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我见默少多有病 第315章我们不一样(月票+3更)

时间:2019-03-15作者:妞妞蜜

    小黑的脑子芊默的眼,这都是外人羡慕不来的。÷菠∫萝∫小÷说

    芊默当时看了几眼,觉得有种违和感,但她又说不出来哪儿违和,现在看到这篇文章想起来了。

    曼珠沙华又被称为黄泉花,据说长在黄泉路上,现实里也是荒野和坟地上长得多,被人视为不吉利的花,花开不见叶,叶在不见花。

    这里面还有个凄美的传说,有两个人,一个叫彼,一个叫岸,上天命令这俩人永生都不得相见——别问为啥上天这么无聊非得盯着这俩人不放,这就是命运。

    有天彼和岸见面了,一见钟情俩人就凑一起腻乎了,上天一看,哎呦不错哦,跟老子拧巴是吧?好,罚你们变成一株花,这花十分奇特,花不见叶,生生世世永远错过。

    让芊默看,这就是十分蛋疼的诅咒,不过好多文艺青年却抓住这种花不放,没事儿就写点无病呻吟华丽辞藻堆砌的酸文,全都以这种花做切入点。

    “你确定在她的纹身上看到了叶子?”小黑问芊默。

    芊默点头又摇头,“也不是太确定,因为只露了一点出来,我感觉像是叶子。”

    小黑马上联系那边的人,请他们帮忙留意下兔爷,兔爷这两天依然是最开始的状态,硬骨头一块,拒绝开口,谁也审不出她。

    “先别回家,找市里最大的纹身店。”

    小黑很快就把芊默带到本市规模相对大一点的纹身店,那老板浑身都是纹身,看着还挺艺术的。

    “两位要纹身吗,情侣纹身了解下?”

    “我想跟你打听点事。”芊默说。

    老板一听,又坐回去了,爱搭不理的。

    “我很忙——您要问什么?”

    小黑从兜里掏出一张票,老板态度秒好。

    钱不是万能,是九千九百九十九能的。

    芊默从纹身图板上找到了彼岸花,问老板。

    “这个有什么讲究?”

    “啊,彼岸花啊,纹这个的很多,外行说这个花比较阴,其实纹这个的多了去了,觉得它不吉利那是小鬼子那边的说法,说它是黄泉路上的花,但在咱种花家佛文化里,它是自愿进入地狱的花,代表的爱情的升华与极致,纹身本就是看个人理解的。”

    老板侃侃而谈。

    每一种纹身都能说出个一二三来,古今中外国外国内,从风水八字到流行时尚,这行也不是那么好做的啊。

    芊默又问,“那有没有给它纹叶子的?”

    “什么?那不是乱来吗?我可是自律的纹身师,这一行是讲究艺术造诣的,是要综合运势运程色彩管理的,那曼珠沙华没叶子怎么能瞎鸡儿纹?这个给多少钱也...”

    小黑从兜里又抽出一张,在他面前晃晃。

    纹身师吞吞口水,伸手拿钱,“当然,再好的技术也得建立在满足顾客需求基础之上,你要纹我也可以给你弄点叶子。”

    小黑把钱举高不让他拿,芊默抓紧时间问。

    “为什么会有人选择纹叶子?”

    “这就是顾客喜好啦,之前也纹过一个,说是花不见叶太残忍了,不想分开相爱的天和地,不要在同一天空把太阳月亮再相聚。”

    为了钱,竟然还说出rap了。

    这个纹身师的节操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芊默都要气乐了,这家伙水平怎样不知道,但搞笑是认真的。

    小黑看芊默问的差不多,把钱揣兜里领着芊默走了,留下纹身师咬着手绢郁闷。

    上车后,小黑并没急着开车,对着音响捅咕捅咕,芊默不明白。

    “你干嘛呢?”

    “听这个...”

    音乐的旋律传来,好像是某部电视剧的片尾曲,芊默听出来了,这不就是纹身师最后说的那句rap一样的话吗。

    原来是歌词上抄来的,怪不得听起来那么押韵呢。

    音乐在车内流淌,芊默之前也听过没留心,这会倒是聚精会神。

    这首歌的名字叫《只要有你》,最后几句是,没有变坏的青春,没有失落的爱情,所有承诺都永恒的像星星。

    可能有故事的人听这个会更有感触,如果能够一支画出圆满的笔,谁又愿承受那些无奈的分离,可总有那么多的意外把人推到一个不能挽回的地步。

    芊默的感伤一直到歌曲结束才停止。

    音乐停下来,她也有了思路。

    小黑,你说兔爷会在纹一个带叶子的曼珠沙华,会不会是她曾经有一段带遗憾的感情?”

    于昶默点头,很有可能。

    “你‘祖师爷’我妈说过,人的行为就像是冰山一角,藏在下面的是巨大的潜意识影响,当然,我觉得她好像是在向弗洛伊德致敬。”

    小黑已经很懂芊默的套路了,甭管是哪个流派的理论,从陈萌嘴里说出来的,那就是芊默‘祖师爷’的论点。

    “是的,我师傅说过,人的行为,甚至是口误、笔误等,全都是潜意识驱使。她选择这个特殊的纹身,一定是某个点触动了她的心,我也这么搞一下...”

    芊默甚是满意。“找到突破点就好办了,走,我正式地会会兔爷。”

    之前因为对兔爷一无所知,担心胡乱下手会造成反效果惊动兔爷,现在以纹身做突破口刚合适。

    这是芊默第一次正式见兔爷。

    小黑担心芊默的安全,形影不离地守着她。

    俩人一前一后进了审讯室,兔爷已经被提前带过来,她带着手铐,身后还站着俩警察看着她,芊默进来时,她正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芊默拉开椅子在兔爷对面坐下,椅子的声音让兔爷抬头看了眼,见进来的是俩年轻人,本不甚在意,却在看到芊默的脸后,不自觉地坐直,芊默也仔细地盯着兔爷的表情,发现这个女人相当有个性。

    坐在那就有凌厉的杀气,她看芊默的眼神也很骇人,有些像凶残的野兽随时准备撕碎猎物,看似单一的仇视情绪,却让人再也琢磨不透她更深层的内心世界。

    正如芊默之前对她判断的那样,传统的微表情理论用在兔爷身上是没有效果的,兔爷的喜怒哀乐全都掩藏在凌厉的杀气之上,她比蛇男更加不好掌握,也就是说,她的微表情基准线跟正常人不一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