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信仰的故事 第五章 差一点(上)

时间:2019-03-15作者:远扬为风

    太阳历1730年5月 洛泽玛</p>

    来到帕米拉已经快两年了,罗德和洛特在将近两年的训练里已经从一个啥都不会的愣小子成长为了勉强能战的剑士了。≦菠=萝=小≦说虽然他们还没有选择以后的武器发展方向,还只是单手剑和圆盾的新手搭配,不过战技上算的上熟练,身体素质也已经很不错了。</p>

    和帕古斯神父的学习也让他们的心性和知识面有了很大的改变,不仅是知识的积累,同时罗德莽撞的性格也在潜心中磨平了一些。不仅是,战斗思路的学习和研究也很大程度的影响着罗德的性格,他已经理解了莽撞急攻的种种坏处。</p>

    洛特也是收获颇多,他现在可以分清面对不同的人什么时候能拔剑,什么时候绝对不能碰剑柄了,盗贼分部赤影那一次对他的手段也是一场让他印象深刻的回忆,如果当时霍普勒不在,自己还能不能走出那里,他想想就害怕。</p>

    现在高强度训练已经让他们习惯的像吃饭一样,在角斗场也可以打的有来有回,不是角斗场的老手们,那些年轻的同辈人他们俩已经可以不费劲的获胜了,毕竟是老战士和夜莺的亲身传授,身体素质逐渐跟上的情况下,战斗思路方面他们相当老练。</p>

    在这样的情况下,数个月前,霍普勒就开始带领他俩领取一些冒险任务,洛特也终于换下了木剑,两人都佩戴好了真家伙。</p>

    这段时期其实是新人们最容易放弃、受伤、甚至死亡的一段时期,因为他们对于魔物还不熟悉,自身技巧也尚不熟练,如果没有像样的老练冒险者带领指导,经常会有一些揪心的结果发生。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冒险者这个行业本身就是一个充满危险的工作,在他们注册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面对这种结果的准备。不过也正因为如此,龙之牙对于那些孤独的新人特别有吸引力。</p>

    罗德和洛特是幸运的,他们有着前金牌冒险者亲自带领冒险,那些一开始的低级魔物,除了哥布林因为某个专杀哥布林的杀手的关系,根本领不到相关的委托,其他的低级魔物,比如较温顺的史莱姆、彪悍的魔猪、魔狼、喜欢潜伏在阴影中的魔豹、幽灵蛛、还有喜欢怪叫的鹰身鸟妖等等他们都对付过了。</p>

    虽然不能说经验老道,但也不再是一无所知。两个少年也因此而十分得意,任务完成的成就感,还有获得金币的满足感让他们渐渐对冒险者的工作上瘾了。虽然他们两年前就成为了冒险者,但是之前只能说是单纯的训练,现在的正式冒险让两个少年的热血沸腾不已,他们早已忘记那个无名小镇带给他们的绝望了。</p>

    就在早晨,霍普勒又挑了一个新的任务给他们,是普通的魔物扫荡任务。这类任务难度不高,但由于并不知道会遇到什么魔物,所以充满不确定性,这种未知的探索感让少年们感觉很刺激。之前他们已经做过好几次了,有一次还是两人独立完成的(其实赛娅跟着)。</p>

    这次定在明天出发。所以这天角斗场回来后,少年们没有回旅馆,而是往冒险者公会走去,他们为了明天冒险要去拿一些药品。原本公会的药剂使用卷的期限只有一年,不过介于他们基本没有在那年使用过,茉德莉拉大发慈悲地把药剂卷的时限延长了一年。</p>

    “赛娅要的那几种毒药这次放你包里啊。”洛特手上拿着一张清单,上面详细的罗列了他们这次要取的药品,虽然赛娅本没有权力免费拿到公会提供的毒药,但是经过少年的手,这一年就可以不用自己花钱了,同时因为队伍里没有圣职者,所以他们还需要准备一些治疗药剂,至于状态药剂他们一向拒绝。</p>

    “我怕中毒诶。”罗特摸了摸自己包裹的系带“她要的那几种毒药可都是会死人的剂量。”</p>

    “你怕我也怕啊,上次就是我拿的诶,这次换你啦,别想给我赖掉!”洛特瞥了他一眼,收起清单,右手习惯的搭在了腰间的剑柄上,这些日子的冒险让他深深明白随时拔剑的重要性,所以他在刻意养成这种习惯。</p>

    “公会的瓶子很牢固的吧,你不用担心啊。”罗德似乎还想做最后的挣扎。</p>

    “赛娅!罗德不想替你拿东西!”洛特冷不防突然抬头朝天大喊了一声。</p>

    “喂喂”罗德急忙捂住他的嘴。</p>

    但是迟了,一把匕首已经搭在了他脖子上“拿我的东西,你一定很累吧?”赛娅如幽灵一般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罗德眼睛瞄着脖子下的刀刃吓得动都不敢动。</p>

