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平湖二流 第209章:老解鱼塘一片白

时间:2019-03-15作者:望天一笑

    第209章:老解鱼塘一片白

    如果说之前只是出于对二流的信任,那看完了平湖的专卖店之后,黄胖龙除了对二流的信任之外,到是对于这个专卖店的前景非常的看好了。∞菠ぁ萝ぁ小∞说

    这夫妻俩人一番合计,当然是直接定了。

    “二流,店面的事情你不用操心,我们来想办法。不过,就是不知道位置怎么样?到时候公司的人要不要过来看看?”

    这个方面,到是没有多少硬性的要求。不过,周边的一些基本情况,当然需要了解了。

    “龙哥,公司那边的态度当然是非常的严谨了。所以,会对所选店面的周边进行一个简单的了解,到时候你选好了之后,我们过去看看,拍几张图片传到公司那边去。如果认可了,就会直接派人下来,进行实地查看和测量。”

    “从装修到配货,一条龙的服务。”

    俩人离去了,二流和杜花娥回到了杜家。

    家里那边,二姑刘玉连还在,自己的爷爷和奶奶还在。

    屠夫和田招娣自然是到市场上卖肉去了。

    不过,有刘玉连在,也就不用担心这早饭的问题了。

    家里的冰箱里有饭有菜,刘玉连不过是动动手就成了。

    “玉连,你自己今天也看到了。你二哥赚那两个钱容易吗?我杀了一辈子的猪,也就你二哥跟你二嫂能够吃的了这个苦,所以一直坚持下来了。”

    “你大哥,不也跟了我,不过,不到三个月,就不干了。就勇兵这孩子,你说,他能够吃的了这个苦?”

    很多工作没有亲自经历,自然不会有什么感觉了。

    老爷子这么一说,刘玉连不由愣住了,直接给坐了下来。

    “爸,勇兵都二十七八了,现在连个媳妇都没有说上。你说,如果我再不想办法,给他出把力的话,那他以后不得打光棍?”

    这县里虽然苦些,可人也多,总比天天一年到头在外面晃荡,家里根本看不到,管不到强?

    看着自己女儿这神情,老爷子也有些不忍。

    “早就说过,棍棒下面出孝子,你就是不舍得打,不舍得骂,现在才知道苦了吧!”

    “你看看一流他们,从小就被扔在家里,个个都会洗衣做饭。二流更是被他爸提着屠刀从那个什么网吧里给带出来,你说说看,就你才一个儿子,就管成这样了。”

    现在说这些,当然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九点多钟,屠夫和田招娣收摊回家,老爷子也就嚷着屠夫开三轮车送老爷子回家了。

    这刚一进村,还没有迈进家门,屠夫就看到了自己的大哥。

    “宝根,老解家的鱼塘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一大早翻了一塘,现在,都是一面白了。”

    “对了,你不是从他家拿鱼吗?我看,接下来的日子,估计他家肯定出不了多少鱼了。”

    一听这话,屠夫还真的有急了。

    停下了三轮摩托车,兄弟俩把这老俩口都给扶了下来。

    别说屠夫着急,这老爷子同样坐不住。一听有这样的事,当然也要去凑个热闹了。

    不但这父子三人是这样,其实村里很多人都来了。

    此时,正站在鱼塘旁边,看着这一面的白肚子指指点点。

    “天气这么热,我看,肯定是热死了!”

    “没错,这么一点面积,养了这么多鱼,肯定是太多了这才热死了。”

    这些人当然是幸灾乐祸的看热闹,可老解此时还真是一脸的铁青。

    死了这么一大片,不下千斤,那损失,可就真的大了。

    同时,被这么一闹,再加上上次又出事了,老解还真担心自己这供鱼的活计给保不住。

    想到这里,老解的脸上就更加阴沉了。

    上一次,这鱼塘就莫名其妙的出了问题,自己还没有往别处想。可这一次,又出了问题,老解在心里还真有些警觉了。

    可是,一想到自己因为接了这么一个业务,所以,这才投放的鱼苗多了一些,如今,长大了,这个密度太大了,又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反正这真真假假,真相如何,自己一时之间还真的看不明白。

    “老解,这是怎么回事啊?”

    屠夫来了,看到了一脸铁青的老解。

    “我也不知道啊!早上还好好的,这会儿就这样了。”

    现在还真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屠夫不由拍了拍老解:“现在快点组织人把这些死鱼给捞起来,及时处理。不能的话,留下来,只会更坏事。”

    一语惊醒梦中人,这个时候,还真的不是悲伤的时候。

    很多鱼都没有死多久,这老解到也直接。直接捞了上来,愿意要的,直接从桶里拿就是了。

    别说,这很多村民一摸,这有些鱼也就刚刚断气,这身子还是软的。这不,原本看热闹,这会儿到是变成了分鱼的盛宴了。

    很多村人是高兴了,也就只有老解一个人的心里在滴血。

    “爸,拿了两条就行了。”

    屠夫原本想阻止老爷子贪图这点小便宜,毕竟现在这鱼的死因不明,还真的不确定能不能吃。

    不过,又不好意思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说出来,也就只能劝了一句。

    这一千多斤死鱼,被村人拿走了几百斤,剩下的,当然被老解给装走了。至于运到了哪,屠夫当然心里也有些数了。不过,都是菜市场讨生活的人,屠夫当然也不会去说了。

    回到了家,叮嘱了老爷子一句,让他把鱼给扔了,可屠夫也明白,自己说的也没有。

    用老爷子自己的话来说,已经一大把年纪了。吃条鱼有什么担心?

    屠夫也没有心思跟老爷子说了,一路上到也不停的合计。

    明天好在是大川家供鱼,到是有一天的缓冲期。

    就是不知道,后天这老解还能不能供出鱼来,又或是,今天这一出,肯定又会传回到县里,市场上肯定也是人尽皆知。

    不知道这个宁慧情会不会再提什么要求?如果,她要求自己把这供鱼的业务都交给马大川家,到是有些对不起老解了。

    一路上想着这些,回到了家,二流和杜花娥也回来了。

    听着屠夫这么一说,二流也是一愣。

    “爸,这不会是有人故意干的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