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平湖二流 第028章:考的不好没肉吃

时间:2019-03-15作者:望天一笑

    第028章:考的不好没肉吃

    “一,二,三,四,一二三四。*菠■萝■小*说”

    “二,二,三,四,一二三四。”

    平湖一中的操场上,早上例行的跑操依然还在进行。

    二流自顾自的跑着,当然懒得去寻找三流这货了。

    这清一色的短头发,蓝校服,让自己去找,眼睛都会看花。如果三流想吃肉了,自然会主动的冒出来。

    “二流,今天的状态可有些不行,昨天晚上喝酒了?”

    这跑了一段,三流没有看见,到是碰上了吴书贵。

    昨天晚上还真是喝酒了,这三大碗的酒,也亏这屠夫下的了手。竟然趁自己不注意,就直接往碗里到酒。到是不知道,自己真的是喝了三碗,还是四碗呢?

    二流记不清了。反正,二流只记得,自己从第二碗酒开始,好像都是屠夫给到的。还真不知道,这屠夫到底安的什么心?他就不怕自己醉死?

    不过,很显然,自己当然没有醉死。

    半夜三更,醒来之时,那个时候才三点多。就这么傻愣愣的坐在了床上,听着父母发动了摩托车出了摊。然后,到了六点,虽然身体还有些不舒服,可二流还是跑出了家。

    昨天晚上的酒竟然没有喝吐,也就是说,想要通过喝酒来好好发泄一番,竟然都不成。既然不成,那只能通过运动了。

    不过,这刚刚跑到了操场上,二流才发现,其实这会儿脑袋都还有些晕,胃也不舒服,还真是想要痛快的跑一场都有些困难。所以,也就只能这样慢慢的跑了。

    “嗯,昨天晚上是喝了点酒。对了,吴老师,还有一个多月就考试了,这段时间很忙吧?”

    临近高考,吴书贵又是高三的班主任,这个时候当然忙了。

    不过,每年都如此,吴书贵也习惯了。不能的话,这四十多岁的人,头发都没有几根,这也就是因为习惯了这个生活,所以才会如此。

    “每年都这样,有什么忙不忙。这几天模拟考试,到也不怎么忙。就是要赶着出成绩,所以改试卷会比较忙。”

    高考临近,这模拟考试到是不断。

    到是不知道,三流这小子考的怎么样?自己只是听屠夫说不行,具体如何,二流一直以来还真没有关心过。这一点,二流还真有些觉得不好意思。

    就一流,那可是经常关心自己的考试。这不,自己那些的考试,基本上是他通知的,就连报名,他能够解决的都帮了。而自己,好像都没有一个哥哥的样子。

    “吴老师,三流的成绩怎么样了?这两天麻烦你帮我盯着一下,总成绩出来了告诉我一声哦!”

    这到是一件小事,每次模拟考试之后,都会算总分,也会进行排名。吴书贵现在是高三年级的年级组长,这些数据都要经过自己的手。记一个人的总分,这样的事情当然简单了。

    “行,估计后天会出成绩,到时候你来跑步,我直接告诉你。”

    “一,二,三,四,一二三四。”

    “一,二,三,四,一二三四。”

    震耳的口号声响起。二流听着也感觉格外的有劲。

    不管成绩怎么样?这股子精气神到是非常的不错。

    “二流,二流。”

    这跑操的队伍陆陆续续的往操场外散去,三流到是追来了。

    跟自己想的没错,这家伙想吃了,肯定自己会冒出来。

    “二流,这几天怎么都没有看到你啊?我都等你几天了。”

    看着三流那一脸的委屈样,二流到是来了兴趣。

    “我这起的早,所以你才没有看见。再说了,谁说我跑步就一定要跑到这里来啊?对了,听说这几天模拟考试,到时候回家记得把成绩告诉我。”

    二流这么一说,到是把三流的话都给堵住了。

    一边是想开口要吃的,一边是的模拟考试的成绩压力,三流还真是纠结啊!

    “行了,想吃鸡还鸭,我给你做。”

    这话说的,三流当然高兴了。

    “我要吃红烧肉,炖久一些,一入嘴就化那种。”

    看着这三流说的模样,口水都快出来了。二流还真有些心酸。自己家里杀猪,最不缺的就是猪肉。可眼前的三流,那个馋样,还真是缺肉啊!

    “行了,我给你炖三斤,包管你吃个饱。还是中午十二点,你在食堂外面等我。”

    三流走了,二流也回到了家。

    依如往日一般,冲了个凉,炒了两个菜,自己先吃了几碗饭,然后用饭盒带到了菜市场。

    吃了几碗饭,吃饱了,二流才感觉身体似乎也恢复过来了。

    “二流,大川昨天晚上是不是跟你在一起?”

    一进菜市场,这大川的母亲,也就是卖豆腐的胖婶到是先过来了。

    二流摇了摇头:“昨天晚上跟我爸喝酒,喝醉了,直接睡了。怎么了?我这几天没有跟大川在一起。”

    二流这个回答让胖婶感觉有些不知该如何。不过,二流算是看出来了,胖婶肯定有事。而且,这事情还真不是来找自己的茬。

    “那个,胖婶,我先送饭去了。说着也不管胖婶的叫唤,快速的走到了父母的摊位。”

    “二流,现在好多了吧?”

    田招娣当然关心自己的儿子了。这会儿见二流生龙活虎,还能给自己俩人送饭,不由关切的问了一句。

    二流点了点头:“没事!这点酒算什么!”

    “三碗酒就像条死狗一样,还好意思说。”

    这屠夫忍不丁的一句话,还真是把二流给堵的混身不是滋味。

    听着这话,田招娣不由回了一句。

    “也不知道当年是谁?喝了一碗酒就从桌子上栽下来。现在好意思说别人。”

    这句话估计有些威力,屠夫脸黑了一些,也就没有再吭声,端坐饭盒吃饭了。

    “妈,三流说要吃红烧肉。家里还有点,不过肯定不够。”

    二流这么一说,屠夫到是发话了。

    “中午送肉的时候你问问他,这次模拟考试准备考多少分?考的不好,以后就给我吃食堂,还想肉吃,想都不用想。”

    听着这话,除了为三流感到难过之外,二流还有一些惊讶。

    屠夫还是原来的屠夫,并没有变化。更让二流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这屠夫身在菜市场,连三流什么时候模拟考试都一清二楚,也不知道,他的消息从哪来的,还能有什么事情能够瞒的住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