后葬在哪里?”</p>

    “火化之后留在了战士公会的墓园那里,他的斧头被供奉了起来。”</p>

    “哦…”雅思兰莉应了一声。</p>

    “约瑟夫老爹也很伤心啊。”卡尔文补充道。</p>

    “是么…”雅思兰莉拿起桌上的一份文件“读过任务报告了么?”</p>

    “还没有。”卡尔文很诚实“事情太多,我骑马过来实在没有时间。”</p>

    “给你。”雅思兰莉将文件递给他“这是原稿,相关描述可能还会改动,但是事实不会变,凑活看吧,你至少得知道发生了什么才能劝他。”</p>

    “两个都是他的弟子么?”卡尔文接过了文档翻看起来</p>

    “对,但是有一个我一定要带走,他的意义远比霍普勒的弟子这层身份要重大。”雅思兰莉握着双手,眼睛盯着卡尔文。</p>

    “那么另一个,就交给我。”卡尔文也不争辩,他看了一眼精灵的表情,很平和的接受了雅思兰莉的要求,他快速的看了下文件的内容“死灵法师。”骑士忍不住锤了一下桌子,这一下桌子剧烈摇晃起来,桌上的茶翻倒了。</p>

    雅思兰莉急忙伸手过去扶起杯子,但是已经晚了,桌上洒满了茶水“还好没溅到文档上。”精灵慌乱的处理着。</p>

    “抱歉,非常抱歉。”卡尔文站起身帮着她整理。</p>

    这时翻在桌上的茶水开始形成一种变化,他们形成了一个均匀的圆形,雅思兰莉和卡尔文互望了一眼,然后都看向这片水。</p>

    这无疑是水镜圣言的通讯,很快一张人脸出现了“雅思兰莉”法修斯的脸出现了。</p>

    “副主教大人!”</p>

    “副主教大人!”</p>

    两人同时喊了出来。</p>

    “卡尔文?你也在这?”法修斯认出了骑士。</p>

    “因为某些私事。”卡尔文含糊的回答着。</p>

    “霍普勒的事我很遗憾。”法修斯很快反应过来了,如果这时还没明白,法修斯事后一定会自我责备的,对于手下的圣女和骑士他要求自己每一个都要了解彻底。</p>

    “没关系。”卡尔文往后退了一步“如果没我的事,我就先离开了。”拿起文件,骑士退出了房间。</p>

    “雅思兰莉。”法修斯的脸在卡尔文走了之后立马扳了起来“你怎么还不回来?”</p>

    “我在整理相关的冒险者报告,因为是靠着孩子的复述完成,所以需要一些时间。”</p>

    “一个月还不够么?”</p>

    “还要一些时间…”雅思兰莉有些吱吱呜呜的。</p>

    “你走的原因我就没有弄清楚,现在你还要瞒着我,你胆子越来越大了。”法修斯此时表现出的压迫力让雅思兰莉忍不住退了一步。</p>

    “不是的,副主教大人。”雅思兰莉摆着手解释道“我要带一个人回来,这人很重要,详细的在我回来之后一定会当面和你说。”</p>

    “一个人?就是你这次离开,为的就是那个人?”法修斯想了想“什么身份?和王国有关么?”</p>

    “和geis有关。”雅思兰莉压低了声音“不过法修斯大人你放心,不是坏事。”</p>

    “我可不指望会是什么好事。”抱着双臂,法修斯的脸上的表情缓和了一些,他背过身“再给你半个月,你必须回来。”</p>

    “我明白了。”雅思兰莉笑了笑点点头,副主教终于松口了。</p>

    “不许你进行任何冒险者公会的任务,你明白么?”法修斯又提醒着她。</p>

    “我明白。”雅思兰莉又点点头“无论发生任何事,我都不会参加,完成了手头的事就尽快赶回来。”</p>

    “你的课程落了很多。”法修斯话说完,水镜通讯被切断了。</p>

    “但是在这里我学了一课。”雅思兰莉面对已经是普通的积水自语了一句,擦干净桌子,雅思兰莉重新铺好纸开始写起来“还有些地方要修改。”</p>

    </p>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