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信仰的故事 第三十八章 天才与庸才(上)

时间:2019-03-15作者:远扬为风

    太阳历 1729年 2月洛泽玛</p>

    茉德莉拉在接待了三人后,也马上得到了娜塔莉亚方面的证实,人偶看上去很不高兴,但是事情还得做,一个紧急任务发布在了公告板上,同时没事的工作人员也被她打发出去找人了。●菠/萝/小●说</p>

    “大晚上的,而且是找的人还是夜莺,基本没人会接这个任务啦,可能到最后还是要靠盗贼公会自己哦。”茉德莉拉提醒着三人。</p>

    “你能愿意帮忙已经很感谢了。”战士他们现在就坐在窗口边,虽然洛泽玛晚上冒险者公会依然有不少人,但至少空的椅子比白天多,足够他们坐下来好好喝杯水的了。</p>

    “多出来的事啊。”洛泽玛的茉德莉拉手上永远有干不完的活,对于这种突发情况她一律抵触,如果不是娜塔莉亚,也许她会直接拒绝协助他们吧,照她的说法盗贼公会的力量已经足够了。</p>

    “你给她看了报告书了么?”霍普勒担心的问道,这点可能就是关键。</p>

    “你觉得一个夜莺看东西,需要事先问我么?”茉德莉拉白了他一眼。</p>

    “你可是茉德莉拉,不是普通人。”霍普勒挑了挑眉“我不信她可以无声无息的进来,你察觉不到?”</p>

    “如果她要看什么其他的东西我自然会察觉,她看的是过往任务的报告书,我才懒得理她呢。”手上拿着印章,雅思兰莉在一张纸上使劲按了下去。</p>

    霍普勒无奈的撑了下脑袋“那你觉得要多久他们能找到她?”</p>

    “很快,毕竟把男盗贼都派出去了,那群野狼抓盗贼可是最擅长的,对方也不是那个‘出人意料’的那位,就算是夜莺,不逃跑的话,一小时之内。”</p>

    “这倒是比我想象中快多了…”霍普勒听到这松了口气。</p>

    “一般情况下不可能这么快,因为没有人有这么大权限出动那群男盗贼,谁让她是娜塔莉亚的徒弟呢?露琪亚也不得不卖个面子啊。”</p>

    “茉德莉拉,你绝对是所有的‘你’中,嘴最毒的。”霍普勒如此评价道。</p>

    “我也是最忙的。”快速拿印章敲着纸,茉德莉拉叹了口气“我都多久没吃东西了,你们来的库洛镇那个‘我’又在吃饼干了。”</p>

    “这点我也是很同情你啊…”战士看着她这个样子也有些于心不忍“算了,刚才的话就当我没说吧。”</p>

    “如果你真的想同情我就别来烦我了,有消息我会告诉你的。”茉德莉拉看样子一点都不领情。</p>

    尴尬的笑笑,霍普勒闭嘴了。 </p>

    “霍普勒大叔…一直找不到她,赛娅会不会做傻事?”一旁的罗德担心地问道。</p>

    “你说自杀?为什么啊?”霍普勒不理解的看着他。</p>

    “我也不知道,只是看这个气氛…以为…”罗德笑着挠挠头。</p>

    “想什么呢,这种事情无非是让她郁闷一些,她肯定是找了个地方散心吧。我们担心的是她会不会趁着这个心情做出的伤害其他人的事,或者让她放弃现在的任务,这样的结果,对于她后果都是很严重的。”</p>

