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信仰的故事 第十六章 出人意料

时间:2019-03-15作者:远扬为风

    “不甘心…如此屈辱的失败,我怎么会甘心…”身处于一处破败的街道上,盗贼自言自语的往前迈步,她身上的衣服被撕的乱七八糟,不过本人并不在意,衣服如同破布一样飘荡着,从裸露的肌肤可以看到伤口布满了身躯,但是早已不在滴血,伤口中不断渗出的迷雾环绕着她,迷雾反而更像是她的衣服。⌒菠§萝§小⌒说尚存的右手指头那节全部折断了,已经随意的耷拉在底下,为了制服失控的右手她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在如此狼狈的情况下,盗贼的手上依然攥着短刀,周围几只魔狼小心的警戒着周围,他们忠心的护卫着主人,在主人丧失视力的情况下,他们变得更为重要了。</p>

    </p>

    左手已经没有了,虽然想在断肢上装点什么,但是不太顺利,只能放弃。眼球也已经被“自己”挖出来了,取而代之的是迷雾形成的气团,透过这团迷雾,她能够感受到周围魔力物体的位置,虽然没有视力是看不见其他普通的物体的,但是总比完全失明的好。</p>

    </p>

    她前进的目标是一处闪烁着金光的地方,虽然她看不见,但是她能感受到那股令人作呕的圣力在徘徊,这让她作呕。仇恨驱使着她前进,手里的短刀昭示着她的决心。屈服的魔导师把所有大人都引出去了,她能察觉到出去的只有三个人,那个小鬼一定就在里面,那个被称为罗德的孩子,一切都是那个孩子的错,他一定要付出代价!她确信自己会抓住他的,折磨他,把他的眼珠也挖出来,把他变得和自己一样悲惨,最后甘心成为自己的宠物,那孩子会是一条“好狗”的。</p>

    </p>

    这种结界挡不住盗贼,她的障碍只是那些挡在自己面前,而自己又无法察觉的绊脚石,眼中的气团只能察觉带有魔力的物品,普通的石头她看不见,魔狼替她探索着周围不至于让她撞墙,但是脚下的路面时常把她绊倒,每次摔倒,重新爬起来就异常恼怒,她的仇恨愈燃愈烈。</p>

    </p>

    当她走到离结界只有百米的距离时她遇到了石子以外的第二个障碍“迷雾盗贼,站住,前面不是你这样下水道的老鼠可以去的地方。”死灵法师站在她身后的一处房顶高声叫着。</p>

    </p>

    盗贼停下了脚步,循着声音她感受到了那个男人的位置,有些远不是特意去感知很难察觉,看起来是勉强追上了自己。如果是过去正常的自己,她完全可以不顾那个死灵法师,直接冲向目标,但是现在自己失去了视力不可能这么快速的移动了,只有先解决这个碍事的人才能前进。</p>

    </p>

    她转过头回应道“你以为自己能阻止我么?”盗贼的声音不大,但是很有穿透力,语气中透露出的愤怒格外明显。</p>

    </p>

    几枚黑光球代替了德普的回答,盗贼往旁边一闪“去,给我咬死他!”她指挥着自己的魔狼,同时将短刀插回刀鞘,取出腰间三枚飞刀掷向死灵法师,虽然衣服破烂不堪,但是腰带还在,腰包的东西也都没有遗失,但是飞刀当然是无法伤到德普的,不过她的目的也不是伤到他,德普为了躲避飞刀,肯定要移动,房顶并不适合躲避,他很可能会跳下来,此时的盗贼并不适合和死灵法师在房顶战斗,所以她想逼他落地。</p>

    </p>

    但是德普并没有进行闪躲,他将自己复生的两头魔狼挡在了前面,反正已经是尸体了,再挨几枚飞刀也没什么,魔狼不闪不避被飞刀打中了,完全没有影响。</p>

    </p>

    这时盗贼的魔狼们也爬上了房顶,两边的魔狼开始撕咬起来,死掉的魔狼和活着的魔狼,虽然是死掉的更为顽强,但是活着的魔狼数量有四只,所以无法马上分出胜负,这时盗贼的飞刀又来了,死灵法师这次没有了肉盾,只能跳下房顶,不过在跳下之前,几个黑光球砸向了他眼前的魔狼,魔狼们敏捷的跳开,但是黑光球的爆炸摧毁了本来就已经非常脆弱的屋顶,整个屋顶塌了下去,魔狼也跟着摔下去了。</p>

