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信仰的故事 第十四章 密言

时间:2019-03-15作者:远扬为风

    太阳历 1728年 10月 密言教会</p>

    这里是黑暗的殿堂</p>

    这里充满了你要的一切</p>

    这里除了黑暗什么都没有</p>

    佝偻着身躯的生物在四处挪动,禁忌的咒文在周围回荡,蓝色的冥火四散飞扬。■菠&萝&小■说</p>

    密言,与圣言相对,与光明相对,黑暗在这里汇聚,无数渴望禁忌的生物在这里苟活,他们共同侍奉一个伟大的主人,他们相信他终将成为至高无上的存在。</p>

    这里是密言教会的大殿,也是密言教会唯一的据点,黑暗与光明对抗,最终只能寄宿在这最后的壁垒里了。</p>

    虽然杜绝了光明,但是大堂内部的结构其实和圣言的大教堂是一样的,这里也有高高的讲台,讲台背后是属于魔神的符号,四周的雕花也充满了地狱的风格,如同要彰显自己的光明的对立面一样,这里与圣言教会的大教堂结构完全一致,图案却截然相反。</p>

    一个清脆的脚踏声打破了大堂的寂静。</p>

    “z,你回来了。”大殿上一名带着黑色兜帽的法师发出了苍老的声音。</p>

    “嗯”z点点头,她从黑暗的通道中走到教堂中央,这里看起来因为没有光而漆黑一片,但这只是普通人的肤浅,她的眼中无数的灵魂在这里穿梭,她们相互招手奔忙在房间内,热闹的程度如同冒险者公会一般,灵魂们服务的对象是那些蹲坐在地上的黑袍法师们,这些人正低头咏唱着各种不同寻常的咒文,他们永远不会停止,直到自己也成为这些灵魂中的一员,他们希望看到这禁忌背后的真相。</p>

    z将自己的兜帽脱下,那是一张女人的脸,但是当幻象褪去,原本丰满的躯体瞬间变成了一具白骨,骨头们如同失去支撑一般散落在了地上,而z已经化成了灵魂,缓缓飘近讲台前的法师。</p>

