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我见默少多有病 第214章呸,真婊

时间:2019-03-15作者:妞妞蜜

    前世罗多多给芊默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菠∧萝∧小/说

    今生,芊默又看到罗多多跟着倩总出入警局查案,小黑发消息给她,把罗多多圈出来,说这女的经常出入倩总家。

    芊默本没想这么早拆罗多多马甲,再陪着她玩一会。

    但是今天小黑拉仇恨的食物和小黑裙一出来,芊默觉得她不能玩了。

    她看到罗多多眼里的羡慕,芊默产生了危机感。

    她家小黑实在是太招人,他的所作所为刚好是罗多多最喜欢的那个类型。

    把一切情敌都掐死在摇篮里,这是双默组合的共同点。

    小黑是绝世好男人,这有眼睛的都能看出来,以后觊觎他的女人肯定不会少,稍微有点眼光的女人都会喜欢她家小黑,对付没后台的那种,直接虐了。

    对付罗多多这种后台很硬,未来也许还会成为她师傅的心腹的,灭口不现实,那就...收买+威胁啊。

    “学婊的婊行来自对安全感缺失引起的,也就是说,她们之所以‘婊气’是建立在过度贬低自己企图换取别人的不贬低之上的,你表演过度了。”

    简单的说演技毛糙,细节处理不到位。

    芊默的好眼力早就感觉到罗多多的婊有些刻意,正常的婊气应该是融入生活里毫无违和感,但是罗多多的婊经常会延迟,有的反应她需要在几秒后才能做出来。

    平常人对这几秒是没多大概念的,但是芊默练得就是这个,微表情是四分之一秒,对时间格外敏感。

    “多多小妹子啊,你说我要是把你这伪装告诉咱们寝室的其他俩人——”芊默笑得隐晦,把手搭在罗多多的肩膀上。

    罗多多为之一振,“你威胁我?!”

    陈芊默,你的完美女神人设呢?

    芊默点头,是啊,就是威胁啊。

    “说吧,是想让全世界都知道呢,还是只告诉我呢?”

    “...我跟我师傅打赌,我要是能伪装四年不被发现,她和师公就不再叫我小彪子,还会帮我向我暗恋的男生家长提亲,如果被发现了,我就不缠着师公让他帮我提亲。”

    可怜的罗多多,上了芊默的贼船了。

    彼此掌握信息不对等,芊默知道她的事儿,她不知道芊默的事儿,被芊默收做小弟,哦,小妹,也是水到渠成。

    芊默了然点头,心疼罗多多这个小彪子好几秒。

    这是被自己亲师傅坑了吧?倩总看着那么不好接近,私底下玩儿心还挺重,专门逗徒弟啊。

    倩总只说帮她向小黑的家长提亲,可没说提了就会成啊,毕竟小黑的父亲是一个...嗯嗯,万年大冰山,油盐不进的人。

    倩总收徒弟就是...为了坑的?

    “小彪子啊,你放心,我不会把你叫小彪子的事儿说出去的,更不会让寝室其他人喊你小彪子,毕竟我们是朋友嘛,是不是,小彪子啊?”

    小彪子四连杀,灵感来自对小黑的爱人三连杀,效果同样惊人。

    罗多多想揍她了。

    “你现在是有把柄在我手里握着的人了,以后姐姐让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你不听话,我就叫你小彪子。”芊默威胁。

    “陈芊默你怎么那么坏?”

    芊默举起饭盒,“我情哥做饭特别好吃,你认我当姐姐,好吃的我分你一点,怎样?”

    有本事,吃货的本质别暴露啊!

    罗多多瞪着那一盒吃过就忘不掉的虾滑好几秒,趁着芊默不注意抢了她一个虾滑飞快放嘴里,“你敢说出去,我就灭口你!”

    芊默撇嘴,“你舍不得我的,我有预感,我们俩未来的羁绊会很深。”

    她师傅看重的人,还是倩总的徒弟,人品能差到哪儿去?

    好吧,这句是场面话,其实芊默内心真实想法是:这丫头现在正是好糊弄的时候,不现在把人拿下,难道还等着她翅膀硬了跟自己抢小黑?

    呵呵,做梦。

    “你别以为我吃你几个虾滑我就跟你好了,告诉你,我可是非常凶残非常坏的人!”罗多多吃完芊默的东西,还不忘哗啦下自己碎掉的人设。

    芊默点头,嗯嗯,蠢萌蠢萌的。

    这个小彪子她收了。

    罗多多一口气吃掉大半盒虾滑,打了个饱嗝,坐在自己床上赌气地看着陈芊默。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装学婊的?”

    “从你无意中说出爆米花放在袋子里不好吃...那种对吃难以掩饰的渴望眼神却又不敢表现出来时,我就开始怀疑你,也怪你倒霉,那么多讨人厌的人设你选什么不好,非得在我面前装学婊,难道你不知道我最好的朋友,就是个巨型学婊吗?”

    芊默想到她在监狱里认识的人生最好的朋友,忍不住嘴角含笑。

    那才是婊出天际婊上云霄好么,小彪子跟人家比,差了不是一点半点。

    罗多多一脸见鬼,“你叫你最好的朋友学婊?”

    芊默点头,“她不仅是学婊,生活中也挺婊的,不过我就喜欢她的婊气。”

    小彪子拙劣的演技在芊默看来侮辱了婊这个字,画虎不成反类犬,不撕她马甲,对得起她前世最好的朋友吗?

    在罗多多的理解当中,朋友就应该都是褒义词的,只有敌人才会用“婊”来形容。

    芊默竟然称她最好的朋友“婊气”,这让她十分不解。

    “你为什么会说自己的朋友婊?”

    “她本身就是个婊里婊气的女人啊,我俩凑一起自拍,她发朋友圈一定会把她自己修图,还挑着我闭眼或是表情很奇怪的时候发,我让她帮我参谋出去约会的衣服,她就挑着最难看的。”

    芊默一想到自己在监狱里交到的人生最好的朋友,表情都柔和几分。

    她承认,她交友和择偶的标准比一般人要高很多,前世算起来面上朋友是不少,真正被她当成真心朋友的,就是在监狱里认识的好姐妹了。

    俩人一起坐牢,一起同吃同住,在监狱里打台球,自考,那家伙特婊,明明每天都在死乞白赖使劲学,面对芊默提问的时候还很傻很天真,人家真的没学啊。

    芊默永远也忘不了,那个自称一点也没学考砸了的家伙英语比自己考得还多两分!呸,真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