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信仰的故事 第十一章 愤怒的圣女

时间:2019-03-15作者:远扬为风

    虽然已经偏离了原本前进的方向,但是众人没有太多的选择只能继续往前走,魔狼们紧紧的跟在他们后面,既不袭击,也不离开。ζ菠↑萝↑小ζ说不过话又说回来,在这个充满迷雾的结界中本来就没有什么正确的方向一说,所以往哪里走其实都无所谓。所谓的陷入绝境大概也就是如此了。</p>

    </p>

    德普和雅思兰莉时刻提防着后方魔狼的跟踪,霍普勒负责应对前方迷雾中的危险。这条路可能是小镇市场通往周边的一条街道,但是会通向哪里现在谁也说不准。</p>

    </p>

    “那是路牌吗?”在迷雾中洛特看到路边的迷雾里竖着一块牌子,他指着牌子提醒着大家。</p>

    </p>

    牌子在迷雾中看不清,德普让鬼魂过去查看,很快得到了回应“的确是路牌”德普点点头“我知道这条路会通向哪里了。”</p>

    </p>

    “哪儿?”洛特好奇的问他</p>

    </p>

    德普看向一边的圣女“雅思兰莉,我想你会喜欢接下来的地方的。”</p>

    </p>

    “什么?”圣女转过头看向他,并没有听懂。</p>

    </p>

    “这条路通向小镇的教堂。”德普向前指了指“而且已经很近了。”</p>

    </p>

    “教堂!”大家听到这个词脸上都忍不住绽放出笑容,虽然是在绝望的困境中,周围充满了残破的景象,但是光听到教堂这个词还是能让人的内心产生一股希望。</p>

    </p>

    “教堂么!”圣女虽然也明白在这个情况下,教堂也并不能代表什么,但是这就是所谓心灵上的慰藉吧“霍普勒,走快些,我想尽快确认教堂现在的情况。”</p>

    </p>

    其实不用她说,大家也都无意识的加快了脚步,不管在任何时候,教堂都是个值得放心休息的地方,虽然两个男孩在教堂有些不愉快的经历,但是在现在的情况下,即使是多不愉快的地方,只要是能让他们回忆起曾经平凡时光的记忆都是莫大的慰藉。</p>

    </p>

    没过多久,他们就看到了教堂标志性的尖顶“教堂的房顶没有被毁?”雅思兰莉也无法掩饰喜悦的心情了</p>

    </p>

    “会不会有幸存者?”罗德指着教堂说道“也许那里甚至还有反抗组织,有水和食物?”</p>

    </p>

    被罗德这么提醒,大家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吃东西了,充满迷雾的结界模糊了时间的概念,他们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但是的确,他们有了饥饿感。但是三个大人并没有乐观到会认为在教堂还有幸存者,不过他们还是加快了脚步,冲向教堂。</p>

    </p>

    教堂坐落在小镇的西边,面积很大,低矮的栅栏将四周围了起来,在教堂前还有一大块绿地,旁边还有花园,这里看来是受到过不少资金援助修建的,比起一般小镇的教堂要气派的多,整个教堂从外面看大概有圣堂,宿舍,庭院三个部分。</p>

    </p>

    走近了教堂,大家观察了一下,这里的确没有受到太大的损伤。</p>

    </p>

    “难道幕后的那个是一个信仰圣言教会的人?”德普看着眼前的教堂,这里几乎看不到任何的破损,甚至花园都很整洁,没有一丝破败的样子。</p>

    </p>

    “堕落的圣职者?”雅思兰莉皱着眉头“怎么可能会有如此可怕力量的圣职者?”</p>

    </p>

    “活了几千年的老精灵圣职者?”德普开起了玩笑。</p>

    </p>

    雅思兰莉没有理他,她小心的踏进了圣堂,一股熟悉的感觉立马包围了她,这里不仅保留着外表,这股力量…雅思兰莉高兴的笑出了声“太好了,教堂的守护结界还没有被破坏,你们快进来!”</p>

    </p>

    大家听到都连忙走了进来,雅思兰莉举起圣器高声咏唱起来“以父神之名,在这圣洁之地上,我们将无所不能!”圣器散发着光芒,接着整个教堂的土地上都开始散发出光芒,教堂中的迷雾开始渐渐散去。</p>