    “哪有的事,我们开玩笑呢,说好这次我拿,我一定拿!”罗德努力赔着笑,轻轻的把脖子上的匕首推开。</p>

    “做事要公平,我会看着你的。”赛娅温柔地笑了一声消失了。</p>

    两人从公会乖乖地领了一堆药剂回旅馆,这个量足够一次的冒险了,拿的太多也不便于存放,如果浪费的行为被发现,冒险者公会可不会放过他们。</p>

    除了药剂,他们还拜托旅馆为他们准备了一些干粮和水,有时他们会在任务地点过夜,懒得找食物的情况下就会吃干粮,一天一夜的量要备好。</p>

    在准备完这些后,冒险者还需要对武器护甲进行检查和保养,一般的冒险者都会自我保养,但是少年在这方面还是依靠着霍普勒,他们学习的时间还太短,这方面的知识并不简单,战士还没来得及教他们,少年们只能把自己的武器和护甲交给霍普勒,自己在一边看着战士这敲敲那打打的,看是看不明白,但也要凑个热闹。</p>

    霍普勒先是检查了洛特的佩剑,剑身有清理的痕迹,但是角落还有血污,那是上次砍杀魔物后洛特自己清理时漏掉的,而且剑身上还有几个缺口和划痕。霍普勒将剑先是研磨了一番,将缺口磨平后,又把剑仔细擦拭了一番,每次他把剑还给洛特时,都要提醒他一句,清理剑的时候一定要认真,一旦血污积存下来,剑会变钝,那这把剑就废了。洛特听了连连点头,霍普勒不是第一次这么说了,但是洛特在自己清理的时候总是不如战士做得好,他觉得自己已经仔细清理过,但就是会被战士发现遗漏,他心里也挺烦躁的。</p>

    罗德的剑不必做调整,霍普勒照例看了一眼,圣剑上没有一丝伤痕和缺口,血污也不会残留在上面,它是完美的,秘银真的是梦幻般的锻造材料啊。</p>

    不过两人的盾牌倒是都给战士重新校正了一下。两人用的都是小盾,这种盾牌优势是灵活,配合单手剑最合适了,但他们起到的防御作用有限,稍一格挡,盾牌本身就会有些形变,这种不严重的战士手动凹一下就行了,严重的一般会扔给铁匠修理,或者干脆买个新的,这种小圆盾不值钱。</p>

    在一切准备好之后,战士就把他们打发回去睡觉了,明天就是新的冒险任务了,充足的休息必不可少。两人也明白,于是都早早地睡下了。</p>

    </p>

    洛泽玛的晚上并不寒冷,加上快要入夏,旅馆的屋顶在这个季节反而有些闷热,不过年轻的夜莺就是喜欢待在这。</p>

    “呀哈!”一个翻身,霍普勒也翻了上来。</p>

    “老爷爷,今天怎么过来了?找我么?”看到霍普勒上来,赛娅先是有些意外,然后忍不住开起了玩笑。</p>

    “我老么?不至于叫我爷爷吧。”霍普勒鼓着嘴,这类称呼他真的不喜欢。</p>

    “你都五十二了,我二十五都不到,你还不是爷爷?”赛娅一脸坏笑的转头看着他。</p>

    “是叔叔!”霍普勒来到她旁边坐下来“以为我不会算术么?”</p>

    “哈哈哈”赛娅笑的很开心“你来到底什么事啊?”一句玩笑足够了,赛娅将话题拉了回来,她明白霍普勒平白无故是不会来到这里的,一定是有些要避开少年们的事情找她。</p>

    “那俩孩子现在已经可以对付简单的魔物了。”霍普勒欲言又止,话说到这里停下了。</p>

    “所以?”赛娅催着他说下去。</p>

    “再过些日子,那些简单的魔物就无法让他们继续成长了。”霍普勒看着赛娅的脸色,小心的说着。</p>

    赛娅没说话,只是继续盯着霍普勒。</p>

    “如果我去接普通或者困难的魔物任务,单靠我和你可能无法保证他们俩的安全,治疗药剂的效果太差,我想需要一个圣职者在队伍里了,当然本来雅思兰莉是最好,但是她现在这情况可能不太方便…”说话时霍普勒的手不断搓着,这应该是他无意识的行为,他很紧张。</p>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么?”赛娅皱起了眉头,霍普勒此时的表现她都看在眼里,一种不妙的感觉弥漫在她心头。</p>

    “因为你的任务是保护罗德的安全,我想挑选什么人加入队伍,应该让你来物色比较好吧。”这就是霍普勒今天来的目的了。</p>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