    </p>

    死灵法师回到地面,掉进了屋子里的魔狼们都没有了动静,接着他的两头复生魔狼从屋子里走了出来,跟着他来到了盗贼面前。</p>

    </p>

    “混蛋!”盗贼拔出短刀朝他冲过去“这几只是我最喜爱的!”</p>

    </p>

    “那真是太好了。”死灵法师一边嘲讽盗贼然后立刻往后退,护体的紫雾已经形成,手上的黑光球不断的扔向盗贼。</p>

    </p>

    魔狼、死灵法师和他的招数都散发着魔力,盗贼都能敏锐的察觉到位置,黑光球被盗贼闪开,但是脚下的凹凸的路面却没有被她察觉,她一个踉跄停下了脚步,勉强稳住了重心没有摔倒。</p>

    </p>

    “居然变得这么狼狈了么?”死灵法师继续嘲笑着她,两头魔狼冲向刚站稳的盗贼,同时黑光球继续向她射去。</p>

    </p>

    但是这次似乎和死灵法师预料的不一样,盗贼这次没有继续往旁边闪躲,她朝着魔狼的方向跑去,一个闪身躲过魔狼的撕咬,接着将短刀插进魔狼的头骨中,她单手抓着短刀把魔狼当做盾牌像刚才死灵法师用过的招数一样,用魔狼的身体挡住了黑光球,一旁的魔狼连忙冲了上来,它上前咬向盗贼的左腿,盗贼一跃而起,魔狼止不住势头扑空了,接着盗贼落地时左腿狠狠的踩向魔狼的头部,只听一声清脆的骨裂,魔狼的头骨被踩碎了,盗贼脚一崴,不过右脚突然发力,让她跳了一下,左脚没有受大伤。解决了另一只魔狼,盗贼继续冲向死灵法师。</p>

    </p>

    死灵法师的黑光球击打在盗贼的肉盾上效果欠佳,而此时盗贼的速度又是极快的,她不再使用跑步的方式靠近,而是一下一下的跳跃前进,脚尖沾地就往前跃进,这样速度大大加快,也减少了被地形影响的风险。</p>

    </p>

    此消彼长,死灵法师后退的速度根本不值一提,很快就被盗贼追上了,她冲到了死灵法师的面前,盗贼将魔狼的身体一挥甩向死灵法师,死灵法师想往后退,但是毕竟不如盗贼灵活,他被扔过来的魔狼的尸体砸中了摔倒在地上。</p>

    </p>

    “你会成为一个好仆人的。”盗贼趁势扑到死灵法师身上。</p>

    </p>

    死灵法师见到这个样子,脸上依旧是那副冷淡的表情“这么说也许很失礼,不过我并不擅长侍奉别人。”此时死灵法师护体的紫雾开始在盗贼的身上产生影响,大量裸露的皮肤增加了接触的面积,黑暗之拥对她的侵蚀十分迅速</p>

    </p>

    “你的这种伎俩救不了你。”盗贼自然明白自己的处境,不过只要让迷雾控制他,这些侵蚀就无关紧要了,只要他进入了昏厥,这些法术都会停止的。为了避免死灵法师的反抗,盗贼决定先控制他的行动,她将短刀直接插向死灵法师的喉咙,只要不是马上死亡,迷雾就可以控制他,盗贼是这么打算的。她将刀往下插,死灵法师的两只手连忙顶住她,但是法师两只手的力量都不及盗贼一只手的力气大,短刀的刀尖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接近死灵法师的喉咙。</p>

    </p>

    然而这时,一旁魔狼的尸体“啪啦”一下发生了爆炸,因为黑暗之拥对他的侵蚀达到了极限,这样的爆炸威力虽然不强,但是也足以把盗贼的手震晃了,死灵法师借势将短刀插在了一旁的土地里,接着他手一推,将自己的身体推到了一边。</p>

    </p>

    黑色的物质在爆炸时大量的喷溅的两人身上,死灵法师自己是没事的,但是对于盗贼,这种黑色的物质就等于剧毒,他们侵蚀她的皮肤,加上之前紫雾的侵蚀,盗贼此时全身承受着剧痛,行动一时间停止了。</p>

    </p>

    死灵法师站起身,黑色的光球继续射向盗贼身上,盗贼见状连忙拔出刀,但是躲避不及,黑色的光球击打在她身上,她被一股后劲再次击倒在地</p>

    </p>

    “这到底是什么…”剧烈的疼痛,一股难以忍受的灼烧感包裹着全身,只是小小的移动一下,全身就要承受剧烈的反馈。</p>

    </p>

    “拥抱黑暗吧。”死灵法师毫不留情,只要黑暗之拥的侵蚀程度足够,盗贼的身体也会发生爆炸,现在的程度已经很高了。</p>

    </p>

    “比起元素魔法,黑魔法还真是有些独特的地方,这次让我刮目相看了。”盗贼咬着牙死盯着死灵法师的动作。</p>

    </p>

    德普犯了个错误,一般情况,面对近距离战斗的人,法师最怕的就是被近身,为此法师会竭尽全力与他们拉开距离。此时因为盗贼受到黑暗之拥的侵蚀无法动弹,德普在摆开了纠缠之后并没有拉开距离,就只是在一米外凝聚着力量,这无疑给了盗贼反击的机会。</p>

