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我见默少多有病 第325章何须用刀

时间:2019-03-15作者:妞妞蜜

    周围好几家已经熄灯,听闻外面这巨大的声响,唰唰全都亮了灯,大概隔了两左右,陈百川穿着睡裤跑出来了。x菠≦萝≦小x说

    推开大门看到外面火光一片,还有个人躺在摩托车上嗷嗷惨叫。

    “这是怎么了——”陈百川想过去。

    “别动。”

    于昶默的声音从上传来,陈百川抬头,就见一道身影从天而降,于昶默先是跳在雨蓬上,又跳在大门上,最后跳到陈百川的身前,对他来说,就是几秒内完成的。

    陈百川眨眨眼的功夫,他下来了。

    “...大晚上不睡觉,玩什么超级玛丽——不是,那家伙——?”陈百川感觉自己要被吓出毛病了。

    新婚夜啊,跟老婆正甜蜜,砰一下,直接吓掉出来了...

    “他是坏人。”

    芊默的声音也从上面传来。

    她动作没有小黑那么流畅,小黑已经跑过去抓人了,芊默用手搬着房檐,缓缓地跳到雨蓬上,比小黑的动作放慢了十倍还不止。

    陈百川觉得一会再从天跳下来个超级马里奥他也不意外。

    这些孩子半夜不睡觉都跑房顶上干嘛?

    “不要总把我们俩想得那么不堪,实际上,小黑跟我半夜不睡觉,都是为了保一方安宁,看,那不就抓了个扔燃烧瓶的混蛋吗?”

    芊默说地十分大义凛然,陈百川低下头羞愧,哎,是他误会了娃们啊——等会,扔啥?

    “人怎样了?”芊默问小黑。

    本来她还担心小黑会不安全呢,不过看地上那疼的打滚的哥们...

    好吧,生活总是充满意外的。

    “大概可能...扎到了。”小黑沉重地踹了打滚的那家伙一脚。

    来啊,扔啊,玩儿啊,不是挺厉害的吗?

    还敢大放厥词说把乖乖剁了包饺子,这下看谁丢人?

    小黑掀开对方黑风衣,只见长裤裤裆的位置已经是一片暗红,好好的一个爷们,硬是给自己戳出了女生大姨妈侧漏的效果,啧啧。

    “片下自己最嫩的肉包饺子去吧——估计吃不进去,有味儿...”小黑抽出绳子把人捆好。

    还不忘给自己乖乖出气呢。

    “你这要是在古代,也算是自己给自己去势了,送进宫,说不定还有机会当个首领大太监什么的...”捆好后,又撑着下巴看疼的要晕过去的男人认真道。

    “又或者,你今天来之前,看了葵花宝典?乖乖,葵花宝典第一页是什么来着?”

    芊默隔空喊话。

    “要练此功,必先自宫!”

    “第二页?”

    “要练此功,不必自宫,一本书,来回就是这两句话。”

    老梗了呢。这个段子出来好几年了,哎,可此情此景还是挺搞笑的啊。

    “哥们,听见没?白给自己‘去势’了,进不了宫当不了太监,也不能练神功当东方不败,king是肯定当不成了,但是当国王身边的太监还是行的...也不对,太监在古代是高官,你顶多是个,阉人。”

    小黑毒舌,对待所有冒犯他女神的货,不喷还留着吗?

    哦,不仅喷了,小黑在研究刀的时候...敲了下。

    这倒霉蛋惨叫一声,也不知道是气得还是疼的,晕过去了。

    陈百川跟芊默过去围观,陈百川拿着手电照了下倒霉蛋的下盘,作为一个男人,哎呀了一声。

    不自觉地夹紧腿。

    妈耶!这得多疼啊,看着就扛不住...

    小黑把他的口罩摘下来,陈百川拿手电晃过去,这一看,吓得手电裤衩一声,落在地上。

    陈百川活了大半辈子,从没有现在这般恐惧过,手电落在地上,退后好几步,勉强站稳,芊默赶紧扶着他。

    这要不是自己闺女在边上,陈百川能喊出来,见鬼了!!!

    穆绵绵这时候也穿好了衣服出来了,手里也拎着个手电,“这怎么了...哎呀,这咋着火了?”

    “那个不用管,油烧完了没有易燃物自己就灭了。”芊默拍拍惊魂未定的老爸,“爸,你没事儿吧?”

    “他,他,他?!”陈百川指着地上昏迷的家伙,找不到自己的声音。

    “他什么他啊,谁啊?”穆绵绵走过来,拿着手电一晃。

    “啊!帅启刚?他不是死了吗?”

    穆绵绵也吓了一跳,不过她比陈百川反应能小点,女性看似柔弱,但在面对重大变故时,女性的韧性比男人甚至还要好。

    “死的是真帅启刚,这家伙才是坑我爸的凶手,他把自己整容成帅启刚的样子,然后想害咱家,被我和小黑发现了。”

    “哦...这么回事啊...”穆绵绵反应了好半天,也不知道听没听懂,就见她嘴里叨咕着。

    “坑你爸,还想害咱家,坑...”

    话音未落,手一抬,啪就是一个巴掌!

    直接砸king的脸上了!

    甭管这家伙是怎么来的,什么阴谋诡计整容啥的,暂时听不明白,听不明白也不要紧,敢坑自己男人还想害自己家破人亡的,那就不是好饼。

    对付这种不是好饼的,揍就完事儿了!

    于是只听得啪啪啪啪啪又啪啪,一通连环扇嘴巴子,把晕过去的倒霉蛋king又给打醒了。

    “你们这些...贱人...”king虚弱地说道,耳畔仿佛有救护车的声音从远到近,周围嘈杂的人声,邻居们闻声出来了。

    穆绵绵自己打还不过瘾,招呼芊默呢。

    “默默来,趁着这家伙被抓之前给你爸还有躺医院内个娘们打几巴掌!”

    彪悍的东北女人,性如烈火,说揍那是真揍。

    芊默搓搓手,看看围观的父老乡亲,含蓄道,“那多不好意思...”

    “陈芊默,我要弄死你,弄死...”king嘴唇都白了,还不忘仇恨地看芊默,要不是小黑给他捆着,他还想起来挣扎地搞搞事情。

    “我不太喜欢打人,多没技术含量——大家快来围观啊!这家伙拿着刀给他自己煽了!大煽活人啊,没见过的一定要看看,哎,王叔,你不拿手机录个视频以后留给孙子乐呵乐呵吗?赵姨,来来来,快点录,再晚了警察带走来不及了!”

    杀人何须用刀,打人一巴掌自己手还疼呢。

    对付这种贱人,芊默只用嘴炮,足矣。

    king被芊默气得一口血喷出去,活活气吐血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