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信仰的故事 第二十四章 努力的圣女(下)

时间:2019-03-15作者:远扬为风

    “雅思兰莉您说的没错,但是这样的话我的家乡…”</p>

    “你守护好教会,教会会守护好你的家乡的。↑菠』萝』小↑说”此时的精灵脸上充满了自信的神采,虽然只是苍白的话语,但是雅思兰莉此时的语言感染力却很强“相信我,诺兰,你只需要好好地待在教会,不论是冒险者们还是我们,都会好好守护这个世界,不让他遭受任何破坏,你的家乡也一样,我们所有人都在为此努力,所以不用担心。”</p>

    被雅思兰莉这么一说,诺兰仿佛找到了希望的牵绳。她用力抱紧了雅思兰莉“谢谢您,雅思兰莉大人,您这么说我心里好多了。”</p>

    “不要叫我大人,也不需要用您,我现在不是圣女了。”雅思兰莉拍拍她的背“好了好了,瞧你哭的,我们一起去洗个澡吧,把所有的烦恼都冲走~”</p>

    诺兰听到这个提议脸上有些羞涩“听你的,雅思兰莉。”</p>

    洗完澡,诺兰和雅思兰莉换上了轻便的衣服坐在各自的床上“既然你觉醒了圣能,那么马上就要进行苦修了吧?”雅思兰莉很熟悉圣女毕业时的那一套流程。</p>

    “是啊,我也有些担心,自己能不能坚持下来。”诺兰叹了口气“不能吃东西,也不能像现在这么洗澡,就这么冥想七天,想想都可怕。”</p>

    “放心,从来没有人因为苦修饿死过,你吃不到东西还可以用圣力维持身体健康啊。”雅思兰莉解释着。</p>

    “我不是说会饿死,只是七天的冥想…雅思兰莉你是怎么熬过来的?”</p>

    “就这么熬呗,虽然一开始会很艰难,但是第一天过去以后你就不会有太多痛苦的感觉了,沉浸于冥想,时间会过得很快的。”雅思兰莉说着将腿收了起来“不如现在先跟我来练习练习,盘腿坐好,冥想一会儿试试看。”</p>

    看到雅思兰莉摆好了姿势,诺兰于是也收回了腿。</p>

    “闭上眼睛,不要说话,感受生命的律动,开始用你的理解感受这个世界。”一边指导着诺兰,雅思兰莉渐渐开始沉浸下来,两人就这么盘腿而坐,就这么,一天一夜过去了。</p>

    叫醒他们的是学院的老师,因为两人就此消失了整整一天,哪里都找不到他们,最后在宿舍里看到了正在冥想的她俩。</p>

    本来宿舍还有四个人,可以更早的发现他们,但是这些人都已经被安排去不同的教堂修习,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回来。</p>

    老师象征性的批评了两句,因为看他们俩冥想的稳定性,老师们心中还是很欣慰,这一直是高级毕业生们最难跨越的一关,很多学生因为冥想坚持不下去而重新修习,诺兰对冥想的适应能力看起来很好,于是并没有进行实质性的处罚就放他们回去上课了。</p>

    雅思兰莉回到学院区就听佩妮说洛特已经醒过来了,茉德莉拉怎么都联系不上自己,只能通过水镜找到了佩妮,为此后来雅思兰莉还特地向茉德莉拉道了歉。</p>

    在学院区的课程并不是只有理论课,实际训练是少不了的,作为在冒险者公会活跃多年的冒险者,雅思兰莉在实战技巧方面无可挑剔,但是低级学徒并不会考这些,更多的是低级圣言的训练、体能训练还有圣力负担的训练。</p>

    这三项原本的考核判定标准,雅思兰莉都是足以满分的。精灵体质即使再松懈,体能和圣力负担都远超人类,所以这两项雅思兰莉并不在意,反而是对于低级圣言的训练,雅思兰莉异常执着。虽然她原本的技巧已经足够满分,但自从获得进入训练场的权限后,她就开始偏执的一遍遍的反复练习。</p>

    “你太过依赖自己的圣能了,除了禁术其他的圣言你还记得什么样么?全部给我回去重练。”这是法修斯的原话,一连串的批评声让雅思兰莉触动很大。对于法修斯的这些批评她并不怨恨,她被这么一说也觉得自己在“天使事件”中的表现那么差,很大原因也是因为对于防护圣言太不熟练,其他圣言也差强人意,一旦圣能被封印她的战斗力就直线下降,因为高傲而培养起来的战斗风格必须摒弃,不能再这么下去了。</p>

    以后的每次放学她都不再马上回宿舍了,将自己一个人关在训练场里,从低级的圣言,到中级的圣言,再到高级的圣言,除了自己最擅长禁术外,所有的圣言她都开始一遍遍的反复练习,咏唱速度,释放速度,释放精准,即使早已远远超越了满分的判定标准,她还是一遍遍不停的练习,不停地强迫自己,整夜不休。</p>

    一开始几天还好,但同宿舍的诺兰接着发现雅思兰莉已经不怎么回宿舍了,这让她很奇怪。精灵的踪迹不难发现,她很快发现了训练场的雅思兰莉,在规劝无效后,练习场上从此又多了一个身影,而雅思兰莉也因为顾及她,不敢再整夜整夜的练习了。</p>

