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平湖二流 第016章:屠夫很累赚钱多

时间:2019-03-15作者:望天一笑

    第016章:屠夫很累赚钱多

    洗了个澡,二流很快就入睡了。灬菠萝小灬说这一觉,睡的真是沉啊!就连屠夫和母亲出摊的摩托车声音都没有听到,一觉醒来,睁开眼睛一看,就六点了。

    下意识的摸了摸手机,有几条消息进来。

    二流看了看,大川来了三条,问吴欣雨的企鹅号有没有说错,为什么自己加了几遍,还说了名字,都没有加上?

    还有一条是吴欣雨来的,问自己是不是把企鹅号告诉了马大川?

    媳妇没有来消息,二流心中微微有些失落。

    “宝贝,醒了没?我昨天干了一天的活,累死了。你呢?昨天到干嘛?有没有出去逛街啊?”

    消息发出去了,等了几秒,并没有回应。

    依如昨天一样,起了床,穿上了运动服,二流煮好了饭,跑出了院子。

    “一,二,三,四,一二三四。”

    “一,二,三,四,一二三四。”

    震耳的口号声,让二流感觉又回到了自己的学生时代。跟着这些个学弟一起跑,自己也变得年轻了许多。到是不知道,他们当中的众人,多年以后,会不会像自己一样,再次回到母校,再次跑在了这个操场上。

    枯燥单调的生活,磨灭了很多人的个性,这也是为什么一到大学,很多人就选择放飞自我的原因。太苦了,天天是三点一线,文山题海,周考月考,抽考会考,哪有自己一点的自由支配时间。你想看个闲书,打个闲球,上个闲网,在老师和家长的眼里,那简单就是作奸犯科,罪大恶极,简直就是在浪费生命。

    二流沿着操场跑了几圈,四下里也是不停的搜索,三流没有搜到,到是搜到了几个熟悉的老师。

    “吴老师,您好!”

    吴书贵是平湖一中的语文老师,当年二流的班主任。对于二流这个经常打球,时不时偷偷去上网的学生,当然是记忆深刻了。特别二流的父亲,以及二流的大哥一流在一中的表现,这些种种,让平湖一中的很多老师对于二流这三兄弟都是印象深刻。

    “二流,怎么回来了?是不是找三流来了?”

    虽然吴书贵并没有教三流的课,但不妨碍他知道二流有这么一个叫三流的弟弟。

    二流小跑着跟着吴书贵的节奏:“早俩天被我爸逼回来备考,说是让我去考什么单位。这不,就回来了。”

    自己的家庭,吴书贵还真的知道。

    听罢到是笑了笑:“行了,回来了就好好考,你爸是头犟驴。当初,我都劝他,让你学体育专业。那样的话,最少能上个二本。谁知道,他就是这个脾气,坚决不同意你去学体育。”

    “对了,这考古专业学的怎么样啊?感觉有收获吗?”

    你说一个大专生,这才学三年,连历史都还没有学全,就直接学上了考古,能够学的有多深?再说了,就那玩意,基本上是和死人打交道,二流在学校哪认真学了几天。

    “吴老师,还真是没有学好!这不,到外面找工作都麻烦。”

    说到这里,二流其实也有些感叹。当初,自己寝室里几个人,目前都没有从事这方面的工作。就自己那还没入门的水平,就算从事这方面的工作,估计也很难胜任啊!如果有那些个鉴宝大师的水准,那收入还真就不一般。

    看到二流一脸的郁闷之色,吴书贵做老师的职业素养到是出来了。

    “二流,文凭只是一个方面。今后事业的打拼还是靠自己的拼搏。你小子脑瓜子活,我对你信心。就你们那个班,有几个人现在在咱们县里做生意,开店,我觉得就挺不错。最起码,他们赚的比我多。”

    “实在不行,你就子承父业,到菜市场去卖肉。我相信,哪怕卖肉,你肯定也能够卖出一番新天地。对了,就像马大川一样,养鱼卖鱼,听说两父子一年能赚十多万。”

    听到吴书贵这些鼓励的话语,二流还真得有些哭笑不得。子承父业,去菜市场卖肉。像马大川一样,一身的猪肉味,你还不如直接一棍子打死我。

    看来,这谈话也聊不下去了。

    二流打了声招呼,连忙快速的跑出了操场。

    “二流,二流。”

    人还没有走,三流到是气喘吁吁的从后面追来了。

    “哥,你怎么来了?”

    刚才二流在跑步的时候,确实在找三流那小子。不过,人太多了,穿的校服又基本一样,二流眼睛看花了,都没有找到人。到是没有想到,这小子自己反而盯上了自己。

    “哥,你那天不是说会给我送菜吗?都几天,怎么一次都没有送过啊?要不今天中午你就给我送一回吧,我要吃鸡。”

    这边还没有说完,那边跑操结束的铃声就响了起来。

    三流是飞快的往回跑,嘴里还不住的提醒:“哥,记住了,我要吃鸡,十二点准时送到食堂来,我在外面等你。”

    三流跑了回去,二流也跑了回去。

    饭已经熟了,冲了个凉,打开了冰箱,重复了昨天的故事。

    每天早上,一碗大蒜炒肉,是屠夫的必吃佳肴。

    不到八点钟,二流来到了菜市场。

    屠夫不在,看样子是送货去了。

    “妈,你先吃吧,我来看着。”

    田招娣接过了饭盒,自己先吃了一些。中途有几个顾客来了,母亲熟练的挥动着屠刀,切下了顾客指定位置的猪肉。

    “妈,别人要多少,你能不能一刀就切中啊?”

    田招娣摇了摇头,笑了笑:“妈到是没有这个能力,不过,你爸可以。但是,一般都不会这么做。”

    说到这里,田招娣不由凑到了二流耳边,悄声的说道:“一般我们都会多切个二三两,不能太多。”

    田招娣这么一说,二流这屠夫之家,哪会不清楚这个道道。说来说去,其实这也是一种销售策略。多个二三两,顾客一般也不会计较。如果每个人都能够如此,人一多,这销售量自然提高了,这肉也就卖的更快一些了。

    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诀窍,杀猪卖肉,其实也没有那么简单。像屠夫一样,一个人杀猪,那可是支撑起了一个家,还供三个人读书,两个人读了大学。

    一般的农人家庭,供一个人读大学,就已经非常不错了。屠夫一下子供了两个,而且还有第三个,城里还有一栋几层的房子,光这里一算,就可以知道,其实屠夫杀猪真的赚了不少钱。不过,这些钱赚的其实也并不轻松。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