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信仰的故事 第四章 幻想花园(上)

时间:2019-03-15作者:远扬为风

    当天晚上,霍普勒悄悄的抱着睡着的洛特来到了雅思兰莉的房间,他推开门,看到的却不是雅思兰莉,而是坐在椅子上的茉德莉拉。∈菠ξ萝ξ小∈说</p>

    “来了?”雅思兰莉从左边闪了出来。</p>

    “嗯。”霍普勒轻声应道,他用警惕的眼神瞟着茉德莉拉。</p>

    雅思兰莉小心的接过洛特把他放在了自己的床上,然后用手戳了戳他的脸。</p>

    男孩儿迷迷糊糊的被手指戳醒了,他睁开眼睛“你…啊!雅思兰莉大人!!”他一睁眼看到雅思兰莉的样子吓得叫了起来。</p>

    “嘘!”圣女连忙捂住他的嘴“小声点,大家都休息了。”</p>

    “霍普勒大叔?茉德莉拉小姐?我记得我应该睡在我自己房间里吧,这是怎么回事?”洛特环顾了下周围,发现这根本不是自己的房间。</p>

    “这是我的房间”雅思兰莉坐在床边将洛特扶起来“把你叫过来其实是想问你一些事。”</p>

    “就是你当初答应我们的,你还记得么?你说过一切结束了你就...”茉德莉拉插嘴进来提醒他。</p>

    洛特神色立马警惕起来“雅思兰莉大人…我…”</p>

    “果然你还是不想说…”看到洛特表情的转变雅思兰莉就明白了,此时洛特的表情是市井之人特有的圆滑样子,根本不需要听他讲什么,圣女站起来“那可能要委屈你一下了,孩子。”雅思兰莉全身散发出金光。</p>

    洛特感到眼前一阵晕眩,金光晃了一下眼睛,当他再次睁开眼,周围的场景居然不一样了“这里是…”</p>

    “在这里会不会感觉很熟悉?”雅思兰莉手在空中一挥,原本的房间持续产生着变化,不仅房间内的装饰,从布局,到窗户的位置都在发生改变。接着房间内开始出现许多画架,还有几个大衣柜,瘸脚的书桌,这空间感也明显要比原本的房间要大许多,这一切似乎是有意在还原什么地方。</p>

    “这也是禁术级别的吧,雅思兰莉?”霍普勒也同样惊讶的看着周围的奇妙变化。</p>

    “这些都是幻觉,是审判系圣言中的禁术——幻想花园。”雅思兰莉找了张椅子坐到了洛特身边,现在洛特的床小了很多,已经坐不下第二个人了。</p>

    “代价是什么?”霍普勒担心的追问道。</p>

    “使用者会精神失常。不过我有虚假咏唱所以没关系。”雅思兰莉说话的语气显得很无所谓。</p>

    “负担很大的哦。”茉德莉拉提醒着她,虽然不会受到禁术的反噬效果,但是相对的使用禁术时雅思兰莉需要消耗的圣能要额外多出不少,幻想花园这种强度极高的圣言对她的负担是相当沉重的。</p>

    “不会太久的”雅思兰莉的语气坚决,现在谁也阻止不了她探究真相,她的眼睛盯着洛特“好好想想,孩子,这里是对你很重要的地方吧。”</p>

    洛特看着这个地方,回忆如潮水般涌现“这里是我和罗德曾经一起生活过的屋子。”</p>

    雅思兰莉此时张开双臂正面抱住了男孩“洛特,我需要知道当初罗德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一定还记得吧。相信我,洛特,我是想救他。”</p>

    洛特看着熟悉的房间,感受着雅思兰莉温柔的拥抱,他想起了圣女和自己在那个地方经历的多次生死,这不可能是虚情假意….吧“好吧,我说。”洛特终于放下了戒备心。</p>

    三个人都缓了口气,尤其是霍普勒,虽然他对于教会的审讯不太了解,但如果洛特硬是不肯说,他觉得雅思兰莉一定还会有什么其他手段,而且是不那么温柔的手段。</p>

    洛特看着三个大人,握紧了双手,沉默了一会儿,他整理着自己的记忆。</p>

    “要喝水么?”雅思兰莉摊开手一杯水凭空出现在手中,一旁的霍普勒惊讶的差点叫出声,不过既然是幻境,这种离奇的事情也没什么奇怪的,战士这么劝着自己。</p>

    洛特接过水杯喝了一口,水是熟悉的味道,有些苦,是在这个房子里的时候每天喝的水,洛特咂摸着水的滋味“谢谢您,雅思兰莉大人,谢谢您让我重新回到这里。”</p>

    “有想起什么能说的了么?”茉德莉拉追问起来,一旁的她此时依然坐在之前位置的椅子上,不过那里的门已经不见了,椅子的样式也变了,有好多画架围绕着她,看起来应该是曾经有一个画家时常坐在那里创作。</p>

