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我见默少多有病 都268章说不如做(感谢鸿洁+更)

时间:2019-03-15作者:妞妞蜜

    于昶默完成任务归来被通知停止一切工作接受调查。∽菠﹥萝﹥小∽说

    不仅队里的心理专家组在,还有调过来的。

    正如大队长预言的那样,于昶默毫无波动,认真配合接受调查。

    这查了半天,啥毛病都看不出来,各项指标稳定,各种量表做了一堆,稳定的不能再稳定,让谁来看,这都是心理素质超出正常人的空特英才。

    一个专家在里面跟小黑一对一,透过特殊的玻璃一堆心理权威正在那为难,有人觉得到此为止,有人表示不同意要继续查,就在争执不下的时候,门开了。

    众人看过去,进来几个人。

    芊默领着多多进来了,一阵风吹过,她披着的大衣吹了吹,给点bgm就是最闪亮的大佬。

    “这是上面派过来的特殊调查组,这是文件。”领着芊默进来的大队长亮出芊默准婆婆给开的证件。

    众人看芊默和罗多多俩年纪轻轻的,却也没敢轻视,文件上红灿灿的印章在这呢,出自犯罪心理学最高权威机构。

    而那机构的负责人...众人打了个冷战,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一个非常厉害的女人,没人敢惹啊...

    不知道是不是陈萌给这些人的压力太大了,以至于众人看于昶默都觉得他有点像内个传说中非常记仇的女人——小黑在这边工作的事儿是保密的,这里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于昶默的母亲就是他们怕的人。

    芊默外面这个大衣是小黑给买的那件羊毛大衣,在简单的介绍身份后,她径直地走到桌前,先是看了眼玻璃那头正在接受问话的小黑,眉头微锁。

    虽然知道这是必要的流程,但看了非常恼火,给她男人做诊断的那个医生很是缺德,问话的时候给小黑做了不少陷阱,这特么是正常看病还是没病强引导人家有病?

    芊默压了压心头火,把这笔账记在心里,转头对着这屋里的八个心理医生说道。

    “查出什么来了?”

    “数据都在这,自己看。”其中一个口气不善道。

    芊默扫了他胸前的工作证一眼,哦,临时组长,这是怪自己过来摘桃子?

    “恐惧症,疑似恐惧女人的接近?有什么依据吗?”芊默问。

    边上站起来一个,不耐道,“你到底会不会看?还以为特约专家多厉害,什么都不知道的小毛孩子...”

    芊默又看了他一眼,又把屋里每一个人的表情都仔细看了一遍,她刚刚这些外行的表现,就是做给这些人看的。

    罗多多看向芊默,芊默对她点头。

    俩人在来的路上就分工协作了。

    这是俩人第一次配合,芊默给多多的任务不可谓不重,就多多目前的表现看,芊默是满意的。

    倩总带出来的徒弟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工作能力什么的自不必说,如此严肃的任务也保持了冷静,芊默很是喜欢。

    “我还以为你们这些专家什么的挺厉害呢,这么点毛病诊断不出来是吗?”芊默故意拉仇恨。

    八个医生神态不一,有的面带愠色,有的隐忍不发,有的面无表情,城府和性格在芊默眼里放大,她在捅马蜂窝的同时,也是在给多多争取时间。

    见火候差不多了,芊默索性把那些资料往桌子上一摔。

    “都什么破玩烂专家,你们是过来混饭吃的吗?铁饭碗就那么好拿吗?”

    刚刚那一波攻击如果说大家还能忍的话,这个就实在太过分了,组长站起来指着她的鼻子。

    “乳臭未干黄口小儿,这里面哪一个不比你资历深,轮得到你在这信口雌黄吗?!”

    芊默心说,对不住了,为了查案,只能是把这个坏人做到底了。

    “资历当饭吃吗?地下通道里的乞丐几十年的资历,不还是要饭的吗?!”

    芊默说完眼神快速扫一圈,在一群愤怒眼神里捕捉到了一抹不一样的,很好,就是他了。

    这话引来千层浪,屋子里炸开锅了,一时间充斥着各种指责芊默的声音。

    边上的大队长额头冷汗都下来了,别人不知道芊默的身份,他知道啊。

    赶紧给屋里他的人施展眼色,一会要打起来了,一定要保护陈局儿媳妇不受伤呢,话说这些知识份子撕起来也是很可怕的。

    撕出六亲不认的节奏...

    “好了,别跟我哔哔这些没用的,我只认一个死理,光说不练假把式,你们不是一群人争执不下找不到答案吗,等着,我给你们示范,什么是正确的诊断方法。”

    芊默帅气甩掉外套,露出里面的毛呢裙来,在众人仇视的眼光注视下,推开门走向外面的诊断室。

    诊断室跟监控室是连接着的,用的是特殊玻璃,这边能看到里面,里面看不到外面,声音是透过安置的扩音器传来的。

    芊默推门进去,走到正在问小黑的那人面前,给人家吓了一跳。

    于昶默看到是她,原本清明冷静的眼瞬间起了波澜,她怎么来了?

    “你是谁?这里闲杂人等不得入——啊!”那人话还没说完,就被芊默抓起桌上的量表砸到了。

    已经是人近中年了,被一个跟自己子女差不多年龄的黄毛丫头砸,这种体验实在是不够好。

    “你干什么——嘶!来人!这哪儿来的疯丫头!”医生被踩了。

    是的,芊默忍他已经很久了,细高跟陷入皮鞋的那一瞬间,整个世界都通透了,爽!

    “无能的秃老头子!给我出去!让你默姐教你如何鉴别什么是恐惧症!”

    芊默神清气爽,小黑站起来了。

    “别这样,他是——”

    芊默走过去给他按在椅子上,用十指堵着他的嘴,还不忘丢一个媚眼,“他爱谁谁,就是个秃老头子罢了,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不,这个人跟你有关系呀~于昶默的提示还未说出口,便被芊默灭口了,她低头吻住了他。

    边上的医生石化了。

    玻璃后面的那个专家团也石化了。

    只有大队长和他的手下露出老父亲欣慰脸,于昶默战斗素质过硬,这个吻功也...不错嘛。

    芊默可不是蜻蜓点水,她垮坐在他腿上,搂着脖子就是深深一吻。

    检查这种病,说一万句都不如做一次来得实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