    </p>

    脚下一蹬,完全不顾身上的疼痛感,盗贼如离弦之箭一般扑向德普,虽然疼痛让盗贼的意识几乎晕眩,但是她很确信手上的短刀割开了死灵法师的喉咙。</p>

    </p>

    一切发生的太快,德普捂着喉咙痛苦的哀嚎着,魔法的力量渐渐涣散开来,盗贼松开短刀抓住了德普的嘴,浓雾就在嘴中,接着她吻了上去。</p>

    </p>

    先是剧烈的挣扎,但是很快挣扎就停止了。</p>

    </p>

    “我赢了”盗贼身上的痛楚还没有消退,但是浓雾不断地从她的口中传入德普的体内这是确确实实的,死灵法师很快就不反抗了,这里没有其他队友帮助他,那么显而易见这已经是她的胜利了</p>

    </p>

    ‘不过等等’盗贼斜眼瞥向自己背后,他的手挣扎的时候是这么抱着她的么?</p>

    </p>

    此时死灵法师的动作是两只手放在了盗贼的背上的,就像拥抱着她一样,而盗贼现在还吻着他,样子简直就像恋人一样。</p>

    </p>

    盗贼皱起眉头,她用手抓住死灵法师的手想把他的手拿开,但是奇怪的是手牢牢地抓着她的背‘怎么会这样,昏厥状态下不应该有力气啊…’</p>

    </p>

    突然德普的手一用力,盗贼一下子整个被他搂在了怀里,惊觉不对,盗贼用力一推手,她的力量要比死灵法师大得多,她将自己推出了死灵法师的身前,她捡起刀指着他,狼狈的站起身,就像是被冒犯的姑娘似的。</p>

    </p>

    “很抱歉,忍不住就抱上了,我也挣扎过的,你看到了,是你主动的哦。”死灵法师一边说着一边也站了起来,虽然说得话很轻佻,但是他迅速重新召唤了黑光球,一副戒备的样子。</p>

    </p>

    “你怎么会!怎么会不受影响…”盗贼的脸上写满了惊讶,不过马上她就想到了原因,她开始疯狂吐着自己的嘴“混蛋死灵法师!!难道你是!!你是!!!”</p>

    </p>

    “没错,我和那些魔狼一样,也是尸体。”德普摸了摸脖子,刀伤已经痊愈,整个身体完全看不出有受伤的样子“死人是不会受到迷雾影响的,能够影响的只有死灵术,其他的魔法再厉害也不行。”</p>

    </p>

    “你难道一直是尸体?你的本体在哪里!”盗贼后退着,巨大的恶心感包围着她,明明自己应该感受不到这样的情绪,但是这种恶心感如同本能一样驱使她后退,完全无法克制。</p>

    </p>

    “谁会告诉你啊,我只是因为要和你打所以才把本体和这具身体分离的,你自己找吧~”德普一边说一边靠近着后退的盗贼“不过迷雾一开始就对我无效这点我的确隐瞒了所有人。是不是很惊喜?”</p>

    </p>

    盗贼环顾四周“本体…本体到底在哪里,我一定要杀了你!!”她简直有些歇斯底里了,这时几个黑光球飞来,她连忙闪身躲开。</p>

    </p>

    “你不会天真的以为我会让你肆无忌惮的找到我的本体吧。”德普这时开始咏唱“潜伏于黑暗中的瘟疫啊,请听从我的…”</p>

    </p>

    盗贼连忙冲上前打断了他的咏唱“迷雾已经治好了我,你的侵蚀已经退去,休想再来!”。</p>

    </p>

    短刀插入了德普的肚子,但是那又如何,本来就已经是尸体了,德普同时在盗贼插入的时候用手按上了盗贼的肚子,黑光球在她的肚子上直接爆炸,盗贼被冲击力击退了。</p>

    </p>

    “果然这种程度破坏不了么…”德普有些遗憾的摇摇头</p>

    </p>

    盗贼咬着牙,她对于迷雾的操控非常熟练,既然知道对方的招数她也有应对的办法,此时,黑暗的侵蚀被自己体内扩散的迷雾迅速带离了身体,她已经不会再被这种力量纠缠了,德普失去了一个重要的手段。</p>

    </p>

    两个不死的傀儡,互相对峙,盗贼急于找出死灵法师的本体,她感受着空气中魔力的波动,其实并不是没有,但是这种弱小的波动太容易被迷雾干扰了,加上那具尸体的骚扰,她根本无法专心。</p>

