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平湖二流 第003章:心神不定因取名

时间:2019-03-15作者:望天一笑

    第003章:心神不定因取名

    刘宝根一辈子杀猪,身上沾的血气那是非常的足。=菠∥萝∥小=说屠夫自己当然不信鬼神那一套了。想当年,刚刚结婚那会儿,自己就已经跟着父亲做这个营生多年了。能够取上这么好的媳妇,也都是因为自己是个屠夫。

    真的因为取了个名字,就会影响孩子的一生?

    屠夫表面上没说,心里到是再不停的安慰自己。

    想当年,这头一胎就得了个儿子,屠夫心里高兴,希望孩子以后样样都能够冒尖,给老刘家光宗耀祖,成为一个上等人。这不,就取了一流之名,就是希望他能够事事一流。

    谁曾想到,不到两年媳妇又给自己生了个儿子。既然有了排行,那干脆就直接叫二流得了。本来有了两个儿子,屠夫也心满意足了,媳妇也结扎了。可谁又能够想到,这结扎手术竟然做的不行,不到两年这媳妇竟然又怀上了。这一发现,已经有四五个月了。

    想着这媳妇每天也是跟自己起早贪黑,家里家外忙个不停,这孩子竟然还能够保住。屠夫也就一咬牙,交了罚款,又生了三流。

    原本孩子小,看不出多大的差别。反正没有读书之前,个个都是聪明伶俐,捣蛋透顶,分不出高低。可到了读书的年龄,三个儿子先后读书了,这才慢慢的分出了高低。

    很多时候,屠夫也想不明白?明明是一个种,这小时候看着也一样,为什么这读书的成绩就一个不如一个呢?难道真的是名字的问题?

    要说这名字,光从字面上的意思来看,你说有问题,它还真的有问题。

    这一流还好,到了二流不就差那一点吗?然后到了三流,不是又差了那么一点吗?

    见自己丈夫没有吭声,田招娣自顾自的上了床:“明天收完摊,我去田伴仙那里问问,看看能不能给两个孩子改个名字,你看行不?”

    儿子都姓刘了,要改名,田招弟还真不敢私自乱来。没有丈夫的首肯,还真是办不到。

    一夜无话,二流在床上拿着手机,跟女朋友是聊了一晚。想着早两天还抱在一起,晚上好不快活,可今天晚上,就一个人独守空房,那种感觉,还真的别提多难受了。

    “宝贝,我暂时回不来了。老头子已经给我报了名,考什么三支一扶,好像今年才有的一个项目。还有一个月考试,考试一结束,我就立马来过来啊!”

    “嗯,乖乖,快睡了。”

    “嗯,吻你!”

    “嗯,别吻了,再吻我就睡不着了!”

    二流就这样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到是不知道,一楼的父亲可是一个晚上都没有睡。

    天才蒙蒙亮,二流听到了摩托车声,知道父亲和母亲已经出摊了。

    如今,菜市场的屠夫人数基本上固定了,每天的销量也差不多。如果不是有什么预定,也就每天杀三头猪。碰上有人预订个什么酒席,可能就会多出一头。

    像现在的三四月,每天收完摊,父母就会在下午提前杀好这三头猪。碰上了七八月这样的热天,也就只能每天凌晨起床,杀完猪之后,直接运到市场上去卖了。

    这一整套的流程,二流到是非常的熟悉。每天如此,日复一日,靖泽是在听着这惨叫的猪叫声中慢慢的长大。还别说,其实父母这样很辛苦。

    七点多钟,二流起了床。你说,在外面打工哪有这么轻松?每天七点要准时起床,坐这一个多小时的车,到了公司已经将近九点了。在随便塞两个包子,也就算是早餐了。

    说实话,这一年来,上班期间,二流晚上都克制着不敢跟女朋友过多的亲热,就怕第二天起不来。也只有到了双休日,这才能够尽情玩乐。

    这到好,一年来,到是有了一个生物钟,每天七点,准时醒来。

    既然起来了,就得干点什么事?洗衣做饭,这些事情二流还真的会。因为母亲每天这么早都要起来帮着杀猪出摊,这久而久之,兄弟三人自然也就慢慢的学会了这基本的生存技能了。

    煮了个饭,从冰箱里拿出了一块肉,再加上些大蒜,一盘大蒜炒肉就直接出锅了。

    “三流,你小子快起来!吃完饭直接去学校,我去给咱爸妈送饭。”

    二流知道,这送饭要赶早。超过了八点,屠夫准饿了。那个时候,往往直接从这肉摊上割了半斤肉,扔给了不远的饮食店,让他们一加工,就着一大碗的米饭,就直接开吃了。

    还别说,二流小时候最喜欢吃这样的饭,总觉得这肉实在是香。这些年,天天吃肉,也就慢慢吃腻了。不过,屠夫这每天早上还是无肉不欢。

    “哟,吴大叔,今天生意不错吧!”

    “张大伯,你刚刚又喝了酒?”

    “胖婶,你这豆腐好白哦!”

    一进菜市场,二流那可是熟人一大把。谁叫咱从小就在这菜市场里长大呢?

    这大部分人,二流都认识。而这些人看到了二流,当然也是直接叫着名字,看着如亲子侄一般。

    屠夫刘宝根如今在菜市场的威信那可是越来越高了。原来大家都叫他刘矮子,自从一流留在了首都天京,很多人都改口了。除了这刘矮子之外,什么“刘老板”“刘师傅”“刘老哥”等等,这称呼可是五花八门。

    这些变化,屠夫当然明白了。所以,这也就成了屠夫一定要逼着二流回来考单位的原因了。

    现在,就连县里政府机关的食堂,都经常来屠夫刘这里买肉,大家哪会看不清这父凭子贵的荣耀啊!

    “二流,这次回来是不是不走了?要不婶子给你找个媳妇?”

    眼看着就要到自己老头子的摊点了,二流还真不敢太随意了。

    不由小声的说道:“胖婶,不漂亮可不行哦!”

    说着三步并着二步,把保温桶提到了老头子的摊点。

    “爸,妈,我炒的肉,你们试试看,还行不行。行的话,这段时间,早上的饭都由我来做。”

    田招娣接过了保温桶,打开了盖子,闻了闻。

    “嗯,闻着这个味就不错。老头子,你先吃!”

    屠夫接过了保温桶,试着吃了几口,感觉还真是不错,这下到也没有矜持。

    见这个样子,二流也就放心了。

    “那行,我就先回去了。”

    “好好看书!”

    屠夫冷不丁的来了这么一句,二流也就连忙点头,根本不敢再跟大家聊天打浑,直接离开了这菜市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