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信仰的故事 第二章 geis

时间:2019-03-15作者:远扬为风

    有光,香味,有声音,罗德能感觉,但是一股无力感让他睁不开眼睛,脑袋昏昏沉沉的,这种感觉并不像睡眠更像是有东西把他困住了不让他离开。∠菠±萝±小∠说</p>

    </p>

    “啊——!”</p>

    </p>

    尖叫,谁在叫这么吵…罗德的脑袋努力思考着声音的主人,他确信自己一定认识这个声音,努力想,让自己这脑筋转起来,到底是谁,是谁?“洛特!”大脑突然苏醒,罗德猛地睁开眼睛,这股冲力让他想站起来,但是一种阻力将他限制了,低头一看,他发现自己正被绑在一张椅子上。</p>

    </p>

    “你也醒了?”熟悉的声音从右边传来,罗德抬起头,一张熟悉的地精脸正看着自己“暗皮….”暗皮此时就在罗德右方不远处,而他身边是同样被绑在椅子上的洛特。</p>

    </p>

    “你要对洛特做什么?!”看到友人被绑,罗德马上失控了,他大吼起来像一头被困在笼子里的狮子,他想挣脱开绳子,但是绳子非常结实,以他现在的体型根本无法挣脱。</p>

    </p>

    “别激动,小子,我还什么都没做呢。”暗皮举着双手表示无辜,罗德这样的反应倒是在他预料之内,不过自己明明是受害者啊,怎么弄得自己像个坏人似的,地精心里这么想,不过现在主动权在他手里,所以是不是受害者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们的洛特只是刚刚醒过来有些激动。”地精娴熟的开始卖弄着他擅长的巧舌,不过这话倒也的确不假</p>

    </p>

    地精很矮,罗德与洛特坐在椅子上才勉强和地精站着时一样高,而且地精的脸在他们看来非常滑稽,如果是在大街上遇见,他们一定会吹着口哨嘲笑他。但是现在,被绑在椅子上的两人看到这张脸,可一点都笑不出来。</p>

    </p>

    “你绑着我们要做什么?”洛特已经逐渐平缓情绪,他知道像罗德这样大叫是没用的,要沟通才有转机,他不断转头观察周围环境希望从四周的布置上知道自己现在在哪儿“这里是哪里?”陌生的房间,考究的陈设,洛特知道自己从来没有来过这里,除了直接发问是没法知道在哪儿的。</p>

    </p>

    “你们的问题真多啊。”暗皮挠着头,他不知道的是自己的这个动作旁人看来特别像猴子,他一边挠一边说道“不过告诉你们也没事,这里是我的书房。”暗皮矮小的身材配合精致的西服,他挺着胸努力的装作潇洒的样子打了一个响指,接着,一个女人低着头走了进来。</p>

    </p>

    “请问有什么吩咐么,先生?”这是一个人类女仆,年纪不大,低着头看不清脸,穿着脏兮兮的围裙,手一边走还不停的在围裙上擦着,不过她脚步虽然急促但是很平稳,没有踩出蹬蹬蹬的噪音。</p>

    </p>

    “呕”暗皮见她走过来连忙用右手捂住鼻子“你在干什么特蕾莎,这么脏。”地精一脸嫌弃的表情看着眼前的女人,右手不断的挥着让她离远些。</p>

    </p>

    “我在打扫卫生,先生。”特蕾莎恭敬的回复着,头依然没有抬起来,手擦完了但是藏在了身后。</p>

    </p>

    “好吧,给我拿一杯红酒进来。”没有责骂没有训斥,暗皮令人意外的脾气很好,在开始慌乱后又恢复了一贯的冷静口吻去吩咐女仆做事。</p>

    </p>

    “是,先生。”女仆始终低着头,她的回答语气平静,眼睛也完全没有看这两个被绑着的男孩一眼,她应该知道这里绑着人,但是这视若无睹的态度让旁边被绑着的两人很诧异。</p>

    </p>

    “把你自己弄干净了再送进来,明白了吗?”暗皮挥着手打发了女仆下去“快点!”见女仆走的慢了地精还忍不住催了一声。</p>

    </p>

    “是,先生。”特蕾莎被这么一催连忙快步离开了房间。</p>

    </p>

    特蕾莎离开房间,暗皮再次将注意力放在两人身上“抱歉,有点渴,你们不会介意吧?”他走到书桌前,在桌上翻着文件,这个书桌很矮看起来是专门为他设计的,地精坐到椅子上开始专心的整理起来,没有继续理睬两人。</p>