    “是不是就类似于‘好烦啊,我不想干了,我想休息’这样的心情?”洛特试着理解霍普勒话里的含义。</p>

    “差不多吧,怕的就是这个,本来这事和我没关系,但是她如果是因为我告诉她的这件事做出的决定,我…”霍普勒话说不下去了。</p>

    “惩罚有多严重,霍普勒大叔?”罗德被这么一说,心里担心的程度开始加重了。</p>

    “像雅思…啊不,就是禁止一段时间的活动,大概多长我就不清楚了,她这种毫无外因的主动放弃,恶劣程度很严重,惩罚不会太短的。”</p>

    “可能会有三到五年被关禁闭。”茉德莉拉那边抬头补充了一句。</p>

    “这么久…”洛特皱起了眉头。</p>

    “是啊,人能有几个五年,而且这还是建立在她没有冲动做出更恶劣事情的情况下。”茉德莉拉说话的语气似乎有些幸灾乐祸的样子。</p>

    “你这恶劣的性格绝对是因为大量的工作扭曲了吧,洛泽玛的茉德莉拉。”霍普勒眉头一皱看向人偶。</p>

    “随你怎么说,也没人会替我分担。”茉德莉拉哼了一声。</p>

    话说完没多久,茉德莉拉叫了一声“找到了!”</p>

    霍普勒听了蹭的就站起来“在哪儿?”</p>

    “天哪…”茉德莉拉脸色都变了“快去,霍普勒,她在王宫附近,被男盗贼发现的,我怕她的目标是…”</p>

    “鸦后…”霍普勒窜出了冒险者公会。</p>

    两个少年见状也想出去“你们俩哪都别去…”茉德莉拉叫住了两个少年,她的脸色也很惊慌“真的出事,在我这我还能护着你们,出了这个门我可就没法保证了,坐下!”</p>

    “洛特…”罗德有些犹豫,他还是想出去看看。</p>

    “罗德,坐下,我们不能给霍普勒大叔添麻烦。”硬拉着友人,洛特将罗德按到了位子上“不管怎么说,我们都要相信霍普勒大叔….还有赛娅。”</p>

    </p>

    霍普勒直接激发了狂血,一路往王宫跑,男盗贼发现这个情况一定会上去阻止,但是这么一刺激,万一赛娅反而被刺激着进了王宫,那可真的就全完了,想到这里霍普勒就害怕。他一路狂奔,只用了五分钟就穿越了半个城市来到了王宫门口。</p>

    消退狂血,霍普勒左右看了看,很快发现了房顶的一束亮光,不明显,但是出现的很突兀,这是盗贼们留下的标记。</p>

    等他翻身上了房顶,看到的是一堆倒在地上疼的滚来滚去的男盗贼们,而赛娅还在几个人的包围下,看起来很快就能突破了。</p>

    “赛娅!”霍普勒喊了一声,跑到了她面前“你们干什么呢,找人又不是绑人,用得着动手么?”</p>

    男盗贼看战士来了,互相看了眼,都将武器收起来了“夜莺大人,既然他来了,我们就退下了,希望您放弃这个想法。”说完他们扛起伤员们,离开了这里。</p>

    “放下武器吧?”霍普勒手搭在她的肩膀上。</p>

    “休想!”赛娅匕首划上霍普勒的手臂,战士连忙往后一退。</p>

    “你疯啦?”霍普勒吼道。</p>

    左手匕首,右手短刀,赛娅此时看起来根本不想放下武器。</p>

    “今天我做的事是取回盗贼公会的尊严。”赛娅朝霍普勒冲了过来“杀了鸦后,盗贼公会最大的耻辱就消失了!”</p>

    “是么?”霍普勒的巨斧砸在赛娅前方的地上,一股强大的冲击直接把她逼退了“帕米拉不会报复?到时候整个盗贼公会都会被女王驱逐,这就不耻辱了?”</p>

    赛娅稳了稳身形,闪到霍普勒左侧,然后再次冲上前“阵痛在所难免,但是盗贼的尊严守住了。”</p>

    霍普勒抬起巨斧朝左侧一挥,赛娅闪过了他的挥击,她一跃而起,用右手的短刀刺向霍普勒,而战士,身体压低往前一冲,来到了赛娅的右侧让盗贼的攻击落空了,然后他抬起巨斧劈向赛娅,霍普勒动作太快,夜莺来不及躲闪只能用短刀格挡,但即使用出全力,她依然被巨斧的大力击飞,虽然没有受伤,短刀却严重变形了。</p>