    </p>

    “这里已经不需要我的防护圣言了。圣地的结界驱散了教堂范围里的迷雾,大家可以放心。”雅思兰莉舒了口气,真没想到教堂保存的这么完好。</p>

    </p>

    “圣地?”罗德挠挠脑袋“很安全的意思么?”</p>

    </p>

    “圣地结界是每个教堂都拥有的的保护教堂的结界,在圣地结界中所有黑暗邪恶的力量都会被驱逐,圣职者的圣力会得到恢复,是在亡灵大战以后留下的传统。”圣女详细的向罗德解释着。</p>

    </p>

    “那我们是不是安全了?”罗德兴奋的想往里走。</p>

    </p>

    “不行!”洛特连忙拉住他“不能掉以轻心,越安全的地方可能越危险。”</p>

    </p>

    “是啊”德普舒展着身体“待在这里我可全身都不舒服。”</p>

    </p>

    “死灵法师的魔力和这里相排斥吧”雅思兰莉点头表示理解“我激活的圣地结界你也许会有些不适应,但是应该不会造成实际的伤害。”</p>

    </p>

    “我明白,我明白,霍普勒,你来开门,我还是有些不放心。”德普叫着霍普勒,虽然这些道理都懂,但是德普心中的不快总是挥之不去。</p>

    </p>

    而战士也才回过神“啊,抱歉,这感觉突然有些松懈了。”他右手抓紧斧头,左手小心的打开了圣堂的大门。</p>

    </p>

    圣堂里一排排的座椅分列两旁,最里边的当中矗立着讲台,而讲台前的地上正跪着一个男人,似乎在做着祈祷的姿势。</p>

    </p>

    看到有人,大家都明显紧张了起来。难道真的是幸存者?雅思兰莉想了想就否定了,圣地效果是她触发的,之前这里依然充满了迷雾,眼前的人绝不可能是正常人。不过在圣地中她不用担心防护圣言的缘故可以自由使用圣力,所以圣女心中并没有太多顾虑,她直接走进门朝着男人靠近。精致的铠甲,纯白的衣饰,手边的剑盾刻着教会的白玫瑰纹章,雅思兰莉明白了,这是一名骑士。其他人见她走进去,也慢慢的跟在她后边。</p>

    </p>

    “以诸神之名行事,听吾之言”圣女高声的宣告着</p>

    </p>

    “勿为有损之事”男人回应道</p>

    </p>

    “勿看污秽之象”雅思兰莉接道</p>

    </p>

    “勿听恶魔之语”男人接着回应</p>

    </p>

    “勿近黑暗之力”雅思兰莉越走越近</p>

    </p>

    “神爱吾辈,皆传福音”男人依然没有起身,他保持着跪姿任凭雅思兰莉就这么靠近自己</p>

    </p>

    “有违神谕,必遭神罚”话说到这里雅思兰莉已经走到骑士的正背后,她高举着左手,圣枪出现在她的手上,话一说完便朝他刺去,男人也没有回头,他同样伸出左手抓住了刺向他的圣枪。</p>

    </p>

    “神之圣枪…”男人转头看向雅思兰莉“不可以随便使用。”</p>

    </p>

    雅思兰莉突然肚子一阵剧痛,她低头一看,一根仅有圣枪三分之一大小的小圣枪正插在上面,这已经是短时间内同样的部位第三次受伤,剧痛让圣女眼前一黑痛的跪了下来,她的伤口从来没有真正愈合过,只是用圣力匆促的愈合了表面,这一次让伤口更严重了。</p>

    </p>

    霍普勒急忙赶上来将她往后抬,德普警惕的摆出架势,骑士并不慌忙,他拿起自己的长剑和盾牌,缓缓地站起身,才转过方向看着众人。</p>

    </p>

    “你还记得自己是谁么?”德普谨慎的问着他</p>

    </p>

    “死灵法师?还真是辛苦你待在这‘圣地’了,我是一名圣殿骑士。”男人舞了个剑花将剑指向众人“我姑且原谅你们踏入这片圣地的罪行,如果你们现在离开,我不会为难你们。”</p>

    </p>

    肚子的伤口再度愈合,雅思兰莉站了起来“你知道我肚子有伤?”与前几次不同这一次雅思兰莉恢复的不仅很快,神色也轻松不少。</p>

    </p>

    “我们迷雾之源通过迷雾能够了解彼此的状态和认知,我们虽然是不同的个体,但是迷雾连接着我们。”骑士解释道“圣女啊,你的肚子如果再受创,圣力可能都无法让她彻底愈合了。”</p>