    </p>

    只能暂时先甩开这具尸体了,盗贼打定主意“法梅拉啊,请祝福我,将我化为阴影。</p>

    </p>

    盗贼咏唱完毕身体开始变得透明,德普的黑光球并没有阻止到她,盗贼就这么不见了。</p>

    </p>

    “既然你喜欢躲着”德普并没有感觉惊讶“潜伏于黑暗中的瘟疫啊,请听从我的召唤,将枯萎和死亡带给这个世界!”</p>

    </p>

    “可恶!”盗贼此时躲在一面墙后,紫雾很快就蔓延开来,她虽然隐藏了身形,但是在紫雾中,她就藏不住了,而且其中蕴含的黑暗之拥虽然不会致命,但是一直待在里面,疼痛感也可能影响她的行动。</p>

    </p>

    德普事先已经想好了盗贼所有手段的应对方法,所以他马上使用了这招,紫雾在他的操纵下搜索着盗贼,很快,在紫雾中一个突兀的形状就出现了“找到你了!”德普的黑光球立刻砸向盗贼,接着那个物体产生了一阵爆炸。</p>

    </p>

    “居然就这么解决了?”德普有些意外,他小心的靠近爆炸的物体,紫雾中离远了看的不清楚,所以他决定走近观察一下,靠近之后他发现这并不是人的肢体,而是魔狼的“最开始被干掉的那只么?”背后传来了一阵风声,此时德普知道了自己走入了陷阱,但是此时已经来不及闪躲了,毕竟不是魔导师,传送法术他是需要咏唱的。</p>

    </p>

    短刀捅入了喉咙时,德普想要用手抓住,但是刀从他的双手拔了出去,接着是腿,然后是手臂,盗贼迅速在死灵法师身上切割,所有主要关节全部被破坏,身体的行动能力瞬间丧失,他摔在了地上,即使是死灵术复活的尸体,行动也需要骨骼和关节支撑,这种情况下就算不死也只能乖乖的趴着了。</p>

    </p>

    盗贼缓了口气,要是德普没有过来查看,自己的身影也马上会被发现的,到时候她就完全甩不开他了,这是一场赌博,她赌赢了。</p>

    </p>

    接下来,就是找到德普的本体了,没有这具傀儡的干扰,盗贼很快就发现了一处轻微的波动,而位置就在德普一开始出现的房顶那间屋子里“还真是直接。”盗贼快速的跳过去,心里的屈辱感随着时间推移迅速膨胀。既然无法控制,她决心一定要杀了这个可恶的死灵法师。</p>

    </p>

    来到屋前,盗贼左右观察了一下没有异样,她谨慎的推开房门,自己魔狼的尸体躺在地上,房间深处一颗黑色的水晶正作为魔力源漂浮在半空,其余的应该没什么特别。水晶应该就是德普的本体,盗贼马上理解了死灵法师最大的秘密,死灵法师原来是将自己的灵魂封印在了水晶中,然后通过水晶使用的死灵术,死灵法师自己处于生与死的暧昧边缘,有水晶的阻隔死神无法将他带走,而自己也无法正常的活着,只有处于这样的状态,才能使用死灵术么…那么只要打破水晶,那死灵法师就死定了!</p>

    </p>

    她往前踏了一步,将手中的飞刀射向水晶,然而并没有这么简单,一道骨墙升起挡住了她的飞刀。</p>

    </p>

    “骨头?骨头被抽出来了么?”此时骨墙开始迅速朝她冲去,盗贼连忙想退出去,但是她撞到了什么。</p>

    </p>

    “进来了还想走?”一个男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p>

    </p>

    “你又?”盗贼回头,德普的尸体正堵着房间入口看着她,接着他抬起一脚又将盗贼踹了回去。</p>

    </p>

    骨墙顺势将她包围起来,形成了一个骨牢“终于把你骗进来了。”德普的身体现在被一股魔力托着,骨头已经无法撑起身体了,他是用魔力将身体拉起来的,就像个提线木偶一样,看起来非常的滑稽,不过至少还算能行动。</p>

    </p>

    “居然中了你的陷阱。”骨牢里盗贼开始撞击骨牢“这困不了我多久的!”</p>

    </p>

    “的确,四头魔狼的骨头太少了,作为骨牢不会有多牢固的。”德普也点头同意“但是我并不只是想困住你啊。”死灵法师不知何时已经将圣剑拿在了右手上,光芒的绽放就算是骨牢中的盗贼也能感受到。</p>

    </p>

    骨牢中的撞击频率变快了,盗贼认识那个东西,她整个人都开始害怕起来“这东西怎么会在你手里!”她的语气非常焦急。</p>

    </p>

    “你不必知道”对着骨牢,德普没有多说一句话,他抬手一个横斩,直接将骨牢整个横向切开了,但是飞散的骨片里却并没有预期中的盗贼躯干“没人?”死灵法师盯着上方来回看,原本稳操胜券的一幕怎么自己攻击居然落空了。</p>