    </p>

    两人也没有说话,不停的转头观察着房间。</p>

    </p>

    整个房间装潢的非常考究,金色的花瓣浮雕镶嵌在屋顶的四个角落,浮雕旁是一盏盏闪耀着金光的大灯,光源透过金色的灯罩射下光芒,让整个房间都渡上了一层金箔。暗皮背后的墙上挂着一只动物的头颅,两个男孩并不知道那是什么,头颅两侧的几个柜子上放满了没见过的工艺品。两侧墙这立着好几个书架,他们占满了左右的墙面,里面的书放的很满,仔细看书名能看到不少圣言教会的著作,不仅有神学,历史,地理还有一些古怪的小说。但对于地精来说这些书架的门明显有些太高了,不知道他要怎么打开。环顾整个房间,其实只有暗皮现在坐着的桌子是符合他身高设计的。其他的陈设给人一种庸俗感,虽然的确有书架放着,但是两个男孩感觉这可能只是装饰的一部分而已。</p>

    </p>

    罗德在观察房间时候手并没有闲着,他在背后使劲的转动手腕,希望有机会能从束缚中挣脱出来,如果自己成功,对付这么一个地精,他还是有自信的。</p>

    </p>

    不过机会并没有到来,过了几分钟,特蕾莎用盘子端着一杯红酒走进来了,这次的女仆和刚才的样子完全不同,她不仅换掉了衣服还抬着头露出了自己容貌,原本为了打扫而扎起的头发披散下来,脸上还涂了些妆更显得娇艳。身上这件衬裙剪裁的恰到好处,完全凸显了她的身材,花边也做的漂亮,可能是自己缝的。如此的美人却只是暗皮的女仆让被绑着的两人感到太不可思议了。</p>

    </p>

    “先生,请慢用。”特蕾莎步伐稳健,手上酒杯里的酒水丝毫不晃动,她走上前恭敬的将杯子放在了暗皮的桌子上。</p>

    </p>

    “我的特蕾莎”暗皮看到这样打扮的特蕾莎露出了痴笑“能替我先喝一口么?”</p>

    </p>

    看到暗皮的笑容,特蕾莎噗嗤一声也笑起来“我的荣幸,先生。”她说着优雅的翘起手指端起酒杯微微的抿了一口,酒杯上留下来一道淡淡的唇印。</p>

    </p>

    “酒的味道很好,先生。”她将酒杯放下恭敬的退了一步。</p>

    </p>

    这两个人到底怎么回事?两个被绑的男孩无法理解眼前发生的一切,这个人类居然对地精恭敬成这样,这是从来没有见过的场景啊。</p>

    </p>

    “你可以下去先休息了,特蕾莎。”暗皮虽然还想看一会特蕾莎但是他也知道正事要紧。特蕾莎听到吩咐就快步离开了房间,再次把两个男孩留给了暗皮。</p>

    </p>

    地精拿起杯子,先闻了闻,然后喝了一口红酒“酒的确不错。”暗皮评价道“现在,我们来说说正事吧。”地精脸此时也变得严肃起来了。</p>

    </p>

    “咳咳”暗皮从桌上拿起一份文件“请你们两个小鬼来我家做客的原因,我想也不用多说了吧?”</p>

    </p>

    “就说你想怎么样吧?”罗德也不否认自己做的事,毕竟现在都已经绑在这里了,狡辩是没用的。</p>

    </p>

    “其实吧”暗皮忽然对着两个人笑了一下“我从心里并没有太在意你们无理的行为。”一边翻看着文件,他继续说道“我虽然用了些粗暴的手段把你们带过来,不过我想这也不过是扯平了你们把我掀在地上的行为。我一向大度,你们作弊这种小事我也可以原谅。”</p>

    </p>

    暗皮态度的突然转变让两个男孩有些懵,不过洛特反应快“那您为什么还要绑住我们呢,暗皮先生?”洛特现在脑袋里最大的一个念头——有阴谋,平白无故地精这种精与算计的种族怎么可能无条件的原谅他们,一定是有目的的。</p>

    </p>

    “小事我可以不在乎,但是我的确赢了一把剑,是吧?”暗皮当然不会无条件的原谅他们,他说着放下了文件从桌旁拿起罗德的配剑。这把剑起初放在桌子后边,他们无法看到,罗德也被刚才奇怪的女仆吸引了注意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剑没了。</p>

    </p>

    看到剑拿出来罗德才发现一直挂在自己腰间的剑落到了暗皮的手上“那是我的!”少年喊了出来。</p>

    </p>

    “现在名义上应该是我的了。”暗皮拿着剑走向罗德。</p>

    </p>

    “那是我的,听到没有,我的!!”罗德非常激动,他挣扎的想要从椅子上挣扎起来,但是绳子绑的很结实,他始终只能被困在椅子上,因为他用着全身的力气绳子在他的手腕处已经勒出了血痕。</p>