    “偶尔变回人的感觉如何?”黑袍法师问她</p>

    “依然是冰冷的,自从变成灵魂,不管做什么,都没有什么区别。”</p>

    “那看到自己昔日弟子的感觉又如何呢?”</p>

    法师的话让z犹豫了一下“你说哪一个?其中一个已经去了魔神身边,另一个,还没有睁开眼睛。”</p>

    法师笑了,骨头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响声“主人有了新的指示。”</p>

    “我知道,‘艾斯卡’已经找到了。雅思兰莉告诉我了。”z毫无目的的在法师周围盘旋起来“这也许就是命运吧,你们寻找了这么久,最后却是他主动现身在魔神面前。”</p>

    “雅思兰莉?她是怎么知道的?”黑袍法师想了想“她也认识‘艾斯卡’?”</p>

    z点着头“雅思兰莉当然认识‘艾斯卡’,她掌握了所有天使圣像的构筑方法,‘艾斯卡’的样子她塑造过无数次了。”</p>

    “那你是怎么解释的?”这个情报有些棘手,法师并没有想过这件事会让圣职者知道。</p>

    “我让她不要报告给圣都,并且告诉她魔神这是为了保护天堂而不是另有目的。”</p>

    “她信了?”这并不是一个可以轻易说服的事情,法师有些不相信。</p>

    “我暗示了自己的身份。”灵魂的话语如咏叹一般优美而哀伤,特别是说到这里,语气变得格外哀婉动人。</p>

    “你说了你是卓椰丝?”</p>

    “不!!别这么叫我,我是z,我是z!!!”原本安静的灵魂被法师无心的话语激怒了,她朝法师吼着,但是死后的声音太过尖细,怒吼如尖叫般刺耳。</p>

    法师连忙伸出手穿过了灵魂的身体蓝色的光芒在灵魂体内闪耀“冷静下来z。”在魔力的作用下,z的情绪逐渐安定了下来。</p>

    看到灵魂已经逐渐安定,法师这才继续说道“主人赞扬了德普,说他很优秀。看来你把他教的很好。”</p>

    “是啊,很优秀。”z被这股魔力影响变得很虚弱,声音轻了不少,她想要抓住法师的手,但是灵魂体的她穿过了**,她发出哀怨的声音飘到了一边。</p>

    “主人接下来的指示”法师的手散发出一道蓝色的光芒,光芒缠住了z的灵魂,z用手抚摸这股光芒,两者互相交融持续了十秒钟,最后光芒在她的体内消散了。</p>

    “我明白了。”虽然是答应,但是z的语气似乎有些不情愿</p>

    “怎么了?难道说你不想再变回那个样子?”法师一眼看透了z的想法</p>

    “是啊,虚伪的样子远不如现在轻松。”z也很坦白“假的终究是假的,变回那个样子也不会让我有一丝改变。”</p>

    “但是任务必须完成。”法师一挥手,原本散落在地上的白骨重新又站了起来,z俯身如同穿衣服一般钻进了骷髅里,然后表面再施展一次幻象,一个女人的样子重新出现了,将散落的衣服重新穿好,z看了看自己这双秀美的手“刚回来又要走了,而且这一次也许我会离开的长一些。”z又抬头看看周围那些飘荡的灵魂“好想解脱啊”</p>

    “你放心的了你的弟子么?如果你同意,我可以放你自由。”法师太了解她了,但凡尚有一丝未了的心愿,z就不会同意沉睡,除非过上千年,不然这个灵魂绝不会安息。</p>

    “我有一个要求。”z再次缓缓的飘向法师</p>

    “德普离开了,你担心没人保护你那个弟子了?”法师再次看穿了z的想法。</p>

    z愣了,没有说话</p>

    “她很安全,她会沐浴在圣光之下的。你还不了解法修斯么?”听口气法师似乎很了解那人</p>

    “你是不是窥视了我的过去?”</p>

    “你无权拒绝我,灵魂。作为你的主人,我可以做任何事。”法师这句话的语气并不友善,因为他看出z有些愤怒,但是主从立场决不能动摇“去完成你的任务吧。”</p>

    这是命令</p>

    z无法违抗,现在的她只不过是一个苟存在世间的灵魂,如果愿意,她随时都能安息,可是她不能,z转过身看向大堂中的入口,她想象着外面的阳光,阳光是多么的温暖而柔和啊,但是她现在却无比的讨厌它。</p>

    </p>

    洛泽玛的故事还在继续</p>

    当霍普勒的训练正式开始后,两个少年着实是笑不出来了,噩梦的一天从起床的瞬间就开始了。早起之后并不能吃早饭,他们俩被命令绕着旅馆周围跑步,根据霍普勒的估算他们现在极限是五圈,以后还要随着情况增加圈数。</p>

    但是在一圈后,两人就已经有些不行了,两圈时跑步的速度就大大降低了,霍普勒都看在眼里,于是在第三圈的时候他拿起斧头跟在他们后面跑起来。</p>

    “都给我加快速度!”霍普勒一吼,两个少年回头一看身后的大斧头,心里都吓了一跳,他们只能拔腿玩命跑起来,不管会不会累死,被这斧头砍一下,那是死定了啊。</p>

    这样的效果虽然不错,但是这一吼把清晨的寂静打破了,很快,女店员从旅馆门出来,她本想叫住霍普勒,像前天一样教训一下他,但是当她看到挥舞着巨斧的壮汉一脸的凶相从她眼前跑过时,一点想法都没有了,女店员假装若无其事的转过身,关上了旅店的门。</p>

    简直地狱的跑步之后是基本的挥舞练习、还有跳跃练习、躲闪练习,训练没有拿真正的武器,而是拿着普通的棍子挥舞。跳跃与翻滚都被要求了次数和动作幅度,霍普勒全程监督他们的训练,等到这些训练全部结束,并且让霍普勒满意了,三人才回到旅店吃早饭,这时已经早晨了。</p>