    “帕米拉是对盗贼公会最友好的王国,她一驱逐你们,其他王国肯定也会跟着做,你们会失去所有的活动空间,你就会成为公会的罪人,你以为等待你的会是褒奖么?”</p>

    扔掉了短刀,赛娅拿出了另一把匕首,但是她看着眼前的霍普勒,一时间似乎没有冲上去的打算了。</p>

    “如果这么做行得通,娜塔莉亚早就做了,哪里轮得到你?”霍普勒把斧头竖起来“别闹了,放下武器吧。”</p>

    “啊啊啊”赛娅大叫着她迅速移动到战士左边然后是右边,反复移动,企图混淆战士的判断力。</p>

    “何必呢,就算你是夜莺,正面战斗的盗贼面对战士也是难以取胜的啊。”完全没有去看左右闪动的盗贼,只是根据气息,霍普勒就知道她在什么方向,在最后赛娅冲上来时,霍普勒直接回身一斧,但是就在他们武器要交锋之时,赛娅消失了。</p>

    “过分了啊,小鸟!”霍普勒身形急停把手往后一抓,赛娅凭空出现在战士身后,但是还没等她挥刀,霍普勒的手直接抓到了她,然后一个大力将她按在了地上“你居然用‘穿洞’对付我?你真的疯了么?”</p>

    霍普勒这一下力量用的很大,赛娅感觉自己骨头都要散架了,剧痛让她惨叫起来。</p>

    ‘穿洞’是法梅拉只赐给夜莺的能力,也是夜莺最可怕的能力,可以无视距离空间进行瞬间移动,这是连大魔导师都无法比拟的瞬间传送,无需咏唱,无需停顿,只要脑中想好地点就可以到达,不过这个能力并不能穿过受结界和圣言保护的地方,而法梅拉也限制了他们,两次的使用间隔不能小于一个小时,作为夜莺除非面对紧急情况一般是不会轻易使用的。</p>

    “如果不是有朋友告诉过我怎么对付你们夜莺,我今天还真要被你卸一只胳膊。”霍普勒脸上神色未定,看着地上的赛娅,真有种想教训教训她的冲动,不过最后他还是忍住了。</p>

    躺在地上,赛娅的手放开了匕首“输了输了,我居然连个退休的战士都打不过。”说完闭上了眼睛。</p>

    “哼,正面面对战士,骑士都不敢说一定能赢,就算是娜塔莉亚来,不用‘穿洞’的前提,你以为她能有几成胜算?”放开了手,霍普勒坐到了一边,而赛娅却还是动不了,这一下似乎让她的行动能力受到了影响。</p>

    “老头子,你真讨厌。我只是想完成莉斯的心愿而已嘛,干嘛非要阻止我!”赛娅的语气很是别扭。</p>

    “嘁,你不是就在等我阻止你么?”霍普勒脸上带着一丝浅笑,仿佛看穿了她一般“你又不是真傻。”</p>

    “哈?我什么时候等过你了。”赛娅一脸的莫名其妙。</p>

    “那几个男盗贼根本就挡不住你吧,就算我来了,打不过我,你直接冲进王宫我也追不上你啊。你这不是在等我么?还以为自己装的挺像么?”</p>

    赛娅没有说话。</p>

    “想完成她的心愿,却也知道这么做绝对不行,所以就在这等着被我打败,给她一个交代也是给自己一个交代,是不是?”</p>

    “不是不是。”赛娅否认起来。</p>

    “我好歹也是见过她最后一面的人之一。能问问你们俩是怎么认识的么?”语气一转,霍普勒突然变得温柔起来。</p>

    “你们没见过面,如果报告书没有说谎的话。”赛娅直接拆穿了霍普勒。</p>

    “是,德普和雅思兰莉还两个小鬼都见过她,唯独我…但是她的断手是我毁掉的,没见过面,仇总有吧,我想这点报告书一定说了。”</p>

    “没见过还硬是把仇也往身上揽的人。”赛娅转过头看了眼霍普勒。</p>

    “哈哈哈”霍普勒爽朗的大笑起来“反正是有关系了。”霍普勒说着将赛娅扶起来“还疼么,小鸟?”</p>

    “啪”打开他的手,赛娅原地摆好了坐姿“我没这么脆弱”她又看了眼霍普勒,然后把头低下了,她抱住了自己的腿“既然你这么想知道,就和你说一些吧,算是你赢我的奖励了。”赛娅脸上的表情很微妙,她将匕首捡过来,月色之下,匕首表面反射着银光,透着光可以看到,匕首表面有一道印记,像是被什么东西砸过“‘出人意料的莉斯’,她啊,曾经打败过我。”</p>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