    </p>

    “唉”罗德的反应当然也是在预料之中,暗皮把剑扔在了罗德眼前的地上“给你。”</p>

    </p>

    看见剑被扔到了自己面前,刚才还是死命挣扎的罗德停住了。</p>

    </p>

    “您到底什么意思,暗皮先生?”洛特也搞不清楚状况了,这一连两次的奇怪举动让洛特怀疑暗皮是不是在耍弄他们。</p>

    </p>

    “实话和你们说了吧”暗皮走回桌子面前,地精的语气很严肃“原本我是想拿了剑,把你们扔在路边就好,但是…”暗皮翻了翻手上的文件,然后把文件往桌上一摔“这该死的剑我根本拔不出来。拔不出来我怎么估价,我怎么给买家看!”暗皮的语气稍稍有些起伏,不过他马上平复了情绪“我不知道罗德你这把剑有什么机关,我也没兴趣审问你,那种事只有你们人类喜欢做,地精的做事方法是交易。”暗皮说着又拿起文件“所以我现在有个方案来抵消你们的债务。就是这个,这是雇佣书还有这桌子上是全套的手续,如果你签了,我们的债就两清。”</p>

    雇佣书其实就是一张纸,上面潦草的写着雇佣人和一些条款,纸上的墨迹早就干了,看起来并不是临时写下的。这张纸上最关键的是一枚王国官方承认的印章,在深夜还是这么短的时间里暗皮是弄不到这么齐全的手续的,他其实早就准备好了,只是并没有找到合适的人来签这份协议,眼前的两个男孩看起来让他提起了这方面的兴趣。</p>

    </p>

    “雇佣什么?”罗德弯腰往前看想看清文件上写的什么,地精离得太远了,纸上的字也不大,想看清太难了。</p>

    </p>

    “就是来我的房子里作佣人,只要…十年。”暗皮把雇佣书放在罗德膝盖上“包吃住,每个月给你五十枚金币。”</p>

    </p>

    “包吃住?!住这里?!五十枚金币?!”一旁的洛特尖叫起来,这是他的第一次尖叫,如此优厚的待遇让洛特也控制不住了,被绑来这里不但没有惩罚还能得到一份美差,天底下居然真的有这么好的事情么?</p>

    </p>

    “洛特你也可以签。”暗皮笑嘻嘻的从桌上拿起同样的一份文件放在洛特腿上,这样的反应也在他的预料之中。</p>

    </p>

    “每年还有十天的额外休假…年底还有额外的红包?!”洛特看的两眼发光,这梦幻般的条件,他简直像做梦一样。</p>

    </p>

    暗皮从桌上拿起笔“你们是作为特蕾莎的手下雇佣的,如果没意见…”</p>

    </p>

    “我不同意!”罗德打断了暗皮的话。</p>

    </p>

    “罗德?你这还不满意?”洛特恨得往他那边踹了一脚,但是太远了够不到罗德</p>

    </p>

    暗皮的脸色也是充满了不高兴,这是他今夜遇到的第三次预料之外的情况了“能说说理由么,小子?”</p>

    </p>

    “第一,我不想做佣人,第二,我不想做十年佣人,第三,我不想做个地精的佣人!”罗德直接了当的把他心里想的都说出来了,他此时的表情就像一个傲慢的大少爷被迫做家务活一样憋屈,而这种糟糕的不管不顾的话也正像是不通情理的大少爷说的。</p>

    </p>

    洛特听完都不敢看暗皮的脸了,想也知道这些话暗皮听了会有什么反应,特别是第三点,这对于一个地精来说简直是当面羞辱了。</p>

    </p>

    “好”暗皮也没多说话,他点点头既没有还嘴骂罗德也没有失态的跳脚发怒,他脸色虽然不好看,但至少没有爆发出来“那洛特你签么?”</p>

    </p>

    洛特看了眼暗皮,连忙又把头转向一边,他咬着牙又看了看罗德,能看的出来他其实特别想签这份协议,但是最后他还是闭着眼摇了摇头。</p>

    </p>

    “好!真是一对好兄弟!”暗皮又点点头,他将两个文件都收了回来,接着“呲啦”将文件撕成了碎片“看来第一个方案你们不满意。”暗皮坐回了椅子上,脸色非常差,他开始用手指不断敲着桌子,大概敲了一分钟,接着他打开了桌子下边的抽屉,拿出了另一份文件。</p>