    其实这些训练强度足够了,但是内容却远远不够,霍普勒心里明白,但是他的立场可以教授的东西很有限,只因为他们俩不是战士。如果再往下教就是一些基本的挥舞斧头的套路了,这他是不能教的,对于斧头挥舞相关的体能训练他也不能教。最后他想了一个取巧的方式,在两个少年观看完一天的角斗场战斗之后让他们自己回忆他们喜欢的招数,然后他们自己互相演示,霍普勒经过挑选完善以他们的选择为基础进行编纂组成专项的训练和独特的战斗技巧,虽然是学的杂了些,但是只要训练充分加上实战经验是足够作为冒险的资本的。</p>

    但是由于只过了一天,看到的内容并不多,所以暂时霍普勒只能将他们感兴趣的招数记下来,需要一些时间的积累他才能编出一套初步的招数。</p>

    于是吃过早饭以后,他们启程再次向角斗场出发。而且这一次他们就不能乘坐马车了。</p>

    虽然霍普勒记得路所以不会迷路,但是路途毕竟遥远,这么走要穿过半个洛泽玛才能到达城外,外加早上已经进行了大量的体力训练,少年们一路走的是相当艰难。霍普勒带着他们,这次并不要求速度,走走停停也可以,除了保证方向不错以及不使用代步方式,霍普勒一路上还是很宽容的,他也观察他们的情况,看到他们实在吃不消了也会主动让他们坐下来休息。</p>

    “大叔…呼呼呼…”洛特喘着气,头上豆大的汗水和瀑布一样落下,他接过霍普勒递来的水袋咕咚咕咚的喝了个痛快“大叔,为什么我们非要走着去啊,这么辛苦是为了什么啊。”</p>

    霍普勒很清楚他们俩一定会不理解,于是趁着洛特提问他也解释起来“这么做第一是锻炼你们的耐力,第二是锻炼你们的意志。特别是你洛特。”</p>

    “我?”</p>

    “我看得出罗德其实有一些底子,但是你完全没有,昨天给你们的测试也看得出你平时是擅长用一些小聪明的,以前如果遇到打架的事情,你一定都是靠罗德解决的吧?”</p>

    “我可从来没害怕过”洛特争辩道“虽然的确我不怎么动手。”</p>

    “那就是了”霍普勒摸摸他的头“你的勇气我不怀疑,但是你的战斗意志缺乏锻炼,作为冒险者你可能经常会陷入各种困难的环境或者干脆处于绝望的情况下,如果这时你的意志崩溃了,那就如同提前宣判了自己的死亡。所以这一路,你们俩就当是个锻炼的机会,好好忍住吧!”霍普勒说完用巨斧砸了下地面,少年们吓得都跳了起来“休息好了就继续走!”就像赶羊一样,霍普勒叫着挥着,两个少年只能继续起身往前走了。</p>

    罗德其实并没有比洛特好,虽然的确训练上他的体能要更好些,但是意志力却更薄弱,汗水不住的滴下,两脚虚如无物,左晃右晃的让人感觉他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p>

    但是只要霍普勒的斧头往地上一砸,两个萎靡的男孩突然就又来了精神,有模有样的继续往前走。</p>

    到了角斗场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至少是有个位子可以坐下了,两个少年就这么瘫坐在了观众椅上,但是霍普勒的监视下他们还是不能休息的,霍普勒让他们认真观看每一场角斗赛,也为了他们自己能找到喜欢的招数,这一次知道了这层关系以后,两人也是抬起兴致努力看,努力记,因为不仅是觉得好厉害就可以学的,他们必须自己能复现出招数才行。不过能把自己觉得帅气的技巧让霍普勒教会自己,对他们的诱惑真的挺大的。</p>

