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信仰的故事 第三十九章 天才与庸才(下)

时间:2019-03-15作者:远扬为风

    “什么时候的事情?打败了身为夜莺的你?”</p>

    “不是”赛娅摇摇头“是在很多年前的祭祀日上,在我成为夜莺前。』菠﹣萝﹣小』说”</p>

    “哦?如果她打败了你,怎么她没有成为夜莺?而且我记得你们祭祀日比的不是战技吧,不是找东西么?”</p>

    赛雅笑了“你还挺了解的嘛,没错,我们的确是比赛寻找隐藏的珠宝,但是这又没规定不能妨碍别人,比赛不仅拼战技还有计谋,寻物能力倒在其次,偷窃技巧是第一。不过那年我和她是并列,所以露琪亚提议我和她当场比试一场。”</p>

    “输了?”</p>

    “嗯,输得很惨,你见过一把匕首把另一把匕首钉住的么?”赛娅把匕首扔给霍普勒“所有人都以为她会是新的夜莺。”</p>

    霍普勒端详着匕首,印痕挺深的,可以感觉到当时对方用的力量相当大。</p>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娜塔莉亚却选择了败者的我,而且我还成了她的弟子。”</p>

    “理由是什么?”</p>

    “当时所有人都想不通,莉斯差点就失控了。而老师给出的理由却很简单,年轻和天分。”赛娅说到这里又笑了,只不过是苦笑“天才的赛娅不是凭着本事而是凭着天才两个字出乎意料的赢了出人意料的莉斯,你说好不好笑。”</p>

    对面的霍普勒可一点都笑不出来“所以对于她你有些愧疚?”</p>

    “之后的几年莉斯都没有找回状态,发挥的都不好,随着年龄变大,希望显得更渺茫了,而我和她之间也再没有说过一句话。”</p>

    “虽然很遗憾,但是我觉得说到这里你也没必要有什么愧疚感吧。”霍普勒撇撇嘴“像我们战士,老牛输给蛮牛是常有的事,谁也不会因为这个感觉丢脸,年纪放在这里了虽然娜塔莉亚的选择纵然很奇怪但时也能理解,年轻才有更大的潜力嘛。”</p>

    “假如那一次,老师选择的是她,情况又如何?我还年轻,我觉得我完全可以做到后面几年再拿优胜,但是她呢,她甚至放弃了支部长的机会执意要做夜莺。”</p>

    “做了支部长就不能做夜莺了?”</p>

    “是啊,会长,副会长,支部长这些职位的人就再也没有成为夜莺的资格了。她放弃了,执意要追求夜莺。”</p>

    “她很固执啊。”</p>

    “这几年她的状态回升,她‘出人意料’的本事简直让人害怕,男盗贼们都担心如果要找她可能他们都没办法。”</p>

    “但是还是没有获得优胜?”</p>

    “一直有一个人拦在她面前,反应快,年轻,这让她永远是第二名,那人好几次获得优胜,但夜莺评选一直不合格,直到去年才勉强做了夜莺候补,没想到啊,原本以为今年莉斯必胜,但时她却不在了。”赛娅说着顺势躺在了地上,看着这夜空,又闭上了眼睛“这两年和她关系缓和了些,偶尔聊天的时候她提到只要成了夜莺,就一定要用‘出人意料’的方法干掉鸦后。”</p>

    “你就把这个当做她的遗愿了?”</p>

    “是啊…”赛娅苦笑起来“可惜我不是她,我做不到什么事都能‘出人意料’,就算让我现在再和她打一场,我多半还是输吧…”</p>

    “你不是天才么?还得到了娜塔莉亚的教导,怎么这么没自信。”</p>

    “天才往往会陷入自己的世界里,而忽视那些不属于自己的法则,光靠这点莉斯就足够击败我了。”</p>

    “‘出人意料的莉斯’….”霍普勒反复念着这个名字“也许她这样草率的离开,本身也是留给你最大的‘出人意料’。”</p>

    “算是吧。”赛娅叹了口气。</p>

    “人生不就是这样么?”霍普勒也躺下了,就在赛娅身边,不过他没有闭上眼睛,而是看着天空“既然今天你肯和我说心里话,那大叔我不妨也和你说一些作为交换,你盗贼面子上也过得去了。”</p>

    “哦?”侧过身,赛娅转向霍普勒“你的过去么?我的确很好奇,特别是你们三个…。”</p>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吧…十五年?十六年?好像是十六年了吧,那时我也还算年轻是吧。”霍普勒自顾自的讲起来,没有理赛娅。</p>

    “哈?这么久之前?”看起来这并不是赛娅想听的故事。</p>

    “那时候的我啊,有一个爱我的妻子,我们还有个孩子。”这句话说完看到了预料之中的惊讶表情,霍普勒得逞般的笑起来“是不是没想到?”</p>

    “啊,不”赛娅连忙掩饰着自己的表情“大叔你这么温柔,十五年,啊不,十六年前会有心爱的人并不奇怪。”</p>

    “我们结婚是在二十一年前,现在想想如果那时候就退休,然后找个地方种种地肯定要比现在快活多了。”</p>

    “成为冒险者或者加入公会,退隐了就没有收入了吧。”</p>

    “嗯”霍普勒打了个巨大的哈欠“毕竟我们不是王国市民了,没有户籍的情况下做不了正常的工作,除了待在原来的公会,就是去做冒险者,不然就只能靠着积蓄过活,但是我去种地谁管得了我啊,王国要征粮给点就是了。”</p>