    </p>

    “果然…”雅思兰莉笑起来</p>

    </p>

    “离开吧。我现在只想守护这个圣地,我不想与你们战斗,反正你们终究也会和我有一样的下场。”</p>

    </p>

    但是雅思兰莉摇了摇头“该离开的是你。”</p>

    </p>

    “‘虚假咏唱’这具身体告诉了我你圣能的名字”骑士拿剑指向雅思兰莉“圣女啊,现在我拥有不死的躯体,也可以随意使用禁术,而你的禁术杀不死我,你连我的圣能是什么都不知道,你没有胜算。”</p>

    </p>

    这句话似乎触动到了什么,雅思兰莉的脸一下子僵住了,起先是一种疑惑的表情,然后她泛出了笑容,最后雅思兰莉脸上的表情都消失了,这个模样与她审问罗德和洛特时候很像,原本以为圣洁美丽温柔虔诚的圣女永远不会再摆出这张脸,但是现在她确确实实让人感觉到那种冰冷的气息“我有些生气了!”一句有些违和的话从雅思兰莉嘴中说出来“很生气。”雅思兰莉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是她声称自己很愤怒,圣女的身体开始散发出光芒,右手的圣器越来越亮“好像从进入这个结界以后我就被你们小看了,不过也不能怪你们,我的确没有办法好好地发挥。”雅思兰莉的声音冷的和冰块一样“我不擅长防护圣言,但是,迷雾骑士,你真的明白‘虚假咏唱’是什么含义么?也许我该教教你。”圣女侧过身确认了一下同伴们的位置。</p>

    </p>

    霍普勒和德普在雅思兰莉说话的时候就急忙拉着男孩退出了圣堂。</p>

    </p>

    “这么把雅思兰莉大人留在那里没问题吗?”罗德有些担心</p>

    </p>

    “你倒是该为那位迷雾骑士担心。”德普忍着笑望着圣堂里边“难道那张脸没让你想起什么不愉快的回忆么?”</p>

    </p>

    被德普这么一说,罗德不禁打了个寒颤,那种感觉他这辈子都不想再体验了。</p>

    </p>

    来到圣堂外霍普勒将斧头柱在地上“小鬼们,她在教会的称号是‘第六’,这可不是随便起的。”</p>

    </p>

    “刚才受伤的时候她使用了强效的治疗圣言,看来伤口已经彻底愈合了。看来在这个圣地之上,她真的能用出全力了。”德普停止了自己憋笑的行为,他保持微笑的看着这一切“愤怒的雅思兰莉可不是每天都能看见的,我居然就这么短的时间里看到了两次。”</p>

    </p>

    在确认了伙伴们都离开了,圣女伸出手将将自己的兜帽放下,一头金色的秀发梳的很整齐,头发不长,也没有太多的头饰,只有一个很朴素的蓝色夹子,接着她高举右手的圣器,左手往前平伸,圣器开始散发出强烈的光芒。</p>

    </p>

    骑士并没有阻止她的意思,他就原地站着,等着她准备好。</p>

    </p>

    “父神在上”雅思兰莉开始咏唱“请允许我借用‘光之耀艾姆达尔’的力量,我将以您之名义征讨异端!”说完圣女的身前形成了一道气流,白袍被气流吹得呼呼作响,头上的蓝色发夹也被吹飞了,头发有些披撒下来,一道巨大的金光出现在她的左手上,接着光芒中一把长柄渐渐出现,随着柄身变长,表面还开始出现纹饰,随着柄身形成,柄头上开始形成一个尖头,这是一柄长枪,枪尖上也雕刻着许多奇怪的铭文,随着枪尖形成各种细节也渐渐浮现。等所有形体都出现,圣女左手一握原本还浮动的光芒瞬间凝固一样,一把长枪就握在了手中。接着右手的圣器也化为一道光注入了枪身,雅思兰莉于是双手握枪站在骑士面前。</p>

