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平湖二流 第036章:屠夫请客二流陪

时间:2019-03-15作者:望天一笑

    第036章:屠夫请客二流陪

    屠夫回来了,二流自然也就不用早起了。菠$萝$小说

    晚上看了一会儿书,对着电脑发了一会儿呆,二流就上床睡觉了。

    刚开始老是睡不着,拿着手机不停的看。可是,手机已经停机欠费了,再看,还是那“有限服务”的几个大字。电话打不通,更别说连通那个什么gprs,登上企鹅软件了。

    迷糊之中,就这么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已经天亮了。摸出了手机,看了看时间,正好六点钟。

    下了二楼,田招娣俩人已经离开了。

    煮饭,出门,一如往日一般。

    今天的平湖一中,跑操还在继续。不过,几个大圈下来,二流并没有发现三流。当然,三流也没有跑出来找二自己。看来,知道了成绩,三流这些天估计也消停了,肯定不敢再出来要吃的了。

    回到了家,冲了凉,换好了衣服,扔进了洗衣机,下楼炒菜,早饭就做好了。

    吃了两碗饭,二流装好了饭盒,来到了菜市场。

    “二流,那姑娘对大川到底什么意思,你知道吗?”

    一进市场,胖婶首先把二流给拦住了。

    这么一问,二流反而愣住了。

    “胖婶,我才回来几天?就连那个吴欣雨都是大川介绍我认识的。我们又不是很熟,你让我找谁问去?”

    二流不耐烦的一说,当然说的也是实话。这个胖婶还真就吃这一套。你越是认真小心的,她反而觉得有假。你越是这样,她反而放心。

    “二流,要不你帮我去问问,看看她到底是什么态度?”

    “对了,那姑娘的爸妈我们都认识,他们肯定没有意见,也同意了。不过,现在就是姑娘不点头。所以,这事情就这么卡在那里了。”

    到了二十一世纪,这男女都平等了。像吴欣雨这样,可以自由决定自己的恋爱和婚姻的事情当然很是常见了。更别说吴欣雨好歹也是一个小老板,一年那是能够挣好几万的主。在平湖这样的小地方,一年能够挣下好几万,那可不多见。

    都说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一个人的赚钱能力,当然也就决定着他的话语权到底有多大。

    在吴欣雨家,吴欣雨的话语权估计就有些大。在自己家,二流不由叹了一口气。自己现在工作没有一个,连田招娣给的五百块钱,总共才有六百多块钱,这就是自己的全部家当了。就这个经济水平,也只能是别人决定自己的命运了。

    “胖婶,那个姑娘我也不是很熟悉。早两次都是大川带我跟他们吃的夜宵。这段时间,我也没有跟他们在一起,还真是不了解情况。要不,我这两天想办法帮你打听一下?”

    二流这么推了一句,很快就提着饭盒离开了。

    肉摊处,田招娣正挥动着屠刀,斩着肉案上的一个大猪脚。

    屠夫这会儿没有回来,看样子送菜还没有回来。

    一单生意做成,二流接过了割肉刀,让田招娣坐下来休息了。

    昨天已经叫开了,今天二流当然没有多少扭捏了。一站在肉案边上,手里拿着这割肉的小刀,似乎这角色立马就改变了,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屠夫了。

    “大哥,要不割一点五花肉,做米粉肉最合适了。”

    “美女,来点排骨?”

    “大爷,来根筒子骨,大骨熬汤,最是补钙了。”

    二流这么吆喝,还真是邀来了一些顾客。其中,昨天买排骨的老者,今天又来了。

    “大爷,今天要不来根筒子骨,回去多熬一些时间,最是补钙了。”

    老都笑者点了点头:“行啊!不过,这个骨头可是很难切,你行吗?”

    眼看着又有一单生意要做成了,二流当然是高兴的说道:“大爷,咱们都是男人。男人怎么能够说不行呢?要我说,行,肯定行。不信的话,你就瞧好了。”

    二流还真就要操起这把大屠刀,打算直接把这根筒子骨给斩断。

    不过,这表现的机会还真没有轮到二流。

    “二流,我来!”

    田招娣还真的不放心二流使这把**斤的大屠刀。

    这把份量这么重的大屠刀就是用来斩骨头的。因为份量重,所以握着它就需要力气。能够把骨头均匀的斩成一段一段,不但需要力气,还需要准头。这个,没有练个一年半载,还真的练不到家。

    “大爷,我给斩开来,你拿回去之后直接熬汤,就不用再洗了。我们在家里已经弄的很干净了,再洗的话,可能会连着这骨头里的骨髓都洗掉。这样的话,营养都流走了。”

    别看田招娣是个女人,这可几十年下来,挥动这屠刀的次数并不会比屠夫少。也就是说,这手上的功夫也确实练出来了。刀起刀落,筒子骨变成了均匀的小段。

    接过了骨头,付了钱,老者不由好奇的问了一句。

    “这个是你儿子?学生娃?”

    田招娣点了点头:“嗯,刚刚大学毕业,回来准备参加考试。”

    听了这话,老都也就点了点头。

    “这小伙子不错!”

    也不知道老者是什么意思?不过,能够听到别人的夸赞,田招娣还真是非常的高兴。远比别人夸赞自己还高兴。

    老者离开了,田招娣脸上的笑容还没有退去,屠夫到是回来了。

    今天的屠夫有些奇怪,耳朵上竟然夹了根烟。看样子,估计有人给他敬烟了。

    刚才高兴的田招娣脸上有了些变化。

    “我都交待了你多次了,咱们去送菜的时候,身上一定要带包烟。看到了这厨房里的师傅,多敬根烟。你看看,耳朵上都夹烟了,是不是没有敬别人,反而接了人家的烟?”

    屠夫不抽烟。可天天送菜上门,跟很多人要打交道。如果有一根烟的话,可以很自然的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所以,田招娣早就交待了屠夫。今天一看,可能出了问题,田招娣自然忍不住的嘀咕了几句。

    “行了!这烟是黄经理给的,他硬要给,我也没有办法。”

    说到这里,屠夫不由愣了一下,看了看旁边的二流。

    “晚上请黄经理他们吃饭,到时候你也一起去。”

    屠夫让自己也去,二流还真的有些傻眼了。

    可再一想,二流似乎又有些明悟了,自己,总归还是长大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