    “你这想法不对,如果都给每个人一条退路,那么多送死的工作又有谁会去做呢,加入公会,这是必须承担的责任,不然我们和市民又有什么区别。”</p>

    “哈哈哈,真没想到会轮到一个盗贼教育我这些事”霍普勒笑起来“所以啊,当时我没有真的退休,那些年为了养活我的妻子和儿子,我来回奔波在各个地区之间做委托,把他们留在了波特纳斯。”</p>

    “她们是波特纳斯人?”</p>

    霍普勒点点头“我和她是同乡”说到这战士脸上闪过了一次温情“原本以为那里很安全,但是十六年前突发的一场和云奈尔的冲突把一切都毁了。”</p>

    “十六年前?停战协议应该签订了吧?”赛娅想了想“肯定签了啊。”</p>

    “对啊,明明和平已经来了,停战协议都早就生效了,可是就是这么巧,又发生了一场冲突,而这场冲突意外的让云奈尔的军队冲到了内陆,这让他们母子永远离开了我。”霍普勒说的语气非常平静“这件事起初我还是有点难受的,现在倒是可以坦然的说出来了,我也是成长了啊。”</p>

    听完霍普勒的话,赛娅表现的很担心“我看了‘天使事件’的报告书,雅思兰莉在报告里虽然力求客观,但是我能感觉到她在对于你同意带洛特进入任务这事是很不满的,是不是和你妻儿的事情有关。”</p>

    “这就是那件事后的坏习惯吧,这两个孩子其实和我儿子差不多大。我无数次的想过,如果当时我足够强,可以把他们带在身边保护他们,或者攒够了钱让他们定居在帕米拉,一切悲剧都不会发生了。所以当我看到洛特想加入我的任务时,我无法拒绝,我觉得…”</p>

    “你的想法很危险啊,霍普勒,非常危险。”赛娅打断了他,脸上看上去有些焦躁。</p>

    “我知道”霍普勒笑着点点头。</p>

    “你会被这个想法害死的,盗贼的一项原则就是千万别带上拖后腿的人行动。”</p>

    “洛特表现的很不错了,不算拖后腿吧。”</p>

    “那是后话,不是所有人都像洛特这样知道管住自己的。”</p>

    霍普勒哈哈哈的大笑起来“我当然知道,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就当是我对他们母子的赎罪吧。”</p>

    “任务并不是挑战,冒险者要以委托者的利益为优先,一个合格的冒险者只会接受自己有把握完成的任务。”赛娅说出了当时霍普勒教导两个少年的话。</p>

    “他们告诉你的?”</p>

    “罗德和我说的,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可自豪了,谁想啊,他的老师其实自己都没做到。”</p>

    “反正我都退休了,无所谓了。我做不到,所以我更希望他们能做到啊。”</p>

    “你这还真是句无赖话。”赛娅恨得锤了下他的胸口。</p>

    “虽然这件事的确无赖了些”战士抓着了夜莺的手臂“不过我也是真心希望你也可以做到,小鸟。”</p>

    “你还是蛮牛不是老牛,你还不老,别摆出这幅架子好么?”抽回自己的手,赛娅看着霍普勒的样子非常担心。</p>

    “老了,战士学徒被称作小牛,学成了被称为蛮牛,不管多大年纪,力不从心了,失去勇气了,那就是老了,我现在全身都在退步,这就是衰老。”</p>

    “你都这么说了,我还真想不出还有什么话能安慰你了。”赛娅无奈的摇着头。</p>

    “为什么要安慰我?不应该是我在劝你么?”</p>

    “诶?”赛娅愣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自己的悲伤居然在不知不觉间被自己忘掉了,这也太‘有趣’了。</p>

    “今天我们俩的事,绝对不要和别人说哦。”霍普勒不忘提醒赛娅一下。</p>

    “彼此彼此,如果让我发现别人知道了我们今天说的内容,我一定会来追杀你的,那时候就不是光明正大的战斗了哦,你一定会死的悄无声息。”</p>

    于是战士重新站了起来,掸了掸身上的灰尘“明天回来吧,他们很想你的。”</p>

    “还以为你打算陪我一晚上呢,把我一个人丢在这,你放心么?”</p>

    “有什么不放心的,你是个成熟的盗贼,应该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孩子们还在等我,我得快点把他们安排休息,不然明天他们可起不了床。”霍普勒头也不回的自顾自离开了房顶。</p>

    “要做什么?”赛娅问着自己“可能需要重新买一把短刀了吧?”于是她也站起身,重新看了眼那个夜晚也依然闪耀的王宫,然后,消失在了夜色中。</p>

    </p>

    </p>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