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平湖二流 第027章:就这么被包养过?

时间:2019-03-15作者:望天一笑

    第027章:就这么被包养过?

    吴欣雨是这里的常客,对这里的人当然熟悉了。Ψ菠w萝w小Ψ说

    反过来说,这里的众人对吴欣雨自然也非常的熟悉了。

    “郭哥,今天不是我拿东西,我的同学拿东西。”

    二流报上了大名,这男子直接指了指旁边的几个编织袋和纸箱子说道:“都在,自己拿吧!”

    确实都在这,二流打开了袋子,看到了这些熟悉的物品。眼前,似乎又出现了媳妇的身影。

    “唉,傻愣着干什么啊?快点搬走啊!”

    吴欣雨这么一嚷,二流连忙拿起袋子,扔到了三轮摩托车的后斗。

    纸箱子里有电脑,如果能够连上网的话,到是可以给这无聊的生活带来一丝喜悦了。

    不过,要想连上网络,不但要钱,更要等屠夫不在家的时候,这才可能。如果让他知道了,估计这网络是根本接不成。

    一些熟悉的物品回来了,也就预示着这段曾经有过的生活彻底的跟自己告别了。

    “欣雨,谢谢你了!”

    二流发动了摩托车,说了一声,就直接挂了档,准备离开了。

    “二流,你等一下啊!”

    “听说这几天你都在家闭门苦读,怎么样?今天晚上出来吃个夜宵?上次你都请我了,我当然要回你了。再说了,那天还喝了你一碗鸡汤,不还回去,我都觉得不舒服。”

    话已经到这份上了,二流也不再矫情了。

    “行了,那晚上再见!”

    二流走了,骑着摩托车,带着这一车的思念,回到了自己的家。

    一个个袋子,一个个箱子,都搬到了二楼。

    从衣服到被子,从篮球到球鞋,可以说,魔都出租屋里的东西,方便邮寄的,都邮寄回来了。

    二流一个袋子一个袋子的清理,床上堆满了。

    这么多东西,唯独没有一张相片。在出租屋里,其实摆满了自己和媳妇的相片。现在看来,一张都没有了。也就是说,哪怕想留点念想,看来也不成了。

    夹在书本里,有一张银行卡,这是自己的工资卡。

    那天,小曼发来了消息,说是把这几年用自己的钱都还回来了,从此之后,什么也不欠自己的了。

    是啊!小曼当然不欠自己什么?相反,自己似乎欠小曼的会更多一些。

    二流一直在收拾着东西,并没有下楼。

    楼下,田招娣有些担心的看着屠夫。

    “你说二流不会出了什么事吧?我刚刚偷偷上去瞅了一下,连被子都让人给寄回来了,你说二流是不是真的打算不出去了?”

    田招娣的心情其实很复杂。原本,希望二流能够留在家里,帮着自己俩人。可一想到,如果二流留下来了,这一辈子可能就只能成个屠夫了。这好歹也读了大学,又觉得这样是乎没有什么出息,又觉得不妥。

    左右为难之际,又看向了屠夫。

    “不出去最好,在家也能安心的看书。”

    屠夫这反复的只有这一句话,田招娣忍不住问了一句。

    “万一今年考不上呢?明年也考不上呢?难道就在家考一辈子?”

    别说,田招娣对二流真的没有多少信心。

    难道屠夫的心里就很有信心吗?

    二流不知道,这会儿,二流正拆开了箱子,把电脑给拿了出来。

    接好了线,插好了电,按下了开机键,电脑启动了。

    这一启动,进入了这瘟豆死,这才发现,上面安装的都是网络游戏,竟然没有一个单机游戏。也就是说,如果不上网的话,这个电脑竟然成了一个摆设。就连放个音乐,电脑里似乎都没有已经下载好的音乐。

    在魔都,网络已经非常的普及了。在平湖,这网络在很多家长眼里,还是洪水猛兽,一般的家庭,还真不会有人安装。除非,一些机关单位。

    还没有收拾好,下面的田招娣已经叫吃饭了。

    二流下了楼,提起了酒壶,给屠夫满了一碗酒,自己也满了一碗酒,就这样安静的喝着。

    “二流,吃菜呀,怎么光喝酒了。”

    田招娣当然看出了自己儿子的情绪不对,也就关心的说了一句。

    “对了,二流,你在魔都的东西都寄回来了,是不是打算再去了?”

    当然不去了,小曼离开了,手机号码也换了,企鹅号也联系不上,自己去魔都干什么呢?

    二流点了点头:“嗯,不去了!”

    这个回答其实是屠夫和田招娣一直想要的回答。可现在,听到了这个回答之后,俩人反而愣了。

    “嗯,不去更好,咱们就在家安安心心的看书,争取考上单位。以后,就在家里上班,离家也近。”

    说来这做父亲的有时候也奇怪。有了一个远走高飞的一流,这时候竟然又希望有一个守在家里的二流。到是不知道这三流,俩人今后又会有什么安排?

    气氛有奇怪,二流今天的谈兴不足,当然也就没有敬屠夫的酒了。不过,屠夫也奇怪,并没有吭声。

    一碗酒喝完了,屠夫反而提着壶,直接给二流又到上了一碗,这才给自己到上了一碗。

    就这样喝着了,二流的第二碗酒也喝完了。

    屠夫又直接给二流满上了第三碗。

    “你怎么还给二流到啊?这样会喝醉。”

    “年轻人,谁没有醉过?”

    二流还真是醉了,三碗酒下肚,已经头昏脑涨。至于最后怎么上楼睡的觉,二流还真的不知道。

    半夜醒来,二流打开了灯。床边有一个垃圾桶,看来,母亲也是防备自己会吐。

    边上的办公桌上,刚刚寄回来的书本还在,里面的银行卡若隐若现。

    小曼竟然还给自己的卡里存了钱,说是把这几年花自己的钱都还回来。如果这样说的话,那自己算什么?

    二流坐了起来,拿起了旁边的书,银行卡还在里面。

    往日的点点滴滴涌上了心头,二流就这样坐着。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几年来,自己算什么?

    难道自己被小曼包养了几年?这临到结束的时候,还给自己发包养费?

    二流自嘲了一番,到了社会,这才发现。金钱似乎才是爱情的关键因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