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我见默少多有病 第194章毕业你就嫁给我

时间:2019-03-15作者:妞妞蜜

    “起开!”她推开他,他马上定格,一副很难受的样子。*菠■萝■小*说

    芊默以为他的恐惧症又加重了,赶紧凑过来。

    “你怎样了?”

    “我这里好像很难受...”他握着她的手放在很难受地方。

    刚刚她用来耍赖的方法又被他用了,不过小黑用的更彻底,放的地方也更不要脸。

    芊默:????

    恐惧症呢?

    弱小无助又可怜的人设呢?

    “我觉得你就是我唯一的良药,默默我们再试试吧。”推~

    “你起开——呀!”

    “轻点——你饿死鬼投胎是吗!”这是人还是饿鬼?都啃上了?

    “默默你真好看。”

    “默默你最美。”

    “默默以后就是我的人了,出去我拎包,什么都听你的...”

    芊默泪奔,好像跟前世也没什么区别。

    还是车上,还是这些台词,她这个盗版的不要脸跟人家正版比,从脸皮厚度上看,她已经输了。

    知我意,感君怜,此情须问天。

    ...

    应该是死了吧?芊默觉得自己好像灵魂出窍,恍恍惚惚飘到一个不可触及的地方。

    直到一阵清脆的口哨声将她唤醒。

    这个旋律...芊默睁开眼,突然很想把边上吹口哨的男人掐死。

    吹你大爷的《打靶归来》啊?!

    很得意是吗?

    “夸咱们枪法数第一,一二三四~”还唱上了!!!

    愉快的歌声满天飞,意识到她醒了他马上停下,看着她,那个眼神让芊默的心一下就软下来。

    他的全世界只有她,让她无法对他真生气。

    “你现在感觉还紧张吗?你看着我。”她假装自己是医生,假装砰砰跳的心不是她的。

    事儿都办全套以后,问诊几句,假装她刚刚的一切举动都是谨遵师命。

    对,这一切都应该是师傅的锅,她只是听话而已。

    “我觉得我还很难受...默默要不我们再试试?”憋了二十多年,这叫山洪暴发。

    “你病着去吧。”芊默忍着疼穿衣服,治的是他的恐惧症,病好没好利索不知道,但是这个脸皮的厚度的确是增加了。

    要不是心疼她,他觉得自己还是可以表现下的,此时已经到了傍晚了,俩人就在这狭小的空间里闹了一会,他按着她捶过来的小粉拳头。

    “你嫁给我吧。”这句话说的好自然,虽然恐惧症没有完全好,但心悸难受的感觉已经轻很多了。

    再做几次就会好了吧?他满心期待。

    “我还是个学生,谢谢。”

    前世他好像也是这样,做完了迫不及待的想负责,那时她怎么做的?

    把人推开了...

    小黑一脸遗憾,不过很快他就振作起来。

    “毕业就嫁给我。”他可以接受延期业务。

    “毕业我还想考研。”

    “研究生毕业嫁给我。”他执着。

    “研究生毕业我可能还会考博。”

    “那博——”他担心她又说出什么拒绝的话,索性搂着她把脸埋在她的肩膀上闷闷道。

    “默默我觉得我又病了。”她不嫁给他,他浑身都是病。

    很好,已经学会撒娇了,看来这一次,不,这两次的“治疗”果真没有白费。

    “我考博后,拿着你的全部财产,房本、存款、车子、以及满满的诚意过来娶我。”她把话说完后,看到他兴奋的眼,搂过来亲了下。

    “晚一天就没收你作案工具,出去鬼混让我知道也没收你作案工具,做任何对不起我的事,全部没收作案工具——啊!”

    小黑一脸诚恳,“现在就给你,都是你的。”

    你大爷的...呸!芊默有点后悔了,治疗的太早啊,这家伙根本跟前世一样——不,他好像比前世还不要脸!

    又是一个小时过去了,夜幕低垂黑色的大g穿过小树林,厚实的轮胎压在雨后的落叶上,芊默闭目养神,柔美的侧脸看得他心花怒放。

    她怎么这么好看,做完了更好看了...

    芊默是真困了,她撑着最后一点理智琢磨着一会回家后泡壶茶清醒下,给他做个心理测试量表,看看他的恐惧症目前在什么程度,从他今晚骁勇善战的记录看,病虽然不会一下子彻底消失,但是会越来越轻,直到消失不见。

    “回去告诉叔叔和穆姨,我们先订婚。”小黑神清气爽,从今以后,他内个嘴欠的腹黑弟弟再也没有机会笑他是个童子鸡了!

    “会不会...太快?”芊默虽然答应他可以结婚,但在她心里那还是好几年后的事儿呢。

    “你不想对我负责?我可是把最宝贵的第一次给你了。”人都是她的了,这女人竟不想负责?!

    于昶默停车,打算给她好好的上一堂课,动用三寸不烂之舌给她讲讲,做人不能太陈芊默了,吃了他就得负责。

    “你要不要脸?我们到底是谁亏?就你没经验是吧?”她不爽道。

    “那我对你负责,订婚吧。”

    这病治的太成功了,脸皮厚度马上上来了,越来越接近前世的他了,她内个撩拨两句就脸红的纯情小男人哪儿去了?

    芊默扼腕叹息,“这个不急的,你等我想好再说。”

    前世她就是用这个借口敷衍他很多年,大概是糊弄小黑太多次,这次老天都不帮着她了。

    “晚了...”小黑悠悠道,他的身他的心都给她了,她跑不掉了。

    芊默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你为什么这么说?”

    “我爸可能已经到你家了——”小黑抓起手机看了眼,好几个未接来电,都是他弟的。

    在他刚刚从一个“被压迫者”完美进化成为“压迫别人者”的这个阶段,他的家族群炸了。

    他爸领着他弟和他姐的确已经到芊默家了。

    “这事你为什么不跟我提前商量?!”芊默一想到他父亲去她家了,汗毛都竖起来了。

    小黑低头,“我...怕你不要我。我有病,你知道的...”

    “...不,你没病,你是脸皮厚。”芊默麻木了。

    这是报应吗?这一定是报应!

    前世她欺负小黑对她好,对人家的求婚屡次踢皮球装傻充愣不同意,人家要带她回家见父母,她也各种不同意矫情的不要不要的。

    今生小黑是被她治好的,对她产生了巨大的依赖感,反杀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