    </p>

    “在这里哦~”盗贼此时正蹲在骨牢的下方,接着弹射而起,冲向德普,死灵法师根本来不及反应,盗贼一刀将他握剑的右手砍掉了,那只握剑的手连同圣剑一起掉在了地上“现在让你也品尝一下断手之痛吧~”短刀切掉了右手之后盗贼又将死灵法师的左手插在了墙上,德普痛苦的开始疯狂的喊叫起来</p>

    </p>

    “你不是尸体么,真的会感觉痛么?”盗贼看着德普的样子,原本以为他是个人,但是自从知道他并不是活人之后,他的所有反应都看起来很做作。</p>

    </p>

    德普于是停下了喊叫“我只是礼貌性的表演一下而已。”死灵法师咯咯咯的笑起来。</p>

    </p>

    然而盗贼没兴趣和他开玩笑,短刀一划,他的左手就这么被切掉了。德普于是瘫坐到了地上,就像放弃了一样停止了魔力的供给,身体失去了支撑软了下去。</p>

    </p>

    盗贼胜利了,面对德普巧妙的陷阱,她将计就计假装焦急,让死灵法师放松警惕,在他攻击的瞬间自己下蹲躲开了攻击,德普最后的抵抗毫无意义,现在两只手都没了,还想阻止她,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p>

    </p>

    盗贼俯视着瘫在地上的尸体,她并没有急着去破坏死灵法师灵魂的结晶,她将瘫软的身体扶正,自己也蹲下来,她开口问道“到了现在这地步,我也不急着杀你了。”</p>

    </p>

    “你想怎么样?”死灵法师笑着“迷雾是控制不了我的。”</p>

    </p>

    “不”盗贼摇摇头“现在我只是好奇,你的战斗为什么要弄得这么复杂?从伪装到陷阱,最后又变得毫无意义,到底是为什么?”盗贼说完站起身俯视着成为败者的死灵法师,等着他的回答。</p>

    </p>

    看了看盗贼,德普认命一样点点头“好吧,我就满足你的好奇心。”他思考了一下,整理着思路接着说道“从根本上讲,这么做其实我也无可奈何,因为杀死你们的唯一方法是破坏躯体,但是死灵术与黑魔法都没有剧烈的爆炸或者切割法术,魔法球虽然有爆炸能力,但是威力太小了,而且你身为盗贼又不会中很多下,我唯一可以依靠的就是黑暗之拥的侵蚀让你身体爆炸,但是我几乎可以肯定你有办法避免这个,所以从我自身来讲我几乎没有任何办法杀死你。”</p>

    </p>

    死灵法师说了一堆,盗贼也明白了“所以你依靠了这把剑?”</p>

    </p>

    “本来这把剑就在召唤我,现在想想当时没有想明白被召唤的理由那真是可笑啊。这把剑,真的就是我唯一能杀死你的方法,但是就像现在一样,如果我直接拿着剑面对你,你一定会像现在这样砍掉我的手,我没有任何手段阻止你这么做,所以必须先困住你。”</p>

    </p>

    “所以整场战斗你都是在吸引我进到这个屋子里?”盗贼本能的转着头,但是她没有视力,而房间中除了结界和魔狼尸体,没有其他的魔力源了,对她来说只是一片黑暗。</p>

    </p>

    死灵法师点点头“你很聪明,如果只是我在里面引诱,你一定会戒备,所以需要你主动走进来才行,更何况骨牢需要骨头作为素材,所以魔狼骨头很重要,这也是我为什么一开始要待在房顶的原因。”</p>

    </p>

    “真是好算计。”</p>

    </p>

    “你瞎着,肯定不会自己来房顶,那么魔狼就一定会上来,把骨头送下去之后,所有的准备完成,接下来的战斗除了一开始抱有一丝幻想的让你感染黑暗之拥,其他的就是在演戏了,为的就是让你找到这个房间。”</p>

    </p>

    “厉害。”盗贼评价道“我记得我明明刺穿了你的喉咙,那时候就是演戏了?你用什么办法保护的喉咙?”</p>

    </p>

    “除了骨头恢复的会很慢,其他组织的恢复对于我来说非常快,基本就等于不会受伤,不过当时我以为你会砍掉我的脑袋,破坏我全身的关节真的挺意外的。”死灵法师没有任何隐瞒的回答着盗贼的问题,如此真诚的态度让盗贼反而有些奇怪。</p>