    </p>

    “这东西看起来好厉害”圣堂外趴在门上的罗德都看呆了</p>

    </p>

    “这才是圣枪的本体,圣女咏颂了它真正的名字。”德普似乎很愿意为这场战斗做解释“之前她和那个骑士召唤的不过是圣枪的小分身。”</p>

    </p>

    “还要我继续等你么?”骑士不以为意的看着圣女</p>

    </p>

    “我是特地为了你进行的咏唱”圣女脸上依然毫无表情“我个人比较喜欢仪式感。”</p>

    </p>

    “那来吧,我倒想看看你在不知道我圣能是什么的情况下,该如何战斗!”骑士右手一挥,剑上开始散发出金色的光芒。</p>

    </p>

    “为什么这个骑士变坏了还能使用圣力啊?”洛特看到了骑士散发的光芒非常不理解</p>

    </p>

    德普见到洛特提出这个问题点了点头“不错啊,洛特,这个问题问得好。”死灵法师说着指向那个迷雾骑士“背叛信仰并不是嘴上说说就行的,而是要从内心否定父神,内心深处说的明白一些就是灵魂深处。每个人都有灵魂,而灵魂控制着我们的身体。他如果在灵魂深处进行否定,那么信仰赐予的力量除了基本的剑术技巧其他的肯定无法施展了”德普首先肯定了洛特的想法,但是他一副老师的样子说的很啰嗦“既然他可以继续使用圣力就说明他的灵魂没有被玷污,原本属于这个骑士的灵魂依然信仰着父神,是他的身体的控制权被夺取了,所以这具身体依然可以使用圣力。”</p>

    </p>

    德普说了那么多,但是一边的男孩完全没有注意听“知道了知道了”洛特随口答应着。</p>

    </p>

    圣堂内还在继续</p>

    </p>

    “力量”雅思兰莉喊了一声,身上突然冒出红色光芒“速度”接着又冒出了绿色的光芒</p>

    </p>

    “力量”骑士也跟着圣女喊了起来“坚韧”不同的是骑士第二个光是蓝色的</p>

    </p>

    “他们真有闲心啊”德普笑起来“动作那么慢,怕我们看不清么?”</p>

    </p>

    “他们在干嘛?”罗德多嘴的问起来</p>

    </p>

    “圣言祝福,一种高级圣言,可以加强你的身体的力量,速度,坚韧,和狂血的效果差不多,不过效果要差一些,不过好在没有副作用。每个人只能同时承受两种祝福,不过祝福的存在时间可以很长,只要释放者有足够的圣力维持祝福就行了。”德普顺口又回答了男孩的疑问,而且这次似乎有意的精简了一些。</p>

    </p>

    圣堂里的两人终于开始打起来了,圣女举起圣枪往前一刺,骑士举盾将枪格挡下来,他反手用长剑刺向圣女。雅思兰莉稍稍侧身避开了刺击,接着她一个转身将枪从另一个方向甩向骑士,骑士举盾再挡,但是这次不同了,圣女的力量一下子大了很多,骑士重心不稳退了几步,圣女乘胜追击,她不断的用枪刺向骑士,但是盾牌都将她的攻击挡下了。</p>

    </p>

    “你这么喜欢进攻么?”骑士一声冷笑,这时雅思兰莉的肚子前出现了数根小圣枪,他们刺进了雅思兰莉的肚子,见偷袭得手,骑士得意的笑了“这就是…”可没等他说完,他不得不继续举盾格挡。</p>

    </p>

    雅思兰莉根本没有在意他的偷袭,即使肚子上受了伤,攻击的势头依旧不减</p>

    </p>

    “这就是你的极限了么?”雅思兰莉轻蔑的看着骑士“三根?”</p>

    </p>

    “你!”骑士被她的话激怒了,空中又出现了几十根小圣枪,统统刺向了圣女,</p>

    </p>

    然而圣女并没有打算躲避,她除了避开了要害意外,任由圣枪攻击,而她则继续攻击骑士的盾牌。</p>

    </p>

    “雅思兰莉大人太乱来了吧…”罗德看着圣女全身被扎透十分担心</p>

    </p>

    “不用担心,雅思兰莉自身现在肯定在释放高级的治疗圣言,和之前在迷雾里可完全不一样,这才是她的一贯风格,进攻和恢复,完全放弃防守。”德普看起来十分了解圣女的样子,对她的战斗方式了如指掌。</p>

    </p>

    德普说的没错,不管骑士释放的圣枪如何伤害圣女,圣女的速度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他反而被压制的一点反击的机会都没有,只能举盾格挡着。</p>

