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平湖二流 第327章:萍水相逢就是缘

时间:2019-03-15作者:望天一笑

    第327章:萍水相逢就是缘

    人和人之间有差距吗?

    当然有。ミ菠※萝※小ミ说

    从出生开始,这个差距其实也就出现了。

    所以说,就有干的好,不如嫁的好,嫁的好,不如生的好这样的话流传。

    可是,生的好的人毕竟少。现实当中,还是平凡普通的人居多。也正因为有这些平凡普通的人,他们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生活。

    所以,有了进取,有了很多感人的励志故事。

    也正是因为有了这么多励志进取的普通人,社会才发展了,人类的文明才进步了。

    二流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

    躺在床上,感受着杜花娥传来的呼吸声,二流觉得这生活其实平安健康才是最大的幸福。

    不知不觉之中,二流进入了梦香。在梦中,二流梦见自己成了一个身穿盔甲的勇士,骑着白马,把面前的敌人一扫而光。

    不对,还有一个人逃走了。二流拼命的追啊,追啊,一直没有能够追上。

    突然这前面的敌人转过了头,对着二流哈哈大笑。

    那有些得意的面容,竟然是游津平。

    “你来追啊,追啊!”

    听着这挑衅的话,二流不由一挥马鞭,双腿一蹬,人就这么醒了。

    到是旁边的杜花娥被二流吓了一跳。

    “二流,你怎么了?”

    这个时候二流似乎又有些忘记了刚才的梦,怎么了?

    估计是长身体吧!不是说结婚以后,很多男人都会长个吗?

    “没什么,好像做了个梦,不过一下子又不记得是什么内容了。”

    “你昨天不是说不回来吗?怎么最后又回来了啊?”

    杜花娥的人已经贴到了二流身上,手啊脚的,像个八爪鱼一般,缠着二流。

    二流也用手挽住了杜花娥,轻声的说道:“住在我们鞋店上面的孙姐出事了,受了重伤,现在还在医院的重症病房。据医生说,这两天如果醒不来,可能以后都会醒不来,成为一个植物人。”

    “啊?”

    杜花娥一听,忍不住爬了起来。

    二流到是连忙把她给抱住了。

    “行了,别动,外面冷。”

    “昨天晚上,是萍姐给我打的电话。俩个人在这里人生地不熟,所以我就回来了,去看了看。”

    “昨天晚上听萍姐说,孙姐家里还有一个弟弟,得了白血病,一家人都是为了这个弟弟治病,这才拼命的工作赚钱。”

    “现在,又出了这样的事情,到是不知道这一家人该如何渡过哦?”

    说到这里,二流又不由想起了湖口村的那个马莉莉,怎么感觉不幸的人好像都会出现那些个雪上加霜的悲剧。那些幸福的人,好像经常都是喜上加喜,锦上添花。

    “二流,出了这样的事情,她们店里不会负责吗?”

    听到杜花娥这么说,二流到是摸出了电话。

    “喂,敢哥,还在睡?”

    那边的黄敢当然在睡了。

    昨天晚上可是忙到三四点,这会儿也就才睡三四个小时而已。

    “医疗费的事情你不用担心了,至于其它的,我也办不了。”

    黄敢说的很直接,二流一听,也就明白了。

    “嗯,敢哥,谢谢你!”

    有些现实就是这样无奈,接到了电话,黄敢也没有多少睡意了。

    到卫生间里用水冲了一下脸,直接来到了羁押室,把陈绪飞给带了出来。

    “陈科长,到现在为止,伤者还没有醒来。谁也不知道她能不能醒过来?命是保住了,可是,成了植物人的话,还不如死了算了。”

    一晚上,陈绪飞冷了,也想了。

    这越冷,想的也就越清楚。

    昨天晚上,可能也就陈绪飞看清楚了,看清楚了游津平把孙媚从包厢的门口拉回到了里面,看到了游津平一个巴掌挥向孙媚,看到了游津平抓住孙媚的头发这么使劲一拉。

    人倒下了,一直也没有爬起。

    如果不是唱歌的姑娘过去,陈绪飞其实也没有打算过去。陈绪飞只想做一个看客而已。

    出事之后,陈绪飞想偷偷的离开,可一想,自己根本走不了。也就再次回到了包厢,思考了很久,最终做出了决定。

    而这决定做,也就意味着自己的良心上可能会再添一道裂痕。可是,相比于游津平今后可能有的回报,陈绪飞觉得自己要这么赌。

    “黄队长,事情就是这样,我真的看到了人是她自己摔倒的。”

    黄敢点了点头:“行了,你的口供已经在那了。真相是如何,我心里清楚。对了,今天这个情况,要不要通报你们单位?”

    看着这脸上的阴沉下来的陈绪飞,黄敢不由笑了笑:“行了,我也没有打算这么做。不过,还是奉劝你一句。你是一个公职人员,他们玩的起,你玩不起。”

    说着这话时,外面响起了一顿吵杂的声音。

    “人呢?你们把人关到哪里去了?到底有完没完?都说了是她自己摔倒的,怎么还把人关着。”

    游津平和胡斌来了,一改昨夜的颠狂,此时虽然表现的有些嚣张,可黄敢哪会看不出来,其实他心里已经害怕了。

    “绪飞,你在这啊?他们没有把你怎么样吧?”

    看到了陈绪飞,游津平当然激动了。

    昨天晚上回到了家,当然是一直睡了。

    这睡醒了,昨天晚上的一些片断到也记得。再加上母亲在旁边的唠叨,再跟胡斌通一下话,很多片断也就串连起来了。

    包厢的大门口,自己把人给拉了回来,到后来,到后来游津平记忆中拉着头发一扯,似乎影响反而深刻。

    “黄队长,事情不是清楚了吗?她自己摔倒的,关我们什么事?要怪,也只能怪她自己,怪这金钱柜的茶几太硬。行了,我要带绪飞离开,你没有什么意见吧?”

    黄敢摇了摇头:“游少,我当然没有什么意见了。不过,这个案子并没有结束,当事人目前还是昏迷不醒。如果,事情有什么变化的话,到时候我们可能还会来找你。”

    人走了,黄敢坐了下来。

    医院里,李丽萍来了,孙媚依然还躺在里面。

    一个偶然的机会,自己认识了孙媚,之后,也就一起租了房子,一起到金钱柜上班。孙媚虽然很需要钱,可她却一直坚守着底线。用智慧,用耐心,用坚持对抗着那些个男人们。

    而自己,除了刚开始的坚持之后。到后来,妥协了,妥协了一次之后,似乎也就成了习惯。

    钱确实多赚了很多,可李丽萍却时常感觉自己的生命当中也已经丢失了很多东西。而在孙媚身上,李丽萍看到了这种东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