    </p>

    “那最后一个问题,你把剑藏在哪儿的?这么快就拿出了剑,你总不会藏在身上吧?”</p>

    </p>

    “你是不是觉得,这把剑散发着如此强烈的气息,放在哪里都很显眼,你不应该会没注意?”死灵法师猜着她的想法。</p>

    </p>

    “是啊”盗贼转头看着地上的剑,剑散发着如同太阳般强烈的光芒,就算是现在的她也能明显感受到“这把剑是最让我意外的地方。”</p>

    </p>

    “很抱歉,这把剑就只是放在靠外的墙边而已,你察觉不到只是单纯剑没有被拔出来,剑鞘掩盖了气息。”德普也盯着地上的剑“如果你往外多走几步也许我失败的就更早了。”</p>

    </p>

    “还真是简单到无聊的答案呢”盗贼满足了好奇心于是转过身,虽然自己着实被他耍了,但是最后还是她赢“那么我们该说永别了死灵法师,不过你的确有些厉害,稍微表扬你一下。”盗贼走向深处的水晶。</p>

    </p>

    “永别了”德普轻轻的说了一句。</p>

    </p>

    盗贼听到死灵法师的声音警觉的转身往后一躲,但是圣剑还是插进了她的肚子,而圣剑的剑柄上只有一只断手而已</p>

    </p>

    “你!!!”。</p>

    </p>

    “你拿着莉斯的身体,真的是非常敏锐”德普依然瘫软在地上,他看着盗贼咯咯咯的笑起来“可惜啊,那个女人从头到尾就没有了解过死灵术,她根本不知道,就算是断掉的手,死灵法师也可以操控。”德普此时重新站了起来“莉斯,抓住她。”喊着原本盗贼的名字,奇怪的事情又发生了。</p>

    </p>

    盗贼想将剑拔出,但是发现随着德普说完话自己的身体就一点都动不了了</p>

    </p>

    “如果是雅思兰莉,这种伎俩一定会被识破的,还是多亏了你一直不喜欢死灵术,我才能成功啊莉斯。”他走到盗贼跟前</p>

    </p>

    “你…”盗贼的嘴渐渐也无法控制了,声音变得小了很多。</p>

    </p>

    “闭嘴!”死灵法师打断了她“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我在和莉斯说话。”</p>

    </p>

    “你!”盗贼的嘴开始麻痹,圣剑持续的输出大量的圣力,让她的操控力被压迫到了边缘</p>

    </p>

    “永别了,顺便说一句,莉斯的话一定能躲开。”地上的手自动回到了德普的身上,并且血肉在快速的成长着,接着他连上了剑柄上的手。</p>

    </p>

    死灵法师双手握剑想将剑横向的把莉斯的身体切开,但是他发现恢复的双手一点力气都用不出来,怎么都没办法拉动剑柄。</p>

    </p>

    “玩骨头的?你是不是应该先将本体拿回去,我一个摔倒碰碎了可别怪我。”莉斯说着手握到了他的手上</p>

    </p>

    明显感受到德普颤抖了一下,接着他抬起头看着莉斯的脸,同样的脸,但是眼眶中已经没有了迷雾,莉斯的灵魂恢复了控制权,至少暂时恢复了“欢迎回来,出人意料的莉斯。”</p>

    </p>

    “你是个混蛋,鬼怪德普”莉斯说着抬起一脚踢到了他的胯下,德普捂着下体跪了下来“少装蒜,你根本就不会疼吧。”</p>

    </p>

    “我只是礼貌性的假装一下”德普发觉被识破,立马站了起来。</p>

    </p>

    “去你的礼貌性!”莉斯看上去并不想和他开玩笑,她的表情可一点都不友好“所以那天晚上,你是在用尸体和我…”莉斯说不下去了,羞耻的回忆让她咬着牙看上去非常羞愤“你做什么事情都是没有感觉的么?!”</p>

    </p>

    德普见她提这件事,连忙将脸对着她然后慢慢平移过去“被圣力烫真的会疼。”说着把自己的灵魂水晶拿到手里,现在这情况他有点怕她真的会把水晶打碎了,水晶被死灵法师放在胸前,闪现了一下光芒就消失在了体内。</p>

    </p>

    “那个,听我解释…”德普想着辩解的话语“那种情况我出于礼貌”</p>

    </p>

    一把飞刀插在了他脑门上,接着鲜血就从额头上开始流下来“去你的礼貌。”说完莉斯如同失去了力气一般摔倒在了地上。</p>

    </p>

    德普见状连忙上前用左手托起她的头“抱歉,我迫不得已当时我不能告诉你…”德普的话的确是真诚的,死灵法师的秘密不可以因为那种情况就说出来,而且当时自己…。</p>

    </p>

    “算了”莉斯像泄了气一样,声音一下子虚弱了很多“反正我马上也是一具尸体了,那晚上发生了什么就不和你计较了。”迅速衰弱的身体提醒了莉斯自己的状态,她转过头‘看着’死灵法师,她其实看不见了,迷雾的感知也已经失去,但是她知道现在的德普一定是一副冰冷的表情,就算是那天晚上也是很让人扫兴的脸“我的两个眼眶一定很丑吧…”</p>