    </p>

    “这就是你的极限了么?七十二根?”圣女依然面无表情,她一击重刺,骑士被击退了几步,但是骑士退到一半一个重心不稳摔在了地上。</p>

    </p>

    “怎么回事?”骑士想撑起身体,然后他发现手臂没法动了,腿也动不了了,他勉强抬头看,他的各个关节都被插入了一根小圣枪“什么!”如此精准和迅速,让骑士瞬间失去了行动力。</p>

    </p>

    “你那么多根圣枪,还不如我十根有用。”雅思兰莉抬起一脚将骑士踢向身后的讲台。</p>

    </p>

    踢飞的过程中限制行动的圣枪消失了,骑士在空中架起盾牌,勉强保证了落地,但是接着空中出现了几十根圣枪一起扎向了骑士,骑士的盾牌保护不了全身,没有被盾牌保护的地方都被扎透了,他只能一动不动保持着防御,骑士此时大吼一声一股圣力从体内爆发,将扎进体内的圣枪震散出去,这才放下了盾牌“这可对我没用!”</p>

    </p>

    “是么?”雅思兰莉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他面前,她单手握枪朝前一刺,骑士这次仍然能用盾牌挡住但是巨大的力量把他连同讲台一起击飞到了前方的墙壁上。</p>

    </p>

    “同样是力量的祝福,看来父神给我的明显更多。”雅思兰莉慢慢的走到骑士跟前,她一挥枪,将骑士又击飞到一旁的墙壁上。</p>

    </p>

    “哼,你在不清楚我圣能的情况下贸然进攻,就是你的败笔”骑士从墙壁凹缝里爬起来,他拿起剑,剑身突然暴涨了两米,他举剑朝前一指“爆裂吧。”。</p>

    </p>

    “我从来没有在乎过你的圣能是什么。”雅思兰莉看着脚下,这应该是骑士在被击飞前就布置下的,一阵强光闪过,雅思兰莉动都不动,就这么等着咏唱完毕的爆裂,一阵冲击过后圣女依然站在那里毫发无损。</p>

    </p>

    “这怎么可能?!”骑士看着圣女简直不敢相信。</p>

    </p>

    “我不擅长防护圣言,不代表我不会。”雅思兰莉将圣枪往地上一敲,如同镜面破碎一般,雅思兰莉周围的防护圣言就自行分解了“你的圣力应该是‘圣言爆裂’吧”雅思兰莉摇了摇头“看起来很厉害的爆裂,却连我的防护圣言都打不碎,有什么用?”</p>

    </p>

    “你一个圣职者用了魔法师的‘十三构筑’,有什么好得意的!”骑士并不服,他大声质问着雅思兰莉,觉得她作弊了</p>

    </p>

    “我并没有用魔法,‘十三构筑’只是技巧而已。”雅思兰莉拿着长枪朝他一指,无数小圣枪射向骑士,骑士只能举盾格挡。</p>

    </p>

    “‘十三构筑’是什么?”罗德转头看向德普,他觉得德普什么都知道</p>

    </p>

    “‘十三构筑’是魔法师们惯用的一种技巧,将十三层防护结界合为一层,产生的效果是最牢固的,比盲目堆叠结界效果好很多。虽然魔法师和圣职者之间不被允许互相使用对方的咒语,但是‘十三构筑’的确只是一种技巧,只是法师们先发现的而已。”德普说着轻哼了一声“这个骑士有点丢人啊。”</p>

    </p>

    雅思兰莉看着骑士狼狈的样子,决定结束这一切了,她摆好了进攻的姿势“结束了,你的盾牌挡不下我这一招。”说完她冲向骑士。</p>

    </p>

    骑士并不甘心,他挥剑砍向雅思兰莉,将近三米的长剑砍向雅思兰莉,按照速度雅思兰莉的长枪在刺中骑士之前就会被砍中,但是圣女途中突然加速,圣枪要比骑士的剑快的多,枪直接扎穿了骑士的盾牌,顺势扎透了他的身体,雅思兰莉将他钉在了墙上</p>

    </p>

    “钉住吧!忏悔吧!”雅思兰莉将一半的圣枪都扎了进去,她默念着,左手一拳打在了骑士右手上,于是骑士的长剑掉在了地上。</p>

    </p>

    “你怎么能这么快…”骑士还想反抗,雅思兰莉又一拳打断了他的右手,这下他彻底无法反抗了。</p>

    </p>

    “速度祝福啊,也就在刚才我发挥了它的效果而已,你不会以为之前的攻击就是我的极限速度了吧。”雅思兰莉说着,一抬手,这次整整比上次的圣枪数量又多了一倍,统统射向骑士的下半身。</p>