    “诺兰你觉醒的圣能让你并不需要精通战斗,没必要和我一起受苦吧。”雅思兰莉此时正释放着光之壁障,这是一种高级圣言,是专门用来阻隔吸血鬼的,极强烈的光芒附加极高的温度,整个壁障看似是防守,更像是进攻。</p>

    “精益求精总没有坏处,留你一个人在这里,我也不放心啊,就算我只是用来‘转移’的,也难保我没有需要上战场的那一天。”诺兰的光之壁障这时也释放完成,不过明显能看出要比雅思兰莉的黯淡一些。</p>

    “你释放的时候圣力集中度不够,再来一次。”雅思兰莉笑了,这种一起成长的日子,过去从没有体验过,那时候的自己只知道埋头苦练,除了老师的关心,其他人都和自己不熟,疯狂的自我磨练,却最后什么都没有得到而回到了这里,回到了曾经苦练的地方,雅思兰莉看着旁边认真的诺兰,突然感觉自己是不是做了一个梦,这个梦刚刚醒了,自己其实从来没有离开过这里,自己还是曾经那个努力的学徒,老师其实就在远处看着自己。</p>

    </p>

    “您还没有休息么?伯利兹大主教?”法修斯正准备离开办公区的大楼,看到大主教的房门虚掩,他敲门后走了进来,大主教并不在办公,而是在阳台向外眺望,手中的权杖仅仅是反射着夕阳的余晖就显得十分灿烂夺目。</p>

    大主教是教会的代行者也是领袖,不过他连接的不是父神,而是大天使长,教会的代行者只能接收神谕,并没有被赐予任何力量,唯一被赐予的只有这根权杖,权杖是教会代行者的象征也是教会领袖的象征,作为大主教片刻不能离手。</p>

    伯利兹看上去和法修斯年纪相差不大,这里是办公区,眼前只有礼拜堂高耸的尖顶,不过他似乎在看的并不是眼前。</p>

    “你的学生也没有休息啊。”伯利兹的声线苍老一些,不过依然健硕有力。</p>

    “她是卓椰丝的弟子,可别把我扯进去。”法修斯走到大主教的办公桌旁,若无其事的为自己倒了杯茶。</p>

    “现在是你学生这可没错,你也过来看看吧,她已经这么努力练习五六天了,再这么下去精灵的身体也受不了啊。”</p>

    “累垮了好。”法修斯品着茶并不想去看“多累垮几次,她就有长进了。”</p>

    “要不要这么严格啊…”转过身,拄着权杖伯利兹回到了房间“坐。”他和法修斯对着桌子坐了下来“作为精灵她才一百岁,好年轻呢,这么折腾,卓椰丝知道了可不会轻易放过你。”</p>

    法修斯哼了一声“谁让她已经不在了呢,如果卓椰丝能好好引导那孩子两百年,哪里还需要我操心。”</p>

    “所以你现在就这么折腾那孩子?”</p>

    “她的确还年轻,但我们俩可是人,就算圣地结界再怎么延缓我们俩的衰老,我们可没有第二个一百年了,等我离开了,这个副主教的位子还能交给谁呢?她必须尽快成长起来。”法修斯句句都是真心话,不过句句都不那么好听。</p>

    “你是看死了必须是那孩子咯,如果不是精灵不能做大主教,你怕不是还要逼我让位呢。”说这话的时候伯利兹脸上还带着笑意。</p>

    “瞧你说的,卓椰丝走的时候把副主教给了我,我只是还给她的学生。”原本非常大逆不道的话在两人的交谈中却显得十分随意,两人的关系应该是极为亲密了。</p>

    “还是当年我们三人都在的时候好啊,三人议会,再也没有了。”伯利兹感叹着。</p>

    “说起来,莫萨斯你了解多少?”法修斯喝着茶突然提起了大魔导师。</p>

    “她好像做了大魔导师没多久吧,怎么了?”</p>

    “我一直很疑惑,她为什么要向教会告状呢?决策失误这类的问题不应该是冒险者公会负责的么?”</p>

    “这件事啊,这当然是因为不想为难那孩子,但必须要给她一个教训。”</p>

    “这样…”</p>

    伯利兹摊开手解释道“如果向茉德莉拉举报,不管茉德莉拉多想护着那孩子,按照条例她肯定得被开除,但是向我们举报,雅思兰莉不会受多大影响,最多就是像这样吃点苦罢了。”</p>

    “这点我倒是也想过,不过我还是没理解莫萨斯和雅思兰莉什么关系,为什么会手下留情呢?”</p>

    “可能是比较欣赏吧,这得问她本人了。”说到这,伯利兹突然又笑起来“对了,我和娜塔莉亚还为这次举报打了个赌,你想听听么?”</p>

    “什么?”法修斯露着似笑非笑的表情“你们赌什么?”</p>

    “娜塔莉亚和我赌五个金币,她赌你一定会放过那孩子。”</p>

    “那你输了咯?”</p>

    “不,我和她一样,也赌你放过她。”说完伯利兹哈哈大笑起来。</p>

    法修斯被整得脸有些红“别说闲话了,有件事我得和你报告一下。莫萨斯,给了我一样东西…”</p>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