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平湖二流 第090章:积极备战迎大考

时间:2019-03-15作者:望天一笑

    第090章:积极备战迎大考

    俩人就这么聊着,聊着学生时代的趣事,聊着自己在求学时候的见闻。⌒菠§萝§小⌒说杜花娥的心情也慢慢的变得平和下来了。

    这样的夜晚,这样的漫谈,毫无目的,又似乎意义重大。杜花娥感觉自己对二流的了解多了很多,而二流似乎也觉得杜花娥比自己原来的媳妇要更加体贴不少。

    谁也不知道,这些变化什么时候慢慢的开始在心底里形成;谁也不知道,俩人就这么不知不觉的再次进入了梦乡。

    当二流再次醒来时,已经看不到了对面床上的伊人。同时,对面床上反而放着自己的衣服。看样子,已经干了。

    七点多了,二流有些尴尬的穿上了衣服,走出了房间。

    杜花娥在院子里支起了小桌子,看样子,又快要吃饭了。

    “二流,那边有牙刷和牙膏,你快去洗洗,马上就吃饭了。”

    没错,吃的确实是饭。这个,其实还是杜花娥早上起来的提议。

    原因很简单,昨天晚上,二流肯定饿了。这个时候,不吃饭的话,光吃早点的饭,肯定吃不饱。

    既然做了,杜妈当然就多煮了一些饭。

    见二流醒来了,到是直接装好了饭菜,提着饭盒,打算出门了。

    “婶子,昨天真是麻烦你们了。”

    杜妈这会儿可是把二流当成了自己女婿了,哪还会怕这点儿麻烦。听着二流的称呼,心里反而想着想趁热打铁,早点让俩人把这关系先定下来了,把这称呼也改了,自己听着也舒服。

    “这孩子,一家人,客气什么?对了,饭已经做好了。你跟花娥慢点吃,我去菜市场给你杜叔送饭去!”

    杜妈走了,杜花娥已经支起了小桌子。

    看着这热汽腾腾的饭菜,二流真的是胃口大开。

    特别是昨天还剩下的大骨汤,这会儿的味道就更浓了。用来下饭,那可是真正的爽啊!

    接连吃了三碗,二流才感觉有些饱了。

    最后,电饭锅里还剩下了一点饭,杜花娥把它装给了二流,二流自然是笑纳了。

    吃饱了,这精神也就有了。

    帮着杜花娥一起,收拾了一下桌子。俩人到是直接骑着摩托车,离开了杜家。

    “花娥,我那边的装修已经再做了,估计要几天就可以完工了。你那边也要等公司的人设计之后,才会来进行装修。正好,有几天的时间。我打算在家里好好看看书,这几天就不过来了。你有空的话,就到家里来找我。”

    把摩托车留给了杜花娥,二流就这么走回了家。

    家里和往常一样,大黑狗被拴住了。

    二流进来时,还没有来的及叫唤,到是先看清楚了来人。

    尾巴摇晃了几下,二流也不由停了下来,兜弄了几声,直接来到了二楼。

    已经有些天没有背题了,二流心里还真有些内疚。说不上为什么?只是觉得自己父母这么辛苦,自己好像一直以来,都是想着如何装模作样,根本就没有想过要认真看书。就自己这个心思,再对比一下屠夫和母亲的心思,自己是不是有些太不应该了。

    一个上午,二流都沉静在这题海之中。读读背背,背背读读,真正静下了心,到是没有感觉时间的变化。

    当杜花娥上楼来叫自己吃饭的时候,二流这才发现,时间已经过了一个上午。现在,已经将近一点多了。

    难道,刚才父母回来时候的摩托车声,自己都没有听见?自己真的这么入神?

    二流对于自己能够出现这样的状态,有些愣了。

    看书忘记了时间,也不知道周围的动静,那可是一流最常发生的事情。这会儿,难道自己身上也发生了?

    楼下,桌子上的菜已经摆好了。杜花娥似乎一夜之间,就变得更加自然大方了。反正,不停的给自己拿碗装饭,感觉都像在她家一样。

    记得前两次,明明是自己帮她拿碗装饭。怎么一下子就变了呢?

    “二流,我今天听人家说,宾馆里已经换了大厨师了。原来那个胡胖子,现在已经被黄经理给开了。新请的一个厨师,好像是乌流乡,陈家垇那边人,跟你外婆同一个村子,好像姓陈。”

    “听说一直在外面开饭店,结果生意没做成,就回家了。”

    田招娣这么说着,二流到是点了点头:“妈,昨天龙哥跟我说了。如果是村里人,到时候也好一点。要不,第一次去的时候,你跟我一起去,看看认识不?”

    对于原来给宾馆送菜的吴喜宝,这段时间屠夫可打听清楚了。此时听田招娣这么一说,也不由开口说道:“早两天听小胡说了,吴喜宝也跟他诉了苦,看样子,这个活他真的做不成了。”

    屠夫这么一说,田招娣到是不由看向了屠夫:“这老头子,人家黄经理都说了,六月份开始,让二流接手,你以为这是开玩笑?对了,我让你打听的情况都清楚了吧?”

    什么情况?当然是吴喜宝原来给宾馆送菜的价格,种类这些事情了。

    原来,屠夫自己送菜,就或多或少知道一些。那会儿,听到了消息,知道黄胖龙打算换人了,自然就更加留意这方面的事情了。

    现在,可以说屠夫已经把这吴喜宝这一天的数量,甚至于明面上的赚头都给算的清清楚楚。当然了,至于吴喜宝到宾馆里是如何报帐,屠夫当然不清楚了。

    “你放心吧!这些东西我已经打听清楚了。只要黄经理那边一落实,我立即可以打电话向他们订货。绝对耽误不了事情,保管货真价实。”

    说到这里,屠夫到是不由看向了二流。

    “二流,以后每天送菜,你自己就先踏踏实实的干着。我估计,黄经理指名让你去送,肯定还有一些东西不想让人知道。他信任你,所以,你自己也要分的清拎的清。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自己要清楚?”

    “特别是喝酒的时候,更要把门,不能喝了点酒,就信口开河。”

    说到这里,屠夫到是顿了一下。

    “不过,这几次喝酒,我到也稍微放心一些。你喝醉了,到是不怎么喜欢吹牛。如果没人问你,就不吭声,这一点比较好!”

    听着这屠夫的教诲,二流没有吭声。吃完了饭,到了二楼,到是又拿起了试卷。

    不管最后的成绩如何?二流觉得,接下来的几天,自己就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背题之上。背水一战,不计成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