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平湖二流 第024章:外面世界很无奈

时间:2019-03-15作者:望天一笑

    第024章:外面世界很无奈

    “花娥,你想过离开平湖,到大城市里去吗?”

    二流冷不丁的一句话,杜花娥也就这么摇了摇头。

    “我爸妈不会让我去!”

    杜花娥的父母都是县城户口,当初都有工作。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工作,怎么可能只生杜花娥一个?等这工作不顶用了,想要再生的时候,到是发现这老婆不顶用了,想生,竟然生不了了。

    也就这样,俩人当然是把杜花娥当成儿子养,哪会让她一个人外出闯荡?一个不小心,外出跟着哪个外省的小子跑了。从此远离家乡,不但女儿一个人孤孤单单,就这俩老上了年纪,同样是孤苦零丁,无人问津。

    所以说,杜花娥还真的没有外出的心思。或者说,杜花娥外出的心思已经被她的父母从小到大的教育给断绝了。

    如果真有这个心思,杜花娥高考成绩不算太差。如果真的要补习的话,其实也可能考上大学。谁知道,杜花娥的父母根本不让她补习,直接让她在家待业了。

    都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生的儿子会打洞。”

    杜花娥的母亲在县里上班,父亲在县城的食品站上班。

    计划经济时代,这可是两个非常好的单位。不过,这两人到真是没有享受多久的兴盛,反而经历了它们的落败。说来也是杜花娥的父亲见机的快,单位不怎么样了,就跟屠夫一样,自己也支起了个摊子,开始杀牛了。

    如果像花娥的母亲一样,继续拖着,估计这日子也就会变得非常艰难。哪像现在,小日子过的着实不错。

    而这杜花娥生长在这样的家庭,做生意到是有一套。

    “二流,外面好吗?”

    这个问题还真是很难回答。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也很无奈。

    想着自己工作那一年,勉强混个温饱;想着自己那媳妇一个月光买的化妆品,就比自己的工资多很多,二流敢说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吗?

    当然了,精彩是别人的,无奈才是自己的。

    想到这里,二流不由摇了摇头:“外面其实也很难混,远远比了家里好。”

    “你看大川,这才几年,就赚了十多万。哪像我,好像读了个大学,涨了学问,可实际情况,只有我自己知道。工作了一年,到现在身无分文,也就填饱了肚子,你说外面好吗?”

    “再看看你和欣雨,自己都开店当老板了。虽然我不清楚情况,可一年下来,总能赚个三五万吧?”

    杜花娥没有吭声,二流也就明白了,事实确实如此。

    而这三五万基本上可以说是纯利润了,自己呢?一年下来,在外面也有个三五万的收入,可真正能够剩下的,有吗?

    今天晚上的二流想了很多原本没有想的问题。这一想,才发现,自己已经长大了;才发现,自己虽然读了大学,可看起来好像都比不了那些没有读大学的高中同学。

    “走吧!回去了!”

    江边的风虽然有些大,可这天气渐热,蚊子也多了起来。

    二流没有多大感觉,可看到杜花娥在不停的挥动着双手,自然也就能够明白了。

    年轻人的情绪就这样,来的快,去的也快。

    二流心中虽然有着万般不舍,可知道,有些东西,总归不是自己的。哪怕自己曾经短暂拥有过,可终究逃脱不了世俗命运的轮转。

    年轻的时候,看到了差距,想到的是如何一脚迈过去,把差距当成了自己奋进的动力;年老时,看到了差距,想到的是不看它,咱不把差距当差距,差距成了别人眼中的差距。

    平湖的县城不大,不过,杜花娥家可是县城的“原住民”,自然住在了县城的中心。而二流家属于那农村人,后来来县城谋生存的一类人。虽然最后在县城扎下了根,不过,这房子也就建在了县城的边上,离中心可是有一段距离了。

    家里的老黑狗到是没有能够判断出这摩托车声,依然“汪汪”的叫了起来。

    一楼,田招娣准时的打开了灯。

    “妈,你不用起来,我自己看的到,小心着凉了!”

    二流的话不多,可田招娣听着却是如此的顺耳。

    多好的一个孩子啊!就是这名字取坏了,才让二流现在一事无成!

    “妈,快回去睡吧!今天是卖牛肉的杜大叔闺女请客,等过了几天,也就消停了。”

    二流说完就想上楼,到是没有想到,这田招娣反而把二流给拉住了。

    “哪能让人家闺女请客呢?咱们吃了人家的,怎么着也要还回去。”

    说着这话时,已经从柜子里拿出了装钱的包,从里面给拿出了五百块钱,直接塞到了二流的口袋里。

    自己的儿子,这会儿身上有多少钱?田招娣哪会不清楚。

    给完了钱,田招娣回了房间,到是二流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刚才在河边那忍住的泪水,这会儿又有些忍不住了。

    是啊!自己想要拼命的表现,装模做样,还真希望能够得到屠夫的认可,他们一高兴,一打赏,自己还真就宽裕了。

    可现在,手中拿着田招娣的钱,二流第一次感觉到了窝心。

    大川一个卖鱼的,手里都有十几万;杜花娥一个小姑娘,一年都能赚三五万。到是自己,读了大学,反而还要母亲给零用钱?你说,自己这是怎么混的?

    浑浑噩噩的上了楼,直接躺了下来。

    手机响起。

    企鹅号里有了消息。

    飞蛾:“睡了吗?”

    望天一笑:“还没!”

    飞蛾:“你今天是不是有心事?”

    望天一笑:“我失恋了!”

    ……

    二流不知道杜花娥会怎么想的?不过,把自己的心事说出来之后,二流感觉要轻松了不少。

    到是可怜了人家杜花娥,一直以来,都很少跟男孩子聊天。如今,被二流一句“我失恋了!”,就弄的失眠了。

    “失恋了?”

    二流就已经谈恋爱了,谈恋爱是什么滋味呢?二流跟我说这些,到底有什么意思呢?

    二流真的没有其它意思,就是单纯陈述一个事实而已。

    六点钟,准时起床。煮好了饭,二流跑向了一中。

    回到了家,饭熟了。

    冲了个凉,做好了菜,二流提着饭盒来到了菜市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