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我见默少多有病 第299章不能勉强

时间:2019-03-15作者:妞妞蜜

    这是一个辨识度很高的女人,刚漂染成奶奶灰的小短发,穿着朋克小夹克,一只手上满是纹身,如果把她外套脱了,就能看到她的大地之母纹身了。$菠卐萝卐小$说

    在她锁骨处,纹着一朵颜色鲜艳的花,那花红得妖艳,芊默记得这花好像叫曼珠沙华,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兔爷锁骨上的这朵花跟别人不太一样,具体哪儿不一样一时想不起来,也可能是衣服遮挡住了下半部分,只能看到一点。

    看着三十多岁的样子,她实际年龄比穆菲菲要小,看着满脸叛逆,对待警方的问询她始终保持嘲讽鄙夷脸,芊默盯着她三小时,三小时里她就说了一句话。

    能不能给她一根烟抽。

    的确是个硬骨头。

    芊默在三个小时里不断观察兔爷,最后得出一个结论。

    她不能现在进去见她,因为没有把握。

    兔爷跟她之前几次遇到的对手不一样,之前芊默打交道的那些人,在外人看来她都是动动嘴子就拿下的,其实远没有那么简单。

    必须要对对方的心理动态有十分的把握,才能说中对方最在乎的东西,从而根据这个进行攻击,说白了,找到对方的心理弱点加以利用。

    但兔爷目前为止,让芊默看不到她的弱点,心理防线太重,最特别的是,兔爷的微表情跟别人不一样,芊默看不出来。

    现在贸然进去强攻,怕不会有好结果,欲速则不达。

    小黑问了下她的意见,得到芊默暂不想会对方后,又以眼神对芊默进行一番爱地抚摸,是的,他家乖乖领悟能力好强哦。

    之前在蛇男那因为心急吃过一次亏,马上就能克制住她心底的冲动,寻找合适时机下手,她怎么那么...

    好看。

    此处省略小黑内心的花样彩虹屁若干字。

    目前众人对兔爷的真实来历也摸不清,关于她的资料几乎是零,芊默想等着dna那边比对出结果再下手,结果沙沐风那边给了个坏消息。

    dna检测机器...坏了。

    嗯,是的。

    坏的就是这么及时,已经在及时抢修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折腾好。

    看时间也是到了下午了,芊默在了解过父亲的情况一切稳定后,回去见穆绵绵。

    穆绵绵没有在家,去养殖场了,这跟芊默想象中有点差距。

    穆绵绵是那种藏不住心事的人,笑要大声笑,哭就嗷嗷哭,心里一点事儿都藏不住。

    平时因为跟陈百川吵架或是家庭琐事也掉过不少眼泪,家里出这么大事儿她却没有在家抹眼泪,去养殖场坐镇家里的海参苗去了。

    芊默跟小黑买了饭过去,就见穆绵绵精神抖擞跟着厂里其他人干活呢,看到芊默来了才爬上岸,脱下防水服。

    “怎么不在家休息?”芊默看穆绵绵虽然看着精神,但脸比平时白,这是擦遮瑕霜和粉底遮住了黑眼圈,芊默心疼了。

    “刚进了一批小苗,娇贵着呢,你爸现在不在家,我得把厂子看住了,等他回来看到苗让我养死了,又该叨叨叨了。”穆绵绵故作轻松道。

    她在这等着陈百川回家,她绝对不相信陈百川会杀人。

    不仅是芊默,小黑都对穆绵绵刮目相看了。

    在家哭鼻子哭不回人,穆绵绵是绝对的女中豪杰,外柔内刚,压力越大她迸发出的能力就越大。

    芊默怕穆绵绵上火,案件进展还在保密阶段,她不能说太多,只能把话题转移到别的地方。

    “怎么这么多人都下池子了?”芊默看育苗池里好多人,感觉整个厂的人都下去了。

    “可能是温度没掌握好,有一批苗病了,捞出来单独下药养着。”海参养殖最关键的几天就是现在,稍微一点没做好就容易出现病苗死苗的情况。

    “养殖就是这样,赚就是翻倍,赔就是血本无归,就像是你爸,要么无罪释放,要么就是...”穆绵绵哽咽了下,终于把到嘴边的话给压回去了。

    “默默,我知道你们有规定不能随便泄露消息,你就跟我说,他现在...”

    “挺好的,今天还吃了两碗面条...估计这次过后就彻底忌酒了,也算是因祸得福。”

    酒是害人精,误事儿啊。

    “该!活该!就应该让他在里面待两天,省的有事儿没事儿喝大酒!”穆绵绵咬牙,心里却又暗自加了句。

    两天就够多了,别太长啊,他心脏不好,在那种环境下压力那么大,可别伤了身子。

    什么是真感情,看穆绵绵就知道了。

    “昨晚的打更的在哪儿,我想跟他们聊会。”

    “有一个说吓到了,今儿请假了,内个在屋里坐着罢工呢...说是要辞职不想干了,等咱们找到人我马上让他走。”

    穆绵绵憋闷道,那边还没给陈百川定罪呢,这俩打更的倒是一口认定陈百川有罪了,说什么不想给杀人犯打工,早晚要辞了这些势利眼。

    “人各有志不能勉强,我过去看看。”

    芊默本想让小黑跟着她走,可是小黑却自觉留下来帮着干活,眼里有活的男人,见不得未来岳母都亲自下池了自己还闲着。

    芊默进了打更室,就见打更的大爷抱着大茶缸子喝水,看到芊默来了连个招呼都不打,这是笃定要离开养殖场了。

    上几次来的时候,他还热情地招呼各种亲切呢,这人啊,就是势力,看到别人失势马上就翻脸,芊默也不跟他计较,坐在椅子上跟他聊起天来。

    主要就是问昨晚的事儿,这打更老头昨晚在局里把他知道的都说了,不仅如此还添油加醋,说陈百川平时喜欢吃猪血肠,说不定就是陈百川捅的人——芊默听他在那落井下石真想给他来两脚。

    现实中好多这种人,平时看着跟笑眯眯点头哈腰拍马屁,逮到机会就阴人一下,喜欢吃猪血肠跟捅人有一毛钱关系吗?

    他难道以为陈百川会把人捅了拿袋子接着灌血肠?

    但是这些不满,芊默是不会让他发现的,问了几句昨晚的情况,刚开始老头还不想搭理芊默,一副你是杀人犯闺女我鄙夷你的嘴脸,直到芊默拿工资威胁他,不说就扣工资,这老头才把昨晚的情况讲述一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