    不过因为是下午,所以也看不了太长时间,到了傍晚他们又踏上了归路。在回去的路上两人无精打采的往前挪动脚步。这比来时的速度更慢了。因为虽然坐了休息了一会儿,但是重新走起路来这种酸痛感变得更剧烈了。但是霍普勒完全没有一点同情的意思,要么回旅馆睡觉,要么直接睡在大街上明天接着走,他就这么冷酷的向少年们表明了态度。</p>

    人在绝境中往往可以超越自我,虽然这并不是多严重的情况,但是对于少年们来说的确是绝望无比了,忍受着巨大的**痛苦,他们就这样一步步的往旅馆走。</p>

    到了旅馆,已经是深夜。但是晚饭早就没有了。</p>

    两人绝望的回到房间,躺在了床上,虽然很饿,但是既然没东西吃也只能饿着了。他们此时都希望睡眠可以带走自己现在的痛苦。</p>

    然而过了没多久,一股食物的香味传到了鼻子里。</p>

    “这是…肉的香味!!”罗德使劲闻了闻“这不是幻觉吧?”</p>

    “是肉!是肉!!”洛特也叫起来,他想撑起身体,但是酸痛感让第一次尝试失败了,他于是努力把自己往床沿蹭,接着床沿才站起来,他用手一拉也把罗德也带了起来。</p>

    正当他们要开门出去看看,门自己开了。霍普勒端着一碗丰盛的晚餐走了进来,他径直走到桌子边,将晚餐放在了桌上。</p>

    两人一时间有些不敢相信。</p>

    “大叔…这是….”洛特指了指桌子上的食物。</p>

    “我向老板借了下厨房做了点吃的,你们快吃吧,你们这样的训练量决不能饿肚子。”霍普勒把椅子拉开,示意他们过来坐。</p>

    “大叔你还会做饭?”罗德缓了过来,他连忙坐下来</p>

    “看着不像么?”霍普勒哈哈哈的笑起来“可能我做的不是太好吃,但是冒险者必须学会自己做饭,特别是野外,食物特别重要。所以你们以后也得学。”</p>

    洛特听了不停点头,手上也完全不停“其实我们俩也会一些基本的,但是只会野外自己烤一下的吃法,厨放可不会用。”</p>

    “哈哈,以后我来教你们吧,等第一期训练结束以后。”</p>

    “大叔你也来吃吧,你别看着我们吃啊。”眼睛瞟了眼霍普勒,罗德抬头说道</p>

    霍普勒摇摇头“这点哪里够我们三个人吃,你们俩吃完,我还得给自己再做一份呢。”</p>

    “那大叔你先去做吧,待会盘子我们送下去就是了。”洛特说道</p>

    听到这话霍普勒摇摇头“你们现在”说着他表情微妙的盯着两个少年“还站的起来么?”</p>

    听到这话,一股酸痛感就从两腿处传来,因为看到食物太兴奋,完全忘记了这件事,此时被这么一提醒,少年吃的速度都慢下来了。</p>

    “所以我还是等你们吃完端下去吧。”</p>

    “大叔,我们这么累,你一点感觉都没有么?”洛特难以置信的看向大叔,霍普勒此时一脸的轻松,真的看起来毫无感觉。</p>

    “这种程度对我来说连累都称不上的。只是你们太弱了啊。”老战士看向少年们,突然想起自己在战士公会被训练的场景,现在想想还真是一模一样呢。</p>

    第二天如期而至,酸痛感也如预期一般发散开来,少年们躺在苏醒后就开始浑身酸痛。但是在霍普勒的威逼下,就算是骨头折了也必须起床,他们拖着极限负荷的身体继续前一天的项目。</p>

    “我知道你们很辛苦”霍普勒坦言“但是没办法,你们已经二十岁了,现在开始训练已经晚太多了,必须加大强度才能赶上其他人。放心,你们俩约克账户的密码我都知道了,哪天你们其中一个累死了,我会把遗产交给另一个的。”</p>

    霍普勒的语气是如此的温柔,但是内容却无比绝望“大叔,你是恶魔么!?”罗德惨叫起来</p>

    “罗德,加一圈。”霍普勒脸上露出了微笑。</p>

    </p>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