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信仰的故事 第十一章 姑获鸟(上)

时间:2019-03-15作者:远扬为风

    太阳历 1728年 10月 圣都吉尔斯德,盗贼公会总部</p>

    露琪亚,盗贼公会的会长,被称为“姑获鸟”的女人此时正坐在椅子上撑着脑袋看着桌面,桌面上立着一个小雕像,刻的很精致,脸部和露琪亚非常相像。』菠﹣萝﹣小』说</p>

    露琪亚的模样,最大的特点应该就是头发了,普通人的头发多半是金色或是红色,唯独露琪亚天生黑发显得格外特别。因为经过她审问的犯人没有一个可以保住秘密,她的名气从盗贼公会内部传了出去,因为黑色的头发和喜欢从人肚子里钻出来的魔物姑获鸟的羽毛颜色相近,她便得到了“姑获鸟”这样的外号。露琪亚也挺喜欢这个外号的,所以很快这就成了她的代称。</p>

    就在姑获鸟发呆的时候房门被推开了“会长,人已经准备好了。”</p>

    “知道了,伊妮丝。”露琪亚说着把小雕像摆到了桌子边,伊妮丝是她的副手,作为副会长帮着她处理不少事务,而且专门负责与“夜莺”们的接洽。</p>

    “那是约瑟夫大人送的么?”伊妮丝注意到了小雕像,一个箭步冲了过来。</p>

    露琪亚见状一把将雕像藏在怀里。</p>

    “给我看看啊,会长~”伊妮丝撒着娇。</p>

    “干什么啊,我们还有正事呢。快走!”露琪亚把雕像扔桌上,反手推着伊妮丝往前走。</p>

    “明明喜欢的不得了,自己又不肯主动见他,快四十岁的人了啊,再过几年身体可就吃不消了啊~”伊妮丝作为副会长很年轻,但是说话总是一副没大没小的样子。</p>

    露琪亚脸唰的红了“说够了没啊,走啊,人家是代行者,没有接班人…不能…”</p>

    “他总有退休的时候,怕什么的。”伊妮丝虽然不情愿,但还是被推着出了房门“这么小一个东西就让你盯着发呆一天,他要是吻…”</p>

    “打住打住”露琪亚捂住她的嘴“说正事。”此时姑获鸟表情已经很红了,不过说到正事伊妮丝也识相的点点头。</p>

    “莉斯那边都整理好了么?”露琪亚松开手,两人沿着走廊朝前走。</p>

    盗贼公会总部位置在圣都的首都吉尔斯德某个不确定的地下,除了盗贼自己没有人知道该怎么进入,整个公会由许多个走廊和房间组成。不过原本阴湿的地下在盗贼们多年的经营下,环境已经大为改观。不仅拥有充足的光源,而且空气也很干燥,除了千篇一律的砖墙有些让人无聊以外,其他都还不错。</p>

    这里除了日常办公,还拥有审讯室和监狱,这两个地方尤其臭名昭著,审讯室的残酷因露琪亚而声名远播,监狱中也关押着不少毫无战斗力的普通人,有一些还是终生监禁,被关押在盗贼公会的犯人几乎比死都难受,因为盗贼本身并非狱卒,因此他们的生活毫无保障,即使你仅仅只有数年的刑期,也不一定能活到出狱。</p>

    作为教会命令的执行者,他们的权限更是凌驾于王国之上,再加上这些残酷的东西,使得除了帕米拉没有一个国家欢迎他们。</p>

    “嗯,个人物品都整理好了,只要她的遗体回来就可以安葬了。”说到莉斯两人的脸上都不太好看。</p>

    “还在莫萨斯那边,暂时拿不回来,东西整理好先放着吧。和她关系比较好的几个都通知到了么?”露琪亚和伊妮丝一路往前走,路上不时会遇上盗贼们,这些盗贼会主动向会长和副会长问好。</p>

    “恩,他们都在赶回来,希望都回来之前莫萨斯那边能结束。”伊妮丝的语气很担心大魔导师那边的进度。</p>

    “我会催一下的。”露琪亚点了点头“娜塔莉亚给的人情况怎么样?”</p>

    “已经准备好了,根据你的交代,女的暂时关着,男人现在已经做好了准备。”</p>

    “娜塔莉亚真会给我找事。”露琪亚嘟哝了一句。</p>

    “听她的语气似乎挺急迫的,所以我就同意了。”</p>

    “那两个人送过来的时候都吓成那样了,真的需要我来审么?就算是有geis,也不必指明我吧,她想给那家族报恩是她的事,还拖着我也一起来,这是不是有些过分?”露琪亚牢骚发个不停“我很忙诶。”</p>

    “忙着对一个小雕像发呆么?”伊妮丝笑了起来,她并没有顺着话去评价娜塔莉亚,在她看来“夜莺”的委托通常都比盗贼公会本来的工作要更危险同时也更重要,所以娜塔莉亚的委托肯定不止是出于私情。</p>

