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平湖二流 第106章:做点生意真是难

时间:2019-03-15作者:望天一笑

    第106章:做点生意真是难

    六月一日,这是一个很特殊的日子。@菠灬萝灬小@说记得读小学那会儿,也是六一儿童节那天,二流起了一个大早。原因很简单,那是二流唯一一次,被老师选上了,去参加六一儿童节文艺表演的日子。

    那天,为了参加表演,屠夫和田招娣都起的比平时早。杀了一头猪,屠夫去卖肉,田招娣刚带着自己去电影院。

    原本在屠夫和田招娣的眼里,二流虽然那会儿读书成绩不行。可嘴巴会说,还有演,没准真的能够当个演员也说不定。

    到现在,二流都还记得。那天,自己非常的兴奋。一起来就说个不停。

    田招娣带着自己三兄弟,来到了靠边小吃店,吃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外加一个包子。

    到了电影院,老师帮着画了妆,换了衣服。虽然,最后上台只是读了一首诗,可二流觉得,最起码自己今天能够上台,肯定比一流强!

    当然了,那也是二流记忆当中仅有的一次,让自己觉得自己比一流强。

    又到了六一,三流已经回来了。这会儿还在床上打滚,根本就没有起来。其实,也不需要他起这么早。

    猪已经杀了,肉已经上了车。骑着摩托车,三人来到了菜市场。

    在家里,四周万籁俱寂,没有半点声响。

    到了菜市场,那是人头攒动,各种车辆的声音不时在耳边响起。

    把肉搬到了案板上,屠夫骑着三轮摩托车,开始了一家一家的收货之中。

    “哟!刘老板,您来了!来,先抽根烟,这是二流吧?也来一根?”

    蔬菜批发的胡大贵看到屠夫来了,那自然相当的热情了。

    原本就在这里拿货,接了宾馆的生意之后,依然在这里拿货。这样的大主顾,自己不留住,那就是跟钱过不去。

    在屠夫面前,二流可不敢接烟。

    “胡老板,麻烦你了,我不抽烟!”

    既然不抽,屠夫也不抽,胡大贵收起了烟。到是指向了旁边已经用菜框装好的蔬菜了。

    “刘老板,已经按照你昨天晚上的要求,装好了框。”

    “这边是宾馆那边的货,一共五框。剩下的是食堂的货,分别装在剩下的框内。您看,是不是过会儿再来拿?”

    拿着单子,一一的对了种类,二流就在旁边跟胡大贵一起,把菜框给搬上了三轮摩托车。

    一家之后,老杜那边的牛肉,牛杂,牛熟,牛大骨等料也准备好了,直接装好了袋。

    自己老丈人,那肯定信的过。

    到了卖鱼的老解处,两个大桶,里面装着各式鱼类,一共一百斤。桶里还分别放着一个给鱼制造氧气的制氧泵。

    这样的天气,放一个制氧泵也是为了让鱼更容易成活。

    其实宾馆也一样,也有这样的设备。所以,每天送到宾馆的鱼,一定要新鲜,要活的,这是最基本的要求。

    最后,到了卖干货和杂货的老板毛冬英那里,拿了香菇和木耳,以及一些其它干货。这第一趟货,也就齐全了。

    到了宾馆,直接来到了后厨。没有想到,宁慧情也来了。

    看来,这第一次送菜,连宾馆方面也比较重视。

    “宁总理,您这么早就来了,真的麻烦您了!”

    年轻的姑娘,又不抽烟,二流只能是给旁边的厨师陈宝国敬烟了。

    “二流,今天第一次来,黄经理特意交待了我,让我来看看。不过,我看你准备的不错,像个样子。”

    说完之后,让开了身子。

    二流知道,这是要让自己俩人把菜给搬进厨房。

    父子俩搬着菜,进了厨房。那边的厨师陈宝国已经拿着单子,在那一一的核对。

    对一样,称一样,样样都称。

    二流还有些担心,自己订的货,都没有称过。

    可是,看到这称上的总量,再看看自己单子上的重要。二流知道,根本就没有短斤少两的事情发生。

    每一样都要称,时间发的多一些。

    宁慧情打了呵欠,直接离开了。

    二流和屠夫再一次进了厨房,跟大家敬了个烟。

    陈宝国到是拉着屠夫说了那么几句,而屠夫也跟陈宝国拉了几句家常。看样子,这关系早就已经走动了。

    这个时候,二流才发现,自己似乎对屠夫并不是很了解。

    第一单的工作完成了,二流回到了菜市场。还有三家食堂要送,二流干脆也跟着一起去了。

    这么一圈走下来,已经到了七点多,将近八点了。

    一回到肉摊边,二流就直接坐了下来,从旁边拿了水杯,喝了一杯的水。

    这样来回几趟,到了人家的地盘又是敬烟,又是说好话,真的不轻松。

    幸好,二流也发现了。屠夫跟这些人的关系处的真不错。

    “二流,我看那个宁经理,你以后要打点一下。这个月之后,咱们算一下帐,到时候再看看给她多少。”

    从今天,以及上次黄胖龙还把她叫到一起来的意思来看,这个宁慧情是分管食堂的一个领导。虽然权力不大,不过制造问题的能力肯定是有。

    屠夫说话,二流当然是点头了。

    “嗯,到时候看看给多少比较合适,以后每个月都给她一些。这样一来,咱们也能够轻松一些。钱虽然少赚,可也长久。”

    那边,父子俩还在说着。田招娣已经端来了两大碗热气腾腾的饭。老杜也一样,端着个大碗走了过来。

    “二流,今天还顺利吧?”

    今天上午,两家还凑到一起,要弄个定亲仪式。这仪式一成,也就真的确定了关系,那可就得改名称了。

    二流还没有回答,屠夫到是点了点头:“嗯,还行!”

    这个时候,二流也把嘴里的饭给吐了下去:“就是起的早了一点,看来,赚这个钱也难。”

    二流这么一说,老杜笑了,屠夫和田招娣也笑了。

    知道赚钱难这是好事,如果什么都不知道,这才令人有些担心。

    “对了,亲家,等一下在饭店里吃完了中饭,还是带这些亲戚到家里去坐坐,认认门吧?就这一顿饭,就让人家走,这样也不合规矩啊!”

    田招娣这么一说,老杜也不由挥了挥手。

    “咱们俩家的情况就这样,现在哪有这个时间?我看就这样了,吃饭完就让他们回去。你们自己看着办,这喜钱稍微多给俩个,他们不会有意见!有意见也冲我来,你们不用担心!”

    听着俩人的对话,二流知道,自己就像套上了缰绳的小马,似乎刚刚逃离屠夫的魔爪,又要陷入婚姻的坟墓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