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平湖二流 第021章:你想把他留在家?

时间:2019-03-15作者:望天一笑

    第021章:你想把他留在家?

    二流幽怨的眼神,田招娣在这个时候,也就只能当着没有看见。x菠∮萝∮小x说同时,也悄悄的用手指了指屠夫,意思也很明白。现在这个时候,千万别出声顶人。

    二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

    “爸,妈,我会好好看书做是,这次争取考个好成绩。”

    有些意外的屠夫不由看了看二流一眼,以为儿子会有的怒火竟然没有,其实屠夫也有些意外。

    “知道就好!对了,把一流寄回来的试题拿给我看看。”

    来了,真的来了。昨天才寄回来的试题,今天就真的来检察了。

    拿着这些的试题,屠夫翻了翻。

    “你哥说有50张试卷,争取一天做两张。不但要做,最好是能够把题目都记住。一流说了,你能够把这些题目都给记住了,考上就不成问题。”

    50张试卷,自己能够抄完就不错了,还背完,也亏这屠夫想的出来。

    不过,不是屠夫想出来的,这话应该是从一流嘴里说出来的。

    “嗯,昨天到的卷子,今天已经写了两张。不错,下午就给我在家好好背。上午写,下午背,以后都这样。”

    看着这试卷的页码,并没有任何问题,屠夫把试卷还给了二流。

    二流上楼了,躺在了床上,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你不要以为屠夫的执行力不行?要说,屠夫的执行力那是自己也见识了。这头一天下午,只要他在家,自己还真的走不出这门。,

    看着已经上楼的二流,田招娣洗完了碗,也坐进了客厅旁边的电视房,看到了屠夫。

    “二流那孩子能考上吗?”

    田招娣这么一问,屠夫没有接口。

    “如果二流的真的考不上,你是不是想把他留在家?”

    知道自己丈夫性格的田招娣并没有等屠夫回话,接着自顾自的说道:“如果二流愿留在家,我觉得也不错。像大川一样,在家一年也能赚不少钱。如果你接了送菜的业务,以后也可以让二流去送。”

    “行了!谁说要留他在家?头发长,见识短。这两个家伙就是被你给惯坏的。”

    屠夫这么一嚷,田招娣也上了一点脾气。

    “我惯了,我怎么惯了他们?天天跟着你早出晚归,哪个孩子不会洗衣做饭?就你整天板着张脸,凶巴巴的不叫惯。我看,两个孩子不是自己不愿意学习,一定是你取的名字出了问题。”

    “你自己叫的听听,二流,三流。在高中,二流因为这个名字,也不知道跟人打了多少次架。这能怪孩子吗?”

    说到这里,田招娣不由站了起来。

    “我出去一下,正好去找找田半仙,让他给俩个孩子算算。下午你自己先杀猪,我晚点回来。”

    看着自己的妻子出了门,直接骑着摩托车走了,屠夫也只有眼角那么动了一下。

    别看田招娣外表看似柔弱,一旦来了脾气,连屠夫都有些怕。

    其实屠夫自己也有些后悔了,不该给二流和三流取这么一个名字。

    二流当然不知道这些了。

    每天两张的试卷,自己肯定要写完。

    既然屠夫现在也没有要自己背,这个他肯定检查不了。不过,这试卷上写没写,屠夫到是能够分的清。

    抄吧!先把眼前这一关过了再说。

    屠夫中午也没有午休,二流中午本来想睡个觉。不过,听了屠夫的话,想着这每天要抄的试卷,二流也没有了睡意。

    前面的选择题很好抄,后面的材料分析题有些难抄。不过,二流抄着抄着,到也找到了一些规律。材料题有要点,自己到是可以把这么要点抄了来。至于后面的解释,那就看情况。这样下来,一题也能少抄一些字。就是提练要点要点时间。

    又抄了将近两张试卷,下面响了猪叫声。

    不用说,屠夫又在杀猪了。

    抄完了两张试卷,二流的手指头也痛了。

    来到了院子里,看到了屠夫一个人在那忙活。

    厨房里的水也在烧,到是没有看到自己的母亲田招娣。

    “爸,我妈呢?哪里去了?”

    “你妈出去了。”

    简单的几个字,屠夫又忙活开了。

    一个人杀死一头猪当然可以。这一点,屠夫就完全可以办到。

    杀死之后,去毛,屠夫一个人也可以办到。

    不过,杀死之后,把猪剖开来,取出内脏,打理内脏,屠夫一个人就做不来。

    首先,要把猪剖开,取出内脏,就需要把去好了毛的猪用架子给挂起来,这样才方便操作。屠夫一个人,根本办不到;其次,内脏当中的大肠和小肠,一定要有一个人负责掏出来,一个人来接。不能的话,只要稍微漏出一点到猪肉身上,那肉身上就有一股子猪屎味,还很难给去掉,影响出售。

    不过,屠夫可以等,等田招娣回来。

    二流下来了之后,到是直接来到了厨房,坐到了灶堂边,开始添柴烧水。

    顺便,把试卷也给带了下来。到是背了几道题。

    外面的屠夫已经杀完了三头猪,这个田招娣还没有回来。

    正想发火之际,二流到是出来了,穿了长桶的雨鞋,和专门干活的长衣服。

    “爸,我来吧!”

    二流跟着屠夫一起杀猪的次数不多。

    读小学的时候,年纪太小,力量不够;读中学的时候,课业太重;读高中那就更别说了。你在旁边读书写作业,屠夫会更加高兴。

    不过,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二流对于杀猪的流程那还真是闭着眼睛就可以做出来。

    去了毛之后,上架,用铁钩把去毛的猪固定住,背朝下,肚子朝上,然后把架子立起来。从中间剖开,露出了内脏。

    屠夫从里面取出内脏,二流在旁边接住,分类放好。

    猪心,猪腰子,猪肝,猪肺,这些根本不需要处理,直接取出,明天可以直接到市场上去卖。

    其中,大肠,小肠用清洗,味道还重,比较难处理。

    虽然味道重,可二流还是忍住了。

    每当这个时候,二流就怀疑自己的父母是不是早已经失去了嗅觉,不能的话,为什么对这臭味毫无知觉。

    幸好今天杀的猪不多,也就三头。

    忙的差不多的时候,田招娣回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