    </p>

    这与其说是文件,不如说是一张魔法卷轴,纸张不知道是用什么做的,纸上的每一个文字都散发出蓝色的光芒,摊开之后原本充满房间的恶俗金光都被这股蓝光覆盖了。</p>

    </p>

    暗皮走到罗德面前,将魔法卷轴放在他腿上。</p>

    </p>

    罗德低头一看,整个人的脸色瞬间变了“绝对的真理,绝对的契约,我在此谦卑的请求缔结永恒的约定….”这是一段咒语的开头,罗德意识到自己在念的时候立刻闭嘴了。</p>

    </p>

    “是geis?!”洛特听到了罗德念得词句,他认出了这段咒语是什么“不能签!”洛特先是小声的说了一句,接着突然大吼起来“不能签,罗德,不管他是什么条款都不能签!”洛特使劲摇着椅子,最后整个人都翻倒在了地上“听到没有,罗德!”</p>

    </p>

    罗德像是没有听到洛特的话一样,他盯着卷轴看了很久,然后继续念了下去“签订者将必须在冒险者公会领取特殊分类中的任务…”后面还有几个字母,但是并不构成单词,好像是没有写完。</p>

    </p>

    “你们知道geis是什么?”暗皮有些惊讶的看着两人“倒是省的我解释了。”他正了正脸色,把一瞬间的慌乱掩盖了起来。</p>

    </p>

    “绝对履行契约,签订的契约将会变成世界的基本法则,任何外力都不能干涉,除非契约完成或者签订者死亡。”罗德看着腿上的卷轴喃喃自语,仿佛着了魔一般。</p>

    </p>

    “罗德,不能签,大不了我刷盘子,十年的盘子,作佣人也可以,我作二十年佣人!”洛特求着他,他挪动着身体在地板上往前蹭“这一次不能签啊,罗德!!”</p>

    </p>

    “这一次?””暗皮听洛特的语气里的意思“你签过?”</p>

    </p>

    这时罗德抬起头,一个似乎有所打算的眼神瞪了过来,暗皮吓得后退到了桌边“其实…前面的雇佣书我还可以再补,手续反正都已经齐了,如果你反悔…”暗皮在桌上翻找,这时他再也掩盖不了自己慌乱的情绪,手都开始有些抖了,终于翻出了几张纸“你看这份雇佣契约其实真的不错”暗皮拿着文件凑过来,他努力露出笑容,像一个机灵的商贩一般“五十个金币,外加十天休假,如果不满意可以再…”</p>

    </p>

    “这个geis我签了。”罗德瞪着暗皮,这时的眼神已经没有丝毫犹豫。</p>

    </p>

    “不…这个…你听我说…”暗皮把纸头扔掉,从罗德腿上拿回了蓝色卷轴“不不不,你不能签,我还有个方…”</p>

    </p>

    “我就算是死,也不会做地精的佣人!”罗德吼着“我罗德!”他想要说什么,但是舌头突然打了节一般“绝对的真理,绝对的契约,我在此谦卑的请求缔结永恒的约定,我罗德会在冒险者公会领取特殊分类中的任务!”</p>

    </p>

    暗皮听了在原地慌得乱跳,这时的他是真的慌了神“我不同意,我不同意,我不签,契约不生效!”他不断的朝天喊,但是就在罗德说完以后契约书上的蓝光瞬间就熄灭了,接着罗德和暗皮的左手背上出现了一个g字标记。</p>

    </p>

    “为什么啊!?”暗皮与洛特同时叫了出来。</p>

    </p>

    “为什么你要签啊混蛋”洛特朝他吼道。</p>

    </p>

    罗德转过头没有看他“契约是我签的,不会连累你的。”</p>

    </p>

    “我明明否认了啊,怎么会成功的!”暗皮翻看着卷轴,然后他发现卷轴下方自己已经事先签好了名字。</p>

    </p>

    “我这只贱手啊!”暗皮使劲拍着自己有标记的左手,接着他冲向罗德“疯了么?小子?!”暗皮凑上去举起了拳头要打他,但是又放下了手,地精不会打架,他们清楚地知道打架是一件毫无收益的行为,这种事情要做也是雇佣打手或者冒险者,并且要伪装成正义之举,暗皮举起拳头完全是因为情绪上的冲动,但只要他还是地精他就绝不会挥下去“你死定了”暗皮恨恨的咬着牙指着罗德的鼻子“你死定了你知道么?你还拉着我!”</p>