    </p>

    “没有,我见惯了尸体,这种程度刚刚好哦”德普摸了一下她的脸</p>

    </p>

    “给我绑一块布好么,就用我身上的衣服就行了。”莉斯依然很介意,当时是她自己抠出了自己的眼球,让迷雾盗贼失明真的极大的削弱了她,但是现在的自己一定很难看吧…</p>

    </p>

    德普并没有撕毁莉斯的衣服,他从自己的黑袍上撕了一块布条绑在了莉斯的眼眶上“很漂亮,黑色很配你。”</p>

    </p>

    莉斯用仅有的右手摸着眼眶上的布条“谢谢你,动手吧,玩骨头的,快点解脱我。”肚子上的圣剑处此时正大量喷涌出迷雾,这也是莉斯突然虚弱的原因,迷雾的流失让她迅速虚弱。</p>

    </p>

    德普明白,必须尽快破坏莉斯的身体,他双手握着剑柄用力往旁边划,莉斯顿时感觉到钻心的疼痛,迷雾战士那时被霍普勒给了个痛快,迷雾骑士那时没有找回自我,只有盗贼现在灵魂恢复了控制力而身体还未破坏,死灵法师拼劲全力,但是始终无法撼动剑柄,全身的关节都被破坏,单单靠着魔力撑起的身体就和扯线木偶一样,死灵法师根本用不出力气,而盗贼却被他弄得连连惨叫。</p>

    </p>

    “放开吧。”莉斯把他的手拍开“我自己来!”</p>

    </p>

    “喂,你别开玩笑了”死灵法师被她这句话吓到了,但是莉斯的手硬是把他掰开,盗贼的力气始终是比他大,于是德普的手只能被赶到了一边。</p>

    </p>

    “我是法梅拉的信徒,幸运永远在我这一边,划一道伤口而已,我做得到!”莉斯鼓励着自己,唯一的右手开始发力,一发力剧烈的痛楚就逼得她松手,来回几次,莉斯更虚弱了。</p>

    </p>

    “抱歉…”德普在道歉,虽然语气还是很冰冷,但是莉斯知道他是真心的。</p>

    </p>

    “喂,你不是一直很能说的么?”莉斯拿脑袋在他手臂上蹭了一下“刺激一下我,你一定做的到的吧?”</p>

    </p>

    “我…”这很为难,原本德普说话是很刻薄,但是这多半是开玩笑,现在这种情况他说不出口。</p>

    </p>

    “如果身体始终没破坏,迷雾迟早能重新控制我,一切的努力就都白费了!”莉斯拿头又蹭了一下“放下你可怜的尊严,玩骨头的,你是死灵法师,别和我说你要做圣光使者!”</p>

    </p>

    死灵法师紧锁眉头沉默了一会儿“握紧剑柄。”他指示起莉斯</p>

    </p>

    莉斯笑了,她连忙握紧了剑柄,折断的手指头耷拉下来,但是剩下的指骨握的非常有力。</p>

    </p>

    “你是夜莺的候选人吧?”德普问她。</p>

    </p>

    “我是最优秀的候选人。”莉斯趁势开始把剑向右划,剧痛袭来她摇着牙心里默念着‘夜莺,夜莺!’</p>

    </p>

    “据我所知夜莺如果遇到绝境她们会自杀也不会被俘虏,你现在这样还需要我帮忙,配得上这个称号么?”从德普嘴里说出来的话真的充满了嘲讽,莉斯一听全身的力量都被调动了。</p>

    </p>

    “我要配得上‘夜莺’!”莉斯将整个下嘴唇的肉都咬下去了,剑将身体剧烈的撕开,痛觉几乎要让她昏迷,但是德普的话如同诅咒一样包裹着她,把她往前推。</p>

    </p>

    “赛娅遇到这样的事情一定毫不犹豫,比你年纪小就成了娜塔莉亚的徒弟,她现在已经是夜莺了。知道差距了么?”德普语气没有变,但是闭上了眼睛。</p>

    </p>

    “赛娅!!!”莉斯整个一发力,剑划到了极限,她的身体成功被自己切开了,虽然向右划开只是切开了一半,但是这个程度已经足够了,内脏大量的掉出来,仅存的鲜血夹着迷雾向外冒,看上去非常凄惨。</p>

