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我见默少多有病 第294章大忽悠叫陈芊默

时间:2019-03-15作者:妞妞蜜

    人已经被忽悠到这个地步了,只要芊默再能说中一件,那蛇男肯定能交代。⌒菠§萝§小⌒说

    监控那头的众人全都为芊默捏一把冷汗,这个犯罪团伙他们手里掌握的资料并不多,芊默知道的也不多,真的能忽悠住狡猾的蛇男吗?

    局长偷偷看了眼于昶默,他站如松,一点紧张感都没有。

    “默少,你未婚妻跟陈局学过催眠吗?”

    “并没有。”

    “...”所以你这迷之自信哪儿来的?

    “我相信相由心生。”

    “????”啥意思?

    “她这么好看的人,一定有办法。”

    默少看媳妇,百看不厌,他觉得乖乖是造物者的恩宠,长得漂亮气质出众人更聪明,好看鸭~

    局长变成眯眯眼:呵呵。

    但于昶默很快就证明了,他没有夸大,他家乖乖就是这么厉害。

    芊默用一招瞒天过海,成功地糊弄住了蛇男,蛇男只看到芊默把警察弄走,他可不知道暗处还有监控,只觉得芊默能够看出别人都看不出来的秘密——他,喜欢兔爷很久了。

    虽然托梦这一说法听起来十分玄幻,但是这些混社会的多多少少都信点这个,逢年过节出去搞破坏前,都得拜拜关二爷什么的...

    只要芊默再能说出一个别人都说不出来的“秘密”,那她就是蛇男心里的“知心人”。

    说白了,被忽悠住了。

    忽忽悠悠,智商就没了。

    在蛇男紧张地眼神注目下,只见芊默不慌不忙地从兜里掏出一盒润喉糖,打开盒子慢吞吞地拿出来一颗放在嘴里。

    看似是拖延时间,其实这也是攻心战。

    她在用行动暗示蛇男,强迫蛇男把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她身上。

    果不其然,蛇男被她的慢动作弄得心慌焦虑,开口催促道。

    “你倒是说啊!”

    火候差不多了,芊默这才把糖盒放回兜,认真地看着他,用非常缓慢的语速柔声道。

    “兔爷十分后悔,她在活着的时候没有珍惜你,不仅对你的深情视若无睹,她还隐瞒身份勾搭警校小鲜肉,她对自己当初的行为悔不当初。”

    蛇男惊愕,张大嘴看着芊默,刚刚还是半信半疑,现在全信了。

    他相信托梦是真的了。

    这些他压在心底的秘密谁都没说过,天知地知而已,他对兔爷暗恋已久也曾表白多次,但每次都遭到拒绝,最可恶的是兔爷宁愿去睡表弟那个小毛头也不要他,怎一个憋屈了得。

    但蛇男级别没有兔爷高,又是真喜欢人家,只能是心里委屈不敢说,芊默今天这番话说出来,他对芊默是绝对信服了。

    说话变得恭恭敬敬起来。

    “那她有没有说是谁害得她?”

    芊默摇头,“我这道行也不深,你看我长成这样,你应该知道我是谁吧?没错,穆菲菲就是我亲妈,穆菲菲能掐会算,我也是天生算命的好苗子,大仙儿体质...”

    胡言乱语神婆模式已开启,没有一句真话,可这些不走正道的家伙就喜欢听这些鬼话。

    “我跟穆菲菲不合想必你也知道,但再怎么说,那也是我亲妈,穆菲菲跟兔爷的关系,你应该很清楚——”

    芊默一边说一边观察蛇男的表情,他虽然没说话,但是看表情已经被芊默带着思路往下走,对芊默的说辞并没有被任何怀疑。

    当芊默说到穆菲菲跟兔爷的关系时,故意留下一个活扣儿,她在等蛇男回答。

    要不怎么说算命的说话两头堵呢,蛇男果真没让她失望。

    “兔爷看不起菲姐。”

    “我妈跟你也发生过关系吧,你对她的感觉——”芊默又停下,盯着蛇男的反应。

    现在芊默的处境,就好比走在悬在万张高空之上的钢丝上。

    一句话说错就是万劫不复。

    实际上,她对蛇男、穆菲菲、兔爷,这三人的关系在来之前只知道一点点。

    蛇男跟穆菲菲睡过,但芊默自己观察到的却是,蛇男对兔爷是真爱,对穆菲菲的感情怕不是那么太对劲,因为上次他在药后把芊默当成了穆菲菲,说出来的都是猥亵的话语。

    男人,无论什么身份,对于喜欢的女人只有一种反应,那就是尊重,绝不会当着那么多人说出活好人x这样的话。

    所以芊默在过蛇男心理关的时候,她说话全都是带着活儿扣,两头堵。

    “菲姐是个好女人。”蛇男面无表情地说,可是他的头却不自觉地摇。

    这个动作很有意思,在微表情里,嘴上夸肢体却不自觉地做出相反的表现,嘴上夸,头却在摇,这就意味着,他说的不是真话。

    “她不是好女人,我要是男人我宁愿喜欢兔爷那样真性情的女人,也不喜欢她这种水性杨花人尽可夫的女人,兔爷托梦给我没说凶手,她就说跟穆菲菲有关...”

    芊默又赌对了,蛇男看她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你不喜欢你母亲?”

    “我喜欢她干什么?我从很小她就走了,这种女人,你说她配当人母吗?蛇哥,你也是孤儿吧,你母亲要是能好好对你,你能沦落至此?做母亲就得跟兔爷那样,刚强才能保护孩子,穆菲菲算什么?”

    “没错,水性杨花的女人都该死!”蛇男又被芊默戳到痛点,达成共鸣。

    监控器那头,局长等人大气都不敢出一下,心说默少的未婚妻...有毒啊?

    而且她现在用的这套,看起来怎么那么眼熟?这不是陈局最喜欢做的事儿吗?所有被陈局审讯过的嫌疑人,最后都会对陈局深信不疑,就跟中邪似得,据说之前还有过嫌疑人哭着说陈局是他人生最后的指明灯,要把遗产都留给陈局...

    所以,这家人找儿媳妇也挑着这种善于坑人无形的铁嘴?

    “咱们都是自己人,这里也没外人,蛇哥我跟你实话交代了吧,兔爷托梦给我,说她怀疑穆菲菲派人干掉她,你把这俩人的恩怨告诉我,我将来想办法给穆菲菲弄进来给兔爷报仇,也算是给我从小没妈苦命的过去报仇,蛇哥,咱俩幼年经历相同,你能理解我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