    露琪亚听了也跟着笑了,虽然嘴上这么多牢骚,但是在日常工作之余还能做一些审讯工作也是难得的消遣,她本人并不抗拒这活,所以她才没有拒绝。就算是“夜莺”首领,现任的代行者也没办法逼着现任会长做她不愿做的事情。</p>

    “好了,让我看看娜塔莉亚都没办法撬开嘴的人到底有多大本事吧。”两人已经走到了审讯室的门口,调整了一下表情,露琪亚推开了门。</p>

    门内,直接看到的是一个全身**的男人被结实的绑在一张邢台上,邢台很大,左右的锁链牢牢的将男人绑住,那个男人大叫着,嘴张的很大,表情非常的痛苦。在他身边站着的是几名穿着白衣服的人,白衣上布满了块块血渍。</p>

    “怎么样?”露琪亚问道</p>

    白衣们摇了摇头“罪犯精神已经崩溃,很怪异的是他就是不说情报,这种情况很少见。”</p>

    “你们下去吧,接下来交给我和会长了。”伊妮丝打发着白衣下去,两人走近邢台看了看这个男人。</p>

    “贝利?穆尔丁?”露琪亚念着他的名字“你好,我是盗贼公会的会长露琪亚,如果你有幸听过我的名字的话希望你明白一点,你如果想接下来不用受太多苦,现在就把能说的都说出来,好么?”露琪亚俯身擦着贝利脸上的血污,男人痛苦的挣扎着张开大嘴却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p>

    “她们没把他嗓子废了吧。”露琪亚抬头问伊妮丝。</p>

    “当然没有,这些呜呜声是他自己发出来的。”伊妮丝也奇怪,她靠近贝利“说话,说人话?”她拍着他的脸。</p>

    “说…说不出来…”贝利哭起来,样子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p>

    “你不是装的吧?”露琪亚笑着俯身靠近他的耳朵“如果你再不说我就把你夫人的身体切开,把她的肉一块块喂给你吃掉。”话说完贝利突然剧烈的挣扎起来,他张开大嘴,他使劲张开嘴但就是什么都做不到,如此悲惨的样子惹得一边的伊妮丝笑了出来。</p>

    “别逗他了”伊妮丝拍拍贝利的脸“你夫人很安全,她没有直接犯罪,所以只要关上十几年就可以了。”</p>

    但是伊妮丝的话并没有任何的安慰效果,贝利在一阵抽搐之后晕了过去。</p>

    露琪亚直接一拳击打在贝利的腹部,男人蹭的又睁开了眼睛“至于你的下场,就要看你的表现了。”贝利痛苦的哀嚎响彻了整个审讯室。</p>

    “是‘言令禁制’么?”伊妮丝对现在的情况进行了一个猜测。</p>

    “肯定是。”露琪亚头也不抬,从一旁拿起一把小刀“帮我按好他,别让他乱动。”</p>

    伊妮丝用手按住贝利的手臂,剧烈的颤抖顿时小了很多。</p>

    “贝利,听好了,我现在会在你脖子上划一个口子,也许会流不少血,但是只要你配合,我就保证你能活下去,如果你乱动,你必死无疑,明白了么?”一边提醒,露琪亚已经将刀顶在了合适的位置了“明白就说明白。”</p>

    “明..白…”贝利的声音颤抖的厉害</p>

    “尽量放松自己,不要紧张,有任何感觉都不要紧张,你能不能活下去就看你自己了。”露琪亚说着已经在脖子上划开了一道口子,血从脖颈这里开始喷涌而出,同时一股蓝色的光芒从伤口中不断渗透进去,场面很诡异。</p>

    “倒是我做副会长以来第一次看你对付言令啊。”伊妮丝看着喷涌出的满地鲜血,表情十分平淡,处理这些血看起来已经是习惯了,她对露琪亚的具体手法更关注一些。</p>

    “认真看,这种人不是能经常遇到的,我不在就要你来做了。”会长提醒了下副会长“中言令的人,除非是厉害的魔法师破除言令,不然靠审问是没结果的,我现在用魔力代替血液流进了他的脑袋,这样就可以控制他的大脑,从而绕过言令直接窥视到结果,只要不是‘geis’限制的东西,肯定能知道。”露琪亚耐心的向副会长解释着“你以后找一些罪犯试试手,这个不难学。”</p>

    “那之后这个脑袋怎么办,你不可能永远这么控制他吧?”伊妮丝看着露琪亚的手部动作模仿了起来。</p>

    “如果是死刑犯就杀了,像这样的我撤出魔力会把伤口合上,血弄进去一些,能醒过来最好,醒不过来也能保持生存状态,刑期到了就处理了。”露琪亚轻描淡写的讲着,随着魔力不断涌入,她逐渐掌握了贝利的大脑运作“我要开始窥视了,给我找张椅子。”</p>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