    </p>

    德普看着眼前的友人,黑色布条盖着眼眶,如果有眼球,她一定也痛的流泪了吧,不过莉斯一定会忍住,一定会把眼泪藏起来然后假装坚强…他实在太了解她了。</p>

    </p>

    德普将右手轻轻地放在她的脸上“你有什么情报能告诉我的么?”</p>

    </p>

    “喂,你说话的时候在发抖哦?”莉斯突然吸了口气,她转过头‘看着’德普</p>

    </p>

    “礼节性的而已。”德普眨了眨眼睛。</p>

    </p>

    莉斯的脸色似乎好了一些,虽然只剩半身,语气似乎更有活力了“死人是不是永远都这么一副语调,这么一副表情啊。”</p>

    </p>

    “死后的世界很冰冷,我可以控制这具身体笑,但是那些都是刻意假装的,成了死人之后你除非自己想做,无意中不会再有表情了,语调也是永远这么无聊,很抱歉。”</p>

    </p>

    “骗人,你刚才发抖一定不是假装的。”莉斯笑起来</p>

    </p>

    德普没有回应</p>

    </p>

    “关于幕后那个…”</p>

    </p>

    “他的身份我知道,迷雾战士当时已经告诉了霍普勒,霍普勒告诉了我,瞒着雅思兰莉呢,别担心”德普现在已经知道了那个存在的身份,正因为如此当初他才反对继续行动,那可绝不是因为怕死那么简单。</p>

    </p>

    “那么你知道他出现的时机么?”莉斯对于德普打断她似乎有些不满,语气有些凶。</p>

    </p>

    “你知道些什么?”看起来莉斯似乎比战士知道的更多,德普立马紧张起来。</p>

    </p>

    “那个东西,会在我们四个人全部死去之后苏醒,然后你们就要对付他了。”莉斯抬起自己的手抓住了德普的右手。</p>

    </p>

    “为什么会这样?”如此程序化的行动,看上去十分不明智啊,现在出击胜算不是更大么?</p>

    </p>

    “我能感受到那个存在也是被这个迷雾控制的,而他也一直在反抗,他很强不像我们,他扯断了控制自己的‘线’,但是自己也变成了一个单纯的机关。”回忆着自己小队沦陷的那个场景,莉斯忍不住抖了一下。</p>

    </p>

    “他努力的让自己以最虚弱的状态面对我们,所以他会选择那样的时机出现,但是那样的状态,你们依然会很艰难吧。”</p>

    </p>

    “雅思兰莉…”</p>

    </p>

    “照顾好圣女吧,替我向她说一声抱歉,我能说的就是这些了。”莉斯抓紧了德普放在她脸上的右手,她开始用力掰,但是德普好像是用尽全身力气在阻止她一样不让自己的手离开她。</p>

    </p>

    “你这就不对了哦”莉斯皱起眉头。</p>

    </p>

    “也许我…”德普很犹豫。</p>

    </p>

    “停下你的死灵术,你没有太多的时间浪费在这里,你要去帮雅思兰莉。”莉斯使劲的用力掰着。</p>

    </p>

    德普没有说话,但是手却依然不肯放开</p>

    </p>

    “德普,你和我说过,死灵术只是工具,怀有私心的复生是死灵法师堕落的前兆,你不会想背弃你的信仰吧?”这句话说完莉斯再一用力,德普的手被掰开了</p>

    </p>

    德普连忙想将手放回去,但是莉斯的右手死死的抓着他的右手“不可以。”莉斯抬起头吻向了德普的嘴。</p>

    </p>

    死灵法师看着自己的友人一点点的变虚弱,中断了魔力的供给,莉斯的力气越来越小,头渐渐往下沉,德普的头也就跟着她一起往下伸,莉斯手的力气也慢慢变小,最后手掉在了地上,手背的蝴蝶纹饰和消失的左手一样摔在了地上沾满了灰尘,德普将她的头小心的放在了地上,抬起莉斯的手,使劲擦着。</p>

    </p>

    “你还是很懂风情的嘛。”莉斯的脸上挂着微笑。</p>

    </p>

    “需要我为你哭么?”德普问着她。</p>

    </p>

    “去你的礼节性。”莉斯慢慢的闭上了眼睛。</p>

    </p>

    “愿幸运的法梅拉永远祝福你,莉斯。”德普看着莉斯的尸体渐渐变凉,接着他拿起剑撑着自己的身体站起来,全身的关节在缓慢的恢复,魔力的负担在渐渐变小,他将圣剑收好,离开了破旧的小屋,他要去帮雅思兰莉,不管怎么样,不能再让圣女出事了,他心里这么想着。</p>

    </p>

    至于盗贼她不需要葬礼,也不需要墓碑,就如同过去一样,盗贼离开从来不会留下任何痕迹。</p>

    </p>

    </p>

    </p>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