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我见默少多有病 第291章换一个思路(感谢萌污污的喵+更)

时间:2019-03-15作者:妞妞蜜

    “如果是死亡时间对我们来说相对会容易算些,遇刺时间不太好推算。の菠ζ萝ζ小の说”

    沙沐风遗憾道,“现在某些影视剧把我们吹得太神了,不仅死亡时间,就连受伤时间都能说得精准到分,这是做不到的...除非是诺姐在。”

    诺姐是行业巅峰,她的一些战绩已经脱离了科学能理解的范畴。有时候诺诺推断的现场让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宛若她就在边上看到一般,太详细了,科学解释不了。

    但是诺诺现在不能来,沙沐风和他的同事尽到最大努力了。

    “我们只能推断,她受伤时间最晚不超过十点半,你们破门进去的时间是十点四十,受伤时间应该在这个区间,再往前推,她可能失血过多。”

    而这个时间,养殖场的打更的和陈百川喝酒的,全都能证明陈百川没回来。

    陈百川自己说不清楚这段时间他在哪里,而别人的证词又能证明他有作案时间。

    作案时间对的上,手里还拿着一把疑似凶器的刀,跟受害者一起在密室里被发现,这些不利因素都集中在陈百川身上。

    沙沐风迟疑了下,对芊默说道。

    “我们需要提取伯父的血液回去进行化验...有没有可能,伯父被人下药?在幻觉下做出攻击行为?”

    这种案例国内没有前科,沙沐风是看到穆菲菲的验血报告之后才灵光一现的,如果陈百川也被人下药了呢?

    “查吧。”芊默的脸色凝重起来。

    如果是沙沐风说的那种情况,那才是真的麻烦。

    只能等化验结果出来再看了。

    这一晚格外漫长,芊默把案件在脑子里反反复复过了几遍。

    期间跟陈萌保持微信视频,现场的各种情况都已经发给陈萌了。

    师徒二人熬夜分析,重点在穆菲菲身上的刀口,以及陈百川站在的那个蜡烛阵里。

    根据芊默现场拍回来的照片看,这是一个倒五芒星,传说是与撒旦有关,国外某些黑魔法阵都会用倒五芒星召唤恶魔,但陈百川这种连基督和玛利亚是什么关系都分不清的人,让他搞这些复杂的玩意,简直是搞笑。

    让陈萌和芊默想不明白的是,五根蜡烛,有四根已经提前灭了,灭得都很短,芊默等人破门而入时,唯一那根燃烧的蜡烛还很长。

    四长一短,什么意思?

    依照芊默的了解,她老爸多数会把眼一瞪,小脖子歪歪着来一句,“我大华夏儿女自己老祖宗都不信,整这些国外洋鬼子的邪门歪道干什么!”

    养殖场连做买卖的关二爷都没供,因为陈百川说了,养殖业属于业障比较大的行业,不适合供奉菩萨神佛,芊默私以为是她爹懒得供,这么懒的一个人,怎么可能跑去整外国的什么恶魔?

    如果不是陈百川摆下的这个蜡烛阵,会不会是真正的凶手?

    现场的指纹采集也是决定本案的重要证据,现在技术如此发达,想要做到“无痕”犯罪是不可能的,雁过必留痕。

    这一晚芊默几乎没有睡,最后天快亮了,靠在小黑怀里小憩一会,天亮了,熬夜加班的沙沐风带来了检测结果。

    门的确是从内反锁的,诡异的是,门把手上只有穆菲菲和陈百川的指纹。

    蜡烛有五根,已经燃烧完的那几根短的有没有办法提取指纹,长的蜡烛上有陈百川和穆菲菲的指纹。

    问陈百川,他也挺大方的承认了。

    是啊,蜡烛是他用自己带的打火机点的啊,有问题吗?

    一醒就是在黑漆漆一片的环境里,伸手一摸,边上有蜡烛,那自然是要掏兜点蜡烛啊。

    看到边上有东西闪光那就顺手拿起来看看——结果是刀啊!

    陈百川的供词是,他也不知道自己几点醒来的,兜里就没电的手机和打火机,摸到有蜡烛顺手点燃,点完了觉得奇怪,下意识地往那边看,结果在地上看到反光的刀,他就顺手捡起来正看呢,这些人就破门而入了。

    当被问及是怎么来到这的,陈百川一问三不知,他真的什么也不记得了。

    沙沐风也在陈百川的车里试图采集指纹和座椅的纤维,但是效果不好。

    天亮后,陈百川的邻居们也被传唤过来,这么一审,案件越发对陈百川不利了。

    陈百川白天拿着刀追穆菲菲跑出去的那一幕,很多人都看到了。

    包括陈百川在气头上喊出,如果穆菲菲再回来,他就弄死她,这一句也有人听到。

    所以这个案件到目前为止,可以说陈百川嫌疑是最大的了。

    人证、物证、作案时间、作案动机,他全都占了。

    而给芊默当头一棒的,就是沙沐风给陈百川手里那把匕首做的检测。

    匕首上面只有陈百川的指纹,上面残存的血液dna检测的确是穆菲菲的。

    芊默和小黑同时觉得很诡异。

    到了这一步,芊默甚至开始按着沙沐风的思路开始思考了,难道真的有人给她爸下了什么药,控制了她爸?

    沙沐风检测陈百川的血液bac0.20,酒精中毒,到了这个阶段,人的感知会受损,可能陷入昏迷,失去理解力,这也能解释他为什么会记忆空白。

    但是记忆是空白了,那这个阶段到底是昏迷了,还是做出什么过激的事儿了,那谁也说不准。

    想要从物证这块有所突破实在是太难了,芊默跟陈萌研究后决定换一个思路。

    查案就是这样,一条路堵死了,换一个思路继续来。

    在陈萌的要求下,芊默和小黑先回去补了个眠。

    查案心切谁都能理解,但是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过度疲劳会让大脑失去理智分析的能力。

    在一片黑暗中,芊默看到了穆菲菲。

    穆菲菲不断地喊着有人要杀她,突然一双黑手从她身后袭来,芊默眼前一片血红,惊醒。

    于昶默一直没有深眠,她有动静他马上就醒了。

    “乖乖,做噩梦了?”

    “有人要杀她。”芊默俩眼无神,机械化地说着梦到的事。

    “谁,谁要杀她?”小黑问。

    芊默一个哆嗦清醒了,她深沉道。

    “我们换一个思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