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平湖二流 第236章:轻点应该也可以

时间:2019-03-15作者:望天一笑

    第236章:轻点应该也可以

    这个女人有些傻,开了这两瓶酒,这下到好,难道要自己一个人喝完?

    “二流,还是你关心我!”

    “那剩下的酒,你也不要浪费,我喝牛奶,再陪你慢慢喝?”

    酒是好酒,估计比自己刚才在饭店里喝的要好很多。■菠&萝&小■说

    二流不会品,也不会看。不过,单纯的看着的红酒瓶的包装,以及这瓶身,好像感觉就要更高档一些。

    “二流,既然没有什么事情,我就来教你怎么喝红酒吧?”

    这是一个课程,还别说,二流真的不明白。这红酒不就这么打开了盖子,到进杯子,就这么端起来喝吗?还要怎么喝?

    “小妹,你就别逗我了。喝个红酒还用教?不就是这么端起杯子喝吗?”

    说着这话时,二流直接把杯中的酒给喝进了肚子。

    一大杯,就这么喝着,二流到是品不出什么味道。还不如冰啤酒的味道好呢!

    “二流,红酒可不是这么喝的,它要品。”

    “首先第一步要醒酒:红酒当中含有丹宁酸(tannicacid)的成分,丹宁酸跟空气接触之后所产生的变化是非常丰富的。而要分辨一瓶酒的变化最好的方式是开瓶后第一次倒2杯,而先饮用一杯,另一杯则放置至最后才饮用,就能很清楚的感觉出来。每一瓶酒的变化时间并不一样,也许在10分钟、也许半个小时、也许在两个小时后。

    第二是晃:把醒好的红酒倒入高脚杯,并拿起高脚杯晃动,酒会粘在杯壁上并且往下流。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酒流动的速度,感觉酒体形态及其粘稠度。

    第三是闻:当你晃动酒杯,红酒充分的跟空气接触同时会散发出自身的味道,这个时候你可以把鼻子凑到杯口,尽情的品位红酒中的各种气味。可能有水果发酵的味道,一些其他水果的味道,也许还有橡胶木的味道。感受红酒酿造时的情景或者葡萄生长时候的环境。都是可以的!

    第四是品尝:红酒是以酸味为主,我们的舌头两侧对酸的感知比较敏感。所以喝到口中的时候我要让红酒在嘴巴里面翻滚,这个时候酒味会充斥你整个鼻腔!例如:往嘴巴里面吸气,让其和红酒翻滚,这样更加能体会红酒的魅力了!”

    听着宁细妹这么说着,二流到是发现了。这送餐来的餐车上面还真的什么工具都有。

    宁细妹到了一小杯,在那做着示范,晃,闻,品,这一步一步做来,二流到是有些感觉了。不过,这感觉不大。

    到后来,这两瓶酒都基本上被自己一个人喝完了,这感觉就更加没有了。

    本来就已经吃了饭,也喝了酒。这会儿,又在这里连品带喝的弄了两瓶,二流感觉有些晕了。

    “小妹,那个,你慢慢休息,我要回去了,今天喝多了点酒。”

    “原本以为,这红酒不会醉人。现在才发现,它一样会醉人。”

    现在还很清醒,二流当然要走了。

    不走,留在这里,只会让俩人的关系越来越复杂,越来越纠缠不清。

    “二流,你现在这个样子,我怎么能够放心你离开呢?”

    “这样,快到里面去冲一个凉,这样的话,会更清醒一些。”

    似乎有些道理,用冷水冲一下,到是可以让这大脑清醒很多。

    “进去吧!”

    这个时候的宁细妹就像一个温柔的妻子,来到了卫生间,给二流放好了温水。

    “行了,这衣服一身的汗味,快脱下来。”

    要洗澡,当然要脱衣服了。

    看着宁细妹出了门,二流到是直接脱掉了衣服,用水一冲,整个人到真是感觉清爽了许多。

    这人是清爽了,可看到了这地上的衣服时,二流突然之间才发现,自己就这身衣服。

    现在,这衣服让自己给脱在地上,此时,已经给打湿了,那等会儿又该如何出去呢?

    这个念头也就这么一闪而过,很快,这刚刚有些酒杯的头脑,又有些迷糊了。

    用浴巾擦了擦,宁细妹再次进了卫生间。

    “二流,行了,我来帮你擦擦。”

    被人侍候着当然舒服了,最后有些迷糊,也有些累的二流当然直接躺在了床上。

    这一睡,也就是天昏地暗,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到醒来之时,整个房间里一片漆黑。

    回忆着昨天晚上的事情,二流很是自责的掐了掐自己。

    身上,那缠着自己的八爪鱼不用想也知道,那肯定是宁细妹了。

    第一次自己可以解释,第二次自己解释不通,而这一次,自己又能怎么解释呢?

    躺在床上的二流想到了杜花娥,想到了自己这接二连三的背叛。

    明明自己根本就没有想过背叛,可这实际行动下来的结果反而就成了这个样子。

    这个时候,你再怎么内疚自责,也已经没用了。很多时候,这思想其实根本挡不住身体的渴求。

    比如说现在,二流就觉得涨的难过,再不起来,可就真的要尿床了。

    轻轻的把宁细妹的手啊脚啊,从自己身上给移开,起来了,直接摸索的到了卫生间,一阵放松,这才觉得舒服了许多。

    看来,自己应该戒酒了。不能的话,这酒喝多了,真的会坏事。

    床只有一张,这乌漆麻黑之下,你又不敢开灯,更找不到不衣服。就连手机都不知道放哪了?也不知道昨天晚上花娥给自己打了电话没有?

    这宁细妹会不会接了电话?她会不会跟花娥说了什么?

    “二流,快过来睡,别着凉了。”

    “你放心了!昨天晚上花娥没有来电话,到是有一个叫胡广浩的人来了电话,我没有接。”

    得了,已经这样了,何必矫情呢。

    再说了,其实从第一次开始,从第二次宁细妹怀上了孩子开始,自己和这个女就可能真的分不开了。或者说,你想要完全分清楚,真的很难了。

    睡到了床上,宁细妹的手和脚啊,再次粘过来了。

    “二流,谢谢你!昨天晚上我睡的很好。”

    “你不知道,在粤东的时候,我老是睡不着。既担心姓林的来碰我,又担心他妈妈进来查房。更担心孩子的事情被他们发现。”

    “只有在你身边,我觉得才睡的踏实,睡的安稳。”

    二流哪能够听的了这些,到是忍不住伸出了手,抱住了宁细妹。

    “唉,你这又是何苦呢!”

    也许,宁细妹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能够会露出她脆弱的一面。回到了阳城,她一样是那个高傲,冷艳精明的女人。

    俩人就这么聊着,最后,宁细妹到是直接趴到了二流身上。

    “老公,医生说了,三个月后,其实只要轻一点,应该也可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