    </p>

    “还不是你让他签的…”洛特已经哭了起来,事态在卷轴被拿出来的那一刻就完全失控了,现在就连他也想不出办法了,只能任由眼泪流下。</p>

    </p>

    “我就是想吓吓你们,谁知道这个人的脑子不正常,geis都随便签的?”暗皮疯了一样的在房间里踱步,脸上的表情从刚才的愤怒转变成了恐惧“现在怎么办,现在怎么办?教会会盯上我的!!”</p>

    </p>

    这时门打开了,特蕾莎的头冒了进来“先生,发生了什么事?”</p>

    </p>

    “特蕾莎…”暗皮指着她点了点手指头,她的出现让原本慌乱的地精恢复了状态“快准备马车,我要带他们两个白痴出门,现在!马上!换好衣服快去!”</p>

    </p>

    “好的先生。”一连串的指令特蕾莎可不敢怠慢,她顾不得轻轻的关门,直接反身一手甩上了房门,这发出了很大的响声,不过她头也不回的迅速离开了。</p>

    </p>

    暗皮走到罗德背后“哎呀,这帮冒险者怎么绑的绳子”暗皮怎么捣鼓也解不开绳子,接着他从桌子上拿起一把拆信刀,咔嗤了一会才把绳子割断。</p>

    </p>

    将两人松绑以后,暗皮连忙打开门“快跟我走!”</p>

    </p>

    罗德拿起剑系在腰上。两人想说什么但是嘴刚张开“快点!”暗皮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两个人只能快步走了出去。</p>

    </p>

    走到门口,特蕾莎已经披着一件外套等着了,她叫起了车夫让暗皮的马车准备好了,地精将两个男孩推上了马车,转头向特蕾莎吩咐了两句,随后他也跳上了马车。“老地方,要快!”随着暗皮吩咐,马车开始动起来。</p>

    </p>

    马车在这个小镇并不常见,这里那么贫穷,镇上有钱的人不超过五个,而暗皮则是其中之一,而且是拥有私人马车的富豪,马车款式十分新潮,并且足以容纳四个人一起乘坐,车夫是一个健壮的人类,车门上镶嵌着暗皮?勒斯金色的名字,马车在漆黑的深夜里奔驰起来造成了极大的噪音,窗口偶尔能看到有些房子因为他们亮起了灯。</p>

    </p>

    在马车上,看着罗德和暗皮的脸色,洛特十分尴尬,但是内心不断闪过的想法还是让他忍不住去问“先生,您其实不是真的想让我们签那个吧…”</p>

    </p>

    听完暗皮就瞪了一眼洛特“废话!区区一千金币,我暗皮?勒斯会放在眼里吗?我是约克商会金牌投资人,月入上万金币”说着他拍了拍自己衣服上的徽章。</p>

    </p>

    “先生,那不是银牌么?”洛特认出了徽章上的文字</p>

    </p>

    “我不过是想吓吓你们,我还好心想收留你们,还给了你们那么优厚的待遇”暗皮完全无视了洛特的问题,他用手点着罗德“谁知道你这个同伴蠢得和猪一样不领情,真的就去签了geis,还说的那么快,我取消都来不及!你们要害死我,要害死我啊!!!”暗皮的嘴一旦张开就停不下了,他就这么嘚嘚嘚了一大堆。</p>

    </p>

    “对…不起…”洛特看着暗皮….有点尴尬“罗德当时可能有些激动…”</p>

    </p>

    “对不起有用么?马上教会就会盯上我的,他们一定会通知约克商会,好么,如果这白痴再死了,那我也活不了,我们一起玩完!”暗皮越说越激动,声音也越来越大,直到说到一起玩完,整个人又突然泄了气,瘫在了椅子上。</p>

    </p>

    “你怎么会死?”罗德终于也忍不住了“签契约的是我啊”</p>

    </p>

    “马上你们就知道了”暗皮撩开马车窗帘看向外面,现在已经凌晨,天空渐渐发白,三人没有再说话,最后马车在一座房子面前停下了“到了,我们最后的希望。”</p>

    </p>

    “冒险者公会?”洛特透过窗户从建筑物的牌子上认了出来</p>

    </p>

    “不然还能是哪儿?”暗皮下车的腿在发抖,他回过头一把将罗德拽下马车,罗德能感觉到地精的手也在发抖,洛特连忙跟了下来。接着暗皮整理了一下表情,努力挤出了一个笑脸,他保持笑容打开了冒险者公会的大门。</p>

    </p>

    “欢迎来到冒险者公会”一个女人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p>

    </p>

    </p>

    </p>

    </p>

    </p>

    </p>

    </p>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