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我见默少多有病 第290章真实有效

时间:2019-03-15作者:妞妞蜜

    “是,我和小黑现在马上去局里,我也在积极调查取证,一会警察会传唤你,请你保持冷静,无论对方说我爸什么,你都不要挠,也不要动手,有什么说什么,别撒谎,如实说。§菠№萝№小§说”

    芊默担心穆绵绵那么护家会失去理智跟人家问询的动手。

    这件事不能把气撒在警察身上,人家只是按着规章行事,家属只有最大限度地配合警方,才能早日破案,情绪激动只能帮倒忙。

    穆绵绵好半天才说了句好,这个平时咋咋呼呼的女人安静了。

    好半天才说了句,“默默,你信你爸杀人了吗?”

    “我不信。”

    “我也...不信。”穆绵绵握紧了她胖嘟嘟的拳头。

    这个好不容易才组建在一起的家,正字经历史上最强的风雨打击。

    全家拧成一股劲儿,穆绵绵前世的大姐大风采正在觉醒。

    这注定是个无人入睡的夜晚。

    芊默和小黑到了警局配合了问询,把他们目前所知道的一切都说了,小黑问了,陈百川现在正在抓狂当中。

    根据陈百川自己的供词,他跟朋友在养殖场喝酒,喝到一半就迷迷糊糊睡着了,后面发生什么都不知道了,等他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在那个破地儿让人用枪指着了。

    芊默把希望放在穆菲菲身上,如果穆菲菲能醒,问她凶手是谁那是最好的办法。

    但是医院很快传来消息,正在联系血库给她输血,法医已经到达现场对穆菲菲的伤口进行勘查了。

    穆菲菲的情况不乐观,不是那么容易能醒的。

    受害者昏迷,陈百川一问三不知,从现场的证据看,一切不利因素都指向了陈百川。

    上面传唤养殖场俩打更的,还有跟陈百川一起喝酒的那个人,以及穆绵绵,都在半小时内被带了回来。

    陈萌人虽然过不来,但是她给芊默争取到了旁听的机会,小黑跟芊默能够第一时间掌握案件动向。

    芊默面无表情地坐在审讯室的隔壁,这里的监控器能够让她看到审讯这些人的过程。

    于昶默站在她边上,仔细帮她记录下每一个细节,任何可能帮陈百川洗刷冤屈的机会,俩人都不会放过。

    整件事里,跟陈百川接触最近的就是一起喝酒的那个人,最先传唤的也是他。

    陈子龙把调查到的资料给芊默和小黑,在启动调查过程中,涉案所有目击者的资料都被调了出来。

    “这个跟嫌疑人——你父亲在一起喝酒的男人叫帅启刚,今年二十八岁,老家在南方,他父亲跟你父亲早些年认识。”

    大龙简单的介绍了下情况,于昶默在认真看资料,芊默一边分心听一边盯着屏幕,她的注意力都在这个人的脸上。

    “他的脸怎么回事?”芊默注意到帅启刚的面部表情有点不自然,满脸全都是大疙瘩,看起来麻麻赖赖的。

    “他一个月前挂过皮肤科,螨虫过敏。”

    脸上的大疙瘩太多,眼皮又有点肿芊默看这样的表情也看不准。

    根据帅启刚供诉,他昨晚从七点多跟陈百川喝酒,不知不觉就喝多了,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直到快十点才睡醒,那时候陈百川已经不见了,他就先行离开。

    那个时间已经打不到车了,他就步行往主干道走,走出去挺远发现钥匙忘在养殖场了,又让养殖场的打更的陪着他取钥匙,又聊了一会天才走。

    陈百川一直没回来,他给陈百川打了几个电话也不通。

    接着是养殖场的俩打更的过来,供词跟帅启刚一样,都是说陈百川九点多开车出去一直没回来。

    穆绵绵也被找过来了,芊默让她有什么说什么不要隐瞒,于是穆绵绵把她打的几个电话一一说了。

    第一个电话是八点,陈百川说他要跟人喝酒。

    第二个是九点半,那时电话已经不通了,养殖场打更的说他出去了。

    第三个电话是九点五十,打过去打更的说陈百川还没回来。

    包括芊默和小黑的供词,跟穆绵绵也是一样的。

    芊默努力看每个人的表情,看了多少都是一样的,没有人说谎。

    供词全都是真实有效的。

    就在芊默仔细思考时,门开了,沙沐风过来了。

    他还带了俩助手,作为本案的法医,他们三是刚从医院回来。

    “穆菲菲的情况,不是很乐观。”

    沙沐风把他这边的收获跟小黑说。

    穆菲菲现在是重度昏迷状态,她的血液里检测出一种特殊的成分,具体是什么还得做深层化验,但沙沐风凭着他的经验判断。

    “我怀疑是一种对脑部有损伤的药物,初检成分里有大量伤脑的药物。”

    除了血液化验异常,穆菲菲身上的刀伤一共有四处,其中三处是正面,一处在后面,全都避开了要害,但是失血过多,已经给她紧急输血抢救,现在她始终昏迷不醒,沙沐风判断跟她血液里那种特殊的成分有关。

    这对芊默和小黑来说,是个糟糕的消息。

    还有更糟糕的消息。

    “根据我们几个初步判断,受害者身上的创口形态分析,跟你父亲手里握着的那把刀痕迹吻合,刀已经由我的同事加急送检,明天刀上的dna组织鉴定就会出来。”

    芊默隐隐觉得这案子所有的矛头都指向父亲,便鼓起勇气问道。

    “你们现在能查出她身上的刀刺伤就是我父亲手里那把刀吗,有没有嫁祸的可能?”

    “初级阶段可以从轨迹和伤口分析是否同一类凶器,但是想要确认是否就是这把,还是需要以凶器上dna鉴定为准——虽然这话很残忍,但是我还是要告诉你,如果鉴定结果dna吻合,那你父亲的处境将会十分被动。”沙沐风如实道。

    决定一个人有罪没罪,证据是最关键的。

    现在几个人证全都指向陈百川,物证对他也不利。

    密室,手里还有疑似的凶器,如果不是陈百川砍得穆菲菲,难道还有幽灵从天而降吗?

    芊默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

    “穆菲菲遇刺时间,你们能查出来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