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我见默少多有病 第192章我家默默太猛(感谢鸿洁+1更)

时间:2019-03-15作者:妞妞蜜

    陈萌考虑儿子有爱之恐惧症,提亲不成心理阴影,裤衩一下一辈子软乎...好吧,就是内个意思了。∠菠±萝±小∠说

    于是陈萌就给儿子的女票来个提前预警,她的意思是,如果今天提亲失败儿子一蹶不振缩乌龟壳里,跟个受伤的小兽似得要远走他乡舔舐伤口啥的,让芊默多包含点,别被受伤的小黑吓到。

    谁想到芊默和小黑人家就定在今天办事儿呢。

    芊默对陈萌的崇拜本就是超越一切的,她这辈子谁都不服就尊敬她师傅,师傅的话跟圣旨差不了多少,收到邮件一看,过度解读了。

    以为师傅是让她在“炕戏”这件事儿上主动,拎着喷雾她就下来了。

    小黑现在不做是因为人家想留着父亲提亲后正大光明跟自己“未婚妻”爱的抱抱,结果芊默被邮件打鸡血,动真格的了。

    各种阴错阳差,就变成了她拿着喷雾威胁他。

    “于昶默,别让我话说三遍,你自己选,主动,还是被动。”她晃晃喷雾。

    这么痞的芊默小黑哪曾见过?

    就觉得她就是巨大发光体,吸引的他怦然心动难以控制,

    他没有立刻回话,而是一步上前,芊默吓得手里的喷雾都要握不住了。

    心说难道这瓶水被看穿了?

    她手里就是一个普通的小喷壶,里面装了点自来水,什么药都是不存在的,就想拿这个糊弄他。

    小黑不会是看穿她了吧?

    芊默正琢磨下一步怎么做,就见刚刚内个浑身写满扭捏的男人过来,以不符合他性格的霸气一把打横将她抱起来,恐惧症又消失了吗?

    并没有。

    她能看到他过于紧抿的嘴角以及急促的呼吸,此刻的他一定是忍着强烈的难受,但他却不想放手。

    无论恐惧症带给他多少软弱的回忆,这一刻,他只想刚起来。

    这份男人对女人的执着,硬是让他撑住心疾带来的恐惧,哪怕是呼吸急促头晕目眩,抱着她的手也是无比坚定。

    别人可能无法体会心理疾病发病时的难受,芊默却是清楚的。

    他此刻这几步走的,就好比让有恐高症的人去走玻璃栈道,那种难受的反应绝非是自制力强就能控制得住的,严重的说不定会晕过去。

    但他硬是凭着心底的一份执念撑了下来,就算是刀山火海也得走过去。

    感受到他身体轻微的颤抖,芊默舍不得他如此折磨自己,便开口劝道。

    “放我下来,我自己走过去。”

    回答她的是他缩紧的手臂和更加坚定的眼神,为了她,他什么都可以。

    芊默见他执着,便不再说什么,闭着眼环着他的脖子,把身体放松地靠在他身上。

    俩人的肌肤贴在一起,仿佛彼此的心跳都融为一体,芊默感染了他的心跳,一颗心砰砰地要跳出来,跟前世不一样的体验,有些紧张却是无怨无悔。

    为了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男人,她愿意把最好的一面呈现给他。

    早晨起来就泡了个香喷喷的澡,还撒了淡香水,换上最好的小衣服,只等他来拆他的惊喜。

    虽然从他目前的反应看,更像是惊吓。

    本应是柔情似水浓情蜜意的时刻,硬是让俩人演绎出了慷慨赴义义无反顾的架势,但没人要后悔也没人退缩。

    芊默琢磨着,一会如果他要是吓软乎了,她就来个女神硬上弓,非得把这事儿办了。

    本来就两情相悦,又有师傅邮件指导治病方案一切都是水到渠成,小黑盯着她的脸,用吃人的眼神告诉她,他有多想要她,她亦用不甘示弱的眼神回视着他,让所有的矜持见鬼去吧。

    天地间只剩浓浓的爱意纠缠,他搂着她腰的手开始克服恐惧顺从本能往下挪。

    芊默的手脱离了思考去测量人家胸肌的饱满度,小黑的恐惧症也回家生孩子了,手不老实起来。

    就在这气氛朝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时,就听门响了,响了...

    “这什么味这么香——这俩孩子吃火锅呢?哎,我就说你放心吧,小于会照顾好默默的,要不是下雨的话咱就去养殖厂了,饭都没吃...”

    穆绵绵的声音传来。

    于昶默愣在原地,芊默当机立断,指了指楼上,小黑抱着她最快速度跑上楼,进她房间,芊默比了比窗户,小黑抱着女友走过去,站在窗户前犹豫了下,大白天的背着家长跳窗跑出去...合适吗?

    芊默捶他,小黑不敢犹豫了,跳!

    没错,跳窗也得出去。今天就是天要下刀子,她也得把治疗做完。

    穆绵绵跟陈百川进屋,看不见芊默和小黑,却见鞋还留在鞋柜上,桌上的火锅残局也没收拾。

    “这俩孩子哪儿去了?”穆绵绵看不到人有些奇怪,鞋还在。

    “谁知道去哪儿玩了,这什么火锅,也太香了吧?还剩菜了吗...去厨房找找,我可饿坏了。”

    陈百川被火锅迷住了,完全不知道他的闺女正威胁着男人跳窗办大事儿。

    芊默跟小黑俩人穿着拖鞋从楼上跳下来,穆绵绵上楼找芊默,就看到敞开的窗户飘进来了小黑的汽车尾气...

    “哎呀这俩败家孩子,穿拖鞋跳窗户跑出来了——她爸,你快打电话给默默,这大下雨的跑出去干什么了?”

    陈百川已经沉浸在火锅的香气里不可自拔了。

    “孩子们都那么大了,不会有问题的——哎,这火锅底料真香。”涮青菜都这么好吃。

    愿尝年少泪,犹趁未老时。

    芊默都上了车,手里还握着她的“凶器”。

    “你把那瓶水放下吧,举着不累吗?”开车的小黑分心道。

    他还没有傻到这玩意都分辨不出来,就算刚开始被芊默糊弄到了,现在也看出来了。

    芊默把喷壶放下,尬住了。

    她果然不适合做打家劫舍抢美男的坏女人,办点坏事还让人发现了!

    他的病已经很严重了,如果继续拖下去,万一被别有用心的人知道,拿这个威胁他对他的前程一定不好,而且俩人刚交往,她不想看他每次约会都忍痛的样子,今天这事儿做也得做,不做她就硬上!
小说推荐