    洛特点点头,他的表情显得有些悲伤,不过他没有继续沉默下去“自从罗德签了这个geis之后我也有影响,好多记忆就像是朦胧的雾一样在脑袋里,想不清楚也看不清楚。我能清楚地认知到的只有我遇到了他,认识了他,和他一起在这生活了一年多这几个事实,怎么遇到的,发生了什么我都想不起来,我清醒的记忆最早也只是到剧变的那天下午,再之前的事情我无能为力。”</p>

    有geis的限制并不意外,雅思兰莉点点头表示理解“那你说说那天下午到底发生了什么?”</p>

    洛特努力回忆着,事情过去了那么多年,可当时的场景依然历历在目,他只是在想如何表达出来“那天下午我走在街上发现罗德倒在了街边,我上去扶他。我记得罗德很快就醒了,起初我以为没事了,可是马上我就发现罗德既不会说话了,也不会走路了,就如同一个婴儿一样。我试着想找人,但是我突然也想不起谁认识他,谁认识我,我们住的房子又在哪儿,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p>

    “姓氏被剥夺会有这么严重的影响?”霍普勒进了门开始就一直是一脸的惊讶,现在依然。</p>

    “如果那是一个把家族看的比生命还要重要的人,一切有关的东西都冠以家族之名的话,被剥夺了姓氏那就等于杀掉了他。”茉德莉拉点头表示理解“反而是洛特,这件事里唯独洛特还记得他,你们不觉得奇怪么?”</p>

    洛特也被人偶提醒了“对啊,我个问题我从来没想过,为什么只有我?”</p>

    “这可能是因为罗德将与你相识这件事当做他个人的事并非被冠以家族之名的关系吧,这样即使姓氏被夺走,你们的相识的事实依然可以不受影响。”雅思兰莉伸出手开始抚摸洛特的脸,她亲切的话语如同曾经听过的天使嗓音一般抚慰着洛特“接下来又发生了什么?”</p>

    温柔的抚摸让洛特感觉十分舒适,思绪好像也变得灵敏起来,嘴上不知不觉加快了语速,就好像嘴自己在说话一般“当时的情况我只能带着他去了当地的教堂。到了教堂,我向神父解释说他摔坏了脑袋失忆了还残废了,我也是个流浪汉,于是教堂把我们当做流浪者收留了。”</p>

    “贝丽丝城的教堂么?”雅思兰莉问道</p>

    “对,那段日子真的很难过...我教他说话,写字,走路,教堂提供的食物根本吃不饱,我还在外面打点短工挣钱。就这么过了整整一年。”</p>

    “你就像教婴儿一样重新一点点教他?”雅思兰莉语气也有些惊讶了,洛特所说的有些太不可思议了。</p>

    “幸亏他学的很快,毕竟曾经会,有经验吧。”</p>

    “教会喂不饱流浪汉么?”茉德莉拉颇为好奇的问着洛特,但这更像是在问雅思兰莉。</p>

    “教会的资金有限,他们会把买到的食物平分给所有流浪者,如果流浪者太多就会吃不饱,不过至少会保证不饿死,想吃饱通常就靠流浪者他们自己想办法了。”雅思兰莉很清楚教会的那套流程。</p>

    茉德莉拉接着拿起画架上的画稿“谁画的,洛特,画的挺有趣的。”</p>

    “贝利…”洛特突然脑子里冒出了这个名字“他是个吟游诗人,和我们住在一起,画画是他的兴趣。”</p>

    “贝利…”茉德莉拉听到这个名字笑了起来。</p>

    “geis的事是罗德重新会说话以后告诉你的?”看茉德莉拉没有问题了,雅思兰莉继续问着。</p>

    “对,他说了他的姓氏被夺走的事,但是其他事情他也想不起来了。重新学会说话写字的罗德性格和之前完全不同,他很暴躁,容易生气。我们和神父因此闹翻了,然后我们就离开了教堂。”</p>

    “他抵触教会…”雅思兰莉明白“然后就开始了流浪?”</p>

    “流浪了三年,偶尔和罗德一起打打短工,不过都待不长,有时候也会乞讨,直到我们在波娃酒馆惹上了暗皮,然后就遇到了你们。”</p>

    洛特已经将回忆延伸到了现在,这应该是说完了,不过雅思兰莉还有些不放心,她摸着洛特脸颊的手爆发出奕奕金光“还有什么能想起来的么?”</p>

    “艾…s…”</p>

    “我想这孩子只能告诉我们这么多了”茉德莉拉不知何时走到了他们身边一把将雅思兰莉的手拉开了。</p>

    雅思兰莉吃惊的一转头,她看到的是人偶送来的严厉的目光,圣女皱了下眉头,然后抱住了虚弱的洛特“放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她摸摸洛特的脑袋。</p>

    洛特脑袋昏昏沉沉的,等到雅思兰丽松开手,他已经睡着了。</p>

    “一切到此为止?我送他回去。”霍普勒看一切结束,于是走上前。</p>

    “不,还没结束”雅思兰莉伸手挡住了霍普勒“还有个问题要问。</p>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