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我见默少多有病 第254章倍儿爽(月票+16更)

时间:2019-03-15作者:妞妞蜜

    玩蛇人说,菲姐跟兔爷还有另外一个人在外地倒会(一种专坑亲戚朋友的民间金融借贷,圈够钱就跑),结果钱莫名人间蒸发,这三人罗生门谁也说不清楚钱哪儿去了,被坑的人里还有个背景很牛的,弄的这三人被追杀。↓菠『萝『小↓说

    最后有一个为了躲避追杀投案自首去了,菲姐跟兔爷流窜到q市,重新组织了他们这个骗子集团。

    问起集团业务,玩蛇的也是颇有自豪感,说他们不办小事儿只做大事儿,集团十多个人每个人都领着自己的“团队”,分工协作,争取把集团做大做强,菲姐承诺了,说有钱一起赚有肉一起吃。

    陈萌审讯的时候差点没笑出声来,要不要这么有“职业自豪感”?

    干个鸡鸣狗盗的事儿还弄出荣誉感来了?

    根据玩蛇人的交代,集团各司其职,菲姐主抓“外联”,出谋划策给集团招揽各种“业务”,兔爷主抓“业务”,给手下的这些混混无赖分配工作,运转得相当通畅。

    最近菲姐在南方弄传销做得是风声水起的,说是集团也要“转型”了,不能总是做打打杀杀的事儿,得朝着“发展经济”的方向走,做经济犯,成本小风险低,赚得多还不伤人命不损阴德——

    陈萌本来就在努力不笑,听到玩蛇人一本正经说阴德的时候,真没崩住,笑场了。

    这是熟练把算命和骗子管理结合在一起,说得头头是道,还真是会拉拢人心,玩蛇的这家伙这么狠都被她忽悠住了。

    这种人天生就该是吃这口饭的,三百六十五行,行行出状元,如果给行骗界也来个榜单,那她穆菲菲肯定能排的上前三。

    兔爷跟穆菲菲的发展方向是不一样的,别看是个女人,但为人心狠手辣,跟穆菲菲也不对付,据说早些年还在国外做过雇佣兵——这话里有没有水分就没人知道了。

    人狠话不多,据说手里有人命,真的假的没人知道。

    反正兔爷就是传统的那种黑老大,崇尚武力,最喜欢敲诈勒索不给钱就打砸抢的那种。

    这俩人一个负责接活,一个负责分配人手,相互配合,也相互牵制,目的就是把“集团”做大做强。

    陈萌明白芊默的心结,帮芊默问了句,玩蛇人过来是否是出自穆菲菲的授意,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

    是兔爷让他过来的,兔爷让他避开山上的学生,明天早晨到达指定地点放蛇。

    这家伙指哪儿打哪儿,想着要超额完成兔爷的任务,躲过学校的岗哨,却没料到人家空特也在这训练呢。

    这个“集团”的情报网还是不行,若能熟练掌握这周边的环境也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情报稍微厉害点就不会跑到这边搞事情,真正的黑团体恨不得躲着这边走呢。

    陈萌从玩蛇这人手里得到了不少信息,在路上一五一十地告诉芊默,涉及到穆菲菲那段她也没保留,都告诉芊默了。

    芊默一听到穆菲菲的名字整个人都不对,眉毛微垂,眼也微眯,这是厌恶的反应。

    这个亲生母亲对这孩子的影响真的很深,芊默有多讨厌穆菲菲潜意识里就会有多压抑,摊上这么个亲妈也是这孩子倒霉,心里会有结太正常了。

    陈萌暗下决心,今天说什么都得给这孩子心里的坎儿给消了,看芊默这么在意她生母的事儿,别说小黑心疼,她这个婆婆也过意不去。

    “小黑犬还有工作要忙,我以你家长的身份给你请假,下午别回学校了,回家我做好吃的给你。”

    “...”所以,小黑这每次出场自带饲料的技能,跟他母亲学的?

    这娘俩是多怕她太瘦,见面就要塞吃的?

    这是芊默第一次到小黑的家里,由未来婆婆带着回来,这感觉有点微妙。

    “之前听说过咱们院吗?”陈萌问。

    “听过一点,说里面有很多大人物。”

    “一会我给你弄个通行证,你放假的时候直接过来,有时家里没人,让小阿姨做饭给你就好,楼上有书房院里有泳池,看到什么好的拿走就是了,不用提前打招呼。”

    陈萌说的非常轻松,外人看着神秘的地方是她家,也是芊默未来的家。

    回家是不需要提前打电话的,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这里外人想进来是非常困难的,规划的很漂亮很整洁的别墅群,小区里也有遛狗聊天的人,树下还有下棋的退休老头,但是这些老头退休前是做什么的,最好不要问。

    “身份这种东西都是外界套上去的,看着光鲜回家也得拉屎,别人怎么看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己怎么活,道理是这样做起来挺难的,有的身份是可以奋斗改变的,有的套上就是一辈子,比如父母和子女的关系,投胎这玩意是技术活,谁知道自己投胎到谁家去,有什么样爹妈?”

    芊默觉得这话好像是说给自己听的,因为穆菲菲的事儿,师傅在安慰她。

    有点小感动怎么办?师傅还是这么暖,跟前世一样疼她。

    “我就觉得很憋屈,她不管不顾把家扔了跑了,这么多年也没管过我,我现在长大了,她跑回来各种作妖,闹心。”这些话也就是跟师傅,跟别人芊默都不会提半个字的。

    “谁让你投胎到人家去了,血缘这玩意切不断的,不过你要是挑别人家投胎,就错过你爸爸了,我听说你父亲人不错也很疼你,跟一个消失多少年不配为人母的女人较劲你是不是傻?”

    陈萌劝人的方式比较直接,跟小黑那种委婉安抚柔情男不同,上来就怼,怼完了还伸出一根手指头戳芊默的太阳穴,给芊默的头戳得歪向一边。

    “傻了吧唧的,嫌日子过的太好非得找点不痛快给自己添堵?我看你就是时间太闲,你要是那么有时间,我给你安排点作业,回去好好琢磨怎么提升业务水平快点毕业过来帮我,我都要累出皱纹了。”

    芊默憋了一晚上的无名火熄灭了,被骂得通体舒畅,果然还是师傅说话有分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