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我见默少多有病 第228章绿得明明白白(月票+2更)

时间:2019-03-15作者:妞妞蜜

    对方是拿陈萌的工作底线来要挟,一旦妥协就不止是家庭问题,那是妥妥的犯罪。x菠≦萝≦小x说

    “我相信就是小黑自己,也不会希望因为他的事牵连到母亲,那违背了他的信仰。”

    芊默昨晚对马景天说,遇到艰难选择的时候想想自己的初心,她是那么对别人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好!”陈萌握着她的手,拍了又拍。

    确定过眼神,这是自家的人,三观都一样,就是要这么的硬气。

    “孩子咱们虽然刚见面,但咱们家的精神你领悟的很是彻底,妈告诉你,只不妥协不行,这还不够。”

    妈...?!

    这么快就升级了...?!

    还是主动升级呢。

    芊默被陈萌的这一句自称弄得不知所措,她和小黑刚刚谈订婚,还没正式举办婚礼呢,这会不会有点太...快了?

    “不妥协只是最基本的。”陈萌说着,芊默的手一凉,低头一看,套了个金镯子。

    “您这是——”芊默想要摘下来,却发现自己的手被扣着,陈萌的手不大但是手劲很大,竟然还是练家子,芊默主文,不会这些武斗啊。

    “见面礼收着,说到哪儿了?不妥协,对,不够,我找你来的目的是——”

    又是一凉,一低头,一个翡翠镯子,绿得明明白白的,这玩意越绿越值钱啊!

    “打回去。我和你爸这一生见过的大风大浪多了去了,看咱家人羡慕嫉妒恨的人多了去了,这点小毛毛雨算老几?算、老、几!”

    伴随着陈萌铿锵有力的话,芊默的手腕又是...一凉。

    1、2、3!

    第一个是金镯子,第二个是个翡翠,第三个是时下年轻人比较喜欢的钻石镯子。

    好好的镯子,戴一排竟然弄出来护腕一样的效果,这出去活活会被人当成山炮啊!

    “您说话就说话,戴这个干嘛啊!”芊默想要往下撸,陈萌的手跟变戏法似得,蹭又套了个钻石戒指在她手上,于是芊默的手就变得珠光宝气起来。

    终于明白于一诺见面戴项链是跟谁学的,正版在这里啊!

    完全没办法模仿啊!

    这一个一个又一个的,芊默甚至怀疑她要是不把手收回来,师傅会把她带成浑身挂满黄金结婚的那种南方新娘吧?

    不是说文化人是金钱如粪土吗?都很清高吗?

    这见面的一言不合挂首饰还是挂满身首饰的传统,会不会有点太吓人了?

    芊默终于明白了前世师傅跟她接触几次后,为毛总是阴森森地盯着她手腕叹息了。

    那是遗憾场地不合适,没办法施展“套镯子”技能吧?毕竟监狱不让戴这些。

    哦,人家不止套镯子,人家还给戒指呢,这一件件的,她都是从哪儿变出来的?

    “我不能收您这么多的礼物。”芊默想要把戒指摘下来,却见前一秒还在霸气宣告要打回去的陈萌摇身一变,瞬间琼奶奶小白花女主附体,红着眼问她。

    “你是不喜欢我吗?”

    “我没有啊,我最崇拜您了!”这是实话,前世今生不变的精神信仰啊。

    “那为什么于二狗的礼你收,于一诺的礼物你收,就连陈灏轩送的破车你都收,你就不收我的呢?是不是觉得我比较穷,送出去的不体面?”

    这哪里不体面了!!!

    这钻石镯子一看就是价值不菲的那种,主钻目测2克拉,边上是两排群镶,再加上品牌本身价值,或许已经超过别大家集体diss的小跑了。

    更何况还有个满绿的翡翠镯子呢,黄金有价玉无价,尤其是这种不带裂痕种水都好的翡翠,更是罕见难求。

    “您这个太贵重了,我又没有什么功劳,这一见面——”

    陈萌选择性失聪,不听不听拒绝都不听呢。

    “那我知道了,你是觉得黄金特廉价是吧?那个没办法啊,那是当年我公公一见面给我套上的,也算是家族祖传了吧?我琢磨着虽然本身不值钱,但是好歹也是老一辈的关怀啊,你是于家的长媳,自然是给你啊。”

    这还是带着历史意义呢,拒绝的确不合适。

    “那我留这个金的,其他的——”

    “其他就更不能拒绝了!这个玉镯呢,是我娘家姥姥给我的,一共是三,俩儿媳妇一人一个,还有个给诺诺了——默默你不是那种怕大姑姐分家产的人吧?”

    “开什么玩笑呢...”芊默脑壳疼。

    她师傅这毛病看来是一直都有啊。

    前世就是这么欢脱的人,只要她开口,正经没几句就开始脱线,根本不给别人拒绝的机会。

    开车的二爷沉稳如山,呵呵,他不让司机和警卫员跟着是多明智的选择,他老婆数十年如一日的不要脸,让外人看了多不好意思。

    “你要习惯她的没正行,她这辈子就这样了。”二爷友情提示,也示意自己媳妇收敛点,老二找个媳妇不容易,别给人吓跑了。

    谁家的婆婆会这样,一点都不圆润。

    “没事,我师父挺可爱的...”芊默笑得很勉强,根据她师傅的套路,这每一个首饰她都能编出不一样的历史吧?

    于是芊默自觉地指着钻石镯子说。

    “我猜这个应该是您准备的,家里的每一个孩子都有,谁要是拒绝就是好冷血好残酷好无理取闹吧?”

    陈萌眨眨眼,哎呀,孩子你睿智啊!

    二爷勾起嘴角,他脱线的老婆难得在家里有一个捧场的,不容易啊。

    话说,芊默这么稳中的孩子,为什么会对他媳妇如此崇拜呢?

    二爷能听出芊默对陈萌和对别人态度的不同,芊默看别人都是礼貌而疏远,包括知道自己身份后,也是一种克制又不失大气的沉稳,唯有对待陈萌,她是一点都不掩饰对陈萌的喜欢甚至是崇拜,看陈萌的眼神都亮晶晶的,甚至从上车后,她的手就一直握着陈萌。

    二爷的醋从年轻吃到老,就这次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高兴。

    “我还是个学生,哪里用得着这个,要不您先帮我收着?”

    陈萌捂着脸一滴眼泪都没有的在那哼哼,“完了,我儿媳妇还没进门就已经把我当成抢首饰的坏婆婆了,人间不值得,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