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我见默少多有病 第227章决不妥协(月票+1更)

时间:2019-03-15作者:妞妞蜜

    原来小黑的父母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为了她付出很多,可她却辜负了小黑的一片深情,也辜负了他父母对她的付出。⌒菠§萝§小⌒说

    原来她在监狱里的那些年,小黑也一直都在,他从没有真正的从她身边离开。

    就算他不方便出面,他也恳请了他的母亲出面照顾。

    细想,前世他除了在她赌气跟渣男结婚的那段时间离开,其它时间他一直在,那些黑暗的岁月,是他和他的家人默默陪着她度过。

    她前世就那样死了,她的小黑怎么办啊...

    这个想法让芊默产生了巨大的眩晕感,她的心碎成了无数片,每一片都刻着对于昶默的牵挂。

    陈萌见她面色发白呼吸不畅,以为芊默是埋怨自己隐瞒身份,搂着她轻轻地拍拍后背,带着歉意道。

    “请原谅我对你的隐瞒,我知道如果我自爆家门你会因对我的个人崇拜而义无反顾地帮他,可这样对你们俩都不公平,所以我只能选择暂时隐瞒身份,孩子,我并没有恶意。”

    芊默含着泪摇头,她知道的,她都知道的。

    师傅一定是怕她在理不清自己感情之前报家门后,她会做出过激行为,这样对自己不公平,这是长者对她的呵护,她还不至于傻到这个都不知道。

    她的师傅从前世到今生,对她不变的关怀,她能感受到的。就算这份关怀里夹杂了爱屋及乌的成分,那也是非常宝贵的感情,若芊默还是前世时的状态,或许还会为此生气,觉得师傅是因为小黑才对她好的。

    但已经错过一次,已经经历了前世对穆绵绵事件的误解,以三十岁的成熟看待这份感情,倍感珍惜。

    人与人之间的羁绊,不就是建立在这些错综复杂的关系之上吗?无论师傅是否因为小黑才接触的她,后期师傅对自己的照顾,包括现在师傅对自己的尊重,这都是真的感情假不了。

    “您别这么说...我都明白的。”芊默深吸一口气,勉强把自己从前世带来的巨大悲伤里拽出来,她擦掉眼泪,尽量保持冷静地问。

    “出什么事了,他在哪?”

    尽管见到师傅是一件非常值得激动的事儿,但芊默知道师傅这个时间来找自己,绝不是想见她那么简单。

    今天周末,想见面可以约她去家里,夜幕降临不打招呼来访,必然是有要紧事。

    就知道这是个聪明孩子,陈萌见芊默如此冷静一语切中要害,也就不瞒着她了。

    “默默,我这次来找你,既是私事也是公事,但我更希望以母亲的身份来对你说。”陈萌握着芊默的手。

    二爷亲自开车,警卫员都没用,这车上都是自家人。

    后面说话的时候,二爷已经把车开出校园,朝着未知的方向一路前行。

    “您说,只要我能办到的。”芊默回握着师傅的手。

    这一家人,无论是小黑,还是师傅,又或是其他成员在暗地里对她和小黑的默默照顾,这份情从前世到今生,只要是她陈芊默能帮到的,必然是万死不辞。

    “因为信息泄露的原因,昶默的病例被窃取了。”

    陈萌简单的把情况都给芊默说了。

    这些年于昶默的病一直是她暗中处理,前段时间小黑要求加快治疗,陈萌动用了一些特殊设备,被别有用心的人盯上了。

    现在对方以于昶默的病情威胁陈萌,要她立刻放弃手里正在调查的案件。

    否则就把小黑的病情散播出去。

    小黑的病情...芊默大吃一惊,浑身刺骨寒。

    小黑所在的岗位不是普通岗,不仅要求身体健康,对心理素质要求也十分严格,定期会进行心理检测,一旦有问题会马上被停职。

    如果被人把他的病情捅出去,再来一波舆论攻击,那就不是停职那么简单了。

    小黑的爱之恐惧症只针对芊默一个人发作,对他正常生活和任务没有任何影响——但社会大众会信吗?

    这种世界级的疑难杂症可以说十分罕见了,普通大众听都没听过,再加上对心理疾病的误解,一些人把心理问题跟精神病画了等号。

    舆论一旦起来了,解释都解释不清楚,人们只相信自己理解的“真相”,对于自己见识外的真相会找出千万种阴谋论来说服自己。

    “群体心理学不知道你研究过吗?”陈萌问芊默。

    芊默如实,“看过古斯塔夫的《乌合之众》,群体有深刻保守本能。对于改变生活的事物存有根深蒂固无意识的恐惧,这件事如果传出去,小黑会成为群体恐惧与宣泄的目标。”

    果然是灵气十足的孩子,陈萌点头,这样沟通起来就不费劲了。

    永远不要说读书没有用,芊默庞大的知识储备是她在短时间内快速赢得小黑全家喜欢的一个重要原因。

    想到小黑会受委屈,芊默心都拧着疼。

    她护短。

    谁敢动她男人她就敢灭谁,就像之前破高空抛物案似得,一查到底。

    但涉及到这种**,人多势众查不过来,就算是她长了一千只手挨个打击,那小黑的伤害谁来补偿?

    “那他现在——”

    “现在对方还没行动,只是给我单方面发起威胁。”

    芊默看向师傅,“那您打算怎么做?”

    陈萌不答反问。

    “默默,如果你处在我这个位置,面对别人的威胁,你会怎么做?”

    面对别人的威胁吗...

    芊默想起马景天的表弟。

    因为被人威胁,担心自己的利益受损,处处退让,最后的结果就是无论可退。

    处理这种事就一个原则,芊默昨天处理马景天表弟时是那么想的,她现在也是这么坚持自己的原则的。

    “不妥协。坚决不妥协。”

    “为什么?”陈萌眼带赞许。

    “妥协一次就会面临接下来无数次的妥协,所以我选择说不。如果小黑因为这件事殃及池鱼,我便陪着他,做任何工作都无所谓,他开心就好。”

    芊默对待这件事十分坚持,小黑的前程她并非不看重,但是无论任何借口,都不是妥协的理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