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我见默少多有病 第199章秀儿是你吗(感谢淡淡you伤+1更)

时间:2019-03-15作者:妞妞蜜

    好在之前已经有于一诺的《自卑与超越》见面第一考做参考,芊默已经摸到跟这一家高智商逆天的人相处方法了。●菠/萝/小●说

    “人生每一个阶段的想法都会不同,对人生三问的哲学理解也不一样。就我目前来说,爱情就是跟小黑在一起的感觉吧,现实是如何让自己每天都开心,活着的意义...大概就是胡克定律。”

    二爷挑眉,“解释下,胡克定律。”

    于一诺点头,很好,优秀。

    陈灏轩羡慕嫉妒恨地推了他哥一把,眼光不错啊。

    小黑担忧的眉头松开,他未婚妻可以改名叫秀儿了,太优秀。

    您老人家是物理学家,我学的是心理学,投其所好这事儿我能告诉你?芊默正了正坐姿。

    “胡克定律是力学弹性理论中的基本定律,在弹性限度内,物体所受到的压力越大所产生的弹力越大,每个人面对的压力和外部条件都不同,就比如我和小黑家庭背景相差悬殊,正因劲度系数比他小才需更大的努力作为被动力,让自己拉伸到同样高度,当然除了爱情,这也是我对待工作,对待朋友,对待世界的态度,终点的长度等于起点乘以中途的努力。”

    这年头,没点知识储备好意思谈恋爱吗?

    鬼知道男友的家人都是干嘛的,物理学家父亲首席法医的姐还有霸道总裁的弟,不想被人家当成无法沟通的文盲开场就要亮底牌啊!

    芊默看于昶默父亲的表情后,长舒一口气,感谢九年义务教育培养!

    自卑心理缘自对自我缺乏正确认识。

    为什么小黑觉得父亲随便丢出来的“人生三问”是送命题?

    因为太不好接。

    他和芊默在一起,从经济的角度看,是芊默家不如他家,从心理素质看,他有病配不上芊默,无论芊默从哪个角度去回答,是降低她自己还是降低他,对二爷这个家长来说都不是好的答案。

    讨好拍马那是庸俗,贬低别人抬高自己那是找抽。

    绝对算得上超纲题,魔鬼附加分啊!

    就是这么复杂又看似简单的人生三问,芊默答上来了。

    不卑不亢,有真诚也有态度,不去降低自己也不去踩他,一句胡克定律更是拉近和他父亲之间的距离。

    如果没有胡克定律这四个字,只是干巴巴地阐述,叔叔,我们俩之间是有各种问题,但我们愿意一起克服,起点不一样但是努力会让我们一起肩并肩手拉手地到达终点——这么说也是可以过关的,但效果和档次差得就大了。

    加上胡克定律,这就证明她的智商和理解力人际交往都是绝佳的,于家上门提亲是带着诚意来的,没有踩谁也没有隐瞒他们的条件,芊默自然也要拿出她的能力给对方看,毕竟婚姻在某种程度上讲,就是势均力敌的等值交换。

    就凭她的这几句话,足以让她在这个外人仰望不及的高门立住,她对得起于昶默的一片真情,也有能力在不同的环境下生存。

    二爷甚是满意,如果说之前他都是按着他媳妇的要求去做,因他媳妇喜欢陈芊默才对她以礼相待,现在则是以他自己的角度去认同这个女孩。

    尊重不是跪着求来的,芊默证明了这一点。

    “这都...说啥呢?”

    陈百川一句没听懂,坐在边上干巴巴的听着,脑瓜都大三圈。

    这个胡克跟胡说是啥关系,一脑门子问号瞅着女儿跟人家说话,就差来一句——

    看油死皮克柴妮思?哦,说的已经是汉语了啊,那为啥都听不懂呢?

    说几句人话,很难吗?!

    “老二,给你岳父岳母倒酒。”二爷和颜悦色,对着芊默点点头。

    “下次放假,记得到家看看他母亲。”

    芊默有种高考结束通体轻松的感觉,点点头。心说他父亲已经是这个身份了,母亲应该没多大压力了吧。

    小黑马上站起来,给陈百川和穆绵绵满上,趁机对芊默眨眨眼。

    回来的路上他就说了,他父亲很好接触的,是一个很单纯的人——喜欢就是喜欢,讨厌就是烦,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九的人他爹都不喜欢,这么单纯不做作的男人,世间少有,除了他爸就是他。

    芊默也是服了,看完于叔叔的表现后,她觉得自己前世有点...傻得冒气了。

    自己吓唬自己,把他家人想的巨恐怖,巨可怕什么的,他父亲的身份跟她前世想的差不多,甚至是更高一些,但没想到...如此可爱。

    是够冷,也够睿智,坐在那就会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但并不难相处,起码对她而言,于昶默的父亲足够尊重。

    穆绵绵一边分心听这边啥也听不懂的对话,一边看天气预报,虽然听不懂芊默跟人家说啥了,但是能感觉到对方似乎很满意,至于为啥满意...别为难学渣,做人善良点。

    天气预报完了,地方台开始转播新闻,陈百川继续跟亲家喝酒聊天,屋内一片和谐。

    “我滴妈呀!”穆绵绵看了眼电视突然瞪大眼,惊叫一声捂着嘴,看看电视又看看小黑的父亲。

    电视里的人跑到家里来了!

    电视里的二爷正式着装,正带着他的团队接受采访,这身份也太...穆绵绵听到电视里的介绍,感觉整个人都凌乱了。

    芊默是一进屋就认出来的,所以这会也没多大惊讶,陈百川被穆绵绵尖叫的杯子都没握住,不爽地看过去。

    “喊什么呢?”

    “亲家,不,小于他爸,也不是,于院长...中将,电视...”语无伦次,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陈百川顺着穆绵绵说的看过去,咣当,手里杯子落在地上了。

    着装不同但这分明是一个人啊。

    看看一片狼藉的桌子,他请这么尊贵身份的人在家吃火锅...还用的剩下的锅底料?!

    期间还往锅里加了两次白开水...

    他是不是站起来威胁人家说敢瞧不起他闺女就不同意来着?陈百川哆嗦地看穆绵绵,穆绵绵点头,dei鸭。

    他是不是跟人家喝酒了?穆绵绵点头,dei鸭。

    他还在喝高兴地时候搭着人家肩膀了?穆绵绵闭眼,完了,这要是在古代,就她家这身份,请人家小于爹吃剩火锅底料这行为够得上砍头标准了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