    </p>

    “哼,没用的!也许你很强,但是你还是杀不了我!”骑士向着雅思兰莉狂吼</p>

    </p>

    “那这招如何?”雅思兰莉依然面无表情“爆裂吧,圣枪。”</p>

    </p>

    随着雅思兰莉咏唱完毕,扎在骑士身上的圣枪开始爆发出刺眼的光芒“这怎么可能!?”强光过后,骑士的下半身就这么消失了,没有冲击力,也没有声音,骑士的下半身就这么不见了“圣枪爆裂本身就是这项禁术的一部分,你根本就不懂禁术啊。”</p>

    </p>

    骑士张开口想说什么,迷雾渐渐从他体内排出,奇怪的是并没有鲜血留下,过了一会圣女将骑士取下来,她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摘下了骑士的头盔,抚摸着他的头发,雅思兰莉对着骑士的半身释放着强大的治疗圣言,等待着骑士恢复神志。</p>

    </p>

    “辛苦你了,雅思兰莉大人。”骑士的眼睛在过了一会儿后终于恢复了神采“我这种不成器的家伙就该好好地教训一下。”</p>

    </p>

    “我生气了,说明我的修行还不够。”雅思兰莉摇着头</p>

    </p>

    “您不要这么说,和您相比,我可就差劲多了…”骑士的表情十分落寞,他看着自己残缺的身体突然又笑起来“不过,马上这也不是什么值得伤心的事情了。”</p>

    </p>

    “你知道些什么,年轻的骑士?”雅思兰莉看着这具破损的身体,虽然这一切都是她干的,但是现在她的敌人变回了一个年轻的后辈,她的心里也不好受。</p>

    </p>

    “圣女大人,我无法告诉你那个存在是什么。”骑士摇了摇头</p>

    </p>

    “你也不知道么?不怪你…”雅思兰莉温柔的笑着,至少在最后她希望能给予他一些温暖。</p>

    </p>

    “我知道,但是我不能说”骑士垂下了眼睛,雅思兰莉看到一股灰色的光芒在骑士胸口凝结“信仰破碎!?”雅思兰莉惊讶的叫起来</p>

    </p>

    “是的,一旦我想起那个存在,我就会‘信仰破碎’,所以我不能告诉您,圣女大人,我害怕你也会和我有一样的结果。”</p>

    </p>

    “怎么会…”</p>

    </p>

    “一旦‘信仰破碎’,您的圣言都会失去效果,从根本上就没有战胜的希望了。”骑士被打碎的手在治疗下恢复,他摸了摸雅思兰莉的脸“但是我相信您可以打败所有的迷雾之源,揭开那个存在的面目,剩下的,就交给您的伙伴们吧,你们一定会胜利的。”</p>

    </p>

    “那个存在真的是邪恶吗?”雅思兰莉质问着他,圣女慌了,她脑海中曾经设想过诸多可怕的敌人,但是唯独这点她从来没有考虑到。信仰破碎就是内心对于信仰的动摇,信仰所赐予的力量都会因为信仰动摇而失效。想要将信仰恢复很困难,并不是嘴上说说就能改变,必须要在心底里重新建立信念需要时间,这在战斗中就足以致命了。</p>

    </p>

    骑士并没有否定邪恶这一点,他点点头“那毫无疑问是邪恶,但是即使知道,我的信仰依然动摇了,雅思兰莉大人,请您不要使用审问的圣言,您千万不能知道。”骑士请求着她“现在就停下治疗吧,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向您诉说得了。”</p>

    </p>

    “准备走了么?”雅思兰莉皱着眉头,她现在只要动用审问圣言,骑士一定无法抵抗,骑士和她都明白这点,但是…最后圣女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吻了吻他的面颊。</p>

    </p>

    “嗯,我想我可以休息了。”骑士闭上了双眼。</p>

    </p>

    雅思兰莉于是停止了治疗,骑士在治疗停止后也没有挣扎,也没有痛苦,就这么停止了呼吸,圣女将他的头盔重新戴上,抬着他残破的尸体走出了圣堂。</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